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这不是演习

  英国人和法国人把整个协约国的同盟者们都给瞒住了,既然大清帝国没有第一时间向他们兴师问罪,那么能忍到几时算几时吧。现人的俄国还不知道自己的盟友在自己的屁股后放一颗威力巨大的不定时炸弹呢。他们要是知道,估计早就端着步枪把英国与法国人拼命去了。好不容易稳住了中国人,你一声不吭,就给自己忍下这了么天大的麻烦,这是要俄国人早死早超生呢,还是怎么的?
  现在中国俄边境上,俄国可是只布防了少量的部了啊,整个广大的西伯利亚,俄国就在伊尔库滋布置了一个军的兵力,而对面的中国人却有整整一个集团军。要不看在中国人一直没有向俄国动手的意思,俄国也不会急匆匆把远东的兵力抽调到欧洲战场上啊!因此到大清对俄国动手的时候,俄国还在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
  在欧洲平静的这一段时间内,由于同盟国的攻势受阻,激起了许多欧洲小国家加入到协约国的一边,想从同盟国的利益蛋糕上也分一口。人们都知道,同盟国的攻势被阻滞了,战争的胜利希望已经很渺茫了。咸丰二十九年,欧洲的许多小国,包括非洲的一些英法俄三国的殖民国开始对同盟宣战。
  同盟国的处境越来越糟糕,在西线战场上,德国仍无法打开英法联军的战略防线,双方在凡尔登一线胶着着。在海上,英国人的海军牢牢地将德国的海军死死在压住,虽然德国的潜艇部队一直很猖獗,但是这一点是无法动摇英国人的海上优势的,眼看着国内的经济与物资都在随着战争地继续而下滑。德国民众的心情也开始由原来的疯狂而变得失意起来。失败地阴影在渐渐笼罩德国的每一寸土地。
  载国的部队作为先头部队,凌晨四点钟的时候例已整装出发了。为了不打草惊蛇,载国让新到的装甲营走在了最后面,离着大部队还隔着一段老远的距离,以他的想法来说,就算整个三一八高地上驻防着一个整俄军的满员团,但是大清帝国的军队的编制例来就比世界各国的编制要庞大的得多。
  往往国外军队一个师仅仅只有一两万人的编制,可是整个大清帝国到处都是超给整编师,一个普通的师都有三万多人。载国的这个团又是第三师的主力团,满员的情况之下,也有近五千来人,何况又临时调来的一个装甲营以一个特种大队。他现在的兵力,比起俄军的一个师都差不到哪里去,更不用说他们的装备比号称“叫花部队“的俄军好上多少倍了。
  克索里是伊尔库滋前方的一个镇,中间的一条通是中俄边境上,唯一条通往伊尔库滋的必经之路。俄军放了一个军驻防伊尔库滋,而俄军第九军的军长塔斯克洛夫斯基,愣是将两个主力师放在了条要道两这的高地上。两个师一个守一边。
  塔斯克洛夫斯基想,这样强大的兵力,就算不能将中国人的进攻打退,再怎么样也能撑到援军支援的时候吧。而且当天的上午,俄国第八军与第九军换防的部队也正好开到了伊尔库滋,双方合起来,怎么样也有八万多人。
  原本塔斯克洛夫斯基是想让部队收拾好行装之后,于第二天与第八军交接防务的,却没有想到,当天夜里俄军就遭到了清军的猛烈进攻。
  凌晨五点,当三发明亮的信号弹从黑夜之中升起的时候,早已经到达指定位置的第一零八团士兵第三师师属炮兵团的掩护之下,开始向着目标前进。凌晨时分,俄军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遭到清军的攻击所有人都刚刚从睡梦之中紧张地爬起来,奔向作战位置。
  第一零八团的进攻部队距离三一八高地还不到五百米的时候,载国突然命令部队停止了前进。参谋长有些疑惑地望了一眼载国,不知道他为什么在师部的炮兵将火力向后延升之时却放弃的前进。
  “命令团部炮兵连对三一八高地,进行第二次炮火覆灭!“载国微笑站为参谋长解疑道,“这个时候,俄军大部分都在隐蔽的地方休息,刚刚被炮火振醒,还没有完成进入战斗位置,所以第轮的炮火打击仅仅只起到了推毁俄军阵地工事的作用,俄军的伤亡远没有估计的那么大!“
  “原来如此,团坐英明。呵呵.卑职马上就去传令!“伍思忖笑了笑,向载国扬起了一个大姆指。呵呵笑着转身而去了。
