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舟游诸天 > 第两百三十九章 天下大势

第两百三十九章 天下大势

    不得不说元皓的判断,或者说他看地图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在经过一夜的奔波,一行三人终于抵达离山谷最近的那座大城的时候,于入城的瞬间,三人都抬头看了一眼城头上的牌匾,只见那古意而班驳的十三丈城墙之上,三个古意盎然的隶书文字大大的雕琢在那边—江夏城,这就是这座城池的名字了。一如当初元皓对师妃暄所说的那样。
  
      “果然是这里……”元皓于此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入城没有什么麻烦。尽管也有守城的喽啰在那边盘查来往人群,但元皓三人一副明显的江湖人打扮,手里又拿着样式古朴却又低调中带着奢华的长剑,且又气势如此不凡,自然没有不长眼的人来做什么调戏的事情。
  
      毕竟江湖喽啰和朝廷兵丁是不同的。朝廷兵丁可以得过且过,但江湖喽啰却必须很有眼色才行。要知道,对江湖人来说,没有一刻不是乱世,没有一刻不是刀光剑影。什么时候江湖沉寂下来了,那江湖才是真正的糟糕了。
  
      这便是江湖的大势。
  
      大势如此,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看你丫的,那更就是常态了。作为一个喽啰,你若没什么眼力色,只怕能活过一个月都算你命大。
  
      显然,元皓没有遇上这等会自寻死路的奇葩了。
  
      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大街上,感受着这独属于风云世界的混乱与繁华。无论是元皓、师妃暄、傅君绰,都不由自主的有些反感。
  
      一条大街,足足有十余里长,元皓他们入城也不过一刻钟不到,路还没走一里,但发生在元皓眼前的打砸抢烧,来自杀人事件就发生了七八件,其中还有些根本就是两个帮派当街干架,直接从另一条街道直接杀逃过来。
  
      叫卖声,招揽声,呼喊声,搏杀声……在这条大街上交织成曲。听着这曲儿,人们麻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该做生意去做生意,该赶路的赶路,该吃食的吃食……除了倒霉的正好被卷入其中的家伙,没有人会好奇的往其间相看。
  
      元皓认真的注视过几个路人的眼睛,从其中看到了麻木和厌恶以及无奈。这样的混乱,他们已是司空见惯了,自是没有什么稀奇可言。
  
      “真是混乱……”师妃暄如是说道。眉头紧皱的她对于这样的混乱也是极为不满的。
  
      “就没有人结束这一切吗?”傅君绰开口问道。
  
      “怎么结束?这就是一个武力为尊的世界,所有的能人基本上都去练武了,所接受的思想也都是武林规矩的那一套,你指望他们能有什么好头脑来搞定这些蝼蚁的事情么?这个世界个人的力量被绝对放大了,一万个喽啰组成的队伍不是一个高手的一合之敌,却是真实存在的。”元皓耸耸肩,对此也很是无奈。
  
      “那是他们没有力量……我觉得我们该进行一些改变才对。”师妃暄如是说道。恍惚间,元皓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名为使命感的东西。
  
      “这个……”元皓知道师妃暄是什么意思。他也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待着很不舒服,不过具体该怎么办,要不要进行一个大转变,他现在还没确定下来。
  
      对于他来说,那些转变什么的都是以后才要考虑的事情。至于眼下,自然是更多的了解如今的情况比较好些。
  
      “具体该怎么做,我们必须在了解天下大势江湖之后才能确定行止……”元皓强忍着心中的厌恶,尽可能平静的继续向前。
  
      “这个世界的跨度很大,前后不怕有几十年功夫……大体而言可以分成三个时期,每一个时期的主题和武力水准都不一样。如果是前期还好说,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能浪一浪。若是后期,只怕求保命才是最关键的……”元皓无奈的耸耸肩。
  
      “好吧,量力而行……”无论是师妃暄,还是傅君婥都不是绝对的理想主义者,作为老江湖她们自然明白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想要了解大势,自然要去消息灵通的地方。
  
      而对一般的江湖人来说,哪里是消息灵通的所在呢?那自然是酒楼饭馆这等三教九流的汇聚之所。
  
      “梧桐居”,这是这家酒楼的名字。其位于城池中央偏南一些大街之上,处于两条街道的交错十字路口上,端得是繁茂异常,商贾汇聚之所。
  
      他前面是酒楼,后面是客栈,中间以回廊相连。其酒楼高起四层,红砖乌瓦,埤堄鳞接,端得是雕檐映日,画栋飞云,显出几分精致典雅来。作为这一条街上最好的酒楼,梧桐居却是热闹非凡,来往宾客游人甚多,其中更有不少是持刀带剑的江湖人士。
  
