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拐个相公来种田 > 第二百章 慧极必伤

第二百章 慧极必伤

宋家这几年都没有翻修过,宋星辰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家里的每一处。
  
  可现在她内心烦乱,却发现没有一处地方能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又不想去空间,一时竟不知该去哪里好,不觉间便来到昨日的池塘边。
  
  下意识的沿着昨天的道路走,宋星辰迈着小碎步,因心情不好而耷拉着脑袋。
  
  看到昨日撞伤头的石头已经被清理走,宋星辰却驻足了一会,被一块打磨的十分光滑的石子所吸引。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宋星辰试了一下昨天摔倒的角度,确定就是那颗石子害她脚滑,以至于不小心伤了杭鸢。
  
  “不对,这颗石子和这里的都不一样,是客院那边铺路用的。”宋星辰拿着石子仔细的端看之后,立即发现了问题所在,眼神顿时清亮了许多。
  
  不过一想到不论是谁害她摔跤,结果杭鸢还是被她推下池塘的,宋星辰的眸色又暗了下去。
  
  “就算我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平白给家里添了烦恼,日后多留意张兰便是。”宋星辰将石子放进空间,以免再有人因此而摔倒,便准备回房去休息。
  
  这时候却有丫鬟来禀报,杭鸢请宋星辰过去,宋星辰纵然还没做好面对的准备,也只能点头答应。
  
  杭鸢的房间里,宋睦低垂着脑袋站在一旁,杭鸢则是眼睛红红的,不时还用眼刀子剜宋睦一眼。
  
  宋星辰过来的时候,便看到这一幕,一脚还在门槛外的她突然失去了继续前进的勇气,很想转身逃走。
  
  宋吕氏一直朝门口看着,见宋星辰来了,忙招手道:“星辰啊,快过来娘这边。”
  
  “娘。”宋星辰不得不进屋,朝屋内的人都打了招呼后,这才歉疚的看向杭鸢,双手握拳给自己打气,弯腰道歉道:“二嫂,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撞到你的,当时我明明是向旁边栽倒的,就是怕伤着你,可我没想到还是把你推到池塘里了,让和你侄女遭了这么大的罪,你要打要骂都成,就是能不能别恨我?”
  
  宋星辰几乎是闭着眼睛说完这一串话的,低着头不敢去看杭鸢,就怕杭鸢会让她滚蛋。
  
  听到宋星辰的话,杭鸢顿时掩嘴哭了起来,宋吕氏几个也是心疼又心酸。
  
  “你看看你,都把你妹妹给吓成什么样了?啥时候咱家星辰连说话都没底气,恨不能把头埋到地理头去了?”宋吕氏冲着宋睦发火,没动手打两下都是给他面子。
  
  “就是你的错,不查明真相,平白的就冤枉了星辰,还冲她发火。要不是星辰不顾自己的安危来救我,我们娘俩现在怕是凶多吉少了,现在你就当着家里人的面给星辰道歉,要是星辰不原谅你,我也不理你了。”一向温柔的杭鸢,这会是真的动了气。
  
  “小妹,是二哥不对,二哥不该对你发火,你就原谅二哥这一次。二哥保证,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二哥都会坚定不移的相信你,就算亲眼看到,只要不是你本意害人,二哥都不会怪你,成不?”宋睦憋的脸色涨红。
  
  堂堂七尺男儿,当着众人的面道歉已经是没脸了,最重要的是他怕宋星辰会怄气,那可就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宋星辰一脸的懵字,她本是来道歉的,现在却变成宋睦向她道歉,宋星辰一时间还转不过弯来。
  
  宋月牙见状,便拉着宋星辰的手,解释了一遍事情的原由。
  
  不管是之前在前厅,宋吕氏责骂宋睦,还是此刻宋睦道歉,当事人都忘记了对方不知道事情真相。
  
  宋星辰听完后,不知道该松一口气,还是心里头更沉,神色便肃穆起来。
  
  宋家人见状,以为宋星辰是在生宋睦的气,一个个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候劝她几句,可看着宋星辰额头上的药布,都选择了闭嘴。
  
  这段时间对于宋星辰而言,就没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所以宋睦在这个档口上得罪宋星辰,碰一鼻子灰也是应该的。
  
  “小妹,二哥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二哥这一回吧。”宋睦急的只会说这一句。
  
  不论杭鸢母女是否平安,宋睦都不希望是宋星辰害得,否则他的心里必然会有个疙瘩。
  
  没等宋星辰回话,宋月亮在一旁抱不平的开口道:“二哥,你的确应该向星辰道歉,还应该向她道谢。昨天星辰伤的多种,咱们大家都是知道的,可大家不知道的是,那个在水里生产的法子是星辰告诉我的,便是我家相公给二嫂开的药,也都是星辰送来的,那可不是我们家的药房能拿得出来的好药。现在二哥的小库房里,还有两根千年人参是星辰给的,就是为了给二嫂调理身子。”
  
