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头  鬼笔记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浅川市,中山街,玫瑰酒吧。
  夜幕下,整条中山街灯红酒绿,路上的美女三五成群,一个个浓妆艳抹,穿着妖艳,都寻思着今晚怎么玩!
  玫瑰酒吧里的一个卡座,一男一女对视而坐。
  “都说了,咱两合不来,你为何还要死皮赖脸贴上来?以你的模样,找个正儿八经的姑娘多好。”
  女人抽着一支女士香烟,两片红唇间,烟雾弥漫,在酒吧灯光闪动下,闲得极其撩人,上身的黑色露脐t恤,更是将傲人的上围展现得凌厉精致。
  她可不是酒吧女郎,而是百灵集团董事长的千金林夕雅,高学历,高颜值,虽说故意浓妆艳抹,但却掩盖不住脂粉下额绝美容颜。
  之所以要打扮成自己不喜欢的容貌,是为了让对面的男人讨厌她。
  这男人叫叶天,模样清修,穿着简单,举手投足间像个痞子。
  “不错,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三十六d,两个手都拿不完,我很满意。”
  林夕雅气得一巴掌拍在桌上,大骂道:“叶天,你说话能不能尊重点!”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父亲会让自己来和这种低素质的流氓相亲,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
  第一次见面,因为叶天一直盯着她的上围看,所以只打了个招呼她便借故离去。
  第二次见面,叶天则是不停打量她的屁股,更是让她反感至极,甩手离开。
  没想到第三次,他还是狗改不了吃屎,一副色迷迷的态度!
  叶天可不这么想,他认为一男一女若是要谈婚论嫁,不仅要脾气合得来,而且那方面也必须合得来,不然婚后不幸福。
  师父给他介绍了好几门婚事,都是因为对方的身材实在够呛,结果以皆是告吹。
  当她第一次见到林夕雅,心里就打定主意,以后她就是自己老婆!
  林夕雅不仅上围丰满,而且屁股还十分挺翘,和他理想中的另一半打对等。
  “难道说你是a才是尊重?”叶天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道。
  林夕雅气急败坏,准备起身离去,但是脑子里突然想到了父亲交代的话。
  “若是小叶拒绝你,那你和他之间不会有下一次,若是你又把人丢下离开,我还是会给你安排下一次相亲!”
  她想不明白,叶天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父亲把他当宝一样,恨不得自己早点嫁过去。
  她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坐下后开口道:“你的资料我查过,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在一家中医馆当学徒。”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朝叶天递过去。
  “只要你愿意离开,上面的数字随便你填。”
  叶天笑了笑,拿起支票,打量几眼之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金色钢笔。
  大手一挥,便开始填起支票来。
  林夕雅心中鄙夷,这家伙一直舔着脸来,还不是为了家里的财产。
  林家只有她一个子嗣,代表着林父百年归天后,所有的财产都继承在她的名下,也就是说只要谁能够娶了她,就会拥有一笔巨大的财富。
  “你看看怎么样?我的字有点丑。”叶天将填好的支票递过去。
  林夕雅接过支配,看到上面的金额,气得脸都绿了。
  五亿两千零一十三万一千四百块,如此天价,他简直是把自己当成了金钵钵!
  不过,再看数字的谐音我爱你一生一世,林夕雅瞬间了然,这是在戏弄自己。
  她皱眉道“你这是在玩我!”
  叶天打了哈哈说:“夕雅,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又没摸你,更没亲你,怎么就玩你了?难道是你心里想我们发生进一步的关系。”
  林夕雅实在受不了叶天的油嘴滑舌,起身便要离去。
  不过,就在她起身时,不远处的一间卡座突然乱做一团。
  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卖酒女郎倒在地上,面色苍白,口唇发紫,呼吸缓慢而有鼾声,身子不断抽搐。
  林夕雅看到这一幕,赶紧小跑过去,她的另一重身份,是浅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
  跑到卖酒女郎的身旁,她赶紧蹲下身查看情况。
  皮肤湿冷,心跳加速,瞳孔散大,还陷入严重昏迷,是酒精中毒的情况,如果不及时施救,会呼吸衰竭死亡。
  “快拿温水来,打120!”病人现在的情况,必须先用温水催吐,以免更多的酒精被血液吸收。
  叶天走过去,蹲下身子看了一眼,说道:“她现在情况,就算是温水吹吐,送到医院做血液透析,同时用纳络酮辅助治疗,救过来也是植物人一看,情况好一点的话,醒来也是个傻子。”
  林夕雅有些惊讶,看来叶天还是懂一些西医的。
  “那你还不赶快去拿温水!”林夕雅咆哮道。
  这家伙知道现在怎么做,不去做还在这里说闲话,就是为了显摆他的知识!
