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番外3:二十四年前的隐疾  天才医妃:王爷太高冷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十四年前,皇宫。
  
      “娘娘,娘娘,你一定要坚持住啊,皇上就快来了!”
  
      穿着粉色服饰的宫女惊慌着一张脸,在那床边上安慰着说着。
  
      床上躺着的女子,秀发凌乱,面上早已布满了汗水,她‘嗯嗯呜呜’的,身下如撕裂一般的疼痛,在告诉她,她的孩子就快要出世了。
  
      儿子,她一定要生下儿子来,十三岁入宫,到现在二十岁才怀上皇上的孩子,怀胎十月,她被这后宫的皇后和妃子陷害不下五次,从那么多磨难中坚持了下来,她一定要生下儿子来!
  
      “不好了!容妃血崩了!”那稳婆大声的喊叫,差点让容妃一根紧绷的弦断了。
  
      “快宣太医!”旁边的嬷嬷,是从小就陪伴在容妃身边的,她此时看见这种情况,也是强撑着镇定,而且,皇上竟然到现在还没有来。
  
      太医来了之后,慌忙用药,在一刻犹豫之下,对着那还在疼痛中不太清醒的人说着,“娘娘,这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
  
      连嘴唇都被咬破了,容妃不相信自己听见了这样的话,她咬着牙半支着身体,厉声吼道:“如是这孩子保不住了,这寝宫,你也别想出去了!”
  
      “娘娘啊!”那太医赶紧跪了下来,虽然容妃地位在这宫中地位并不高,但是她怀有龙种,他现在也不敢在她面前撒野。
  
      “娘娘,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娘娘!”那嬷嬷半跪在容妃身边,凑近她的耳边说着话,她立马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她揪着那嬷嬷的衣襟,面露震惊,“你说什么?”
  
      她又问了一遍,那嬷嬷赶紧点头道:“老奴不敢欺骗娘娘,所以娘娘,你一定要坚持将皇子给生下来!”
  
      那太医不明所以,因为没有听见他们的话,但是能从容妃的眼神中,感受到她的不一样了。
  
      “太医,不管这孩子会如何,都将它给我拿出来!”
  
      容妃狰狞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只好让太医下定决心。
  
      在一番折腾之下,皇上这才来到了容妃的寝宫外。
  
      “呜哇哇~呜哇~”
  
      那孩子的啼叫声刚好响起,只听里面传来喜讯,“生啦!是个皇子!恭喜娘娘!”
  
      皇上这一刻的心,才算放了下来,他这几年亏欠容妃太多了,现在这个孩子生下来了,他一定会尽力保全她的。
  
      就在皇上决定保护容妃和她的孩子的时候,寝宫内,容妃在床上已经没什么力气了,稳婆手上的孩子都还没有抱稳,那嬷嬷赶紧一把抢了过去。
  
      “老奴给皇子洗洗身,你们赶紧出去。”
  
      这虽然有不妥,但现在孩子都已经生了,众人便慌忙退下。
  
      嬷嬷看着气若游丝的容妃,眼中闪过心疼,她看了看怀中没什么气息的孩子,咬着牙狠心转身离开。
  
      在皇上推门进来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已经睡过去的容妃,还有她身边被包裹得干干净净的孩子。
  
      他上前便看见了孩子的容颜,很是可爱,而且,还很健康。
  
      “辛苦你了,容妃。”
  
      他对着睡着的人,轻声呢喃着。
  
      这就是嬷嬷帮容妃替换的孩子,冷君凌,她早就知道,容妃的孩子经过那些事情,肯定是不能好好生下来了,还好容妃亲生孩子有一口气存在,她们暗中用药草吊着命在。
  
      冷君凌满月的时候,容太妃都没抱过他,小小的孩子,伸着手想要母亲的亲近,却被她避开。
  
      “娘娘,这在咱们寝宫中,也就算了,但是在外头,一定要好好将这孩子宠着。”这是要做给所有人看的,证明她能够生下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早年因为在这宫中生存,身体留下了太多伤害,容妃,已经不能再生育了,也是因为这个,皇上近来对她也更加的好。
  
      母凭子贵,在这宫中,谁都知晓,若是这孩子能够得到皇上的赏识,那么,容妃的后半生也就有着落了。
  
      容妃看着摇篮里面的孩子,僵硬的脸上,这才渐渐有了一丝情绪,“好,以后在外人面前,本宫一定,宠着他。
  
      当然在自己人面前,她最宠最爱的,还是自己那个忍受着病痛的孩子。
  
      在冷君凌三个月大的时候,她就找来了那阴毒的法子,在冷君凌身体中种下了蛊,只要他将来的孩子出生了,那么自己的孩子,就能够好起来,只是十几年,她等的了。
  
      冷君凌越长越俊俏,那模样,也是与皇上和自己越来越不像,这时,也是大将军要带兵打仗的那一年,容妃自荐,将冷君凌送上了战场。
  
      皇上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这皇位,迟早是被封为太子的大皇子所得,不过,她不在乎这些,只要自己不死,并且能够一直见到自己的孩子就行。
  
      终归,母凭子贵,冷君凌因为年纪轻轻就战功屡屡,便封为了凌王殿下,他的脸也在那次重大的战事中,戴上了面具。
  
      皇上驾崩,容妃也因为冷君凌的缘故,变成了容太妃,从此,无人再敢不屑于他们。
  
      容太妃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过下去,她和景弦在冷君凌不在的时候,经常私下会面,不过景弦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就一直对冷君凌记恨,所以才会牵扯出上官流云那些事情来。
  
      他想要一个人,能够有忍耐的,周全的,将冷君凌一步步逼近死角,所以才选择了上官流云。
  
      一直到冷君凌二十四岁那年,他遇见了墨十舞,人生的轨迹变得不一样了。
  
      也是墨十舞,打乱了容太妃和景弦的计划,不过,那都不重要,只要,墨十舞怀孕了就好。
  
      她终于怀上了孩子,这是容太妃一直盼望的,只要将这孩子给景弦服用,景弦就能完全好起来。
  
      可是没想到最后...她还是失策了,她一直认为对景弦好的,都是他所不需要的,最后,还被自己的亲生儿子,亲手杀死。
  
      她还记得,景弦到最后都在怪她,是她,亲手将他所有的东西都给断送了。
  
      若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相信,自己还是要将他给生下来,因为,他是她的骨肉,她唯一的儿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