  “可星辰昨天伤的那么重,二哥不但没有关心半句,还一副看见仇人的神态,真真是叫人看了寒心。且不说二哥你当年决定去参军,星辰为了让你能够平安归来,那是出了多大的力,就是这些年来星辰每年都自掏腰包收购药材,让相公做出好药来给你送到军队去,怕是也帮了二哥不少的大忙吧?可星辰从来不曾邀功,也不让相公说出来,就是怕二哥你对她心存感激,会让亲情不那么单纯,她最在意的是家人,是二哥你能够平安归来。”
  
  “原本我答应星辰替她保密的,可现在我真的不想再保守秘密了,凭什么星辰做了那么多,二哥你还能这般对她?二哥你和二嫂的感情好,大家都知道,也乐得你们这般恩爱,小侄女也都是大家期盼的,星辰更是。但星辰在二哥心里呢?”
  
  “人都是有本能的,二哥你摔跟头的时候,确保不会碰到身边的人吗?就算星辰真的不小心推了二嫂一下,可她连命都不顾的去救二嫂,难道还不能被你原谅吗?流了那么多的血,连休息一下都不肯,就是想看着二嫂和侄女平安,可二哥你眼里和心里,有星辰的存在吗?”
  
  宋月亮越说越气愤,连沈一拉着她,她都不理会。
  
  不过宋月亮还是保留一点理智,至少没说灵泉水的事。
  
  宋家人也是才知道宋星辰暗地里做了这么多事,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个的红了眼眶,尤其是宋睦的情绪最为激动。
  
  战场上刀剑无眼,宋睦多少次是在鬼门关上擦肩而过的,没有沈一送去的药,或许他现在也不能安然站在这里,却是才知道那些药都是宋星辰出了大力的。
  
  “二姐。”宋星辰拉着宋月亮的手,浅笑道:“二哥是第一个给宋家挣来荣耀的,难道我不该做这些吗?我可是有私心的,二哥好,宋家就不会有事,我这么做可不全是为了二哥。”
  
  “你呀,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些,就是怕你二哥太感激你,还真当大家都是榆木脑袋,转不过来弯是不?”宋吕氏瞪了宋星辰一眼,心里却是骄傲的,她的老闺女果然是贴心小棉袄,贴全家人的心。
  
  宋星辰嘿嘿傻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不愿听家里人说感谢的话,那样会生疏的。
  
  “二哥,你不必求我的原谅,我也没有怪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真的恨我,只是昨天的情况让你太过担忧,所以才会愤怒。设身处地的想,若我是二哥,也会生气,但不会恨到六亲不认,只是需要时间去淡化这件事。所以现在知道真相,我只是感到庆幸,庆幸二嫂和侄女没事,庆幸我不是害她们的人,否则我会良心不安,会不知道该如何和你们相处。”
  
  宋星辰真挚的开口,走到床边握着杭鸢的手道:“二嫂,咱们是一家人,永远都是。”
  
  “星辰!”杭鸢动容的看着宋星辰,对这个小姑子又多了几分喜欢。
  
  “感谢的话不要说,我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我也会好好的,咱们一家人相亲相爱的日子还长着呢,只有团结一致,才能让宋家蒸蒸日上。”宋星辰捏了捏杭鸢的手,道:“二嫂现在可是在坐月子,不能动辄掉眼泪,以后会眼睛疼的。什么事都不要想,养好身子是二嫂唯一该做的事,娘可不嫌孙子和孙女多的。”
  
  杭鸢脸一红,含羞带怯的瞥了宋睦一眼,见他憨憨的笑着,忙转过头去。
  
  成功的把杭鸢哄好,宋星辰便对宋月亮道:“二姐,刚才的事你在家里说过这一次也就罢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口快,我可不想自己太出名。”
  
  宋月亮尴尬的咳了一声,不好意思的站到沈一身后去,却没说话。
  
  “二姐,我是认真的。”宋星辰再度开口,“二姐夫是医者,你致力于女医,这些事用你们的名头去做、去推广,无疑是最合适的,能让更多人受惠。而我只是个商人,再加上有了县主的封号,我若太过张扬了,只怕会落得红颜薄命的下场。”
  
  宋星辰的话说的很重,可宋家人却不由得正视起来,慧极必伤这个道理他们都懂得。
  
  如今的宋星辰已经很有名气,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盯着她的人太多,他们只希望宋星辰以后能生活的开心幸福。
  
  “月亮,听星辰的,这些事就由你们夫妻二人担着,自家人知道便好,不需要外人买星辰的好。”宋三山立马做出决定,神情严肃。
  
  宋月亮和沈一对视一眼,夫妻俩都郑重的点头。
  
  “我倒是搜罗了一些偏方,尤其是一些女子方面的,回头得空了我便写给二姐你,以后就对外说是你的心得,当然也要二姐你去研究是否可用,权当是我送给二姐的嫁妆,比不得三姐的那份厚重。”宋星辰语气轻快起来。
  
  宋月亮眼神一亮,对医术兴味极浓的她,恨不能催促宋星辰现在就去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