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持剑凌云 > 第一百零九章 道假

第一百零九章 道假


  翌日。
  沈重醒来,此时天未亮,雾霭未散去,亦寒气逼人,他却是早早的起床活血筋骨。
  等到天有一丝明亮,小丫头却还未醒来之前,沈重走进厨房,来到炉灶前,点燃柴火放进里面,花了一些时间,不怎么手熟的熬了一锅粥。
  沈重撇头看着还在床榻上安安呼睡的小丫头,心里即是苦笑,又是安心。
  像他这样早早起来给小姑娘煮粥的男人,现在这中原应该很少见吧,几乎没有。如今都是女子煮饭做菜,哪儿有男人动这些的。
  可是沈重就意外的做了,也很意外的习惯了。是的,没有错,沈重现在已经习惯了早早起床给小丫头做饭,若不这样,两个人都得饿肚子……沈重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要是沈重不想干这些,难不成让小丫头来?而这就是在强人所难了。毕竟小丫头才几岁,能搞懂啥东西,点燃柴火,煮饭做菜这些步骤看着简单,实则很难,沈重深有体会,体会过后,更是知道,对现在的小丫头而言,还是难了些。
  比如这点燃柴火放进炉灶里,要是粗手粗脚,一不小心,可能会烧伤自己,大点呢,就是把整个厨房都给烧了。
  小丫头,沈重不放心,等大点再说吧。
  而且小丫头的身高也不太行……能不能够着锅都是个问题。
  虽然小丫头是乡下之人,家里人粗茶淡饭,日夜操劳,不劳累没饭吃,日子过的很一般,但是看这小丫头,沈重如今倒觉得有些怪了。
  哪里怪了?沈重觉得小丫头和那些偏僻之地的村里人有些不同。别人家的小孩子都是皮肤粗糙铜黄,样貌奇凡,毫无出彩之处,可是小丫头却是不一样,从小至现在,皮肤白皙如玉,脸蛋嫩嫩,与那些孩子完全不同。
  更奇的是,沈重发现,小丫头的样貌与她一家人的样貌无一点相似之处。不管是她的姐姐张允还是她的爹娘,一家人四口除了小丫头,其他三人的相貌随便都可以指出一处相似点,可唯独就是小丫头不一样,真是奇了怪了。
  不细看不细想倒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这细细一观察,还真是让沈重眉头不自觉紧皱起来。
  这小丫头一看就与普普通通的村野丫头与众不同,感觉脱俗出众,未来不会局限于此。
  就拿张允和张眉比较,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出同一父母,血统一样,生的却是截然不同。话说亲姐妹俩儿不应该长的都差不多么,怎么张允和小丫头差别就如此之大,简直如云泥之别。
  父母也是如此,感觉就不像是亲生的一样……
  没有血缘……沈重又一次蹙紧,这一次他是回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八九年,那是与小丫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过那时候的小丫头还是襁褓中的婴儿。
  沈重记得小丫头是突然就出现在良西村里,对的,就是出现的很突兀,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一个婴儿。
  那时候沈重差不多有小丫头现在这般大,也是少童懵懂无知。况且过去了八九年的时间,如今只剩下一些记忆片段,很模糊,不清晰……
  乱想了一通,见粥已经熬的差不多了,沈重除去掉自己脑海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灭了火,等着温凉了些,可以上口不会烫了再舀出来。
  睡床榻上的小丫头迷迷糊糊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坐起来。
  沈重走过去坐于床榻边,待小丫头慢悠悠的穿好衣裳,他才给小丫头整理头发。这感觉就像是小丫头的侍从似的,照顾生活起居,还不能怠慢了。
  其实沈重不怎么会弄头发,虽然经常给小丫头梳发,但是对这方面没有研究,只是有点娴熟了而已。最后给小丫头打个小结,梳了个燕尾,长发过肩披在肩后,小丫头便有了小“姑娘”气质,整体还是不错,能看顺眼就行。
  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沈重揉揉小丫头脑袋,起身道:“起床,吃饭。”
  小丫头哦了一声,晃晃小脚丫子,穿好鞋,下了床。
  ……
  良西村这一个月前传出闹鬼的荒凉之地,上一次来人还是一月前的沈重三人。
  毕竟这里闹过“鬼”,还死了人,在百姓们看来是孤魂野鬼经常出没的地方,阴森恐怖,吓人的很,百姓们都不敢靠近这里半步。
  每次路过良西村,百姓们看不看一眼,绕道而行。隔着他们心中安全的界线,绝不会践行半步进去。
  没想到今日却是出现这么一个人,更没想到的是,村外正有一双双眼睛盯着。
  站在村里头的那个人,全身上下穿着黑白大褂,脸型如马,眼睛有妖,留有一撮山羊胡,右手持桃木阴阳剑,左掌八卦太极盘,自称可以消灭一切鬼魅凶魂的刹鬼道长,听其道名,感觉来人实力不弱。
  毕竟是刹鬼道长,如妖般的一对冥眼,能看破阴阳虚实,人鬼两岸,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也是,令人奇了,自上月上旬这名刹鬼道长出现在明县之后,良西村这里的“野鬼”突然就没有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仿若消失无存了一样。
  所以,这刹鬼道长的出现,可真是帮了知县的大忙,解了良西村闹鬼一事这莫大的难题。无了鬼,百姓们就会安心,他这个知县也就不用头疼了。
  数十天的好招好待,知县从此刹鬼道长的只言片语和言谈举止可以看出来,此人不简单!有几分本事,应该不是装模作样。
  为了不让良西村再次出现类似的情况,今儿,知县把刹鬼道长请来良西村施法,以望借此可以将良西村的妖魔鬼怪,统统消灭干净。
  毕竟这里是良西村,是在明县管辖的范围内。这些鬼怪竟敢在这里撒野吓唬人,简直没把他这个知县大人放在眼里,必须除之。
  于是他和跟随来的数名衙役都躲到良西村半里外的树木旁,眯着眼远远看着站在祭坛前施法的刹鬼道长。
  只见村里面正在做法的刹鬼道长摇着铃铛,弄的“当当当”作响,洒米,飞墨,再挥剑,表情凝重,有模有样,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远处躲在张沄集身后的知县大人,看着刹鬼道长哪里,低语问道:“张捕头,你说道长能行么?”