  叶天笑了笑,从侧头摸出一个木盒,将木盒打开后,拿出一根银针。
  他正准备往卖酒女郎的身上扎去,却被林夕雅一把抓在手上,怒斥道:“你是不是当学徒当傻了,针灸在现在的情况起不到半点作用!”
  叶天用另一只手搭在林夕雅的手背上,淡淡说道:“夕雅,你放心吧,老公出手,必须是妙手回春。”
  林夕雅眉头紧皱,都这时候了,这家伙还不忘记占便宜,心中对他更是反感。
  “滚!不要在这里添乱。”她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又是一声怒斥!
  旁边的人看不下去了,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你们是不是医生啊,是的话就赶紧救人,别在这儿打情骂俏!”
  “是啊,这是在拿病人的生命当儿戏!”
  “…”
  林夕雅此时正在气头上,语气如刀,朝周围的人呵斥:“能不能安静点!”
  当她说完话,朝病人看去的时候,发现叶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卖酒女郎的身上扎了几根银针。
  她想阻止,但这时候叶天却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林夕雅一愣神,这个眼神让自己看了之后,居然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叶天此时气质大变,之前像是一个流氓痞子,但这时候却更像是个认真工作的医生。
  都说认真做事的男人最帅,林夕雅恍惚间觉得,这家伙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令人讨厌。
  叶天用两指夹住卖酒女郎的中指,另一只手将银针扎在女郎的中指处。
  银针瞬间拔出,之间微黄的液体从针孔处缓缓流出,浓烈的酒精味扑面而来。
  半分钟后,叶天这才收手,呼出一口浊气。
  林夕雅见状,赶紧查看卖家女郎的情况,看后惊讶得合不拢嘴,情况居然已经好转,面色也红润了过来。
  她目瞪口呆地看向叶天,开口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叶天淡淡说道:“中医博大精深,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大多数中医只习得皮毛,而不得精髓。”
  此时,卖酒女郎也从昏睡中醒了过来,从地上缓缓坐起身。
  在场的人,无不惊讶。
  “我擦,厉害了,那么几针就把人救回来了。”
  “啧啧啧,看来中医也有高手啊!”
  “……”
  女孩醒来的第一句话,便是看向卡间里的一个青年,怒斥道:“你在酒里下药!”
  她虽然是卖酒女郎,但是卖艺不卖身,而且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酒量,今天虽然喝得有点多,但是并未到酒精中毒的程度。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那青年的身上。
  青年一脸嚣张地说道:“臭婊子,说话得讲证据,胡说八道我可以告你诽谤污蔑知道吗!”
  别人不知道有没有下毒,但是叶天却是清清楚楚,他逼出来的不仅是酒精,而且酒精中还有一定成分让人能够快速达到兴奋的药物。
  说白一点,也就是春药,这青年可不是个好东西。
  也就是药性的情况,才偶然性让卖酒女郎酒精中毒。
  卖酒女郎气得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她只是一个放假出来打工的大学生,家里无钱无势,和这种人较真,只能是自讨苦吃。
  她打算咽下这口气,但叶天可咽不下。
  “小子,看来你对那种药十分感兴趣,不如我也让你尝尝滋味。”
  说着,他起身朝着那青年走去。
  见状,青年身旁的两个壮汉站了出来,其中一个开口道:“山河集团的赵飞云公子,是你能动的吗!”
  众人本来还打算帮个忙,但是一听山河集团的名头,一个个赶紧散开。
  山河集团是浅川市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公司,旗下还有酒店、洗浴中心等各种产业。
  “赵山河家的崽子?”叶天不屑地问道。
  别人听到山河集团的名头,自然不敢吱声,但是他可不俱。
  “你要是敢动我一下,今天你就走不出这玫瑰酒吧!”赵飞云猖狂地说道。
  叶天并没有停下脚步,一边往前走,一边道:“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爹站在我面前,也得乖乖的喊一声天爷,就你小子敢在我面咋咋呼呼,简直是找死!”
