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子供宝可梦 > 146-路旁的伤者

146-路旁的伤者


  早稻县最为西面的地段,那里是最靠近2号国道的地带,所以一般从外界来到此地的外乡人大多都是经过长途的巴士抵达此处,因此这里也是旅店十分密集的地带之一,不过因为有民宿的习俗加之早稻县并非什么人流量大的城市,也没有什么特产和稀有宝可梦,因此这里许多的旅馆大多改行或者变为了酒馆餐厅,而隼太郎所找的餐馆便是这里的其中之一。
  隼太郎的工作时间比起同店的服务生要少上好几个小时,虽说工钱也少上许多,但是能够让一个未成年人在这里打工店家也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因此隼并没有太过计较工资稍低的事情了,相反隼还十分感谢店长姐姐能给自己打工的机会。(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打工并不犯法却不受法律保护)
  今日并非什么佳节假日,已经过了21点的夜晚虽然两侧的路灯依旧明亮,但是路上却没有多少行人,或者说一个也没有,毕竟不像那些大都市可以彻夜灯火通明,在这个有些小偏远的,不算发达也不落后的小镇里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游乐设施,而尽管最近有些奇怪的设施从那些大都市流入了这个小镇,可是并非所有人都能毫无芥蒂的全盘接受的。
  (至少对于绝大多数家庭来说KTV和酒吧依旧是算得上半个禁忌场地)
  当然除此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自然是已经低于7摄氏度的低温了,靠近森林的西面更是冷风徐徐让人只能瑟瑟发抖的卷起自己的围巾来,好让自己更暖和一些,就在这样的天气中,隼太郎则是提着两袋不可燃垃圾摇摇晃晃的走在无人的街道上想要将垃圾放到垃圾回收处,这是店长拜托的,因为顺路隼也就顺带拿着了。
  “阿唔,店长究竟在里面装了什么啊?这里只怕有十斤了吧。”
  重重的将垃圾放在地上,十斤的重量虽然不多,但是塑料袋细小的拎扣让隼太郎的手指压出了一道长长的印记,血液不流畅的缘故使得充血的手指红彤彤的像是一根根的热狗,揉了揉自己冰冷的手指,哈了一口热特特的气揉搓起自己的双手,一边快速的踱步想要早点赶回家里,至少把今天的历史课作业做完,然后早点洗脸睡觉。
  可是即使是这样说,隼太郎心里也没有什么把握将历史作业完成,不过是因为这几个礼拜自己的历史作业已经好久没交导致山本老师的脸色严重发青了,如果自己不想明天面对山本老师的怒火咆哮的话还是好好做的比较好,毕竟……那个顶上没有多少头发的地中海也看不了多久了。
  虽然隼也清楚自己上课睡觉这样的后果是自己原本就不怎样的的学业成绩现如今更是直线滑落,但也多亏了这样带有十足的目的性的对战让自己和尼萌都有了十足的成长,甚至在学校中的对战课程的分数也上涨的十分之快,因此自己并不打算放弃现在的节奏。
  隼摇摇头把自己发散开的念头收回,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两分,想要早点把垃圾放到回收处,不一会,隼便已经远远的看到垃圾回收处的灯光了,但是已经走到了垃圾回收处的隼却渐渐放慢了自己的脚步,手中的垃圾也不小心滑落在地上。
  在远处的垃圾堆里居然有一个人躺在一袋袋的垃圾之中,地上还残留着一片暗红色的血渍,空气中弥散着垃圾和血腥混合在一起的独特味道,让隼太郎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虽然一开始对于所谓的[死斗课]极为不舒服,但是现在隼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课程很有必要,至少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不再像是从前那样仅仅是见到血就会手足无措的情况了,相反的隼看到了这样的情况反而立刻大步上前走到了满是垃圾的人身旁。
  不过看到了这位横躺在一堆堆垃圾上的人隼太郎反而微微一愣,这个人身上穿着一件十分古怪的风衣,头上戴着一顶安全头盔和一副防风眼镜,当然还有十分严重的伤势,因为这个人事脸朝下的躺在地上,因此隼只能看到对方纵七横八的伤口遍布在这个人的背部,甚至连在隼看来十分坚固的运动头盔也有三道深深的裂隙,加上身上的伤口所流出血液和大概是遭受到冲击而散落一地的不可燃垃圾,让这位看上去十分狼狈。
  “喂你怎么样?!”
  如果是右斗在此说不定还要犹豫一番,查看一下周围确认没有什么麻烦之后才会出手相助,不过对于需要帮助的人置之不理可不是寺岛家的家教,因此即便是在这种环境遇到了这么可疑的人隼还是毫不犹豫的伸出了援手。
  “喂醒醒!”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但是看上去这么一副凄惨的样子怎么也说不上好,隼联盟将对方翻过身来想要看看对方还有没有呼吸了,大概是因为转身的动作实在是有些粗暴的缘故,对方好像有醒过来的迹象,隼看到此情面露喜色的说道。
  “你没事吧?”
  不过随即隼太郎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实在是有些愚蠢,看对方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自己一摸就是满手血迹的样子怎么看都不能说是没事,因此立刻弥补似的答道。
  “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叫人来!”
  说完隼便要将对方扶好去旁边的商家叫人,谁知道这个时候对方却用着微弱的声音说道:
  “别、叫人…”
  话音未落,对方便浑身一松,显然再次失去意识昏迷过去,可是虽然对方说着不要让自己找人,可是看了看对方不必自己矮的体型和满地的鲜血,加上自己并不有力的体型,隼还是打算早周围去找人帮忙,不说其他的,单单是看这么多的血,现在的气温可是只有7、8度,在这样的气温受到这样的创伤,隼都害怕对方失去过多休克之后再也醒不过来了,对于对方来说现在的时间真的就是生命。
  因此隼将宝可梦球中的尼多兰放了出来嘱咐道
  “尼萌,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不对,和阿斗在一起时间长了这种奇怪的话……”
  “啊,总之尼萌你就在这里守护这个人,千万不要随意让人靠近他明白了吗?”
  “你在这里乖乖等一会啊,我马上就找人过来。”
  安顿好了自己的尼萌之后隼便立刻朝着周围的店家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