  张沄集没去看那个刹鬼道长,看看自己的刀,淡淡道:“装神弄鬼,故弄玄虚。”
  对于鬼神之说,对张沄集这种习武之人来说,都是无稽之谈,无可存在。而这所谓的刹鬼道长在他眼里,不过就是个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
  正巧不巧,让这刹鬼道长撞到了“好事”,这良西村闹鬼之传便是好事。而更巧的是,谁知道这刹鬼道长一来,良西村的那只鬼,就莫名消失了。
  明县此地,除开了外来游侠,武功可说他最强,从中或多或少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可是他发现没用,必须要有证据才行。不然想让这些相信鬼神之说的人们相信,实在困难。
  知县大人不理张沄集刚才的话,反而说道:“若是等会儿出现了鬼,刹鬼道长敌不过的话,张捕头就看你的了。”
  张沄集点点头,沉默不语。
  这边,刹鬼道长取出一张还未画符的符纸,提笔挥洒自如,手法之老练纯熟,眨眼间,一张张诡谲的符箓便出现,再见道长往天空一抛,一张张黄色符箓飘飞于空。
  一张张黄色符纸飘散半空,刹鬼道长仿若看见了金光闪闪的黄金,那耀的,简直要把他眼睛都给闪瞎。
  其实鬼什么的,他根本不相信,他只相信银子。可是他一个江湖骗子,若是没地儿可以骗吃骗喝骗点钱,那他就只能等死。谁知道这时候,他无意间听到良西村闹鬼一事,再观察明县百姓对鬼神态度之后,他顿时心生一计,便是想出了扮道长驱鬼。
  看明县里将良西村那鬼说的如此真实,当时他还真有点小怕也有后怕。毕竟他有几斤几两,能力是不是真的,他自己最清楚。可是谁知,巧的是他这刹鬼道长一出现,那只鬼就不见了,之后更是一点风声都没有,借机他施展一点点骗子伎俩,又在知县面前巧舌如簧一通话,便是把知县忽悠的团团转。
  至于那个张沄集,刹鬼道长看得出来,不相信他,始终在怀疑他身份,可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反正他已在知县哪儿吃饱喝足了,等这次施法弄完,再糊弄一下得到一大笔银两后,最后一走了之,潇洒离去,想想都令他兴奋不已。
  “天灵灵地灵灵,妖魔鬼怪都显形……”
  只要等这句话念完,再对空气刺上他个几剑,故已杀死或已驱散鬼灵,弄的真实一些,还怕骗不了这些个大傻子?道长心里暗笑。
  可当他还未念完,忽的,一阵冷风吹过,寒极彻骨,道长浑身不禁一哆嗦。
  没什么,只是风而已…
  道长心里这样想着,并未停止动作。
  可就在此时,道长只觉胸口像是被某样物体击中,闷的疼,很难受。
  他不知所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嘭!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的时候,整个人猛地倒飞出去,摔出数丈之外,在地上连滚了数圈撞到了一颗树,才得已止住。
  “噗…”无所不能的道长身受重伤,朝地上喷出一口血,颤抖着手臂,指向前方,满脸恐惧的说道:“有……鬼!”
  说罢,他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没死,只是昏迷了过去。
  这一幕,把半里外的知县等人惊呆了。
  知县咽了一口水,道长是怎么晕倒的,他可是看在眼里,惊在心里。
  无形无影,什么玩意儿都没有看见,就这样,道长便不受控制的像是被什么东西掷出数丈外,毫无还手之力,直接晕厥过去,不可思议,见着骇人恐怖!
  “张捕头?”知县恐慌了。
  这里十几个人,就属张沄集武功最高,谁都指望不了,只能看张沄集了。
  “大人,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速速离开为好。”张沄集想都没多想,当下果断说道。对张沄集来说,只要保护好知县的安危就行了,至于村里头那个晕厥过去的江湖骗子,是死是活,都不管他事。
  刚才一幕,知县大人也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了,知道此地危险,再见张沄集脸色也是非常紧张,随即招呼一群衙役,管都不管倒地晕厥的道长,匆匆奔下山去。
  一群人离开之后,一名青衫女子和一名紫衫女子飘然落地,站在良西村中。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