      江湖人多过商贾,这也是这个世界的特色之一。
  
      元皓于此冷眼相看,迈步跟着店小二,领着师妃暄和傅君婥,来到了梧桐居的二楼。
  
      和这个世界大多数的酒楼类似,梧桐居也是分做数层,以应对不同层次的客人。在梧桐居中,一楼为食堂大厅,二楼以上各有雅居別室,却是一层大过一层。以元皓外貌和风度,气质他本可以去三层楼的,但他却在二楼靠窗的地方坐下了。这并不是他囊中羞涩,而是二楼的人更多一些。
  
      人多,谈话便多,元皓侧耳倾听获得的的消息也就更多。况且二楼不同一楼,这里的人虽然没那么多贵气,但比之一楼的商贾,走夫居多的情况,这里更多的却是江湖中人。
  
      正所谓“侠以武犯禁!”,又说“穷文富武”,这些江湖中人除非某些具有“恶劣”习惯的不得已之辈,倒是真没有几个是真缺钱的。他们虽然资格不够上不了三楼、四楼,但在二楼之中,倒也有他们的位置。
  
      元皓一上楼看到这些,自然是心中暗暗满意。着店小二过来,元皓叫了几样小菜、酒食,便和傅君婥、师妃暄二人谈论起来,自然这谈论也只是装模作样。
  
      事实上,三人在表面上谈论的同时,却暗自沉下心思认真的听说那些食客互相谈说的话语。江湖人说江湖事,这一点无论在那个世界都是大同小异的。
  
      元皓认真的倾听,仔细的归纳分析,却也很快明白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了:
  
      北边的天下会大张旗鼓攻城略地,俨然已成为江湖上风头最劲的实力,大有气吞八荒、横扫六合的的意思。
  
      受天下会的刺激,千百年来盘踞在淮河边上的那个不算城的城池——无双城也是不甘寂寞的彪了一把,其沿运河南下肆虐江东、岭南一带,大有在天下会饮马长江之前,就统一南方帮派与其相争的气势。
  
      如今的天下,如今的江湖,以渐渐变成了南北对峙的情况。北方是天下会的地盘,而南方则是无双城的实力。
  
      江夏城虽然是南方的城池,可因地处长江要冲三江交汇之所,天南地北的人皆尽有之。元皓却是从他们的口中听说了有关天下会三大堂主的事情。
  
      在江湖传说中,天下会三大堂主,天霜堂的秦霜,飞云堂的步惊云,以及神风堂的聂风已然是中原武林最出色的三大年轻高手,其武功之高较之老牌宗师也毫不逊色。
  
      事实上,在这些年的天下会征战中,雄霸已然久不出手,天下会泰半地盘都是天下会的三大堂主打下来的。
  
      已经有不少前辈名宿在与他们的战斗中死伤惨重,满门被灭。天下会的规矩可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凡是挡在他面前的,都是被一直怼,怼到死!
  
      雄霸嘛!就是这么霸气。听着众人的说话,整理出了有关江湖上的大势,元皓明白自己还在《风云》第一部的剧情当中,此时天下会如日中天,无双城也气势如虹,泥菩萨可能还没被雄霸找到,他下半生的批言还没说出。
  
      风云自然还在为雄霸征战,师徒反目的事情还没发生。不但如此,这方天地很多与风云有关的事情都还没发生。
  
      不过……
  
      有些事情或许已然迫在眉睫。
  
      因为元皓听到有人这么说:“听说了么?无双城的公子要成亲了咧。”
  
      “女方是谁?”
  
      “好像也是无双城里的人……现在的无双城已经张灯结彩了,听说天下会也会派人前来庆贺……”
  
      “来得人是谁?”
  
