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植掌大唐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恶魔的呼吸

第一百八十三章 恶魔的呼吸


  
  王君廓落到了李牧这个生死大仇人手中,哪还能落得了好,那真是想痛快的死都难啊。
  李牧把自个知道的,还有在训练时林森说过的众多的刑罚手法,全都在王君廓的身上施展了一遍,既要让他感受到无尽的痛苦,还要留下他的性命,甚至尽可能的保持他的意识清醒。
  至于那些个被干掉的家将们,李牧带过来的那些队员们临走前,全都一刀下去把脑袋给剁了下来,绝对不会出现狗血剧情里那种有不死小强活了下来,带更多人前来复仇的情形。除非这些人当中有真正的神仙,脑袋掉了都还能活,被这样的人报复那也是无话可说。
  “告诉你吧,你之所以能落到今天这个样子,全都是因为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我们的家主,林森!”
  李牧说起这些时,语气中都带着一种朝圣般的狂热,而其他几位队员神情也差不多,因为林森在陷落王君廓的整个过程中,简直就像是活神仙一样,处处料敌先机啊,计划更是一环套一环的,王君廓招惹上这样的敌人,也算是死的不冤啊。
  “知道吗,让你起意逃跑的那封信,并不是一直和你不对付的那位李玄道的手笔,而是我旁边这位兄弟写的。为了怕你看不懂,或者不认识,还专门仿照着李玄道的字迹写的楷体正字。
  你没觉得他的话有点太浅白了吗,不太符合世家子的水平吧。”李牧从旁边那位队员手中,接过了那封被王君廓拆开的信件,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你想问怎么给你掉包的是吧?”李牧仿佛洞悉了王君廓的心思。
  “其实很简单的,我们原本计划化装成驿卒进去,可是你那几个家将防守还是挺严密的,我们就只好趁着其中一个人外出的机会,让他帮我们给换掉的。”李牧嘿嘿笑着说道,只是王君廓显然是笑不出来的。
  “你肯定又要问了,你的心腹家将都是你精挑细选出来的,不仅武艺高强,更重要的是忠心耿耿,他们的家人老小也都在你手里,肯定是不敢背叛你的,我们又怎么可能买通他呢?”
  李牧依然在不停的剖析着,而王君廓虽然说不出话来,但分明确实就是有这个疑问。
  “原本确实是不可能的,不论是威逼还是利诱,他们确实都不会干的,我们也尝试过,你在幽州那边失踪的那位手下就是我们埋的,你在控制手下方面还是挺有一手的。
  不过好在我们家主在我们临出门前,给了我们一管这个!”李牧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一个两头都被堵住了的小竹管,在王君廓的跟前轻轻的晃了晃。
  “家主说这东西叫‘天使的号角’,虽然这名字我们不懂,不过另一个外号却是挺对的,它又叫‘听话粉’。
  只要轻轻的把这东西吹到那家将的脸上,我们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而且看着还是完全清醒的。而事后,他根本回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做了什么。
  听着是不是很神奇啊?其实我们也这么觉得。”李牧说起这些的时候,不免又亢奋了起来,心里还有着对林森的崇敬,畏惧,感激等等复杂的情绪,当然也越发坚定了对林森的忠诚。
  其实“天使的号角”或许叫做“恶魔的呼吸”更合适一些,是植物王国最有可能让人变成僵尸的可怕家伙。这种植物会开出美丽而下垂的喇叭花,原产自南美洲,含有一系列强大的毒素。
  正如后世境外某电视台的纪录片《哥伦比亚恶魔的呼吸》所描述的那样,哥伦比亚的罪犯利用“天使的号角”制成了一种强效药,这种强效药会让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使他们处于完全有意识状态。
  其中的某些有毒成分,能够穿过皮肤和粘膜被人体吸收,这就允许罪犯只需简单地将这种药粉吹到目标人物脸上便可达到目的。
  在纪录片的其中一个故事中,一名男子曾将自己的所有财产搬出公寓,而后拱手交到罪犯手上,而事后他还非常坚定的认为自家是被盗了。
  类似的事情林森后世也曾亲眼见证过,他的一位发小的母亲,就是中了类似的药物,把自家所有的现金和金银首饰,都放到了犯罪分子指定的地方,甚至还去银行里把所有的存款都取了出来也放到了那里。
  即便是看到了监控录像,她自己都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竟然将将自己家洗劫一空,之后她为此一度抑郁到想要自杀。
  “不过,你是不是还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如此恨你,恨不能生啖你的肉?家主也只是交代要你的性命而已,可没说要这样折磨你哦。”李牧阴狠的笑了笑。
  “因为我这双招子就是被你摘去的,你不仅当着我的面杀掉了我的父母亲人,还故意留下了我的性命,让我不停的哀嚎,为的只是让其他的富商老实的拿钱给你而已。你的遭遇也只是一报还一报而已。不过你做过的恶事太多,怕是还没记起我是谁吧?
  无所谓了,现在你哀嚎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去了你的招子了。”李牧笑的是如此的快意,可王君廓却只有深深的恐惧,大概还有懊悔吧。
  当王君廓的尸体再次出现在那帮家将们的尸体中间后,这里才刚有关差接到信赶来,这还是听到驿站那边发生凶案后,一路追索过来的。
  而眼前的一幕显然有点棘手,造反的家伙固然死了,只是这死的好像有点蹊跷啊。
  等到负责此案的官员来到以后,这事就变得简单多了,结合着驿站中被拆开的那封李玄道的亲笔信(当然这封确实是李玄道写的,李牧他们又给换回来了),官员不难得出一个王君廓因为看了长史的信而心虚害怕,继而畏罪潜逃,结果被乡民所杀的结论。
  反正就是个造反失败的倒霉蛋,才没有人去追查到底谁杀了他呢。这么一上报,当地官员把自己的失误摘干净了不说,平反的功绩也有了,顺便还把王君廓造反的罪名坐实了,一举多得啊。
  这也是为什么林森要煞费苦心的安排这一出的原因所在,一个造反的罪犯死掉了,和一个当朝国公,皇帝爱将被折磨致死,两者间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前者让李牧他们可以从容的撤走,仿似从未出现过一样,被所有人刻意忽略。
  而后者就是不死不休的重案,不惜调动所有力量也要追查到底的那种,怕是最后李牧他们真不一定能够顺利脱身,甚至林森这个王君廓的仇人都脱不了干系。
  哪会像现在这样风平浪静的,还有功夫仔细琢磨,竟然还给他想到了送给程怀玉的下一样拿得出手的聘礼是什么,这东西完全是可以发展为一项利润巨大的产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