  林夕雅听到这话,心里疑惑,他是在扮猪吃老虎,还是真有如此大的势力。
  要知道,就算是他父亲林海,和赵山河也只是一个层次的人!
  若赵山河真不敢动他,那就说明了父亲想让自己嫁给这家伙的原因。
  赵飞云自然认为叶天是在装逼,毕竟他和自己也就差不多的年纪,再怎么牛逼,也不会厉害到让自己父亲喊天爷的份。
  “把这小子的骨头拆了!”
  他一声令下,身旁的两个黑衣人便朝着叶天冲去。
  “谁敢动他,就是和百灵集团作对!”林夕雅怒斥道。
  按理说,叶天被揍,她应该高兴才对,但这时候潜意识却是说出这句话来维护他。
  至于其中的理由,她自己也一下子想不明。
  叶天听了这话,面露笑容,转头对林夕雅道:“夕雅,放心吧,就这两个渣渣,还不是你老头的对手!”
  “你!”林夕雅憋得满脸通红,这家伙还没正经几分钟,就恢复了一副流氓样。
  听到百灵集团,两个黑衣壮汉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赵飞云。
  在浅川这一亩三分地,百灵集团和山河集团那都是大佬级别的存在,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赵飞云现在正气头上,哪儿还顾得了那么多,骂道:“给老子动手啊!出了事有我兜着!”
  得到赵飞云的话,两个黑衣壮汉大吼一声,便朝着叶天冲去。
  叶天反手一抬,两道银针从之间飞掠而去,不偏不倚,正好定在了两个黑衣人的脖子一侧。
  肢体神经被冷漠射出的银针阻断,连个黑衣壮汉定在原地,除了眼睛还能眨动,其余做不了任何动作。
  在场之人无不惊讶,又互相议论起来。
  “靠,这不是传说中额点穴吗?”
  “还以为那都是小说你瞎掰的,没想到在生活中也存在!”
  “……”
  叶天有一招祖传之术,神农十二针,能救人生死,亦能夺命于喘息之间,其威能远超常人所想。
  其父叶南天,在失踪之前,凭借神农十二针,名满天下,传说其有起死人肉白骨之能。
  但十八年一晃而过,很多人都以为他只是传说而已,记得的人已寥寥无几。
  赵飞云看到如此诡异的一幕,心中怎么不惊,此时更多的是害怕。
  说白了,他就是个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到处玩女人闹事的纨绔子弟,自身并没有半年能力,恐怕连个初中生都打不过。
  “你别过来啊,要是动了我,我爸绝对绕不了你!”
  赵云飞此时的语气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么强硬,带着一些惧怕的情绪。
  “本来吧,我只想揍你一顿,让你长记性,但是现在看来,若是不让你尝点苦头,以后你还会胡作非为!”
  说罢,叶天手中一道银针飞出,扎在赵云飞的大腿内侧。
  赵飞云吓得怪叫一声,呆立在原地,以为自己也被点穴了。
  与此同时,叶天伸手拎着其中一个黑衣大汉,将他直接扔在茶几上趴着。
  又是一道银针扎在另一个黑衣大汉的大腿内侧。
  半分钟过去,叶天口中念道:“五、四、三…”
  众人没明白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但等叶天念叨一的时候。
  赵飞云突然像是着了魔一样,冲过去便把趴在茶几上那黑衣男子的裤子拔掉,走后面与其行苟且之事。
  不仅如此,另一个黑衣大汉在数秒后也加入了战局,不过他额目标不是茶几上的黑衣大汉,而是赵飞云!
  三个男人就像是三只泰迪一样,众人看得开口大笑。
  “我擦,牛逼了,快拍下来。”
  “明天的头条没跑!”
  “…”
  林夕雅看得一脸羞红,故意把视线挪开,心里极度鄙夷。
  “这家伙不仅是语言流氓,就连行为也十分无耻,我不可能会嫁给这种人!”
  说着,她转身离开酒吧,没和叶天打一声招呼。
  叶天并没有追上去,而是打了个电话给林夕雅的父亲林海。
  “叔,浅川的酒店都住腻了,今晚能不能上你那儿去打扰一下。”
  林海听到叶天的话,自然是一口答应,并问了他的位置,马上派车过来。
  林夕雅在外面和闺蜜逛了一会才会的家,到家看到客厅里的一幕时,眼睛都瞪圆了。
  “叶天,你这家伙怎么会在我家!”
