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天命的召唤

  整整攻了一天,聂东成很不给力,到傍晚的时候,二二八高地上仍然被俄军牵牵地控制着,而且随着俄军的增援到来,第四师的攻击难度越来越大。聂东成让部队在强大的炮兵助阵之下,对二二八高地强攻了数次,仅仅只抢占了几个小山头,没有俄军造成多大的损失,而他自己则伤亡了一千多人。这让他那个做为司令的老爸非常生气,黄昏的时候,聂士成从司令部打来了措辞严厉的最报,命令聂东成,如果第二天中午之前,第四师还没有拿下二二八高地的话,就让聂东成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大清的部队虽然都很团结向上,但是人还是有些私心的,为了自己这个儿子能够在战场建功立业,聂士成可没少给第四师塞东西。就是现在大清才组建了两上师的装甲兵团,军部支援了东北集团军一个团、蒙古军区一个团以及西南军区三个团,聂士成也将装甲团一分为二,给了第三师一个营,第四师一个营,别外三个营则是师部的直属部队。
  若非知道载国的真实身份,就凭丰申阿的那点面子,是不可能能从他的东北集团军里,分到一个营的装甲兵团的。而且军部派来的特种大队,聂士成也给儿子分了一份,就是要让儿子在这大清参战的第一战里,取得首功。
  载国是什么身份?他是大清帝国的皇储,还会在乎那么点军功?可聂东成不行啊,帝国的上一代将领们都一个个老迈了,帝国的将来还得靠那些年轻一辈的。东北与俄军对峙了这么多年,老在边境上搞演习了,捞个军功不容易啊。聂士成等了这么多,就是为了等这一天了!
  可这倒是好了,人家皇储殿下早就把三一八高地拿下了,为了等自己儿子,硬是被俄军的增援部队给阻住了。这功臣没有做成,倒成了拖后腿的了。聂东成也急啊,他恨不能自己亲自上去战俄军拼命。可是多他一个也没用啊,他也想给力啊,让第四师大军压上。可是先前的情报也让他大意了,他跟丰申阿打得是同样的主意,不把对面高地上的俄军一股子包了,那还什么东北军区的本事?
  现在情报明显是错了,俄军的增援部队源源不断,自己一个团在上面跟人家死掐,虽然俄军伤亡也很大,可是自己的伤亡也不小啊,可经不过自己这么折腾的。他现在手里也只有一个团的预备了。就这,起先的时候,他还觉得是多余的。要不是怕二二八高地地形险要,不好攻取,留了一手,他连预备队都想派出去打迂回。
  半夜的时候,聂东成发恨了,他把手里的所有部队都一股脑的都派出去了。炮兵的炮弹也不要了,全部都打到二二八高地上去,没了炮弹炮兵就给我当步兵用了。一阵猛烈的炮火过后,聂东成把手里最精锐的部队--特种大队都派了出去。
  那些身手敏捷,攀高爬低的最拿手,俄军没有想到会从背后杀上来一群清军部队,阵营顿时被打乱,山下的清军趁机一个猛冲,终于将形势控制住了。而另一边,俄军也是挑灯夜战,对三一八高地不断地发起猛烈攻击,一零八团与第六团苦苦支撑着,就望着第四师快点打开局面,好给俄军一个反击,好解决战斗。
  两边的师部大脑可就不跟这些小头头们一般的想法了。他们两个是在师部里左一圈又一圈地乱转着呢。这俄军明显比情报上的说的多出了两倍,那派出去的搞迂回的部队怎么办?要是被俄军发现了,不明真像之下,还以为是前方的进攻部队受挫了,惊慌之下,会不会正好被俄军给包了。
  都快半夜了,外面炮声不断,可是丰申阿和聂东成跟没听见似的。按说,迂回的部队也该到达指定地点了,可现在还没有消息,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两位师长也说不好了。要是真跟自己想的那样,那就完了,别说领功了,回去等着司令官的“花生米“吧。
  他哪里想得到,两边的迂回部队在俄军后方好巧不巧的居然碰面了,双方在指地点一阵等啊,就是没见到传说中从前线溃退下来的俄军败兵。渐渐的天色黑了下来,仍然没有看见俄军的溃军。所谓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这没溃军,迂回还打个什么劲啊?
