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神级程序猿 > 第16章 被众神争抢的张祥

第16章 被众神争抢的张祥


  张祥的惊呼在饭店传开,天篷连忙抬手就要捂住张祥的惊呼时,饭店里传出一声严厉的呵斥,就见一老妇人一脸怒气的走出。
  “什么人在这里大呼小叫!”老妇人手中一把铲子拿在手中,怒气冲冲的走出来。
  “孟婆婆...是我啊...”天篷赶紧上前,甚至显得比见到几位大帝还恭敬。
  “是你...信不信再敢吵闹的话,你猜我会不会把你红烧或者烧烤...”孟婆一脸不善的看着天篷。
  “呵呵...”天篷连连后退,很是尴尬的笑了笑。
  “你是谁!”孟婆看向张祥,有些昏花的眼神质问旁边的天篷。
  “这位是几位股东钦定的程序员大人...”
  “程序员...”孟婆上下大量着张祥,缓步上前又转了一圈。
  “凡人...”
  “那个...婆婆好...”张祥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这位开饭店有些难以想象,孟婆汤那可是地府最出名的东西,甚至比过轮回司还有名。
  “小猪...你带他来这里,难道不知道地府的禁令吗?他一个凡人来这里,你可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孟婆婆...程序员大人已经有神位了,只不过还未修得正果...”
  “嘭!”
  孟婆很不客气的在天篷的脑袋上翘了一下,天篷却只敢捂着脑袋,就连呼喊都不敢发出声,似乎孟婆的可怕。
  天篷的举动也是让张祥有些不敢相信,不过孟婆好歹没有对张祥太过严厉,似乎是看在几位股东的面子上。
  “你们想吃点什么?”孟婆很干脆的将菜单扔在张祥,转而走进厨房中...
  一旁的天篷暗暗松气,转身看向张祥的时候,脸色连变示意张祥...
  “你好像很怕她?”
  “嘘...孟婆可从来不喜欢谁在这里喧哗...来这个不错,还有这个这个...”天篷指着一道又一道,菜谱上张祥根本看不懂的菜名。
  不过正餐还没上之前,特制的孟婆汤倒是被当作饮品,那让人难以拒绝的香味和神秘,让张祥忘记了孟婆汤的传说,一口下去穿肠而过,一脸的陶醉和回味。
  紧接着眼前的一切变得迷离,耳边似乎有声音在呼唤,又好像置身旷野,微风吹过鸟鸣兽语,那一刻张祥感觉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
  紧接着好像远处站着一个人,威风凛凛的站在山巅,猩红披风风中咧咧作响,一根金光闪耀的长棍抗在肩头,横对天地披靡环宇,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势,让迷醉中的张祥神往。
  同时也更让他充满不解,山巅的背影充满哀伤,唯我独尊的气势中,充满着孤独和伤感,张祥想看清他,可是那背影却变得越来越朦胧。
  缓缓清醒的张祥愕然的发现,自己的脸上竟然有泪痕滑落,那背影仿佛是前世抹不去的痕迹,又好像与自己心意相通,可是他却抓不住,也看不到背影的真面目。
  “大人?你这是怎么了?”天篷看着有些奇怪的张祥问。
  “我好像看到一个人,他离得好远好远,好像特意的不愿看到我,却又好像一直在等待,那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我忘记了什么似的。”张祥感觉内心很沉重。
  “孟婆婆的手艺可以通神,既可以让人遗忘过去,又可以使人回想起曾经,我想大人应该是看到自己过去印象最深刻的一幕。”天篷说完将杯中剩下的孟婆汤一饮而尽。
  “印象深刻的一幕...那我看到的究竟是谁...我的曾经又是谁...”张祥闻言之后深吸口气,和天蓬一样,将剩下的孟婆汤一饮而尽。
  这一次比之之前更甚,自己仿佛穿过云端,穿越汪洋,穿过岁月长河,可是看到的依然是那个背影,没有任何改变,只有背影。
  可是那背影却一直在改变,时而桀骜不驯,时而落寞狼狈,时而神威浩荡,时而孤独无助,每一个画面,都让张祥心中悸动。
  就在张祥和天篷吃的正嗨的时候,外面参观完十八层地狱的众神,竟然也凑巧的来到这里,离得稍远时,阎罗王就一再告诫众神,在孟婆的快餐店里,必须保持极度的安静。
  当众人踏进店内的时候,阎罗王发现天篷竟然在这里,天篷的身份虽然不高,可是他却有一个极其护短的师兄。
  “哦?天蓬何以在此?这位是?”阎罗王带着其他人来到天篷所在。
  “最近嘴馋...下来换换口味...”天篷头也不抬只顾着自己吃的痛快。
  却说其他几人却看向张祥,特别是路西法和哈迪斯两人,这两位可是玩灵魂的行家,张祥的灵魂与众不同。
  说是凡人却有着神力,并且那神力充满奇特,很难说张祥的灵魂属于那一类,非人、非妖、非神、非魔,可是却好像都包括在其中。
  “裁决?!”路西法眼神一再改变,看着正在陶醉的张祥问。
  一旁的奥西里斯以及霍德尔,此时看向张祥,也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他们开始相信路西法当初的话,也明白为何各方主神的执意。
  张祥的灵魂充满了神秘的气息,对于诸神的吸引,甚至超越了神话时期对于权利的欲望,几人目露神光的看着张祥。
  一旁的阎罗王和判官也是发现不对,当他们看向张祥,而判官翻阅生死簿的时候,茫然不解的看着生死簿上没有任何显示。
  “小王拜见大人...”阎罗王一声拜见,让哈迪斯等人回神,几人不解的看向阎罗王。
  似乎看出几人的疑惑,阎罗王坦言:“诸位...这位乃是我天庭的程序员大人,掌管我天庭群仙诸事,位列神班...”
