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泣血伏魔录 > 028 两谋相斗

  相隔不到半里吧围着刘志布下的木人,两方都列阵等待,观望两个谋士对话。
  而此刻匪兵援军的人数,远远超过了剿匪追兵,并且是屠炫忠亲自出马,如果说刘志应对稍有差池的话,那注定是一次失败的剿匪行动而且会败得很惨,老不尊和六不敬,还有净音师母都非常的担心。
  不过刘志并不害怕,这是个惜命的人,在怎么着你也不会把我杀了,相反倒是殷羽风,走出阵营就有些后悔,刚才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细一想,怎么无字天书就把我给请出来了是不是有些,太掉价了,难道我真的就胜不了刘志谋略吗,倒要看看你怎么说。
  先是殷羽风走到了木人面前,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刘志其人,再看木人之上在当胸位置,确实确实写着殷羽风亲启的字样,弯下腰细看了看,原来下扣暗盒,是个空心木人。
  殷羽风摇了摇头,淘气小刘志以为我不敢接吗,这样想着,殷羽风伸手去抠,可没怎么用力,连带着字迹木人当胸一块木板,已滑落掉下,带出一张纸,上只写了一个“嗖”。
  这时候刘志拍着手冒了出来,深施一礼笑着说道:“哈哈,军师,刘志这厢有礼了。”
  殷羽风非常的生气:“刘志,你搞什么名堂。”
  刘志摇着头走到了殷羽风面前:“没什么,就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今夜在这里,以这种方式会面。”
  不要脑,沉住气,殷羽风这样嘱咐自己:“你是在问我吗我还觉得奇怪呢,小刘志你有没有良心啊我和大王待你不薄,对你们刘家一直是十分的敬重,没想到你父子二人竟敢背叛逃江,刘志啊刘志,你连兄弟情份都不顾了出卖冷江,他如今已被逐出师门,才高八斗竟然是如此背信弃义小人,阴邪敢比我白羽风。”
  刘志故作惊讶:“啊,是吗你说冷江大哥,他怎样了。”
  殷羽风十分轻蔑的眼神:“昨夜被大王沉江于沉舟湾,不过冷江天生软骨又有缩骨功飘萍功,应该能顺利脱身,这也算是大王仁慈了网开一面。”
  听到这话刘志坚定了一个信念,虽然他早知道了冷江不会有事,现在算是确凿消息了那冷江肯定活着,兄弟友人变仇人,自己该有一个坚实的盾牌,那就是武兰花,此役之后必定娶你为妻,哎可惜呀水姓姐妹,溪娘溪花呀你二人只能日后做妾的福分了。
  看到刘志若有所思,殷羽风更有些来气:“你在想什么,你怎么不说话了刘志。”
  刘志连忙一脸懊悔之相:“我在后悔啊师尊先生我的好军师呀,想你我二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却是不同境地,只因一念之差啊不光没了兄弟,你知道吗师尊我那苦命的父亲,累毙于昨夜啊这世上我已无亲人,只有师尊您可以仰仗。”
  “呸,谁是你的师尊,”殷羽风吐了口唾沫,转而又有些得意:“真的么你爹也死了,死的好,助子为孽算是他咎由自取。”
  刘志看了一眼殷羽风:“怎么你都不带难过的吗,怎么说,我爹也给您瞧过病。”
  殷羽风反而高兴:“我难过什么叛敌之人死不足惜,同样的你爹也是你的下场,想剿我江霸天水部真的是自不量力,你看着吧刘志用不了多久,无需多久你就会你就会跪倒在我面前求我放条生路,虽然你智谋在我之上但是择主不明,一帮乌合之众也来讨教无敌之功,哈哈我降不住你,可是有我家大王我们一文一武,定胜你刘志武铮。”
  刘志赞同的点点头:“这话说得不错,知道吗师尊,虽然你我文韬武略不相上下,但有一点我对师尊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殷羽风一听笑了:“哦是吗,你还有佩服我的地方,是哪一点说来听听。”