  双方的团长们一阵商量,决定,也不等了,就这么着一路向俄军的背后杀过去吧。反正前线上也没有多少俄军,没准都给主力团摆平了,自己跑了一天,等了天夜,怎么着也得喝点汤吧。主力团们把肉和骨头一把吞了,连汤也不留就太对不起兄弟部队了。
  几个团长商量完了,也不分你我了,反正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互不干涉,就奔着俄军的大后方杀了过去了。这时候,正在第四师发起进攻最猛烈的时候,俄军第九军的增援部队,正调将遣将,想把被清军控制住的几个重要阵地给夺回来,而另一边,第八军的俄军对三一八高地始终都没有办法,只得有老办法,人海战术,一波又一波地压上去。
  俄军没有人发现自己的后方突然杀出来数万清军。清军们人手一把冲峰枪,对着俄军就一阵扫射,连打个招呼的时间都不给俄军。后面一乱,前方的进攻就更乱了。俄军第八第九军的两位军长,以为自己被清军包围了,慌乱之下,竟不顾前方将士们的安危断然下令大军突围。
  这样一来,俄军就一个被分割成两段的长蛇,前后都无照应过来。时间又是晚上,俄军难分敌我,更不知道从背后杀过来的清军有多少人,只听到到处都枪声,响成一片的枪声,那规模比自己两个军加起来的火力还强,俄军以为是清军的真正主力部队,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只顾着四处逃跑。
  载国与聂东成一听说俄军背后乱了起来,顿时觉得是个好机会,聂东成是知道怎么回事的。一听说自己派出去的迂回部队终于出现了,还把俄军的阵脚都打乱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指挥部队全军压上,将二二八高地上的俄军残部打得抬不起头来。
  二二八高地上的俄军听说自己的后方被清军击溃了,也以为自己被清军重兵包围了,所有的俄军都没有希望,面对清军强烈的攻击,只是稍稍抵抗了一下,便全体举手投降了。
  第一零八团与第六团的清军被俄军压着打了一天,总算等到站起来出口恶气的时候,载国不顾伍思忖的劝阻,第一个跳出战壕,举手一挥,大喊一声:“跟我冲啊--!“便一马当先,直接朝着俄军的大营杀了过去。
  最高指挥官都跑在前头了,自己一个当兵的有什么好怕的。何况东北这些年来,训练出来的士兵都是一群跟他们长官一样的好战份子,只要有仗打,管他对手是谁,是不是比自己强大呢。载一冲出战壕,后面的士兵就跟着冲了出去。俄军彻底陷入混乱之中。
  俄军指挥部里,两个俄军长对这的结果彻底绝望了,双双在指挥部里开枪自杀,丢一团乱麻似的俄军士兵先走了步了。
  两道障碍被攻破了,接下来就是一马平川的大道了。大清的装甲军团与十几万大军顿时职出笼的猛虎,一路追着溃不居军的俄军杀到了伊尔库滋。伊尔库滋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防守力量了,第八军与第九军都增援出去了,城里就留下了一些地方武装警察而已。
  一见大面积溃逃下来的俄军与满山遍野追过来的清军,连枪都不敢放,直接开门逃走了。可是清军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俄军逃掉。十几万大军一数百辆坦克的开道之下,一路势如破竹,将俄军在离伊尔库滋不远的地方全部围住。
  至此俄第八第九两个军八万余人,全部被清军消灭。这一战清军阵战了数千将士,伤一万余人,装甲车没有损坏一辆,消灭了俄军两个军,占领了俄军伊尔库滋。算是一次险中求胜的大捷了。
  消灭了俄军两个军之后,在远东地区,已经没有多少像样的俄军部队了。清军一路从伊尔库滋,向前,一直杀到了新西伯利亚,才算停住脚步,回军休整。这还是因为军部的命令到得快,要不是如此,这些杀上瘾的兵痞子,还不指不定会一口气把俄军赶到什么地方去。
  清军的战线拉得太长了,聂士成知道就这十几万大军就是在俄军没反应过来之前,才有这么大的收获,要想稳住战果,那就得将战线拉回来。可是好不容易拿下来的东西,就这么白白还给人家了,将士们也不服气啊。无奈之下,聂士成只得命令部队撤到布拉茈克和乌斯季库特。
  清军一仗,把俄军的大半个集团一口气给吞了,还把个西伯利亚搅得天翻地覆的,俄军大本营可是差点没给吓出一身汗来。第八军与第九军是向大本营发过求援电报的,可是俄军自从丢失了贝加尔湖之后,他们的远东大铁路有一大半落到了大清的手里。可是俄国又很需要向大清出口木材原材料,换回银子搞发展。而且西伯利亚虽然荒凉,可怎么也是算是大半个俄国了,也不能就那么白丢啊。
  于军于政,俄国政府只得再次花了大价线,重新休了一条远东大铁路。俄军大本营接到第八第九军的求援电报之后,就临时组建了第十五集团军,从远东大铁路支援伊尔库滋,可还没有等第十五集团军到达西伯利亚呢,伊尔库滋就失守了。清军正大步向西伯利亚而来。俄第十五集团军的军团长猪猡洛夫立马向大本营发报,要求大本营准许自己在抵抗不住清军的进攻之时向后撤退。
  两天这后俄军第十五集军到到达了西伯利亚,却得知清军大部早就撤回去了,没有跟自己照面,猪猡洛夫心里那个轻松啊。暗自庆幸自己没碰上那群煞星。但是人家还在家门口远的地方,他也不敢放松,一面接管了西伯利亚的防务,一面向俄国大本营求救,让大本快点派援兵过来,免得自己也跟第八第九军一样,被人家一天之内给包了饺子。
  清军总算是暂时停止了进攻了,俄国大本营一身的冷汗,跟洗了个冷水澡似的。接到猪猡洛夫的求援之后,马上就让刚刚组建起来的原本打算派往近东战场,配合英法两国的集团军一股脑全丢到了远东战场上来了。
  中国人不厚道啊,你都不宣战就往自己家里跑,还一跑就跑了那么老远,这再要是多跑几天,圣彼得堡就得成你家花园了!俄国政府正报怨呢,大清政府就给了他一个答案了。咸丰二十九年五月,大清帝国以英国皇家舰无端袭击大清船队,致使其全军覆灭为借口向英国宣战,同天,大清帝国向宣布加入以德国为首的同盟国序列,向法国宣战,向俄国宣战,向所有的协约国宣战。
  第二天,大清帝国参战的消息振惊的全世界,以大清为首的所有亚盟国家第一时间发出声明,加入同盟国序列,向协约国宣战。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