烟雨书楼 > 神级程序猿 > 第607章 儿媳妇?

第607章 儿媳妇?

    张祥离开次空间,却没有提及那血腥之心的事情,这个血腥之心,做为血垩族的终极武器,银龙上下除了张祥一人,其他人恐怕是不能碰触了。
  
      混沌源气中,被张祥困在一处的血腥之心,张祥此刻也没有时间去研究,最少他需要跟几位老科学家折腾个一年半载,才能学到一点门道。
  
      想要将血腥之心研究清楚,就得知道具体的生化资料,他可是不能轻易触碰,那东西可是血垩族的终极武器。
  
      “一帮老大爷...”张祥离开次空间,无奈的摇了摇头。
  
      血垩族如今大势已去,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张祥没有轻视那血垩族母皇,也不敢轻视这个威胁自己,说要将自己灭族的家伙。
  
      只不过张祥没有骄傲,将血垩族搞死了,事情可没这么结束,如今血垩族的各种资源,能源,还有武器和技术,多数都被鲁冠掠夺。
  
      如今研究所那里,虽然被提起一则新课题,但是武器的研究却没有停止,那什么平行空间和其他宇宙的新课题,张祥三令五申,只做课题研究,却不会被视作重点。
  
      做为重点的,此刻便是血垩族的那些武器,被张祥亲自截获的那些武器...
  
      张祥返回家中,刚踏上鱼岛,便见燕秋和美杜莎,没有一点好脸色的等在那里,好像张祥在外面偷吃了,回来被撞上的节奏。
  
      “你们怎么还没休息啊?”张祥落地之后,有些奇怪的看着两人说道。
  
      “你去哪儿了,老实交代!”燕秋感觉都要家法伺候了。
  
      “我...我就是去了一趟血垩族,给他们快要压死的骆驼,添上最后一根稻草...”张祥一本正经的说,对于前往血垩族的事情,张祥做都做到现在这份上了,又有啥不能说的。
  
      “你...”美杜莎无奈的瞥眼说道:“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
  
      燕秋在一旁瞪了一眼张祥说道:“我不是都给你传信了吗,吉祥今天带对象回来,你却不在家,你这倒好了跑去血垩族了...”
  
      “啊?儿媳妇来了?我去...这都几万年了,终于可以抱孙子了?儿媳妇在哪儿呢?”张祥顿时激动的问道。
  
      下一刻神念笼罩之下,地球中却没有其他生命气息...
  
      “早走了...吉祥带人早就走了...”燕秋叹气的说道。
  
      “谁家的孩子这么有眼光?终于挑中了咱家吉祥啊...”张祥激动的问,这等了万年之久的事情,今天是第一次听到眉目了。
  
      不过让张祥惊呆的事情是,吉祥看中的并非银龙一族的,而是银龙之下的附属种族,那位甘愿投诚不愿种族绝灭的母皇,龙卫!
  
      张祥听到这个消息,直接目瞪口呆了,这是什么节奏,这简直让张祥有点难以接受...
  
      “我这才不在家多久啊,这小子怎么...怎么就偏偏挑了这么一个儿媳妇?没有别人了吗?难道银龙之中这么多人,都不够他挑的吗?”张祥捂着额头亦真郁闷。
  
      “那你怎么不在家!你在家岂不是可以当面说...”燕秋显然也郁闷呢,美杜莎同样如此,显然吉祥带着人离去,就是因为吵架了,而且肯定还吵得很凶。
  
      所以才使得吉祥,带着龙卫离开地球所在,这让张祥也有点不知道怎么说了...
  
      “龙卫...怎么会是他呢,这个儿媳妇,我郁闷了,我这就将他们找回来问个清楚...”张祥一脸不淡定了。
  
      龙卫,自己亲封的神龙卫士首领,如今神龙卫士尽数成为了星魂,这大统领龙卫,张祥也不需要保护,就没有带在身边。
  
      如今想来恐怕是自己这不管不顾,才让龙卫转而保护吉祥去了,这才有了这点事情,母皇没有性别,但是却可以在一定时间里,定性。
  
      张祥可是有着龙卫的灵魂献祭,此刻御动神念传讯,还是不成问题的,传召之间,龙卫确实此刻在吉祥身边。
  
      “你和吉祥都回来,我在神宫之中...”张祥不动声色的说。
  
      “遵命...主上...”龙卫的语气中充满了畏惧和担忧。
  
      张祥这才看着燕秋和美杜莎说道:“等会儿咱再看看,要是孩子真的是有那心了,也不能真为难他们,吉祥那孩子,可是看着长大的,他是什么性子咱们还不知道吗,如今孩子终于找到一个,如果龙卫真的没有异心,我甚至可以将那一半灵魂还给他,让他得以完整之身。”
  
      张祥并不迂腐,龙卫当年能直接投诚,只为保全自己的种族和族人,没有丝毫犹豫,便献祭出自己的灵魂。
  
      由此可见龙卫并不是什么愚蠢的存在,可是如今却和吉祥有了点事儿,张祥这个做为主人,又是孩子的父亲,孩子的事情自己不能左右了,不过这龙卫的事情,自己还能左右。
  
      张祥他们没等多久,便见吉祥随同龙卫归来,之前不管离得有多远,张祥的召见,龙卫可不敢有丝毫怠慢,至于吉祥是深怕龙卫出事儿,随同而来。
  
      “老爸...”吉祥见到张祥连忙喊道。
  
      “站一边,等会儿再问你...”张祥抬手说道,摆手让吉祥站在一旁。
  
      “龙卫...”张祥刚开口,龙卫便直接跪地。
  
      “主上...”
  
      “你不必怕,有事儿说事儿,我就是想知道情况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节奏到底是什么节奏?”张祥抬手轻摆,将跪下的龙卫扶起,坐在一旁平淡的说。
  
      “说啊...有什么说什么,我听着呢,你们到底有什么事儿,我这里听着就行,你们要是能说出个情况,我这里就认了,要是说不清楚的话,那可就不能怪我了,别说吉祥是我的独子,这事儿我还不能太任由他...”张祥低眉顺眼的说。
  
      “老爸...”吉祥刚想开口,却被东晨抬手拦下,却也没有什么严厉,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看着龙卫目光复杂的等着。
  
      “主上...在下...在下...”龙卫咬着嘴唇,迟迟不知道该怎么说,张祥也没急着逼问,就是淡定的等着。
  
      “你不用紧张,我之问情况,知道结果就好...”张祥劝慰燕秋和美杜莎不可着急,这事儿真不能强硬,孩子感情的事情,做父母的只能淡定面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