  叶天正在和林海喝茶,看到林夕雅后,笑道:“这有啥,反正咱们两都要结婚了,住你家住我家那不都一样。”
  林夕雅将眼神瞪向父亲,一字一句问道:“爸,这是怎么回事!”
  林海尴尬一笑说道:“夕雅,刚才我和小叶商量了一下,既然你们都喜欢对方,那就把婚事定了,找个黄道吉日就办订婚宴。”
  林夕雅脸都绿了,气得哆嗦着说:“你…你们…”
  她想破口大骂,但终究是自己的父亲,没能骂出来,转身朝楼上跑去。
  林母见状,赶紧跟上楼去。
  房间里,林夕雅趴在床上哭了起来,她一直不结婚,就是因为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人,她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够找一个喜欢的,就算是没钱没家势都行,因为寻找的是幸福,而不是利益。
  林母敲了敲门走进房间,叹息一声道:“夕雅,你也别想太多,想开点,我和你爸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没有感情,但感情是靠时间培养的,一眨眼这么多年不是过来了,日子也是幸福快乐。”
  林夕雅呜咽说道:“我和你们不一样,叶天那家伙就是个流氓,一个无耻之人,我不要嫁给他!”
  林母走过来,轻拍着林夕雅的后背说道:“夕雅,看人不能看表面,妈妈觉得小叶人不错,而且他能够治好你爷爷的病。”
  听到这句话,林夕雅瞬间明白怎么一回事,难怪父亲会三番两次把自己往叶天的身边推!
  想起肺癌晚期的爷爷,林夕雅心中的防线被彻底打开,若是他真能够嫁给爷爷,这婚事…
  见林夕雅不说话,林母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说:“妈妈不会看错人,你嫁给小叶不会吃苦。”
  客厅里,叶天看着林海,面色坦然地说道:“林叔,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几个月你那方面是不是出现了点小毛病。”
  林海没听明白,疑惑地问道:“那方面?”
  叶天做了个ox手势,没有直接说出来。
  林海老脸一红,尴尬说道:“这还能看出来?”
  叶天点点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从你的气色和说话的中气,已经知道个八九成。”
  林海知道叶天医术了当,虽然不比他爷爷,但放在普天之下,那也是能执牛耳者,所以才想方设法要把女孩嫁给他。
  “那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不满你说,最近一做那种事,就觉得浑身没力气,然后不到两分钟就像是扎破的皮球,瘪了。”
  叶天听得差点笑出声来,林海也真会比喻。
  他从木盒里掏出一根银针,说道:“把手伸过来。”
  林海常听闻叶家小子医术了得,但从来没有见识过,听到这话,赶紧将手伸出来。
  将银针扎在林海的掌心处,手指并未脱离,而是缓慢旋转针头。
  在外人看来,和平常的中医针灸差不多。
  但,若是有内家高手在场,便能看出,有一道白色气流顺着银针输入林海的体内。
  那方面有问题,主要是肾亏的现象,叶天的手段很简单,就是用真气输入林海体内,修复肾脏。
  数分钟之后,他才将银针收回,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便签,写下一个药方。
  “每三天服用一次,连续服用一个月,到时候策马扬鞭,随意逍遥。”
  林海听到这话,不自觉憧憬起来,他已经许久没有像年轻的时候,现在一回想,心窝子里抓心挠肝似的。
  因此,坐了不到半小时,他便借故说困了,问叶天要不要休息。
  叶天虽然年纪小,但是走南闯北十几年,经历颇丰,明白林海心中所想。
  摆摆手说道:“林叔,你先去睡吧,我再坐会,不用管我。”
  林海心中猴急,于是点点头说:“行,那叔就不和你客气了,困了就去二楼第三个房间休息。”
  叶天坐在沙发上发呆,他此次来浅川,一来是为了和林夕雅的婚事,再就是听说浅川来了个巫医,那巫医或许知道他父亲的下落。
  林夕雅在房间里独自坐了一会,肚子咕噜噜叫起来,于是下楼拿些水果。
  平日里,家里并没有外人,她就穿着一件粉色真丝睡裙。
  当走到楼下之时,叶天也正好往上走去,准备休息。
  两人四目相对,林夕雅的身材火辣,一件真丝睡裙怎么可能包得住,两个明显的突点落入眼帘,一双白皙修长的长腿,更是看到人口干舌燥。
  叶天虽有本事,但只是个凡俗之人,见到如此撩人的一幕,帐篷不自觉顶了起来。
  而这一幕落入林夕雅的眼中,她俏脸一红,赶紧转身朝楼上跑去。
  因为跑得太着急,裙子扬了起来,粉色薄纱下若隐若现的白嫩被叶天看了个正着。
  叶天要不是医生,平日里注意调养,现在火气上来,准得喷鼻血。
  “啧啧啧,尤物啊,以前纳闷爷爷为什么看到漂亮女人就挪不动腿,现在总算是了解了!”
