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向天再借五百年

向天再借五百年


  晃晃忽忽之中,咸丰似乎又回到了十几年前自己越穿来大清之前的场景里。一片白色的雾气里,悠悠地传来一阵阵断断续续地女子的声音。很轻柔如闻仙乐一般。咸丰突然感觉自己日渐难受的身体竟然奇迹般地好了,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
  他大感疑惑,在烟雾辽绕之中,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他的耳边仍是一直乎近乎远地听到那个飘乎的女声。走了一阵,咸丰实在无法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只得停了下来,探着身子大声问道:“是谁,是谁在那里乃大清皇帝,真命天子,是谁在那里装神弄鬼?“
  “痴儿,痴儿,事到如今竟还不清醒乎?“突然女子的声音好似在咸丰的身边响起一般,变得无比清晰起来,咸丰被吓了一跳,却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那个女子的声音又在他的耳边接道,“时光冉冉十数年,你竟不知了本尊了吗?“
  咸丰本来是想借着自己的身份将那个女子给振住的,不想却引出了这一段话来。顿时咸丰全身一振,全完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坏境是怎么样的了。当年他就是身处在这样的一个空间,然后不明所以地去到了晚清末年。
  而当年他之所以能够来到这个不明的空间,完全是因为自己堕楼自杀之后的事情。现在自己又回到了这里,是不是自己又再次死去了?死去了之后,自己又将何去何从呢?咸丰不知道,他站在那里神色也变得恭敬起来,双手一拱说道:“不知大士当面,愚民不知,得罪大士,还请大士恕罪!“
  “尘世明利,不过是过眼云烟,又何必去计较太多。什么大士,什么仙人?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来也匆匆去也匆。我来问你,这十数年,你想做之事,都已一一完成,可是心愿了了?“那女子淡淡笑道。
  这一问倒是让咸丰感到为难了。说句实话,自己来大清一遭,想做的事情也算是做完了。历史被自己改变了,儿女情长的事情也经历了,还有什么好留恋的?但是在他的心里却总是还有些什么东西放不下,只想再在人间多呆上些时刻才好。
  咸丰沉思了片刻之后,才苦笑着回答道:“大士如今是来收我回归地府的吗?其实我也到了该去的时候了。若说还有什么留恋的,那我要留恋的东西怕是再活五百年还数不完了。若大士能够垂怜,再借愚民一年时光那是最好的了。“
  “须知人生如梦,梦如人生。你现所见所闻,是梦还是非梦,你可明白。可知庄周攀蝶,到底是蝶化梦,不是梦化蝶,世人又有几人知?既如此又何必苦苦纠缠,不如随我去了吧?“女子再次劝道。
  咸丰却是大笑道:“大士,是梦又如何,是真实又如何。既已经开始了,我却没有停下了理由,若不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又怎对得起,大士送我来一遭?“
  他说完,耳边的声音却突然消失了许久,咸丰不解,在原地打了个转,唤了几声“大士“,却没有再听到那女子的声音。在白雾里流转了许久之后,那消失已久的女子声音又再次叹息出声了,只听她说道:“痴儿啊痴儿。既然你如此执迷,那本尊就再送你一年时光。回去好好将这段尘世了却吧?“
  咸丰这一喜如六月久悍逢甘霖,正要下拜道谢,却听那女子的声音大喝一声道:“去,勿要迟疑!“咸丰身子急速下堕而去,耳边风声大做,眼前渐渐变成一片黑暗,惊得他急声大叫了起来,悠悠从梦里醒转过来,只觉得全身大汗,好似洗了一个澡一般。
  他清醒了一下头脑,发现自己还是睡在原来的寝宫里,只是这里一片宁静,没有士卫,也没有宫人。就连赫舍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解自己又做了一个梦之后,咸丰不由苦笑了起来,抓一把头。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一样,连忙用手捂着胸口摸了摸。
  这一下,他顿时喜上心头。原来感觉气闷,胸疼不已的身体,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而且也没有咳嗽的现像了。他不由得想起了刚刚的那个梦。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一年,他还有一年的时间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做一个安排与了结。
  咸丰大喜,从床上爬起来,冲着门外大声叫道:“来人,朕要起身!“
  如此大叫了几声之后,终于看到两个宫女急步走了进来,向他行了一礼之后,才将他的衣服拿给他,为他装上。咸丰等也不等,装好衣服便快步走出了自己的寝宫。他现觉得时间越来越宝贵,容不得他半点的浪费。
  走到半路上,咸丰突然遇到了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的安丰,不由一惊,停下了脚步,奇怪地问道:“安丰,有什么事情,竟然如此急?“
  “陛下,老臣刚刚接到线报,有一名自称姓邱的白衣女子找到了我们在北京的秘密据点,声称自己就是陛下要找的人,要见陛下。老臣不敢怠慢,因此来得匆忙,请陛下恕罪!“安丰低头退后一步向咸丰说道。
  可是咸丰现在身体恢复如初,而且知道自己只有一年的命了。对于寻找那个传说之中的祖姑姑的心思就淡了下来,本想一笑了之,让安丰打发了这位女子。但是又一想,天机处设在北京的秘密据点如此隐避,就是连王韬等内阁大臣也不知道,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是怎么知道的?
