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明海风云 > 325 初战告捷以及归航

325 初战告捷以及归航


  
  琉球尚宁王这也是病急乱投医了,为了能摆脱倭国萨摩蕃的控制,他如今但凡是有一点希望的目标,他都派人接洽。
  这回他还算是有所保留的,毕竟要接触的对象是一伙上不得台面的海贼,因此他在派出尚忠前来接洽的时候,还是谨慎的吩咐他,若是吴道福他们洪堂战败的话,这一切就休提了。
  但是谁想到,这萨摩蕃面对他们琉球士兵英勇得很,可到了海面上,竟然被这洪堂还在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一点挣扎可能都没有就完败了下来。
  也正因为这样,尚忠这个忠心耿耿的王室侍卫才会冒着被杀的风险,主动被孚,找上了赵兴斗,并在他的指引下,寻到了吴道福这里来。
  “我等琉球王室虽然这些年来被萨摩蕃岛津贼众盘剥得厉害,但是毕竟地处繁华航线的中枢要纽,别的东西可能拿不出手,这金银等物还是有所积累的,只要吴英雄你们帮助我尚氏王朝夺回基业,我王回报必然不会让英雄你们失望的!”尚忠满怀期待和忐忑,他们王室积弱十余年,如今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王室密藏在外的几座宝藏了,若是不能凭此说动对方,他也再拿不出更好的东西来了。
  被尚忠这一打岔,吴道福这才从满心的震撼当中回过神来,仓中油灯昏暗,加上海上讨生活的男儿脸上大多黝黑,吴道福这一失态的举动倒也没有被尚忠给察觉,不动声色偷瞧了尚忠一眼之后,吴道福紧蹙眉头,拿不定主意说道:“抱歉,尚侍卫,此事关系重大,非是我所能做主的,恐怕还需要尚侍卫你跟我走一趟,前去见一见我洪堂堂主才能定夺。”
  “固所愿已,求之不得!”尚忠听到吴道福此言,非但没有丝毫失望之色,反而精喜的一口应了下来。
  等到第二天天色渐亮,昨夜里没能打扫的战场今日一看却是干净了不少,许多的浮尸、残渣大多都在夜间被海风吹拂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但是即便如此,吴道福他们到后来还是在己方船队的船舷周围,再一次抓到了不少昨日落水,却没能及时逃回倭船上去的倭人和海贼,以及几艘昨夜被洪堂炮火击中要害失去动力,半浮半沉在海面上的倭船。
  等到轻点完毕海面残余的战果,这天色都已经步入了中午,昨天阴绵的天气,在今天却是突然放晴,大好的天空上除了朵朵白云,就剩下蔚蓝的天空。若是昨夜也跟今天这般,稍微有些光亮的话,说不得这倭人的损失怕是还要惨重得多啊!
  本来吴道福还想着趁着昨夜重创倭人联军的机会,一举打到八重山群岛附近去的,但是在昨夜接见了尚忠之后,吴道福却再也没了东征的性质,反而是想着尽快带着尚忠赶回鸡笼港去,将这个烫手山芋交给李天养来定夺。
  随后,吴道福他们也来不及完全整理出来昨日一战的战果,就匆匆带着队伍就此离开了这片海域,朝着回家的航线返航开去,反倒让昨日大败之后,正惶恐不安的倭人联军大是松了口气。
  即便如此,光是这粗略算计下来的战果,也让吴道福心中满意不已,至少这一战下来,让他们鲸部新兵的战力和六艘西式战船的实力得到了实战的检验,而且战绩不错。
  光是吴道福他们自己统计出来的,被他们打残击沉的倭人战船便不下三十余艘,差不多相当于当初倭人船队近1/3的数量。当然,这其中自然有良有莠,精锐如倭人战船、海贼福船,差的也就是一艘不过容纳十余二十人的渔船等等,但是别忘了,最值得吴道福骄傲的是,他们洪堂鲸部收获如此战果,他们自己的损失却是寥寥。
  除了被倭人战船发射的铁炮,海贼们发出的弓弩等射杀射伤的百余水手之外,也就只有最后想要扩大战果,四十余艘洪堂战船贴身接弦战损失了不足百余人罢了。也就是说,整场大战下来,洪堂鲸部最大的损失,就只是这两百余人的伤亡,其余的就连一艘战船的损失都没有。
  经此一战之后,那些或多或少因为洪堂实力强大而被迫加入到其中的海贼匪众们,在见识到洪堂如此战力之后,谁人心中都再也生不起一点其他的小心思,甚至许多人还在心中庆幸自己见机的早,没有跟洪堂真正的交手,否则恐怕早就被洪堂绞杀到海底去喂鱼了。
  等到吴道福他们凯旋而归,回到鸡笼港时,却也整好赶上天启三年的除夕,整个鸡笼港正沉浸在一片节日的气氛当中。
  李天养已经通过飞鸽传书,大致得到了吴道福从海上传回来的关于尚忠,以及琉球尚宁王的事情。因此,早在吴道福他们回来的路上,李天养、吕逑、谭松韵和洪正凯等人就已经就这尚忠所议之事商议了许多回,只是直到吴道福他们回来,李天养他们也还没有拿出来一个确切的方案出来。
  加上春节临近,李天养他们也该给大家放个假,而且吴杰这家伙也终于找到一个对象,准备结婚等等因素,李天养干脆决定,将尚忠这个琉球尚宁王的使者给搁上一段时间,既晾一晾他,又能让他们自己能够利用这段时间好好想一想到底该不该帮助尚宁王!
  就这样,尚忠被吴道福带到鸡笼港来整整大半个月了,眼看这正月都已经快要完了,他都没能见到这洪堂的真正话事人,他这心里那个焦急啊,可是如同百爪挠心,在鸡笼港安置他的客栈里一直都闲不住,到处打听和攀交情。
  好在李天养他们虽然晾着这个尚忠,但是倒也没有将他软禁,使得他还是能够自由自在的在鸡笼港中转悠打听事情。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见识到鸡笼港繁华码头,以及从进出人员里打听出来关于洪堂的实力以后,他心中更是觉得这是一个能让他们琉球王国摆脱萨摩蕃掌控的最好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