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0:夫人们的茶话会 三  女帝直播攻略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杨思的心情很差,非常差!
  
  饶是典寅这般不善于察言观色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哪怕室内烛火不甚明亮,杨思除了心情不愉,他瞧着还有几分闲适和慵懒。典寅轻咳一声,认真组织语言,条理清晰地表明来意。
  
  杨思越听面色越阴沉,好似阴云密布,随时都能来一场大暴雨。
  
  典寅惴惴问道,“军师觉得这件事情如何?”
  
  “还能如何?自然是派人将他们都揪出来,难不成等着主公过问此事?”杨思咬牙切齿道,“宠妾灭妻,不顾礼法,他们真以为这只是关上门的家事,外人没法管了是吧?再过几日便是新年宴,若是让这些人也去参加,主公日后想起这事儿只会更加不痛快,趁早处理了!”
  
  主公要是不痛快了,他们这些臣子连个年都别想好过,这点杨思是深有体会的。
  
  典寅点头,武职的事务不如文职那么多,但主公诚心要折腾谁,哪管你是文是武?
  
  “此等歪风邪气,不可助长。”
  
  典寅和他老婆吕熹娘的想法是一样的。
  
  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身不正,家风歪,这种人入了官场也难是什么好货。
  
  杨思道,“派人去查清楚都有谁,先抓一波闹得最凶的,再将此事写成折子,上奏主公。”
  
  还有两天就是除夕新年宴,杨思可不想在宴上看到这些家伙,坏他胃口。
  
  调查这些事情并不难,那些夫人经常在茶话会交流,家宅的治理自然也严苛不到哪里去。
  
  花了一天的时间,杨思便拿到第一份名单,他看了冷冷一笑。
  
  “不好好整治你们一顿,杨思二字便倒过来写!”
  
  论小心眼和记仇,杨思在姜芃姬帐下也能排得进前三。
  
  昨夜典寅坏他好事,杨思可以留着秋后算账,可这些宠妾灭妻的导火索,非要扒下一层皮!
  
  “来人,备车马!”
  
  杨思抵达的时候,姜芃姬正在和徐轲核对账目。
  
  打仗是个很烧钱的活动,打了胜仗也没回多少血,她还要给立功的将领打赏,犒劳三军将士……若非后方产业繁荣,今年的财政怕是要赤字了……尽管如此,明年也要节衣缩食。
  
  姜芃姬对着徐轲道,“孝舆将明年的开支做个预算,尽快将结果给我。若是公库储银不够,我从私库补贴一些……浒郡那边的良田被烧毁太多,怕是会影响粮价,你派人密切注意……”
  
  她说的内容极多,徐轲认真地支耳细听,若是脑子记不住便提笔做个标记。
  
  谈了半个时辰,姜芃姬感觉有些口干,喝了一杯暖水润喉。
  
  这时候,她听到杨思来了。
  
  “靖容这个时候过来,有什么事情?”
  
  姜芃姬深知帐下众人的脾性,卫慈风瑾几个是勤勤恳恳的楷模,做得多吃得少。
  
  杨思丰真几个不一样,他们爱闹腾,明知道闹腾之后该做的还是要做,他们还是喜欢闹。
  
  真不知道图个什么。
  
  杨思神色严肃地递上一封折子,姜芃姬还以为发生了大事,面色凝沉地接过来一看——
  
  “这些人怎么回事?”姜芃姬眉头一挑,眼底露出了嫌恶之色,“宠妾灭妻?”
  
  “不顾礼法,宠妾灭妻,这是其一。”杨思道,“僭越逾制,大逆不道,这是其二。”
  
  一旁的徐轲听后忍不住手指一抖,深深怀疑哪个倒霉鬼将杨思得罪得如此狠?
  
  他们不知道杨思能力压丰真和亓官让,稳坐主公帐下众臣心眼最小、最记仇排行榜第一?
  
  得罪亓官让和丰真不可怕,丢了前途但性命还在。
  
  得罪杨思可惨了,这货能把人往死里整,他下手的轻重取决于得罪他的程度。
  
  不顾礼法,宠妾灭妻;僭越逾制,大逆不道。
  
  前者还能转圜,视情况量刑轻重,后者却不一样了,严重时候甚至能牵连一家老小。
  
  姜芃姬也瞧出杨思的郑重,好奇道,“宠妾灭妻之风不能纵容,可这僭越逾制又从何说来?”
  
  杨思道,“功成受封,得备八妾。主公且看这些人,哪个立下泼天大功,怎可有此殊荣?”
  
  按照旧制,纳妾可不是想纳就能纳的,还得看看这个男人有没有本事,有多少本事。没有达到那个身份敢纳那么多妾,这就是僭越逾制,蔑视律法!轻则贬斥丢官,重则抄家灭族。
  
  杨思又道,“主公请看,最上头几人后院养着七八个妾室,这些女子仅有三人过了名路,另外几人仍以通房丫鬟待之,但府中奴仆婢女皆以妾室之礼相待,可见是府中主人默许的。”
  
  姜芃姬视线又往下滑,上面一撮名单只有四个人,底下却有二十几个。
  
  “这些人虽不如前者那般嚣张狂妄,但府中也有一妻三妾或者四妾。”杨思注意到她的动作,主动解释道,“古礼有云,卿大夫一妻一妾、庶人一夫一妇。这些人出身微末或者家世低微,官场之上建树不明显,算得上未有寸功,还未发迹便猖狂,明目张胆纳了三四妾室!”
  
  身份够不上,地位没多高,还敢纳这么多妾室,谁给他们的勇气?
  
  自己什么德行,心里没点儿ac数?
  
  杨思是个聪明人,他想整死谁,肯定不会用简单粗暴的理由。
  
  对很多男人来说,娶妻纳妾是人生美事,哪怕明面上义正辞严地斥责,心里还是暗暗羡慕。
  
  杨思要是从这点入手,十有七八整不了人,反被人记恨,平白树立仇敌。
  
  因此,他整人喜欢高举正义、正统的大旗,让人吃瘪还不能回击。
  
  姜芃姬点头道,“你说的是,只是——我瞧这上面还有个做了特殊标记的人,他有何特别?”
  
  杨思嫌恶道,“此人最为可恶!纵容怀孕妾室堂而皇之搬入正院,府中以‘夫人’称之,以妾为妻。此人为夫不仁,为父不慈。其母不思教育儿孙,端正家风,反而助纣为虐!据思所查,她的儿媳并未犯七出之过,孝顺公婆,养育儿女。其母为了逼迫儿媳退位让贤,竟当着满府的面掌掴儿媳一刻钟,罚其冒雨长跪青石板一日一夜,百般羞辱,简直是闻所未闻!”
  
  杨思一字一句掷地有声,连徐轲都被影响了。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杨思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仍要给他打个call。
  
  杨靖容,大丈夫,真男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