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神级程序猿 > 第42章 燕虎的亲自邀请

第42章 燕虎的亲自邀请


  看着楼下的车远去,张祥这才起身站在窗口,无声的笑了笑……
  之前燕秋那好笑的样子还在眼前浮现,不同于被他以编程截取出来的人,活生生的有着自己的灵魂,而不是一个只有躯体的空壳。
  有些随意的走下楼,见到大鹏两人同时看过来,就知道之前楼上的事情他们肯定知道。
  “有那么好笑吗?”
  “嘿嘿……大人啊,对那小娘子,你听我老猪的准没错,生米做成熟饭生他七个八个的都,保准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天蓬一脸荡笑的说。
  “噗……”天蓬这话让一旁一向沉默的大鹏都忍不住了。
  “哼……别把我想的跟你似的,娶不到人家女儿,连老丈母娘都不放过,你这叫饥不择食,还七个八个呢,你那一胎倒是有可能,要是让你去养猪场,估计猪肉都降价了。”张祥朝两人走进,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
  “猪哥?问你个事儿呗……咱董事长当初取经路上,混的怎么样?”张祥想了一会儿,这才找了一个由头说。
  “猴哥啊……他不就是那样嘛,整天一根棍子长长短短的,还能干啥好事儿,要不是被师傅渡入佛门,不知道惹出多大事儿呢。”天蓬这一次话里有些埋怨,似乎是知道张祥有此一问。
  “孙悟空当初若是没有紧箍咒,恐怕那唐僧也难以将他渡入佛门,一路上没事儿找事儿,不管对错反正孙悟空不听话,念动紧箍咒惩治便可。”大鹏在一旁也说了一句实话。
  这话听在天蓬耳朵里,亲身经历过的他自然更有发言权。
  “可不是嘛……除了师傅,他见了谁都觉得自己是人家外公,然后就是被别人一顿揍,也是因为这,一句取经才让他斩断六欲,不好再肆意妄为了。”天蓬说着看了看大鹏,好像是在问自己有没有说错话。
  张祥只是觉得今天天蓬的话,似乎都有些贬低孙悟空,可是他说的也并非假话,当初孙悟空刚出五指山,和唐僧第一次冲突,就直接转身走了。
  刚戴上紧箍咒的时候,恨不得一棍子打死唐僧,最后被整怕了,就只好跪地求饶了。
  明明知道孙悟空不会滥杀无辜,也知道孙悟空有火眼金睛,就是要让孙悟空做到全听自己的,但凡有一点不顺心,唐僧就是紧箍咒伺候。
  这日积月累的十万八千里,孙悟空被各路妖魔打击自信心,再加上唐僧故意刁难,让孙悟空不敢随性而为,整的服服帖帖的,那还会有半点欲念。
  说一千道一万,没有那趟取经路,孙悟空依然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美猴王,依然是那个不会守规矩的顽石。
  哪怕他本性之中尊师重道,可是却改变不了他与生俱来的凶历。
  心中感慨万千的离开,无论天蓬和大鹏的话有几分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张祥无从去判断是否那就是真相,但是他至少明白了,当初的自己扮演过一个怎样的角色。
  “看来当初那样做,并不是因为前世的我起了贪念,而是为了能让孙悟空踏上正途,才必须那样做。”想着问题所在,张祥依然难以入睡。
  “天上破了个窟窿,才会有补天的事情,人间灾祸四起,难道天上就安稳吗?说来说去其实就是想把孙悟空拿来补天嘛……”
  夜深人静的城市里,灯红酒绿依然醒目。可是黑暗中隐藏了多少,却没有人真的看清楚过。
  此时远在吃喝拉撒研究所,燕凤调查张祥的事情,并没有瞒过多少人,对于燕凤亲自安排调查的人,肯定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一处军事重地,此刻还有一些军人在训练,响亮的口号和不时传来的枪声,在这里的夜空中回荡。
  一扇大门外,警卫笔挺的军姿目不斜视,庄严肃穆的站在那里,哪怕是已经深夜了,依然保持着警惕。
  此刻在里面稍远处,一间办公室里传出谈话声……
  “闫雷……把你从原部队调过来,你知道为什么吗!”燕虎此刻一身便装,并没有平日里的那般威严。
  “报告首长……不知道……”闫雷大嗓门的回答道。
  心里却泛着嘀咕,燕东被他揍得惨,可是也没听说几个朋友说有事儿啊,眼前这位参谋长的大名他当然知道,可是素闻其人,绝非那种偏私之人。
  “不用站着说话,坐下吧……”燕虎随意的抬手指向一旁。
  “昨天有人询问过你,一个叫张祥的,他是你的老同学吧……”燕虎一边说着,一边倒了杯水,亲自端起来走到闫雷所在。
  闫雷立刻起身双手去接的时候,却被燕虎拍了拍肩膀,让他坐下说话,自己也是就近坐在一旁等待答话。
  “首长……张祥他……是我高中同学,后来各奔东西之后也经常有联系,他的个人情况我比较了解,至于其他事情,我不怎么经常回家,所以不太清楚。”闫雷想了想就实话实说。
  他没想到燕虎开口询问的竟然是关于张祥的事情。
  在他想来弱不禁风的张祥,应该不会惹出什么乱子,可是自己的职位调动,直接越过几个部门,情况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嗯……那么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三天之内将你那位朋友带到这里,能做到吗?”燕虎并不看闫雷神色,在一旁看着手中的茶杯说。
  “首长……”要是别的事情,闫雷肯定是二话不说,站起来领命绝不含糊。
  可是这么一个有点莫名其妙的命令,让他有些迟疑,但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迟疑多久,闫雷还是站起身郑重的说了一声是。
  “你不用担心你那位朋友的安危,就说是我亲自请他来这里一趟,如果不是因为怕引起误会,也不会让你过来,另外这件事情你需要保密。”燕虎点了点头看着闫雷说。
  “首长……这个……我不知道他在哪儿住着,听说他搬家了,想要找到他我还得问一个人,可能……”闫雷说到这里有些尴尬。
  “这里是地址……从这里到市区最多三个小时,我给你三天时间……”燕虎也没想到,闫雷竟然不知道张祥住在哪里。
  不过燕凤那里传来的消息,对于张祥的身份,此时也只有少一部分人知道,对于张祥的危险程度,燕凤那里给出的是最高级别,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最好不要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