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天命召唤2

  大清政府终于告诉了俄军大本营,为什么自己突然遭殃的原因了。英国人打了大清的船队,还全军覆来了。虽然事后,英国政府也向俄国政府诉苦,说自己虽然把大清的船队打沉了,可是自己也沉了两艘战列舰,伤亡了近万人。这代价跟惨败没什么两样。
  可是俄国政府还是很生气啊!哦,你就听了人家一个叛国之贼的挑唆,怀疑大清运了十几船秘密武器给德国人,你就开着战舰把人家都轰沉了?别说你没有拿到证剧,就算是拿到了证剧,又能怎么样?美国人给协约运了那么多战略物资,你当同盟国是瞎的?****是什么东西?一个叛国者,巴不得欧洲能把中国拉下水来。
  人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欧洲跟大清打仗,哪边胜了,****都有好处。你们瞎起什么哄?你们隔得远,跟大清挨不着,这下可害了我们俄国了,这一下子来得可真够猛的,好好的一个西伯利亚,经过俄国多少代君王的经营才有了今天的样子啊?大清一个集团军,一个冲峰就把俄国打回解放前了。
  俄国政府在国际上,把英法两国给骂得个狗血淋头,都不敢回话。可是另一边,德国人就高兴了。得到大清帝国参战的消息之后,同盟国的几个国家,全体发表声言热烈欢迎大清帝国的加入,同时德国民众还在柏林高举着大清与德国的两位皇帝国陛下的画像,欢呼游行,好像战争已经属于了同盟国了。
  北京,紫禁城,为了与俄国人的一战,咸丰与军部的几个大员操劳了几天几夜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长年累月以来的劳累,终于在这几天彻底爆发了。大清的进攻步伐被军部适当地阻住了。身心一放松,咸丰便一头栽倒,晕死了过去。
  蒙蒙之中,咸丰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那个时代,又看到了那个令他痛不欲生的身影,还是那么娇小可爱,还是那么纤柔温情,还是那一身散发着令他沉醉的芳香。咸丰想去一把抓住她,可是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那娇弱的身影突然变成了一个狰狞的面孔,狞笑着看着他。
  他尖叫了一声,狂奔着逃跑,画面突然又一转,他听到了这十几年来日日夜夜梦想的声音--慈安的声音。咸丰惊魂未定地站住,看到慈安一脸温和的笑容,穿着雍容华贵的满族服饰,款款得向他走来。
  咸丰轻呼了一声慈安的名字,却听不到慈安的回应。她只是微笑着看着咸丰,一动也动,左手上一块雪白的手绢,轻轻地向他招呼着。一阵轻烟腾起,慈安的面容越来越模糊,咸丰焦急地大叫着:“慈安回来呀.“
  “慈安回来.慈安回来.“咸丰满头大汗,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他还没有看清楚身边的情况,就感到有一双温柔的小手,替他擦着额上的汗珠。他轻轻地睁开眼睛,看到了张焦虑的俏丽脸蛋,看到了一双满含泪珠,通红微肿的秋眸。这才知道,他自己躺在了钟粹宫里,身旁赫舍里其其格正满脸担忧的望着他。
  他突然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副场景,只是人却早已不再了。咸丰有时候在想,自己一怒之下,泄恨自杀了,毁了别人,也毁了自己。却又在这个旧时代享受了这么些美人的爱与情,这一辈子是不是也算是没有白过了。
  见咸丰醒来,赫舍里其其格一把扑到了咸丰的怀里,这个外蒙大草原长大的姑娘,做了皇后了,性情还是如此的大胆,丝毫不将两旁侍候的宫人放在眼里。咸丰轻轻抚摸着赫舍里的背,轻轻笑了一下道:“没事,没事了朕的小皇后,这不是没事了吗?这还有这么多宫人呢!“
  “陛下,“赫舍里梨带雨地从咸丰的怀里坐起,轻泣道,“陛下,臣妾这一天担心死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臣妾也不活了!呜呜.“
  咸丰哭笑不得,就是劳累太过了,晕了一下而已,就被赫舍里说得那严重。他拍了拍赫舍里的小手道:“朕又不是女子,哪里有那么金贵,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他转过头,发现宫里的御医王仁正守在身边,没有要退出去的意思。不禁向王仁招了招手道,“王医生,朕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吧?“
  “微臣精略地为陛下检查过了,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陛下日理万机身心疲劳,难保没有什么隐患,因此臣请为陛下仔细检察一翻,只是.“王仁轻转过头去看了眼赫舍里接道,“只是有些不方便,只有请皇后陛下暂时退下,好让微臣为陛下检查。“