  回到房间后的林夕雅,想着之前看到的一幕,脸上火辣辣的。
  虽说她是百灵集团的大小姐,但也是个女人,这年纪就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不禁浮想联翩起来。
  更无语的是,隔壁父母的房间里,正传来一声声的低吟,虽说动静比较小,但还是落入了她的耳中。
  这让她呼吸急促起来,用手按住自己胸口。
  “林夕雅!你怎么可以想那种龌蹉的事情,而且还是叶天那个流氓!”
  她赶紧钻进被窝里,整个羞得如同被人触碰后的含羞草,紧紧蜷缩成一团。
  林海在房间里,那叫一个爽,他怎么也想不到,叶天只是扎了一针,就让自己拥有当初的雄风,若是把一个月的药吃了,那不得回归巅峰之时!
  林母此时已经按耐不住,若不是家里还有人,她一定会放声大叫出来,这样的感觉已经多少年没有过了。
  完事后,林母依偎在林海的怀中,娇声说道:“死鬼,你今天吃什么了,怎么那么厉害,人家都散架了!”
  这句话在林海的耳朵里,那就是英雄凯旋而归的歌颂号角,整个人得意起来。
  “本来我还质疑小叶的医术,现在看来,传说并没有夸大其词,他只是给我扎了一针而已!”
  “这么神奇?”林母惊讶地问道。
  林海此时还有一个更高兴的事,这件事能够让百灵集团在短时间内股价飙升!
  “小叶还给了我一个药方,让我三天吃一次,连续吃一个月,到时候能更强,明天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看能不能把那药方卖给我,加工成中成药出售,绝对会带来一笔偌大的财富!”
  林母并不关心生意上的事,因为她不懂,这时候,把头凑在林海的耳边,低声细语道:“要不要再来一次…”
  两人对视一笑,房间里又是春意盎然。
  他们两是爽了,苦的是另外两个房间的人。
  安静了之后,林夕雅以为完事了,能好好睡一觉,但还没一会,又传来一阵动静,搞得她都无语了。
  而另一个房间的叶天,更是无语,早知道如此,就离去的时候再给林海治疗,他刚邂逅过林夕雅的完美身材,现在又传来墙角根的动静,搞得人睡不着。
  没办法,他自得用银针封住自己的耳力,才安然睡去。
  第二天大早,林母到房间喊还在呼呼大睡的林夕雅吃饭。
  “夕雅,女孩子家怎么还懒床,快起来吃饭了。”
  林夕雅睡眼惺忪,顶着一对黑眼圈从床上坐起身,打着哈欠说:“妈,你晚上的时候小点声…”
  她才睡醒,脑子还有些犯迷糊,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林母脸嗖的一下红了起来,昨晚她也想小点声,但是林海打了鸡血一样,让她忍不住放出声来。
  “那个…快起来洗漱吃饭,一会陪小叶出去走走,买些日常用品。”
  说完,她赶紧离开,心中害臊。
  至于叶天,是起得最早的,五点来钟的时候就到院里打起太极。
  林海从大厅出来,看见叶天后爽朗一笑道:“小叶,昨晚的治疗,叔还真得好好感谢你一番。”
  叶天停下动作,摆摆手道:“林叔你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聊了一会之后,林海把话题带到正轨,说道:“小叶,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但又不知怎么开口。”
  叶天是个随意之人,没有那么多的规矩,说道:“说便是。”
  林海将药方的事情厚着脸皮说出来,他听后点头道:“可以,那不过是保健的药方而已,不过调制中成药的时候,注意剂量,中医讲究阴阳平衡,若是剂量比例没有调好,作用会大打折扣。”
  得到允许,林海自然是乐开了花,更是想早点把女儿嫁过去,让两方成为一家人。
  吃饭的时候,林夕雅一言不发,一直低着头,感觉自己昨天就像是做了偷腥的事一样。
  林父就比较洒脱了,边吃边聊,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饭后,正当他准备出去逛逛的时候,林海接到了一通电话。
  “赵总,什么风把你的电话吹过来了。”
  百灵集团和山河集团并没有生意上往来,只是两人都是一个圈子里的,所以互相留得有私人电话。
  “林总,弟弟我是想咨询你一件事,天爷是不是在您那儿?”
