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8:夫人们的茶话会 一  女帝直播攻略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甭管姜芃姬给这个时代带来怎样的改变,这种改变也需要时间发酵蔓延,
  
      时日渐长,新思想才能慢慢取代人们惯有的旧思维。
  
      它需要十数年乃至数十年才能爆发出来,目前还是旧思维占据主导地位。
  
      在人们固有旧思维中,男人主外,赚钱应酬,女人主内,维持家庭、照顾孩子、奉养父母。
  
      看似分工明确,实则限制了女人的活动区域和眼界,让“男尊女卑”的思想更加根深蒂固。
  
      哪怕出身显赫的士族贵女,生活重心也离不开内宅、丈夫、长辈和孩子。
  
      除了这些项目,还有所谓的“夫人外交”,贵妇们要帮助丈夫在对外活动中拓展巩固人脉。
  
      丸州崛起之前,姜芃姬帐下众臣数量不多,其中单身狗和丁克族占了一半。
  
      丸州崛起之后,金鳞阁为姜芃姬吸纳了大量中层人才,他们大多都是成了婚的已婚人士。
  
      丈夫被外派打仗或者治理地方经济,夫人们便留在丸州。
  
      时日一长,她们也觉得日子有些烦躁了,渐渐开始互相走动。
  
      这些夫人的闺蜜圈大小取决于丈夫在官场的地位和关系,各自的丈夫关系好。
  
      夫人们的交情也好,丈夫的地位高,夫人们的闺蜜圈就大。
  
      哪怕之前不好,四时八节也会增加来往,一来二去自然熟悉了。
  
      姜芃姬攻打黄嵩之前,各位夫人便开始走动了,等她打完仗回来,各个茶话会百花齐放。
  
      茶话会是各位夫人展示“外交手段”的战场,哪家关系要打好,哪家关系要疏离,她们心里都有本账。韩彧的夫人作为她们中间出身最高的贵妇,笼络的手段自然也是她们中最高的。
  
      尽管心里瞧不上这些出身寒酸的女人,嫌弃她们粗鄙愚蠢,面上却表现得滴水不漏。
  
      她弄的茶话会也是整个丸州贵妇圈最好最周到的,各家夫人哪个不羡慕?
  
      外人也不知道她和韩彧的夫妻关系将至冰点,瞧她生活得精致优雅,自然会羡慕他们夫妻伉俪情深,堪称楷模。韩夫人享受这种众星拱月的感觉,让她有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想当初在浙郡,她的茶话会也是“往来无白丁”,地位低、出身低贱的夫人连收到她请柬的资格都没有。如今她却要忍受一群水平参差不齐,没什么素质涵养的妇人参加她的茶话会。
  
      这也罢了,这群只会牛饮的粗糙妇人还喜欢在茶话会埋怨自家丈夫,诉说自己的苦难。
  
      随着姜芃姬越走越高,她们的苦水更多了。
  
      丈夫仕途发达了,地位水涨船高了,几乎各家各户后院都冒出一两个容色极佳的美妾。
  
      美妾威胁她们的正室地位,还有的美妾有了身孕,几乎要站在她们头上屙屎撒尿了。
  
      诸位夫人仿佛找到了共同话题,聊起来就没完没了,韩夫人内心嫌恶得不行。
  
      如此粗鄙的女人,难怪年老色衰被丈夫嫌弃,哪个男人会喜欢毫无内涵又泼皮的黄脸婆?
  
      “昨夜那个小蹄子直说肚子疼,分明是自己贪嘴吃错了东西,偏偏撺掇人,冤枉是我要对她孩子下手——我这么做图个什么?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小妾罢了,真把自己当个人了。”
  
      嘴上说着不在意,手中的帕子却快被她绞断了,眼眶也是红红的。
  
      “这还算好的,住长安巷那位才是真的惨。”另一位夫人叹道,“婆婆不喜她,丈夫也嫌弃了她,瞧这架势是想扶那妾室上位,让她自贬为妾、退位让贤呢——她不肯,听说还被婆婆当着满府的仆从小厮掌掴了,扇得脸都肿了三五圈。昨夜的动静太大,怕是闹出去了——”
  
      这些夫人生活无聊,为了缓解寂寞,茶话会自然是打发时间的好渠道,她们都是茶话会常客,彼此都熟悉了。她们一听便知道长安巷那位夫人是谁,不由得唏嘘万分,口中连说可怜。
  
      韩彧夫人听了一耳朵八卦,心里更怄气了。
  
      这些蠢女人不知道什么叫“家丑不可外扬”?
  
      随随便便将内宅丑闻说得到处都是,活该被丈夫厌弃。
  
      韩夫人打算喝口茶压压惊,只听耳边传来一个陌生女子的声音。
  
      对方的声音不似黄鹂那般清脆,反而有些男子的粗粝沙哑,哪有半点儿女子味道?
  
      她道,“如此男子,弃之也罢。”
  
      听到声音的夫人循声望去,只见角落坐着个装扮很朴素的妇女,衣着也不鲜亮。
  
      若不是坐在席间,旁人还以为是哪个伺候人的奶婆子。
  
      “怎么如此说话呢?”
  
      女子道,“难道说错了?一个变了心的男人,宠妾灭妻不说,还任由妾室作妖,令家宅处处充斥着邪风歪气,这般男子,此生能有什么大作为?倒不如早早弃了,改嫁找个有脑子的。”
  
      众位夫人听得面色臊红。
  
      她们抱怨归抱怨,从未想过和离啊。
  
      另外,那是她们的丈夫,哪里轮得到一个小官夫人评头论足?
  
      一人道,“好放肆的泼妇。”
  
      “方才瞧见这位妇人右脚有疾。”另一个坐在女子身边的夫人冷冷道,“妇人七去之一为恶疾,夫人与其在这里大放厥词,扰乱旁人家宅安宁,倒不如去想想办法,免得成为下堂妇。”
  
      这还算比较客气的说辞了,还有人直接质疑女子的身份。
  
      她的装扮实在不像是个有逼格的贵妇,哪怕是谁的夫人,估计也是个小官的。
  
      小官的夫人哪有资格参加这种层次的茶话会?
  
      尽管韩彧的夫人性格比较作,但她的记性和能力在贵妇中还是很出众的。
  
      哪怕来了百多客人,她都能准确喊出对方的身份,热乎套家常。
  
      茶话会的请柬都是她命人准备的,自然不会发生邀请名不见经传的小官夫人。
  
      她仔细瞧了瞧女子,试着将对方和发出去的请柬对上号。
  
      韩夫人的茶话会是丸州贵妇圈名声最大的,她还是韩彧的夫人,请柬自然不能漏了风瑾等人的女眷。奈何不少女眷都婉拒了,唯一有回复的女子便是典寅校尉的夫人……难不成……
  
      不等韩夫人出声打圆场,典寅的夫人不怒反笑,咬字清晰地道,“这就不劳诸位担心了,家中历来没有下堂妇,只有下堂夫。倘若他有不忠之举,自然要上奏主公,下令和离的。”
  
      诸位夫人还想笑。
  
      什么下堂夫,这是个什么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