  赫舍里不明所以,以为王仁是要为咸丰检察全身,自己一个女人家的在旁边,他不好当着自己的面为咸丰检查,因此,只得点了点头,留恋地望了一眼咸丰道:“臣妾去为陛下准备一些燕窝粥!“
  可是咸丰却知道王仁如此说,里面大有文章。如今的大清在咸丰极力发展之下,医药业是伴随着工业增长起来最重要的产业。战场之上,士兵的伤亡那么大,而那些士兵都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精兵,能够多救下一个伤兵,就能为大清增加一个可以一敌百的精锐士兵。
  王仁说要为自己彻底全面的检查身体,接理说,他应该请自己去皇宫里特设的医辽局才是,没有理由就在这钟粹宫里进行的。自己再虚弱,走几步还是能行的。那么王仁将皇后打发出去的原因就是.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神色有些了然地向王仁问道:“王医生,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朕有心里准备的!“
  王仁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翻心思全被咸丰看了出来了,他怔了怔,迟疑了一下才道:“陛下,微臣服侍陛下也有些年头了,陛下的心肺虚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加上这段时间的劳累,加剧的病情的恶化。这也还罢了,若是如微臣所言,陛下多加调理,莫太过疲劳,也未于如今这地步.“
  咸丰叹了口气,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只是自己既然到了这个时代,既然决定担起这份责任,叫他一时半会儿怎么停得下来。他望了一眼王仁道:“朕的病,爱卿已束手无策了吗?“
  “微臣尽力而为。如今陛下心肺已伤,又中气不足,微臣只得与几位洋代夫商议个对策,先将陛下的身体调理好,才能对症下药!“王仁无力地道。其实在他看来,咸丰的病其实已经很难回天了。心肺已经逞现出衰竭的现像,他这样说也只是暂时安抚咸丰的心而已。
  而做为一个现代人,对于肺癌这种人人谈及色变的东西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一点情况呢?早年王仁就告诉过他,他的肺有结核的现像,如像不精心调理,以可能转化为癌症的可能,只是他一直无法强迫自己休息下来而已。
  “爱卿不用这样费事了,朕的身体,朕自己知道。朕只问你,朕还有多久好活?“咸丰无力地问道。
  “陛下.“
  “当.“
  在王仁为难着想着怎么样回答咸丰的话的时候,咸丰却听到门口处一声清脆的响声。他抬头望去,正看到赫舍里双手捂着小嘴,惊恐万分地望着他,一双明亮的秋眸里泪水正打着圈。
  终于还是被赫舍里知道了。咸丰苦笑地挥了挥手,让王仁暂时退下去。他勉强地走下床来,轻轻走到赫舍里的对面。这时候的赫舍里完全像是被孙悟空的定身术定住了一般,呆呆地站在那里,连咸丰到了她的面前也没有反应。咸丰无奈,牵住她的小手说道:“人各有命,朕天命已到,赫舍里,你不要难过了!“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我不信,我不信.“赫舍里逃开了咸丰的手,退了一步,转身哭泣着跑出了屋子。
  咸丰一把没有拉住赫舍里的手,只得令旁边的宫人都追上去。他望着赫舍里消失的方向,静静地呆了一会儿,对着门外大声喊道:“来人,去请总理大臣王韬来见朕!“
  他悠悠地转回了床上,以他现在的情况看来,自己也许还有一年半载的时间好活的了。载国还年轻,对于政治也还一点都不懂。整个大清过了这次大战之后,要尽快恢复元气,将美国人打压下去,这样一来,大清才有时间与精力去真正的发展壮大。自己为载国留下了一份稳固的江山,这也许就是自己最感到骄的地方了吧。
  此时最令他头疼的事情就是,大清到底走向何方?突然到来的死亡判决,令他感到自己的事情还有很多都没有做完。是不是像自己曾经与大臣们商议的那样,在自己之后,将大清皇室彻底竖为大清的像征,将国家交给还不成熟的内阁来管理?
  皇室退出政治舞台与权力中心之后,大清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些被大清打下的土地与资源又该怎么样去管理?他现在头脑中全是混乱的一片,竟然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了。而且现在他还有更担心的事情,那就是突受打击的赫舍里该怎么办?她才二十多岁呢!
  世界大战大清才刚刚参加,各项战略计划自己是不是有时间去一一实现呢。如果上天只给自己三个月的时间,自己有没有能力去用三个月的时间却完成大清的伟业?咸丰静静在坐在床上想着。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