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托孤1

  王韬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被传召的侍卫拉扯着飞奔到了咸丰所在的钟粹宫里。咸丰一个人正呆呆地想着什么,王韬轻轻走上前去,低声问道:“陛下,这么急招臣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他跑得太急,头上都是细汗,一边轻轻擦着头上的细汗,却没有注意到咸丰的神情。咸丰呆了半天,被王韬的到来,打断了思路,他脸色有些不好,整个人好像在就这么短的时间里老去了十岁,等王韬回过神来的时候,也被咸丰的脸色吓了一跳,他担忧地说道:“陛下,您.您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这段时间休息太少了?“
  “王卿来了?“咸丰缓缓说道,对王韬做了一个坐的手势,接道,“朕没有什么事情。这么急找你来,是想问问帝国参战之后,国内与国外的一些情况。你仔细跟朕说一下。我还有要事要交待你!“
  他不知道这一天里,国内外发生了什么大事。而此时却是全世界最精彩的时候。协约国自大清帝国决定参战之后,全体的攻势都受到了挫折,将各国的反攻之势都紧急转入了防守,生怕德国受到大清帝国参战的影响,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再次振作士气,来一次全面进攻。
  俄国自大清帝国参战之后,便再一次在国内进行了全国总动员,现在俄国的总兵力,一举突破了一百五十万。可是由于害怕大清帝国再次从背后突袭自己,俄国不再以欧洲为战略中心,转而将目光投向了远东战场。俄国大本营将一百五十万大军之中的大部分,九十万大军全部用于布防中俄边境。
  可惜别的是中俄边境太过漫长了,仅管俄国大本将九十万大军布置在中俄边境上,仍感到有心无力。俄国大本营只得将战略布置分成了两个重点。一路以东萨彦岭、西萨彦领以及天山山脉这些天然的屏障为防御重点,布置了少量的部队。
  另一路则有新西伯利亚以及阿斯塔那为重心,将俄军主力布置在这两上地方。俄军自认为没有突中国境内的实力,只能在被动防御为主,希望能够凭借防线,顶住中国人的进攻。而在欧洲战场之上,俄国只能在东线战场派出三十万人的兵力,另外的三十万大军被土耳其拖在近东战场。
  德国在东线的压力顿减,将东线的兵力通过铁路源源不断地运往西线,法国的防线顿时压力倍增。德军在西线凡尔登一带再次投入了一百多个师,近两百万大军,对法军防线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猛进攻。这一次德军在战场上第一次使用了大规模的毒气弹,法军缺少防毒面具,一进不敌,被德军突破了好几处防线。若非法军总司令霞飞将军调运得宜,法国的巴黎此时已经在德国人的手中了。
  不过德军虽然西在线取得了一点点的时展,但是在其他的战场上,他的盟友奥匈帝国还好,能够顶住俄国人的进攻,但是腐败的土耳其人,却是在俄军与法国的联合攻击之下,节节败退,丢失在大片的土地,这使得同盟国不得不在一面进攻的时候,一面还要顾及到这个没用的盟友。
  “总之,现在战场局势,双方都仍是一个僵持的局面,一时半会儿还不能拿对方怎么样!“王韬将这些天以来的战场发展局势向咸丰一一讲叙了一遍道。
  咸丰听完之后,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这样不是不行的,德国人一旦突破了法军的防线,那么战争将倾向德国的一方,那时候,我们参战的目的就无法达到了。我们要想办法暂时拖一拖。让德国人与法国人再在战场多耗耗。等他们都耗得筋疲力尽了,才是我们出击的最好时机。“
  听了咸丰的话,王韬赞同的点了点头,说道:“陛下说的是,自从帝国宣布参战之后,德国的驻华大使就开始跟老臣催促,想要大清帝,尽快在近东战场上开辟第二战场,这样可以帮他们甩掉土耳其这个大包袱。老臣一直都是在敷衍着他们呢。“
  德国一听大清帝国倒向了他们,简直就像上帝直接告诉了他们胜利就将属于了他们一样高兴,驻华大使马克夫,这段时间串大清内阁的门子就勤了许多,一直都在明里暗里的催着大清帝国进军近东,这样他们就好将被俄军拖在近东战场上的精力也收回去,集中全力对付法国人。