      “希望不是步惊云那个冰块……”
  
      “喜庆的日子派冰块来?雄霸帮主,怕是没有那么不着调啊!按照我的猜测,来得不是天霜堂的秦堂主,就是神风堂的风堂主。总之,会是一些面子上比较好看的人物吧。飞云堂的步惊云是雄帮主手上的第一利刃,利刃自然是要好好藏起来的。”
  
      “嗯,嗯!这么说也是……”
  
      众人认可的点了点头。
  
      尽管只是一桩婚礼,可这却是有着“南无双”之称的无双城公子独孤鸣的婚礼。因为身份地位的不同,这场婚礼也上升到了江湖大事的地步。
  
      众人议论纷纷,大都在说这场婚礼会有谁来见礼,除了江湖上一些有名有姓的人物之外,他们说得更多的还是与无双城并立的那个会——北方第一大势力“天下会”!
  
      天下会名义上还是无双城的盟友,但事实上这份盟约早就是一张废纸了。这两年来随着双方势力范围日益接近重叠,双方之间的龌龊也一日多过一日。
  
      虽然这些龌龊交手只是底层喽啰之间的事情,但双方的关系就算再怎么用言语粉饰,其中的不合却也是全江湖都一目了然的事情了。
  
      事实上,双方之间的龌龊本就是天下会帮主雄霸的刻意行为。
  
      他早知道无双城的厉害,故而早早定下方略——利用埋伏在无双城里的暗子观察无双城的动向,每有无双城的行动,天下便抢先一步予以占领,并利用盟约之说限定无双城的行动。
  
      一次次的势力扩张被这样阻止,无双城心中也是苦涩紧,他们也不是没有察觉到天下会的阴谋。在发现天下会已经太强的情况下,便有了无双城公子准备成婚的消息了。
  
      “无双城的人是打算让那个惊世奇招重现江湖了么?”元皓听着众人的谈话,结合自己已经知道的情报和整个天下的大势,顿时明了无双城的打算。
  
      “惊世奇招?什么惊世奇招?”师妃暄和傅君婥惊诧的询问道。尽管她们都从元皓那边得到了他所知道的关羽这个世界的种种,但几人之间性格的不同还是让她们一时间没能记忆起脑海中的那一条信息。于是,很自然的,他们对元皓所说的那个惊世奇招就非常不解了。“惊世奇招,倾城之恋,传说中的最强招数。由武圣关羽所创,说不清是刀招,还是剑招,具有极强的威力——据说这一招是天下最强,其速度可以达到光速!”元皓知道她们为什么惊讶,所以开口解释了一番。
  
      “能够达到光速?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傅君婥和师妃暄对此都惊讶万分。
  
      江湖上素有“天下武功无快不破”的说法,如今之世,也算是武风鼎盛。各种武功层出不穷,专精速度路线的高手也有很多,只是他们的快,勉强达到音速,或者超出音速一点已是十分惊人的技艺了,但是说到光速,这也太……
  
      又不是圣斗士,谁能随便就达到呢——而且就算是圣斗士的世界,除了小强级别的人物,也就是那些神的手下最强大的斗士才能具有这样的力量。
  
      而这样的招数竟然出现在这里,还和传说中的武圣有关,这也实在……师妃暄和傅君婥对此都感到有些匪夷所思。
  
      “武圣……说的是关羽么?不过我记得他并不是三国中最强的一位啊。如果他真能拥有达到光速的招法。那比他强大太多的吕布,又是怎样的?而且……如果他真有这么强大,又怎么会最后兵败麦城呢?”师妃暄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她可是慈航静斋出身,担负着辅佐明主的职责,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就是说客,是谋士。而作为谋士,又怎么能不了解曾经的历史呢。对于已经发生过的关于三国的种种,她清楚得很,自然明白三国的关羽并不是当时最强的。
  
      “这件事,你问我,我也不太清楚啊!”元皓耸耸肩,摊开手来:“也许每个世界都有稍微不同的地方呢?若是你好奇,我看我们不如就去无双城看一看。”
  
      “你打算介入其中了?”傅君婥扬了扬眉头。
  
      “现在还在风云第一部之中。离屠龙还有十几年的观景。如果说想要改变什么,建立自己的基业……那现在便是是最好的时候。
  
      独孤鸣的婚礼是倾城之恋的重现,也是无双城覆灭的伊始。这一事件之后,天下会绝对会有一次大扩张,但这和我们没多大关系……只是如果我们要收拢百姓建立改变天下的力量,那在无双城覆灭的过程中分一杯羹却是很有必要的。”
  
      元皓微笑着解释道:
  
      “打造基地的事情交给布莱德他们。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打响我们的名声。有名声,才有地位,才有人投靠。”
  
      “我明白了!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前往无双城吧。”听元皓如此说,傅君婥和师妃暄都认可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