  刘志非常的诚恳伸出了一个大拇指:“那就是选人阅人之道,自古江湖民间有标榜名门正派,有魔教邪派还有匪帮,分门别类其间功高者也是数不胜数,这其中师尊您就选择的是天下无敌的屠叔父,若说是天降大任也好吧你们是自小的缘分歪打正着,但是江中五把刀,贺斐赵猛张蛟秦龙,这四个人个个都忠心不二放在谁手里,那都是尽忠职守的四员猛将啊偏偏就被您给选中了,却是在一帮蛮匪之中选拔出来的师尊您这眼力,堪比伯乐。”
  这话说的让殷羽风无可辩驳,确实这四个人算是他逐一考核选拔出来的人物,着实的用了一番心思,也确实这样的四人,追随谁都是忠心不二的猛将,殷羽风有些得意地点点头:“是吗照你这么说,还真是,想不到你个神童智囊也有佩服我的地方,不错经你一说我才发现,这确实是我比你高明的地方。”
  见到殷羽风有些开心,刘志接着又叹了口气:“哎,也是可惜呀唯独一个冷江大哥是屠叔父一厢情愿,对我大哥在好,也是抱有二心啊,真是的让我都有些为叔父叫冤。”
  殷羽风也叹了口气:“是啊大王也是费尽心思变着法的对冷江好,亲传绝学武功是倾囊相授,但终究换不得他的真心,这要说起来,还是刘志你的罪过,不是你从中作梗哪有今日。”
  刘志连忙摇头:“怎么会是我呢,应该说是我听从了大哥的意愿,我们是结拜兄弟终生不愿为匪我是受了大哥的影响,为了他我才这么做的。”
  闻听此言殷羽风气的差点没呀咬了舌头:“好你个刘志,到了这般地步你还在这耍赖,出卖兄弟将你大哥留在沉舟湾阻拦的,难道是我白羽风不成。”
  刘志连忙跟着解释:“那最起码我也是知道的,屠叔父不会对冷江大哥痛下杀手的,大哥不会有危险的。”
  殷羽风连连摆手摇头:“你算了吧刘志,最恨你们这种卑鄙小人,在这里胡言乱语满口的仁义你是觉得死期将至,跟我这狡辩呢吧以为我会放过你吗,说吧你约我前来到底何事。”
  刘志无奈地摇了摇头:“那好吧就算我没有多少活头,师尊你也不要生气我次来就是想求师尊,能不能把这死期,向后延迟。”
  殷羽风没有听懂:“什么,你说的什么意思。”
  刘志来了精神:“我的意思是说,这大半夜的都在这江边耗着干嘛不如师尊你先带人回去,等到明天,浩日当空龙彼此都看得清对方你我在一决胜负也不迟啊。”
  殷羽风一听拍了下手:“哈哈刘志你是害怕了吧,看到大王亲自出马你等必败无疑,在我这求饶对吧。”
  刘志有些尴尬:“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害怕是有点,但也不至于求饶嘛其实我想真正的与你较量一番,是,我承认,要说当今武功排名江湖杀道僧,老不尊六不敬,还有悬金第一杀尹天野这三人不相上下各有奇功排行头位,悬金杀曾和江霸天有过一番酣斗,但争斗尚短吧不消半个时辰,尹天野受伤至今留有疾痛且武功平平,但难保老不尊和六不敬联手不能和江霸天打个平手。”
  殷羽风连忙摆手:“非也,老不尊六不敬确实武功高强但绝非罕见,所练都是世间上乘武功靠的是一个练字,历久而精,但也是有破解之法,什么寒冰真气音波功的有可防御之法,而龙炎真气,唯有化音玄冥盾,清音阁功力尚有不足,老不尊和六不敬也没有冰火两重天的功夫,而我家大王的功夫龙炎真气可化掌可点指随手拈来,且问这世间谁有龙吟虎啸两语并发,所以你请的这些人真的不堪一击,刘志啊刘志你不是也自己承认吗阅人择主的能力,不如我白羽扇。”
  刘志吧唧了一下嘴唇:“可是还有我刘志相助啊。”
  “你,”殷羽风冷眼看了看刘志:“你能有什么能耐。”
  刘志笑着摸了摸身边木人的前胸:“师尊,枉你为刘志前辈,怎不知在下顽皮呢。”
  殷羽风也笑了:“哦你是说这个木人,这个嗖字是不是暗箭形声,废话嘛不是,我要是不接开这木板机关,你能出来吗,现在就对我不测你还没那个勇气,所以说这并不是上你的当,是无畏,白羽扇成竹在胸难道还怕你耍什么手段一些小聪明吗。”
