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逍遥小剑仙 > 第二二八章 剑修之剑!

第二二八章 剑修之剑!


  秦天跟蒙小印交往的次数不多,但秦天在市井混迹多年,练就了一对火眼金睛,很会看人。他知道蒙小印是个坦荡荡的男人,能够开玩笑,而且喜欢开玩笑。所以,在蒙小印面前,他也没有多少拘束,心里想到什么,都敢毫不忌讳的说出来。
  蒙小印骂他滚,无论的眼中的眼神,还是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一丝愤怒之色,有的尽是尴尬,活像一个明知自己做错了事,却又不肯承认错误的小孩。
  秦天嘿嘿一笑,不但没有滚,反而还露出一丝嘚瑟的神采。
  他突然有种错觉,或许,姐姐嫁给眼前这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坏的选择。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既感觉厚重如山,有安全感,又宛如春风,温暖,平易近人。在他面前,不管地位高低,都不会感到任何压力,很轻松,很自在。
  总而言之,是一个让人感觉很舒服的人。
  确实,正如秦天感受的那样,蒙小印向来以一种平等的方式与人相处,对待朋友如此,对待爱人如此,对待陌生人,同样如此。他的身体是这个世界的产物,但他的灵魂却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地球。
  至始至终,蒙小印都信奉灵魂平等的理念。在他看来,人的一生取得何种成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皇也好,是卑微过活的平民也罢,都不过是一场旅行。
  不同的人,人生的道路不同,于是,沿途看到的风景自然各有千秋。其实,风景并没有好坏之分,春有春的美,秋有秋的意,雄伟的高山,平静的溪流,茂密的森林……每一处风景都有无法取代的美,当然,也有着无法取代的缺陷,关键是看风景的眼睛,准确的说,是看风景的灵魂,是如何看待眼前的风景罢了。
  “拿着。”蒙小印哈哈一笑,随手给秦天抛去一只小布袋。
  秦天下意识的双手接过,看了蒙小印一眼,然后又好奇的打开袋子,一看,赫然是一袋子的中品灵石,粗略一算,足有近百之数。
  “那么多灵石!都是给我的?”秦天瞪大眼,惊讶的看着蒙小印。突然间,他感觉大脑好像被清空似的,只剩下一个概念:一百中品灵石,那就是一万下品灵石!
  好一会,秦天才反应过来,他双手死死的抓住小布袋,吞了吞口水,然后试探着问道:“蒙师兄,你该不会是想收买我吧?”
  “你可以这样认识。”蒙小印嘴角一翘,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秦天接连吞口水,甚至还喘着粗气,沉声道:“蒙师兄,你发大财了?这里可是足足一万下品灵石,别说我了,就是我姐,恐怕也没有这样的财富呢!”
  “哼,你姐姐的财富……算了,不说这个了。这点灵石,算是我给外来小舅子的一点零花钱吧。”蒙小印大大咧咧的道。
  “呵呵,小舅子这个称呼我可担当不起。帮我姐选一个合适的男人,那是关系到我姐终生幸福的大事,断不是灵石能够衡量的。”嘴上的话说得很漂亮,但秦天手上,却没有任何把袋子交还的动作。
  “你放一万个心吧。我不需要你做吃里扒外的事,我只是担心你姐的安危,我们交还一下联系方式,你姐向你保平安的时候,你顺带通知我一声就行。”蒙小印白了秦天一眼,一面取出通信玉佩,一面道。
  听言,秦天立刻眼睛一亮,“这么简单,嘿嘿,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接下来,两人又闲聊了一会,秦天便告辞了。
  天上掉馅饼,突然得到这么一大笔灵石,这小子自然迫不及待想去百草堂,购买一批修炼丹药,然后踏踏实实的闭关修炼一段时间。
  借阅室的书,主要是供杂务弟子阅读的,所以,都是纸质书居多,偶尔也能看到皮书,锦书,竹简等,大多数是一些杂记,又或者介绍修仙界常识的书籍。
