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崛起中世纪 > 第一百五十三节、诸神盛宴

第一百五十三节、诸神盛宴


  北方战士看了一眼少女,她让自己想起了因为难产而死去的妻子,也是如这般的固执却单纯善良。
  “我会听从战神的意志,希望他能够为了我打开圣殿的大门,让我与古代的英雄们坐在神殿中痛饮。”北方战士对少女骄傲的说道。
  “也许他并不如此急着召唤你。”少女担忧的对北方战士说道。
  “哈哈哈,你怎么可能知道战神的意志,不过放心吧!在圣殿中当古代的英雄祖先们让我谈起自己经历的时候,我会提到你的。”北方战士将战斧扛在肩膀上,他朝着战场的方向走去。
  “等等,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少女对着北方战士的背影喊道,可是很快乱糟糟的人群便将他们隔开了。
  神恩骑士们并没有急着冲击营地,他们在营地驻扎的森林边缘停了下来,就像是并不着急上前撕咬的野兽,而那绵延在森林中的数千士兵,在他们看来只是一群软弱的猎物而已。
  “列队,列队。”神恩骑士中会自发的选出一名骑士长,这个职位是战时临时任命的,这位最有战斗经验的骑士将负责指挥战斗,他大声的向同伴骑士们命令道。
  “楔形阵。”作为骑士长会自行任命一位副官,这位副官负责传达命令,他骑着马在队伍中奔跑,向所有的骑士们传达骑士长的命令。
  “轰隆~~。”骑士们催动胯下战马,当马蹄踩在地面上的时候,发出了响动声,最强壮的骑士位于楔形阵的前端。
  “对方准备好了吗?”骑士长扶了扶自己的头盔,他摸了摸自己嘴唇上的白胡子,作为一名骑士他不愿意在对方毫无防备下,毫无绅士风度的进攻。
  “他们应该看见了。”副官笑了笑,他看着对面从森林中慌乱的涌出许多农奴士兵,对骑士长说道。
  “这就对了。”骑士长翘了翘胡须,他放下自己的手,将剑从剑鞘中抽了出来,神恩骑士的剑是非常独特的宝剑。
  “祈祷吗?”副官看了看骑士长,他胯下的战马喷出鼻响,左前蹄不安的刨着地面。
  “当然,主请原谅我们的罪业。”骑士长抬起头,虔诚的看了一眼天空,此时,天空中的云划开了一道光,那一道光柱就像是神迹一般。
  “看,主正在看着我们。”神恩骑士们对于这种“神迹”格外的敏感,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受到了主神的垂青,他们举起手中的武器狂热的欢呼起来。
  “小伙子们,主站在我们一边,现在我们祈祷吧!”骑士长满意的微笑着,他从马上跳下来,将手中的剑插在了面前,然后单膝跪下虔诚的祈祷起来,骑士们也纷纷的下马祈祷。
  “他们在做什么?”从森林中走出来,一千多的农奴兵和零星的北方雇佣兵,他们看着骑士们下马,那名救了少女的北方战士好奇的问道。
  “在祈祷,难道这些人是,是。”站在北方战士身旁的农奴吃惊不已,他脏兮兮的面孔上满是震惊,一些从前听过的传言似乎在脑海中复苏过来。
  “怎么了?”北方战士扛着战斧,好奇的问道。
  “他们是神恩骑士,主神在上,我们招惹了教会。”另一边的农奴脸色苍白,他用颤抖的声音大声说道。
  “神恩骑士,哦不~~。”其他的农奴们听见了,教会的教义早就深刻入他们的灵魂,一听说是在与神圣的教会作战,他们顿时萎了,没人愿意承担因为对抗教会,灵魂永世不得翻身的罪行。
  “不,我不会与神恩骑士作战的。”有胆小的农奴已经扔掉了手中的草叉,奋不顾身的逃离阵地,不过大多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神恩骑士吗?哈哈哈,真是不错的对手。”北方战士却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他将肩膀上的战斧取下,紧紧的握住跃跃欲试。
  北方战士们虽然人数比较少,但是他们并不在乎与宗教骑士作战,倒是使得军队士气稳定了不少,而另一些人认为他们人数众多,区区数十个骑士应该很快被打倒。
  “亲吻你们的剑吧,小伙子们。”骑士长大声的发出了最后的命令,骑士们纷纷亲吻自己的剑。
  “为了主的荣耀,为了神圣教会,冲锋。”骑士长举起手中的剑,大声的发出战吼,接着用脚后跟的马刺狠狠的一踢,战马发出了一声长嘶,冲向了对面那密密麻麻的农奴军。
  “为了主的荣耀。”骑士们也发出了战吼,他们齐声呐喊,虽然只有区区数十人,但是那威势仿佛有数万之众。
  “轰隆~~~。”战马狂奔嘶鸣,骑士们在马背上颠簸着,手中长矛如林,宝剑发出渗人的寒光。
  排成了楔形阵的骑士们,笔直的朝着农奴们的阵地冲锋,那厚厚的人群排成的人墙,在骑士们眼中似乎连一张枯木叶子都不如。
  两队人剧烈的碰撞在了一起,骑士们的队伍就像是一把烧红的锋利的小刀,而农奴们组成的人墙简直就像是黄油一般,轻易的被破开,骑士们胯下强壮的战马将阻挡的人撞飞,他们手中的长矛把身材单薄的农奴挑的肚破肠流,手中雪亮的宝剑轻易的劈裂木盾。
  “主神在上,根本无人能够阻挡他们。”满脸是血的一名农奴,他的眼珠飞出眼眶,连接着一根筋,挂在了面颊旁边,他伸手无助的摸索着,并且喃喃的说道。
  但是很快那名农奴便被混乱的人群踩进了泥里,就像是一切时代洪流中微不足道的人们一般,神恩骑士各个仿佛力大无穷,他们的剑可以轻易的斩断矛尖,劈裂木盾,砍断士兵的身体。
  “战神,感谢你给我这样一场伟大的战役。”同无头苍蝇般四处逃窜的农奴兵们不同,北方战士紧握着手中的战斧,他发出了狂笑,面前这恐怖如炼狱般的景象,不仅没有吓到他,反而让他如同在享受一场盛宴。
  “驾其。”神恩骑士们也注意到了北方战士们的存在,这些顽强战斗的北方人身材高大,惹眼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