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1:夫人们的茶话会 四  女帝直播攻略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直播间观众不用说了,他们为杨思打ll打得欠费了。
  
      【夏梨殿下】:有没有赶脚,今天的小容容格外男人,他的魅力连他的胡子都挡不住!
  
      【李家莫愁】:对,贼男人!气场又强,仅次于主公的两米八。
  
      【寒烟凝梦】:宝宝要爬墙头了,以前蛮喜欢容儿的,今天这遭彻底爱上了!
  
      这是激动打ll的粉丝,他们称今天这一幕是杨思登场数年最男人的一次。
  
      同样也有不少观众不以为然。
  
      据他们所知,古代男人娶妻纳妾的很多啊,哪有什么限制?
  
      当权者都是男人,男人当然会维护男人,不可能弄这些条例啦。
  
      【文雨霁】:我记得有句话叫做“农民多收三五斗粮食还想纳妾”,古代纳妾没这么严苛吧?
  
      【偷渡非酋】:古代夭折率那么高,女婴的生存率又远远低于男性,纳妾哪有这么容易?纳妾制度一直都是少数位高权重之人的特权,普通百姓直到元朝才有权利,但也不是没有限制,年逾四十无子才能纳妾,要是没有满足这个先决条件,私自纳妾会被抽四十鞭子哦。
  
      古代男女比例不平衡,某些时候还会允许共妻、典妻,将女人彻底商品化和资源化。
  
      这种情况下谁敢允许百姓无门槛纳妾?
  
      女性资源会被位高权重的人疯狂收敛,那些没有能力娶妻的光棍儿会成倍成倍增加。
  
      如此一来,各种暴力、伤害妇女的犯罪案件也会节节攀升,不利于封建国家稳定。
  
      设立纳妾门槛是必然的。
  
      这么做,尽管不能保证没有人顶风作案,但纳妾的人群的确没想象中那么夸张。
  
      杨思手中扯着礼法的虎皮大旗,自然有恃无恐。
  
      被他怼的人可就惨了。
  
      一个人再强还能强得过积淀千余年的礼法?
  
      姜芃姬眉头深锁,问杨思道,“你上面写的这些人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只是……”杨思道,“为求稳妥,还请主公派专人详查,核实真假。”
  
      姜芃姬冷笑一声,手腕一番,那折子被她拍到沉重的铜制桌案上。
  
      杨思和徐轲听到一声酸牙的动静,等姜芃姬松开手,桌上出现一枚半个指节深的手印。
  
      “真是反了他们!天下未定便敢无视礼法,猖獗至此!谁能保证他们身边围绕的莺莺燕燕,全是正经途径纳来的?”姜芃姬显然动了真火,杨思笑嘻嘻瞧着好戏,坐等那些煞笔倒霉,不料主公说,“靖容,此事交由你去办,任何宠妾灭妻、僭越逾制的狂徒,全部停职查办!”
  
      杨思:“……”
  
      哈?
  
      不是,快过年了,这个时候给他增派额外任务?
  
      杨思内心吐槽欲憋不住了,面上却正色道,“此时停职查办……未免……”
  
      “我这儿少了几个不知礼法的混账,难道稳不住形式了?被他们掣肘,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姜芃姬冷笑道,“说停职查办就停职查办,今年的新年宴请柬都收回来,让他们在家里好好反省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多少有志之士想入仕还无门呢,他们不稀罕,收拾包袱滚蛋!”
  
      前面几句话说得还像模像样,后面的话直接暴露了本性。
  
      标准的土匪作风啊。
  
      杨思又是痛快又是郁闷。
  
      他痛快,因为主公真汉子,一次性停职查办三十多个中层人手也不手软。
  
      他郁闷,因为主公剥削人,年底本就忙碌,少了三十来个人,其他人分担的压力就重了。
  
      心里无限吐槽,面上仍要严肃领命。
  
      姜芃姬倏地道,“对了,你方才说那人为父不仁,这是怎么回事?”
  
      杨思道,“据闻,长子幼年遭遇庸医,一场大病让他丧失了传宗接代的能力。此人对长子格外厌恶,动辄打骂泄愤。根据老仆所述,有一次还将孩子掌掴得右耳失聪……”
  
      观众们一听这个就炸了。
  
      【萨拉米鸡翅】:握草,这男人渣得可以啊。宠妾灭妻,扶正小三,让小三住老婆的房子,家暴老婆,打聋儿子,婆婆还殴打儿媳,宠着小三……现代电视剧的编剧都不敢这么编!
  
      【玛德之章】:古代纳妾是合法的,其他都赞同,小三就过分了。
  
      【白象香糕】:略略略,没听容儿刚才说的话么?那个男人还没资格纳妾吧?没资格纳妾,那这个妾室就名不正言不顺,不是小三是个啥?渣男渣女,正室和儿子真是倒了血霉!
  
      【起风了】:还有恶婆婆!
  
      【偷渡非酋】:屏气呼吸,根据我十年追更经验来看,我总觉得主播要发大招了!
  
      姜芃姬掀了眼皮,语气冷漠道,“此等兽父也配为父!”
  
      亲手打聋儿子的耳朵,这是禽兽了。
  
      时下讲究“棍棒底下出孝子”,但谁也不敢真把人打死打残了,那些偏激愚昧的例外。
  
      当然,要是封建社会再发展个数百年,兴许父母打死孩子都无罪了。
  
      杨思感慨道,“可怜了一双儿女。”
  
      “东庆经历数场大战,丧生百姓和将士已有数百万。”姜芃姬望了一眼杨思和徐轲,冷静道,“此时该鼓励生育,尽快回复人口。换而言之,孩子便是整个国家的未来,理当好好对待,岂能交由这等畜生不如的东西糟蹋?靖容,你去唤文彬过来,有些事情想和他商议。”
  
      尽管姜芃姬没有说完,但杨思总觉得主公要来一发大的!
  
      “喏!”
  
      杨思和徐轲二人隐隐猜出一些,直播间观众却是秒懂。
  
      主播这是要剥夺兽父、兽母的监护权啊!
  
      尽管古代并没有“监护权”这一说。
  
      【鬼才郭奉孝】:主播,你要作死!
  
      姜芃姬眸色平静,哪怕直播间已经炸锅,她还是四平八稳。
  
      【主播v】:没有你们想象这么艰难,孩子对于父母而言,除了是血脉延续、传宗接代、养着防老外,还有便是父母默认的私有财产。既然是私有财产,自然有办法让他们吐出来。
  
      这个时代帝王权利极大,特别是开国之君。
  
      姜芃姬是默认的未来皇帝,所以她有权任性。
  
      另外,她也不是打算一蹴而就,自然要在众人的底线反复试探才行。
  
      “我得让他们知道,这片土地谁才是说了算的人!”
  
      姜芃姬笑着将杯中的水泼了出去,一滴不剩,洒在庭院一角放置的垃圾桶内。
  
      周遭无人,只有咸鱼观众能看到她脸上极具反派特色的笑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