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烈血战神 > 第八百九十章 绝灭

第八百九十章 绝灭

    一呼一吸之间,双方的距离拉近了十余步。江遥后面的曲宸瑜也退到了台阶边上,脚尖转过了半边。一旦情势的发展对江遥不利,她就准备一展身手逃之夭夭了。
  
      在这全场寂静之时,忽有一道清亮的嗓音突兀地响起:“冷鹰叔叔你可不可以手下留情?”
  
      八公子还未走。尽管他自己性命还悬于楚楚之手,却似乎全然忘记了自身处境,只一脸担忧地望着远处快速接近的两人。
  
      冷鹰没有回答。像他这样的高手,在即将出剑之时,是全然物我两忘,天地皆不萦怀抱的。
  
      但也有另一种类型,譬如江遥这样的,无论在什么时候,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听见八公子的喊声,还侧过半边脸,朝他摆了摆手。
  
      ‘机会!’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分心回头,要么是艺高人胆大,要么就是自寻死路。作为身经百战的一流剑客,冷鹰本能抓住了这个契机。换成其他高手,可以还会犹豫一下,猜想对方应该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定然有所图谋——但冷鹰不会有这种犹豫!收割上千条人命的经历让他明白,人在临死之时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故作从容的,沽名钓誉的,不屑一顾的,屎尿齐流的……但无一例外的,这些人都成了冷鹰剑下亡魂,也铸成了他那颗不萦外物的剑胆和无与伦比的自信——不管你有什么图谋,只要被我窥见了空隙,那就必死无疑!
  
      剑光一闪而逝,掠过了所有距离,嗤地刺到江遥心口。
  
      仅是那气浪,就让江遥的胸前立时迸出一蓬扭曲的光晕。
  
      这一剑并不刁钻,也不诡谲,甚至不算是招式,只是快,只是狠!
  
      就算没有刺中,光凭那蓬气浪挟起的光晕,都足以让江遥胸口溅开满襟血花。
  
      若血花溅起,八公子的那一声嘱咐无疑是落到了空处。
  
      幸好这一剑并没有刺中。连那蓬挟起的光影,也被拦截在半途。
  
      铮的一响,两剑交击,劲力将吐未吐之际,江遥就已变招。
  
      细剑白芒一缩一伸,寒焰终吐,匹练一般飞射向冷鹰眉心。
  
      “嗤嗤嗤”连续七剑,冷鹰连挡七剑,身前七处不同的方位先后迸出七蓬火花。
  
      他后退一步,掌中宝剑嗡然震颤,瞬间弹开一片剑网,幻出百千道光影,将周身方圆尽数圈住。
  
      ——如此凌厉的剑术,此时却只是为了防守!
  
      江遥一脚踏进这方圆之内,细剑寒芒一吞一吐,生生射入那片剑网,不由分说地撕开了冷鹰的防御。
  
      冷鹰的心情急转而下,没有继续硬拼,将剑一引,再度倒退两步。
  
      江遥几乎同时迫前两步,掌中细剑一弹,化出了剑花朵朵,一剑竟变成一百零八剑,狂风骤雨一般倾注而下。
  
      铮铮铮连声暴响,冷鹰格挡的同时侧身避让,心中的那点不安已滋长为无边的恐惧。
  
      江遥趁势追击,步步紧逼。
  
      细剑冷焰再涨,天光骤亮,一连串的千百道寒影,恍若隆冬时分降下的鹅毛大雪,遮天蔽日,飘洒人间。
  
      每一朵雪花都嗤嗤嗤噗噗噗地贴着冷鹰的肉身爆开。
  
      冷鹰再退。
  
      直到无路可退!
  
      原本火花般乱闪的光芒,在茫茫大雪之中几乎看不到半点踪迹了。
  
      身形也在漫天大雪中变得无比迷蒙。
  
      雪雾封山,人踪既灭,前路已绝。
  
      “住手!”远处的星羽突然猛一声暴喝。
  
      他这一声是带着神通喝出,不然以他那副妖娆的身姿,又是怎么发出这样霹雳般的喝声。
  
      霍地雪花骤散,人剑两分。
  
      剑光尽敛,剑影尽消。万朵雪花凝为一支细剑,指在冷鹰咽喉。而冷鹰掌中的那柄,已然跌落在地。他浑身上下,全是血口。
  
      长剑落地的同时,冷鹰的心也跟着沉入深渊。从未如此一刻感受到震骇和绝望。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他一共只刺出了打响战斗的第一剑,之后就一直在招架躲闪。对方连攻三次,一次比一次凌厉,到第三次他终于抵挡不住,被刺穿了手腕,弃剑败北。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悬念。面对那不属于人间的剑术,他知道自己就算有机会再战一百次,也不会有第二种结果。何况,他也不再有一战的机会。
  
      冷鹰跪在地上,木然的面孔上第一次露出极为生动鲜活的神色。他睁着眼睛望着江遥,如同看到了一尊神祇。
  
      “昨天晚上你路上拦我的时候,我就在想,你是哪里来的勇气?”江遥用剑尖点了点他的咽喉,“听说你有个外号叫霹雳剑,是不是说整个盘龙宫中再找不到一个比你出手更快的人?”
  
      冷鹰的喉头动了动,却没有出声。
  
      江遥目光一转,落到远处的妖娆男子身上:“你这个家伙,眼光倒是不错,一早就知道他要败吧?”
  
      星羽此时已站在一名普通甲士身边,接过了那甲士背上的白衣女子,勉强笑道:“无论是胜是败,这位吟秋姑娘终归该有个去处,小弟只是提前做些准备罢了。”
  
      江遥轻嗤道:“你先前说只要这位冷鹰兄点头,你就肯把人头乖乖奉上,现在他点了头,你怎么又出尔反尔,自食其言?”
  
      星羽干笑道:“小弟只是打个比方,惜花兄你又何必咬文嚼字呢?小弟知道你向来风流倜傥,想必是不忍心看到这位吟秋姑娘受苦的。惜花兄你尽管放心,小弟一早就为她敷了伤药。她如今并无性命之忧。”
  
      “看来是个聪明人,可以留他一命。”一早退到阶梯边的曲宸瑜这会儿莲步款款地踱到江遥身旁,“至于这冷鹰嘛,又臭又硬,害得秋妹妹受苦,还是杀了的好。”
  
      星羽道:“惜花兄三思,秋姑娘现在还在我手上,想必惜花兄不愿看到她再受什么委屈吧?小弟愿用秋姑娘换冷鹰兄一命,惜花兄觉得可否?”
  
      江遥嘴唇动了动,旁边曲宸瑜已先一步开口道:“换冷鹰的命可以啊,那么你自己的命就不要了吗?”迎着星羽诧异的目光,她嘴角绽放出一个邪恶的笑容,“你手中只有一个秋妹妹,却想换你自己和冷鹰两条命,不觉得这笔买卖要价太高吗?”
  
      “可是我自己的性命,还在我自己手里啊!”星羽做不解状。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