  他觉得这事情来得有些蹊跷,而且又正是自己在做了那个梦之后,身体恢复如初的时候出现。难道与那个梦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咸丰也不敢再怠慢了,沉思了一会儿之后,便令安丰将那名女子招进宫来再说。
  咸丰自己则满腹心思地回到了御书房里,等待着安丰的消息。他在御书房里左思右想,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与那个白衣女子来得不简单。时间直到了下午的时候,安丰才带着一位年轻美貌的白衣女子从秘密的通道里来到了御书房里。
  女子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全身扬抑着一种令人一见之下就顿时清宁地祥和。她的身子不高,很清瘦,一双明眸清澈而又悠远。左手端着一个竹子编就的花篮,篮里还放着几支鲜艳的白色花朵,花的枝叶上似还带着晨露,像刚刚采摘下来的一般。
  咸丰不说话,细细地打量了这位女子一阵。这位女子也没有说话,面带微笑地望着咸丰。打量了一阵,咸丰觉得不管这位突然出现的女子是不是自己那位传说之中的祖姑姑,问一问她为什么对天机处这样秘密的机构都如此清楚还是有必要的。
  因此咸丰挥了挥手,令安丰退下,自己则走到白衣女子的面前,问道:“姑娘是什么人,从何而来,又怎么会对我大清天机处如此熟悉?“
  “痴儿,你派人寻我数载,现在当面之下,却又不明白了吗?“白衣女子淡淡地说道,“祖姑姑当面,还在这里摆皇帝的架子?若想好好过这一年的时光,就收起你那皇帝架子,不然祖姑姑我可要去了!“
  咸丰听了心里已经有十层肯定这位白衣女子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祖姑姑了,他尴尬地一笑,讪讪地笑道:“祖.呃,后生不是怕有些人冒名顶替,假冒您老人之名来这大清皇宫行骗吗?祖姑姑去哪里云游了,后生却是好找!“
  女子摇头,略带责备地看了一眼咸丰说道:“本尊受观音大士之邀,去一趟南海。回来的路,见你竟做下那种涂涂事,便搭了一把手,将你带至此处!本来,时限已满,见你仍不醒悟,只得再让你在此多留些时光。此来,便是为了实现我对你的承诺的。“
  “实现承诺?“咸丰不解地问道,“您老人家不是已经.后生现在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呀!怎么还劳您老人家的法架亲自前来?“
  “痴儿.你以为那样便可以了吗?若非我亲自前来为你镇住你那要消散的魂魄,即便你健康如初也是不行的。“女子依旧淡雅如初地笑道。
  咸丰听说还要说些什么却听女子喝了一声:“别动!“然后,她便从竹篮之中取出一枝白花来,轻轻在咸丰的头顶之上,洒了洒水珠。咸丰直觉有有股清泉流入自己的全身之中,浑身轻松不已。
  做完这一些,女子收起白花,略略点了点头,也不说话,竟是直接向门外走去。咸丰大惊,急忙追上去一步,想叫住女子道:“祖姑姑,您这就走吗?要去哪里?“
  “来时了无挂,去时莫留恋!“女子丢下这样一句话,就那样突然消失在咸丰的视线里。咸丰久久咀嚼着她的话,觉得自己得到了些什么启示,却又好像抓不住,心里仍是一片迷茫。望着祖姑姑消失的地方,咸丰呆了许久,最后只得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向着作战指挥部而去。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