  赵山河昨晚上就知道了儿子的丑闻,ktv和两男子三k,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已经传到了网上。
  等他找到儿子赵飞云,把事情了解之后,气得吹胡子瞪眼,随后叶天是他不敢得罪的人物,但是如此羞辱自己儿子,他气不过。
  但是,更重要的一点,赵飞云今早起来之后,准备找个妞发泄心只能够的恨意。
  不过,提枪上阵的时候,发现自己废了,那地方就像是软塌塌的狗屎!
  作为一个男人,要是那地方废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只得求助父亲赵山河,因为他绝对这件事和叶天必然有关系。
  赵山河年纪五十几,膝下只有一个儿子,所以才惯了一身坏习惯,若是儿子那方面废了,代表着赵家断了香火。
  所以,他不得不打碎牙齿往里咽,低声下气打电话找到林海。
  作为浅川市的大佬级别商人,打听一个人的下落,自然是一件容易的事。
  林海听后,并没有直接说在,而是说道:“两分钟,我给你回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林海对叶天说道:“小叶,赵山河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在我这儿。”
  叶天昨天下手的时候就知道,赵山河肯定会带着他儿子来赔罪,这是一条绕不开的路。
  “让他中午在山河大酒店帝王包间等着就行。”
  林海听后,点点头道:“行,那你和夕雅去玩吧,中午的时候要不要我也过去一趟?”
  叶天摆摆手说:“区区赵山河而已,而且他不是找死,你和阿姨在家休息就好。”
  说罢,他和林夕雅便出了门,从车库挑了一辆比较普通的奥迪a4。
  这台车是林海刚创业的时候买来跑业务的,虽然现在发了财,但是一直没舍得将车淘汰,说这是为他打下江山的功臣。
  开着车往市区而去,林夕雅一直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叶天打破尴尬说道:“夕雅,昨晚上没睡好?”
  林夕雅鄙夷地把头转向一边,这家伙明知故问,就是故意撩拨自己。
  见她还不说话,叶天继续道:“孔子曰,食色性也,有的事情到了一定的年纪,就有一定的需求,用不着害羞。”
  林夕雅气得大声吼道:“打住!不许再和我说龌蹉的话题!”
  叶天本想说孔圣人的话怎么龌蹉了,但看林夕雅真是生气了,于是换个话题。
  “是不是觉得我以救你爷爷当筹码,和你结婚是很无耻的行为?”
  林夕雅一口答道:“无耻至极!”
  叶天一脸无语,说道:“其实,我找你结婚,是为了你好,更是为了我自己。”
  “什么意思?”林夕雅没有听明白。
  叶天没有避讳,直说道“你表明上看起来很正常,但是来月事的时候,浑身发冷,小腹痉挛,而且在有时候还会出现头晕的情况。”
  林夕雅一脸疑惑,这样的情况,连母亲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每个月,一到月事的那几天,她就会像进入寒冬一般,身体极其难受。
  “你怎么知道的?”
  叶天笑了笑道:“我不仅知道这些,而且还知道你屁股上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红色印记!”
  林夕雅气得脸都绿了,怒斥道:“你个淫贼,居然敢偷看我洗澡!”