  这类书籍,蒙小印在凡仙城居住的时候,也阅读过不少。当然,此处的藏书量,自然不是凡仙城那些做小生意的书店能比的。蒙小印勉强也算爱书之人,闲来无事之际,便有一本没一本的顺手拈来翻着看。
  不知几时,蒙小印被身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唤醒:“蒙师兄,崔师叔回来了,你跟我来吧。”
  蒙小印大喜,一番感谢后,他见青衣少女身上有着淡淡的灵力波动,不过,却又有些不稳定的迹象,应该是不久前才成功开启灵海,修为还来不及巩固呢。
  蒙小印心念一动,取出一只小玉瓶,递给青衣少女,“多谢师妹,这瓶紫霞丹药给你。”
  “紫霞丹!”青衣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不由自主的,目光死死锁在小玉瓶上。
  紫霞丹,青衣少女自然知道,这是一种十分珍贵的灵丹,对她这个阶段特别有帮助,既可以迅速稳定她的修为,又可以为她打下坚实的基础,她做梦都想得到一枚,可惜,此丹太贵了,根本买不起。
  挣扎了片刻后,少女闪动的目光渐渐暗淡下来。
  她抬起头,淡淡一笑道:“多谢蒙师兄厚赠,但俗话说得好,无功不受禄,而且,这枚灵丹太珍贵了,我不敢收,也不能收。”
  蒙小印呵呵一笑,解释道:“我只是表达感谢之意,并无其他意思,你可以放心收下。”
  青衣少爷坚定的摇了摇头,“方师姐经常告诫我们,若想保住内心那份纯净的尊严和骄傲,第一件事,莫贪,绝不能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伸手。这枚紫霞丹不属于我,请蒙师兄不要为难我。”
  蒙小印望着少女明亮的眼睛,突然哈哈大笑,“好!说得好!蒙小印受教了。对了,敢问师妹芳名,可否交个朋友?”
  “沈熙。”
  ………………………….
  沈熙把蒙小印带到一个小偏厅外,说崔不实就是里面,然后行了个礼,便匆匆离开了。
  看着少女渐行渐远的身影,蒙小印不禁摇头苦笑。
  他很欣赏沈熙的为人,便主动提出跟她交朋友,但沈熙的态度有些耐人寻味,没有点头同意,也没有直接拒绝。唉,看来“云梦瑶身边大红人”这顶大帽子,让他在古剑门女弟子心目中的形象,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蒙小印耸了耸肩,一笑了之。
  他是一个洒脱的人,这种人往往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对自己充满信心,无论面对困难,还是面对流言蜚语,都会不屑一顾。他们的处事准则:烦心的事如果一时无法解决,那就选择暂时性无视吧,绝对不能影响了一天的好心情。
  蒙小印踏入小偏厅的时候,崔不实正好抬头看着他。
  “还给你!”
  蒙小印满脸堆笑,正要行礼之时,崔不实突然抬手一扬,往蒙小印扔来两只碧绿色玉瓶。蒙小印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接住,一看之下,赫然正是自己送出去的两瓶地心石蕊液。
  蒙小印一脸蒙圈,崔不实已经劈头盖脸的大骂起来,“臭小子,你是不是全心坑我的!因为这两瓶东西,小怡破天荒的跟我吵了一架,然后一气之下,在没有准备充分的情况下,毅然闭关,冲击命符境。小怡的情况十分特殊,此次闭关,风险巨大,倘若小怡有什么三长两短,就是云沧海也保不住你!”
  “什么!方师姐她……”
  听言,蒙小印吃惊不已,整个人都有点傻了,他实在想不到,外表文文静静的方怡,内心居然如此倔强,简直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小辣椒。
  他走前几步,急色道:“崔师叔,你不要吓我,万一方师姐真出了什么岔子,我这辈子都会寝食难安了。”
  “寝食难安好啊,我也算有个伴,反正我现在天天寝食难安!”崔不实恶狠狠的道。
  蒙小印更急了,搓着手道:“崔师叔,你赶紧想办法啊!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方怡师姐冒险吗?你这个师父是怎么当的!”