  王韬是多经明的人,何况内阁早就制定了帝国如何参战,如何在战争之中夺取利益的计划,怎么会在德国人的圈套,将兵力白浪费在近东战场。反正土耳其,虽然被俄国人打得节节败退,但是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根本不用太担心了。于是王韬就一直在马克夫打太极拳。什么帝国仓促参战,准备工作都没有做好啊,什么全国动员都还没有做起来了,兵力有限啊。反正什么能推,就扯什么。
  马克夫也知道大清帝国参战一大半是为了自己,碰了几次软钉子之后,就自觉没意思,不再打扰王韬他们了。
  咸丰调整了一个坐姿,使自己更舒服一些,对王韬道:“国内的情形怎么样。战略物资从现在开始要严格管制,绝不允许商家随意对外出口战略物资。还有全国的总动员也要做起来。战争一旦打起,兵员的伤亡是在所难免的,兵力的被充要及时。“
  “这个臣早就已经安排下去了,陛下不用担心。这些天陛下劳累太过。也该休息一下了。留下的事情,就让臣子们代劳吧?“王韬应道。
  他看到了咸丰今天的不寻常,平常这些事情,咸丰安排下去了,就不会再多加过问的。可是今天,他却格外的话多,所有事情都是他自己前些天安排好了的,现在却又重新提起来。像是生怕自己忘了一般。
  咸丰望了一眼王韬,看懂了眼中的疑惑,不由苦笑一声道:“朕老了,也开始婆婆妈妈起来了。王卿,朕是不放心啊。朕的天命不久,总得把下面的事情都好好安排一翻,才能安心!“
  “陛下.“王韬不由动容地站了起来。接下来的话,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咸丰挥了挥手道:“没事。王卿,你执掌内阁也有些年头了。依你看这大清在朕百年之后,是否到了实现共和体制的时候?“
  咸丰的意外之语让王韬颇感伤情。从前,在咸丰身体还好的时候,没有人认为咸丰会在这个时候,会突然离开人世。但是现在现实却已经摆到了面前。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咸丰这么急切地找他了。
  是啊,帝国发展了十几年,现在日渐壮大,民智也开化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般顽固不化,死抱着“天朝上国“的可笑思想生活在愚昧当中了。可是现在的帝国虽然看似强大,其中却还有许多的隐患在里面。共和不共和,王韬也觉得有些难了。
  按照大清新宪法来看,咸丰之后,皇室便从此退出政治舞台,以帝国象征的形势出现在公众的面前。可是现在局势远没有达到自己预见的那样好,咸丰却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了。帝国还需要一位强权的君主来为了帝国的发展保架护航。
  王韬沉思了许久之后,才缓缓说道:“陛下,依臣之意,若再过十年,帝国完全可以过渡到共和体制之下,但是现在,恕臣直言,皇室还不宜退出政治中心,但是皇位继承之人,却还需要慎重考虑一翻才。若没有如陛下一般的果决之性,怕是难当大任的。“
  他的话很明确。做为一个几乎是从废虚上中兴起来的帝国,在接下来的发展之中,完全还需要一位强势的君主,以咸丰那样的铁血手腕,镇住四方,为改革保架护航。而以载国那样不够果断的性格,很难继承咸丰的志向。
  对于自己的儿子,咸丰怎么会不知道。王韬的话,他也有几分理解,但是众多儿女当中,他虽从小就培养了慈安,但是这个孩子,长大之后,却对皇位失去的兴趣。而在其余的子女当中,就属载国还堪是可造之才。剩下的一帮子子女,虽不是斗鸡走马之辈,却都是心不在国事的人。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王韬道:“王卿所言,朕也明白,但是载国这孩子,还是能够造就的。在战场多磨练一翻,也许便可激发他的潜力了。若是还不能,那王卿按宪法所定之事去实行吧!“
  “是--!“王韬退了一步,低头道。
  咸丰这是在拖孤,王韬渐渐地感到肩头的担子又重了一些,不禁顿感浑身都沉重了起来。咸丰闭眼假睡了一会,也没叫王韬退下,直等到感觉心中那股难忍的咳意渐渐沉退了,才又睁开眼道:“打仗的事情,就交给石达开那一帮子军人去处理吧。你抓紧时间将内政重新整理一下,把接下来的事情都做出个计划来,也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的。还有,让军部发电,召载国回京吧!“
  王韬应了声,咸丰挥了挥手,让他退下去。他才慢慢退出了屋子。咸丰待王韬走了之后,在床上攒了攒劲头,觉得身体的力量恢复了一些,才从床上爬起来,对着屋外大声道:“来说,准备起架,朕要出宫!“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