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神级程序猿 > 第599章 我们都是为了生存

第599章 我们都是为了生存

感觉到银龙一族的恐怖,血垩族真的有点悔不当初,在银龙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就应该将银龙灭族才是,可是如今已经悔之晚矣了。
  
      恐怕此刻就算血垩族的母皇亲自声明,对那些此刻想要将血垩族侵吞一空的种族发出警告,银龙一族有多么可怕,也应该没有多少人会相信,甚至可能因此嘲笑。
  
      银龙一族注定在血垩族这一战,不会有多少名声,更不会成为所有种族忌惮的对象,只会觉得银龙一族,早就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当初银龙一族被血垩族下必杀令的时候,几乎整个宇宙都知晓这件事儿,如今血垩族都快被灭族了,也没见银龙一族有什么人现身,谁会想到这背后,银龙族多了多少事情。
  
      此刻张祥若是被抓住,那么或许血垩族还能有个真凭实据,毕竟张祥控制神体随意转变,不仅仅是外貌,就连灵魂气息也可以改变,这就必然会造成恐慌不可。
  
      此刻张祥明白,血垩族对自己肯定是恨之入骨了,如今侵吞了血垩族不少的能源,如果再贪心下去的话,只怕会得不偿失。
  
      张祥很是知进退,没有再多做耽搁,也没有停留在这边战场的意思,直接撤出血垩族所在,混进达窿族之后,又悄无声息的掩去身形。
  
      战场上本来就混乱不堪,没有时空封锁,张祥去那里都毫无顾忌,就算有时空封锁,最多也就是不能轻易离开,有着混沌源气剑的锋利,至少可以寻找到突破的机会。
  
      此刻直接撤出战场,可是让血垩族恨得牙痒痒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也搞清楚了张祥的身份,可就是滑不留手抓不住。
  
      再加上大战已经焦灼,更是让血垩族不可能全力搜捕,张祥趁机抽身,丝毫没有正面碰撞的意思,之所以还留下来,就是想看看血垩族之后,还会有什么反抗,同时浑水摸鱼。
  
      反正在场的没有一个不是敌人,随便那个突然暴毙了,搜刮一空也是顺手的事情,战场上这么乱,谁知道谁杀了谁。
  
      张祥是在混乱中牟取暴利,却依然如鱼得水,此刻化作达窿族的样子,自然没有什么种族会怀疑他,就连达窿族自己的军队,对张祥的存在,也是将他当作自己人。
  
      “哼!血垩族还说什么将要称霸宇宙,成为宇宙第一种族呢,到现在不是被我们杀得节节败退,当初那么嚣张不可一世,现在却憋得跟爬虫差不多。”
  
      “谁说不是呢,血垩族嚣张又怎样,得罪了这么多种族也就算了,竟然连我们达窿族也敢得罪,不灭了他们,还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呢,不过这伊斯塔族死活也不肯出面,真是有点搞不懂...”
  
      “伊斯塔族那帮神秘的家伙,向来就是喜欢搞点阴谋,什么时候见过他们亲自出面的,说不定在这里,就有他们的耳目...”
  
      “我听说时空神殿那里,出现了其他生命种族,好像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说不定伊斯塔族此刻,目光都盯着时空神殿呢吧...”
  
      “奇怪了...时空神殿里,怎么可能有其他种族存在,这都一万年过去了,从来都没人知晓的事情,听说神主也是亲自派近卫前往时空神殿,想要一探究竟呢...”
  
      “唉...咱们就不用想这么多了,神主自有决断,我们只需要听从命令就好...”
  
      张祥就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议论,前面打仗后面扯淡,轮到谁送死了,上去走一趟就算结束了,这其他种族的战争,打的真叫一个高端上档次。
  
      可是他们这样的战斗,也不能说没有效果,恰恰相反,对于宏大规模的战争来说,这样的消耗是势在必行的。
  
      只不过银龙采用的都是机械战斗兽,或者生化部队,做为炮灰去消耗,而其他种族,有着整体意志,他们的性命不是自己的,是整个族群的。
  
      宇宙中没有不朽的种族,也没有永远的胜利,血垩族当初也是从一个初级种族,混到高级种族的,他们屠灭过的生命,恐怕比之此刻他们的种族数量都要巨大。
  
      但是活在这个宇宙中,就只能被这样不断的筛选,不断的淘汰,所有的生命种族,从诞生开始,都是为了生存下去。
  
      为了生存下去,可以吞噬掉其他种族的生命,为了生存下去,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为了生存下去,甚至可以奴役其他种族,也或者委曲求全。
  
      如果对于曾经的人类而言,短短百年时间,一晃而过一对枯骨,根本不用去考虑什么宇宙战争,因为还没来得及考虑,就已经化作尘埃。
  
      但是对于这充满神秘的宇宙,以及如今的银龙来说,生存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角逐,谁能笑道最后,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显然在银龙和血垩族这一场角逐中,银龙笑道了最后,如果当年的银河保卫战银龙就灭族了,那今时今日的血垩族,会继续强横下去,继续攀上他们的巅峰。
  
      可是为了生存,激发了潜能的银龙一族,不仅从当初的一战活了下来,短短数万年的发展,就将存在了无数岁月的血垩族,坑到绝境之中。
  
      银龙一族的强大,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学习和改变以及适应,可以学习任何种族的知识,可以尝试着改变自己的习惯,去适应任何生活的方式。
  
      这就是银龙一族的生存方式,也正是因为这种强大的天赋,才使得银龙能在短短万年时间里,就有了今时今日的雄壮。
  
      曾几何时的银河,还在绝境中苦苦挣扎,今时今日的银龙,却已经可以笑看对手如何走向毁灭。
  
      生存这场游戏,赢了就是走向另一个辉煌,输了就是带着一切走向毁灭...
  
      “看来时空神殿那里,真的不简单,能让伊斯塔族和达窿族的母皇都亲自关注,绝对有很大的问题,这血垩族一时半会儿,应该还能折腾一段时间,看来我得先看看时空神殿那边...”张祥听着周围种族的议论,心中也是暗下决定。
  
      不过在这之前,他得把银龙那边的亏空补上,要不然不能自己出产资源的银龙,恐怕都很难维持消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