  “哼,我能想到办法,还至于天天睡不着觉吗?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看那丫头自己的际遇了。”崔不实没好气的道。
  蒙小印叹了一口气,锁着眉头,沉默了下来。
  崔不实见蒙小印是真的为方怡着急,气也消了不少,便淡淡道:“你找我什么事?”
  “那方师姐的事……”
  崔不实摆了摆手,打断了蒙小印的说话,“此劫能否度过,就看她的命数了。不过你放心,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她又性命危险的。你还是说说你的事吧。”
  听言,蒙小印总算安心一些,平伏了一下心情,才道:“是这样的。我最近修炼了一门剑术,但威力不尽人意,我打算放弃了,但又不知怎么回事,心中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怎么说呢,就是脑海被一重雾气笼罩着,仿佛有一些东西藏着,明明就在眼前,却又看不见。”
  崔不实眼角一挑,深深的打量了蒙小印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哟,原来是请教修炼问题的。不过,你是不是找错人了?你是炼器堂的人,应该找云沧海才对,我听说,他好像回来了。”
  蒙小印无奈的摊了摊手,“他是回来了,但屁股都没有坐热,又走了,我压根就没见着他一面,问个锤子啊!”
  崔不实冷笑,“哼,亏你还好意思到处跟别人说,你是他的弟子,人家压根不鸟你。”
  “嘿嘿,他鸟不鸟我,我才不在乎呢,关键是有没有捞到好处。师叔,这是一枚青雪丹,是疗伤圣药,据说对命符境后期修仙者都有大用呢。我这次不请自来,打扰到师叔清修,这算是赔罪,望师叔笑纳。”蒙小印满脸堆笑,双手奉上一只碧绿色小瓶。
  “连青雪丹都有!”崔不实一把抢过小瓶,打开瓶盖,登时,小瓶里喷出一缕青色荧光。见此,崔不实又猛地把瓶盖盖上,瞪眼望着蒙小印,“臭小子,到底骗了谁?该不是把人家全部家产都骗了吧?”
  蒙小印挤眉弄眼,嘿嘿笑道:“这枚青雪丹,人家没有明确说是送给我,但也没有说不是送给我。师叔,那么简单的道理,你居然不懂?”
  听言,崔不实恍然大悟的点头,“我懂,我懂!”
  崔不实以为,这枚青雪丹是有心人托蒙小印交给云沧海的,但蒙小印够狠,居然直接私吞。其实,这枚灵丹是从念心大师的纳宝袋搜到的,应该是念心大师的保命手段之一。
  青雪丹
  系一种奇丹,无论伤了多重的伤,只要还没断气,服下此丹,便能将身体的伤势冰封十二个时辰,并且重回战斗巅峰!
  不过,青雪丹有一个致命的弊端,服下后,便会立刻折损五十年元寿!
  这可是一种保命的好东西,崔不实自然心动,他才不管这枚青雪丹的从哪里来的,反正现在已经归他所有了。
  他心安理得的把丹药收起,干咳两声,才道:“好吧,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破例指点你一下吧。”
  “多谢师叔。”蒙小印大喜,连忙拜礼。
  崔不实摆了摆手,淡淡道:“刚才,你说你学了一门剑术,是吧?”
  “是的,是一门火属性剑术,名为《烈焰燎原剑》”蒙小印答道。
  崔不实抬起头,打量了蒙小印一眼,莫名其妙的道:“那我问你,你有剑吗?”
  “有啊,当然有!”蒙小印心念一动,取出一把赤红色长剑,赫然正是赤阳剑。
  崔不实看都不看赤阳剑一眼,冷笑道:“为什么我看不到呢?”
  蒙小印有些无语,随手挥了挥手上灵剑,“崔师叔,你这不是明眼人说瞎话嘛?我的剑明明在手上。”
  “没错,你手上确实有一把剑,但只是一把平常的剑,而不是我说的剑修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