  刘志连连地点头:“是是是,我就算在卑鄙也不至于对昔日亲友滥施毒手,只是由此想告诉师尊,江霸天虽然武功无人能及,但也是凡胎肉身,可挡机关暗算吗,来来来我们烟火助兴。”
  说着刘志从木人背后拿出一支窜天猴,又从袖袋取出竹筒火折子点燃,哧嗖的一声,窜天猴冒着烟升入空中。
  剿匪军一方众士兵一见,不少人也都拿出了鞭炮,点燃噼里啪啦的扔了出来,在刘志身后的地上,炸裂的火星四处迸溅。
  殷羽风一看摇了摇头:“你是说要塞已经机关暗部。”
  刘志得意的点了点头:“有传言人有两足江湖三腿,要说机关术数这世间没人能比得上玄机门的玄机子大师,你可曾看到我身后众人中,缺少了灵舞腾空的南偷妙手李空空。”
  玄机门是研究术数五行机关遁法的一个门派,其门下弟子武功并不是很高但总有常人不可胜之的技巧,且功法鬼妙,玄机子晚年授徒只有三人,杜宇,李空空和毕树银。世人显有知道鹰狼山庄的犬猎王杜宇和李空空师出同门,但是都传言玄机门的绝学一本叫妙疯搜遗的奇书,就是在李空空身上。
  殷羽风不由地摇了摇头:“你还把她给请来了,玄机门创始人人称疯妙嗖的老头,把自己所搜所知的机关术数奇门遁甲合著为一本书,名曰妙疯搜遗,李空空就是得真传之人,可以说瞬间布防无人能解,刘志,你该不是糊弄我吧这木人没什么奇特。”
  刘志哈哈大笑:“你不妨拽过一追兵,问今晚夜袭,我有何妙法,天狗食日迷雾江面,岂非常人能做到。”
  殷羽风真的就叫过了一名要塞的逃匪,责问失守之过,那逃匪连连求饶还把要塞失守的经过简单描述了一遍,可了不得了血月凶兆不说,江面迷雾犹如神行之速,太快了从来没见过走得这么快的迷雾,靠到近前时又赶上天狗食日,敌在暗我在明,且都是武功高强之人防不胜防也无可防啊。
  这一说殷羽风有些犹豫了,真要是刘志之谋,老不尊六不敬和众多武林高手,再加上李空空的机关,难道这要塞就夺不回来了吗。
  刘志趁热打火跟着在一旁连连劝慰,反正晚打也是打你我之间必定要有一番较量,推迟一晚又有何妨呢应该昨夜,你也没有睡好吧,你放心到了明天,我保证光明正大有一战,再说了就算有什么机关,大白天的也可小心谨慎,其实这说话天就亮了你们,还是回去吧,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我们在战不迟。
  殷羽风似乎听见了转机,怎么刘志你是说明日,就是天亮以后,有消息说武铮不是晚间才到吗,难道不是武铮与我加大王相斗。
  刘志笑了笑,若等到天亮,就是师尊您沉得住气,未必屠叔父就耐得住性子,还用等到晚间吗,你放心白日里我们就可酣斗。
  这一点倒是说中了殷羽风的心思,本来么他就对那个武铮有些怀疑,只是一个傻小子军中猛将,怎么就能轻易地说成是无人能敌呢,和老不尊六不敬又没交过手,只是二十梨花枪法宋代有过传闻,打败了几个蛮夷高手就说是天下无敌了,但既然刘志看重,那就肯定有一番道理吧所以我家大王和武铮的比斗,只能放在水上,确保万无一失嘛,但要是天亮以后再次攻打,那武铮还是没有到,照样可以把刘志等人赶到水上。
  苦言相劝之下,殷羽风终于做出了决定,那好吧刘志我就让你多活一会,也不枉旧日我们岛上相交,不过话说回来明日之战,希望你能学的磊落一些,号称刘志之谋绝无二智别老做些偷鸡摸狗的事。
  刘志连连允诺,对对对师尊您说得对,在下铭记于心,现在,快快回去休息吧在下真的是困了,我刘志相求。
  于是殷羽风点了点头,那好吧既然你说你困了,和你耽搁许久我也有些倦了,但是刘志你要明白,并非我白羽扇怕你,我是念及往日情分,好歹我看得起你所以给你留点面子,但是我家猛将贺老大,恪尽职守之人无我指令,他恐难放弃任务,把这羽扇交与他说本军师命令收兵,让他回来吧。
  就这样殷羽风带队伍折回匪营,随后贺斐也返回了营寨,还有张茂和赵猛张蛟也被调回,各队人马抓紧时间好好休息,天亮午后,我们将有一场酣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