  刚刚从隐蔽处爬出来的俄军士兵们原本以为清军的炮火已经向后延伸了,不会再有炮火找到他们的阵地上来了,正等着清军的冲峰呢,没来由,还没站稳呢就铺头盖脸的又是一阵清军独有的迫击炮炮弹的造访。
  迫击这东西,说实话制造起来也不太难,欧洲国家也很普遍了。但是俄军他穷啊,一般的炮兵也不太多啊,何况还是多兵种的炮兵配合。这时候,俄军正好都到了作斗位置准备工作都刚刚在进行,被清军一顿炮火打得阵地上的俄军鸡飞狗跳的,伤亡比刚刚声势吓人的清军重炮部队黎过的伤亡还大。
  一零八团又往俄军三一八高地上倾泄了半个小时的炮弹,俄军花费了好几个月费尽了心思与人力物力构筑起来的工事,就这样被清军两轮炮火炸地毁去了一大半。载国站在临时团部里,拿着望远镜看着俄军阵地上,纷乱的俄军在阵地里奔跑悲嚎,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来。他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对于战场是那么的渴望,就像是干旱了几年的土地对春雨的渴望一样。这与平时的自己有着天差地别。
  “进攻--!“载国没有放下望远镜,干脆地对身旁的一名传令兵说道。
  第一波一千五人的攻击部队在载国的命令下达之后,便高呼着冲峰,杀向了俄军的阵地。俄军这个时候还在调整防御工事。中国人太狡滑了,一次炮击还不够,跟着后面又来一次,俄军一个驻防团,一上阵地就伤亡了一半,还有一半被打得晕头转向,一时半会都没有摸清头脑呢。
  一千五百名清军士气高涨,这可是帝国强盛以来的最正规的一声大战了,而且对手又是平常演习之时针对的老对手了。这一千五百名清军如猛虎下山,在俄军反应过来之前已前冲到了俄军的阵地前方不足三百米的地方,等到俄军开始阻击,清军强大的火力,既使在仰攻也将俄军压制地死死的。
  十几挺重机枪配合着十几挺轻机轻,还有下雨般落下的手榴弹,将俄军的阵地打得尘土飞扬,俄军只有低头挨打的份。战斗刚刚进行了不到一个小时,一零八团的第一营便向俄军阵地前进了一百多米,将俄军紧紧地压缩在山顶一片很小的区域内。
  区域变小了,就意味着可运用的地方少了,俄军士兵虽然在战斗之中伤亡不是很大,但是却在这最后的防区内,伤亡开始急聚增加。清军的火力太强大了,俄军的阵营太密集,反而助长了清军的杀伤力。
  俄军团长伊克斯仅管很坚强地指挥着部队在阵地上顽强地抵抗着清军的进攻,等待着援军的到来,但是战斗打响得太突然了,到现在他都还没有搞清楚,原本还对俄军没有丝毫敌意的清军怎么就突然之间攻上山头了?
  远水解不了近渴,俄军的援军还在克索里,离三一八高地至少有一里的路程,大军赶到这里至少也要近半个小时,伊克斯在指挥部队反击的时候,被一名清军神枪手打倒。失去的指挥官的俄军更加恐慌了,在清军强大的火力攻击之下,被压缩到山头的俄军残部很快就溃败了下来。
  一零八团仅仅用了不到两个钟头的时间就将险峻的三一八高地给夺了过来。这离着丰申阿交人载国的任务指标--今天下午之前,一定要将三一八高地夺取过来。为主力大军通过争取时间,提前了近一半的时间。
  把个丰申阿喜得指夸载国真是个战场天才。东北军区是由原来的武卫军第三,第四,第五师三个师发展而来的,这三个师平时倒没有什么,但是一到了战场上,彼此就开始较劲了。丰申阿是这三个师里唯一的一个满族师长,因此与另外两上师的较劲很积极,生怕给咸丰丢了脸。
  还好载国很给力,这么快就达到了作战目的。而由第四师主攻的二二高八,地形还比三一八高地简单得多,却到这个时候还没有一点进展,急得他们的师长聂东成直跳脚大骂。聂东成便是聂士成的儿子,他升了司令之后,宝贝儿子也被他送到了军队里。这小子打仗是把好手,够狠,比他老子还狠。可就是有一点丰申阿和几个老师长都不满意。
  这小子高干子弟的气息太重了,对属下不太亲厚,这就有违了武卫当年的作风了。聂士成虽然一再批评教育,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小子还是没有改过多少来。这下,他的第四师比第三师差了不止一半,这该让这小子受点子教训了吧?丰申阿这么想着。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