  叶天赶紧解释道:“打住,我可没有偷看过,这些都是从我爷爷那里听来的。”
  说着,他将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年,林夕雅出生之后便得了大病,医院直接下病危通知书,说活不下来。
  林海不愿放弃,最后找到了叶天的爷爷,叶清风。
  说来也巧,那时候叶天刚好出世,也得了怪病,而两人的病恰好相反。
  叶天是体内阳气太重,发高烧,久治不愈,必须要阴气调节。
  而林夕雅则是阴气太重,低烧,要阳气调节。
  于是林清风便用了一个办法,取两人的血液,在对方的屁股处打上封印,从而调节阴阳。
  两家约好,将来孩子成年之后,若是要痊愈,就让两个孩子结婚,房事能调节二人阴阳平衡,长期便能彻底治愈。
  时间一长,林海以为女儿已经痊愈,便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过当叶天找来的时候,他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因为叶清风可是全国有名的神医!
  听后,林夕雅不自觉看向叶天,开口问道:“那你那地方也有印记?”
  叶天点点头道:“当然,如果你不信,我现在就可以脱开裤子给你看看。”
  林夕雅赶紧摇头道:“滚,我才不稀罕看你丑陋的地方。”
  叶天坏笑着说道:“那我看看你的,也不知道和我的有什么不同。”
  “要是你再这样流里流气的,我马上下车回去,你自己一个去逛。”林夕雅没好气地说道,这家伙十句话有八句话都是龌蹉的。
  叶天没有再胡说下去,两人把该买的东西买完之后,正好是中午,于是开着车朝江河大酒店而去。
  停车场,叶天才倒进去半个车身,一台路虎揽胜呼啸而来。
  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西服的年轻男子,开口道:“小子,把你的车挪开,这是我们老板的车位。”
  叶天回头看了看车位,开口道:“不是吧,这车位又没有写着老板专属。”
  年轻男子没好气说道:“让你挪开你就挪开,怎么有那么多的废话!”
  这年轻男子是山河酒店的大堂经理,而这车正是赵山河的,因为正是用餐高峰,上面的停车位就只剩下这一个,停到地下的话,太麻烦,一会开出来要不少时间,会让赵山河久等。
  若是这里写着老板专属,叶天也就重新找车位去了,可没有,他就不愿意受着鸟气。
  “老子就停这儿,怎么了?”他流氓的气息一下子就散了出来。
  跟着叶清风在江湖飘摇十几年,他无形间就多了江湖气息,说白了就是流氓气质。
  大堂经理一听这小子耍横,再看,是一辆老旧的奥迪a4,心里有叫板的底气!
  “小子,这可是山河大酒店,若是你在这儿闹事,一会保安过来亲自请你,到时候车都给你砸了!”
  叶天走下车,点了一支香烟,坐在车门框上,一副你能拿老子怎么着的态度说道:“有种都叫来,最好把赵山河也叫上,不叫是孙子!”
  说到这儿,他改口道:“不对,不叫是狗屎,让你这家伙当我孙子,怕你八辈子修来的福。”
  大堂经理仗着自己的身份,在这一片横行无忌惯了,突然被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子怼,心中气急败坏。
  “你等着!”说着,他便用对讲机喊保安。
  不到两分钟,十几个提着橡胶辊的保安冲了过来,大堂经理更加得意。
  “小子,这都是你自找的,下次找事的时候,把罩子放亮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他才说完这话,旁边一个年纪稍大的保安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张经理,这辆车是百灵集团林总的。”
  听了这话,张经理心里咯噔一下,然后朝车里望去,虽说他不是富人圈子的,但是做这一行,自然得把重要人物都记在心里,以免得罪人。
  看到车里的女人,他心更慌了,一眼就认出是百灵集团的林夕雅!
  林夕雅坐在车里玩手机,没事人一样。
  张经理看了看叶天,并不认识,认为他是林夕雅找的小男友,毕竟圈子里的女孩,十八九换男朋友就像换衣服一样。
  “兄弟,刚才我口气有些重,不过这车位真是我们赵总的,您换个地方成不?”
  他觉得,自己这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叶天玩味一笑,拿出手机拨通林海的电话。
  “林叔,麻烦你给赵山河带句话,我在停车场,被他的人拦下来了。”
  听到这话,张经理心里有些着急,不过赵山河平日里的为人他清楚,就算是赵总来了,这下子也得乖乖让位!
  没一会,赵山河带着赵飞云小跑而来,见到这样的情况,张经理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天爷,您这是?”
  赵山河到了之后,点头哈腰地说道。
  张经理腿一软,直接摔在地上,知道自己这次踢太钛合金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