  “哼...我想天庭应该清楚他的身份吧,难道天庭难道想独享此尊吗!”路西法质问天篷,背后的羽翼震动,神位一点一点透露出来。
  “我想...我弟弟对这位宅神之事也该清楚,想来天庭应该不会想将此事掩盖吧...”哈迪斯看向张祥,那深邃的双眼之中宇宙星辰不断闪烁。
  “再议...”奥西里斯的权杖指向张祥,第一次说话,言简意赅的表明态度。
  “诸位...他可是我天庭之神,神位立在天庭乃是天定,我想即便各位主神知晓,想要我天庭圣人同意,恐怕免不了一场神战吧。”阎罗王毕竟比之其他人知道的多。
  就在此时一旁的判官将生死簿呈在阎罗王眼前,上面空无一物,唯有神位之下,一个字让阎罗王难以移开目光。
  “情?”
  阎罗王看着一个镇字久久难以明白,其他几位神同样听到此话,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慌,无论是来自于那个神族,似乎情之一字都是一种忌讳。
  天庭群仙鲜有****,希腊更是充满了混乱,至于天使和北欧,更谈不上有多少,而埃及则可以说是一个庞大的家族传承。
  一个情字让诸神看向张祥的眼神有些凝重,转而争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对于张祥该如何去留,让诸神争执不休。
  路西法尝试暗中想要去控制张祥的灵魂,可是就在他的神力刚刚亲近张祥的时候,还在因为孟婆汤而迷醉的张祥,体内突然传出一阵骇人的气息。
  似乎只有在张祥失去意识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画面,天篷、阎罗王等人清楚的感觉到从张祥身上撒发出的气息,就连十殿阎罗都惊恐的看向张祥。
  同一时间幽冥界无论轮回司还是地狱,所有的亡魂都发出凄厉的嚎叫,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慌乱,就连众多阴司也是惊恐的想要稳住神魂。
  “何人在我这里生事!”孟婆缓缓走出,当她看到路西法等人时,那一刻...只有那一瞬间,在张祥处于迷醉的时候,他没能明白来自孟婆的恐怖。
  孟婆只是以目光盯着路西法等人,却见无论是路西法还是哈迪斯,在那一瞬都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出于绝对的空灵,没有任何意识的空灵。
  仿佛生死只在一瞬,那一刻神魂被拘出神体,是自降生至今从未有过的感受,任人宰割无法抗拒。
  同时在几人耳边响起声音:“再有妄为者死!”
  那一瞬漫长到久远,直到孟婆出手收敛张祥的气息,幽冥界才恢复平静,孟婆汤化去之后,张祥感觉到浑身舒畅。
  朦胧着眼睛看着周围,当看到路西法背后的羽翼,当看到哈迪斯的地狱犬,有些奇怪的奥西里斯,张祥迷迷糊糊的笑了笑。
  再看一旁头戴平天冠,可是却穿着中山装,面色青黑有些狰狞的几殿阎罗...
  “哇哦...”张祥没有注意到,此时路西法等人还处在惊恐之中,见过太多大人物的张祥,可没有因为见到路西法等人有什么恐慌。
  之前他看到的一切牢牢的记在心中,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此时被路西法的夸张造型吸引,张祥忍不住起身,伸手摸着那坚不可摧的羽翼。
  漆黑如墨没有一丝杂色,完美到极致的五官,甚至比女人还要让人惊艳,再看哈迪斯,高大的身影显得鹤立鸡群,拥有泰坦血脉的哈迪斯,体魄有着充满力量的美感,却又偏偏充满了难以形容的优雅。
  法老王一般的装扮,奥西里斯的尊贵无话可说,曾做为尊贵的王,奥西里斯的沉默,显得更加神秘。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