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新年晚宴

  咸丰二十七年,大雪断断续续地下了十多天,终于在新年钟场敲响之前停了下来。阳光照射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银白色的雪,映着金色的阳光,相映成晖。又是一个平安富足的年份,大清国的老百姓自从一八四零年以来,已经在这样的快乐时光之中度过了十几年了。
  大清帝国的工厂、商店统一都在新年到来的前后七天放上大假,让工人们可以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地过一个年。这是大清帝国的商法业法案所规定的,没有人可以违背。北京城的百姓一大清早就已经出来在各大集市之上选购商口年货了。
  虽然都知道现在洋人那里闹得鸡犬不宁的,大清现在也挺紧张的,许多东西都严格控制了数量以及出口,但是这跟这些普通的百姓没有关系,他们只关心现在的大清帝国还是咸丰皇帝当政,只关心明年工厂会不会加薪水。有孩子的,就想着明年儿子从学校里毕业了,是该让他从政还是从商,或者是从军。
  这点点滴滴都是政府官员无法去理解的。一大清早载国便被咸丰叫了去,对于新年夜将要举行的晚宴,作为大清帝国的皇储,咸丰打算让他出面,当个陪衫,所有的一切事情将由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唐绍仪全权负责。咸丰让出场,为的也只是让他多积累一些经验,也同时在告诉他,自己将要把大清帝国这副沉重的重担交给他来打理了。
  载国有着心神不属地回到了阿哥所里。他是皇储,原本可以住在曾国帝国太子居住的东宫里。但是他不想因为自己的皇储身份,而跟其他的兄弟们疏远了。过堂里,站得笔直的宫中侍卫,见到这位大清帝国未来的皇帝,纷纷敬礼。载国也没有心思去回敬他们。他在心中思索着咸丰刚刚他说的话。
  在御书房里,咸丰已将几些日子在太和殿召会的全国会议,所谈到的内容告诉了他。大清帝国参战已经不容置疑的事情。作为一名军人,载国这位近卫军上校是没有资格走近太和殿的大门的,可是做为皇储,他有资格知道大清帝国的政治走向以及军事发展。可是他此时却有些彷徨,同时心中也有些期待。
  载国的宫中,迈宁已经着盛装迎了出来。这位金发的德国姑娘,一副迷的笑脸,让载国暂时的抛却了心中的烦恼,他拉着迈宁娇嫩的小手,一起走回屋里。突然想起,既然大清帝国参战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了,那么他是否可以告诉自己的娇妻,让她可是高兴一下?
  虽然咸丰没有告诉他,大清帝国参战,会倒向哪一方,但是从大清帝国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将来倒向同盟一方,将不会有太大的疑问。对此,载国有些疑惑,通过上次自己与阿玛的对话,阿玛应该早已明白,同盟想要取得胜利,是一件多么为难的事情。大清帝国倒向同盟国,最后的结果很难让人预料得到。他不知道自己的阿玛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艰险的道路。
  一旦同盟国失败,那么就算大清帝国再怎么强大,出挡不住协约国倾全力而来的压迫。如果失败,那么大清帝国,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他不也再往上想了。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才发现,以往只是穿一身轻便衣裙的迈宁,此时却正穿着一身雍容华贵的晚礼服,不由迷惑了一下,问道:“迈宁,今天哪位贵族夫人邀请了你吗?怎么穿得这么荣重?“
  原本迈宁也对载国的魂这守舍有些疑惑,但见他问起自己的穿着,不由便将其余的事情都抛开了,巧笑倩然地在载国的面前转了个圈,问道:“亲爱的,你看好看吗?这是妈妈亲自令内务府的尚衣间为了做的。纯手工丝绸的晚礼。中国的丝绸真的太漂亮了,又轻便又精致。“
  载国哭笑不得,女人爱起美来,真是什么都可以不顾的。他笑着点了点头道:“很美!母后怎么突然想起要给你做一件西式的晚礼服了?“
  迈宁的中文不怎么好。她一直称其其格为“妈妈“,而不是像载国一样叫母后,因为“母后“这两个字对于迈要来说,有些难以理解。迈宁一边高兴地欣赏着自己的新衣服一边对载国道:“亲爱的,你还不知道吗?妈妈让我陪你一起去参加今年的新年舞会呢?哦,真是期待,在中国的‘圣诞节‘会是怎么样一副场景。“
  听了话,载国怔了怔。新年宴会,说白了是为了庆祝大清帝的新年,但是这次宴会却与往年不同,这是带着明显政治意义的一声另样的国家新闻发布会!他想不通,为什么额娘会让迈宁去参加这样的宴会。是为了也让迈宁也安心吗?
  大清帝国将注意力转向了日本,虽然帮不到德国了,但也不用担心大清帝国为会利益所驱动倒向协约国的一边。载国越想越觉得是这样的可能。他再次深深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美丽的妻子,突然很想将阿玛告诉他的话转告给迈宁。
  可是话刚到嘴边他又吞了下去。咸丰告诉他的话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国家机密事情。这样的机密如果泄露了出去,无疑会给欧洲的战局造成不可想象的变数,同时也会给想要参加战争的大清帝国带来无数的阻碍。
  “亲爱的,你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一样?“迈宁发现丈夫的神色越来越不对劲,不由停下了转圈,温柔地向载国问道。
  “没什么?“载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心中的话来,他抚摸了一下迈宁姣美的脸笑道,“过年了,你想你的父王和母后吗?“
  他的话正打中了迈宁的心事,迈宁一下站直了身体急切地说道:“想,都快一年了。不过这次可以见到乔治伯爵先生,还有迈克夫先生。他们一定知道我的父亲和母亲的消息。嗯,真想天快一点黑下来。亲爱的,中国的北年,大家都会做什么?“
  .
  新年的钟声终于敲响,北京城的百姓欢呼着抢出自己的家门,北京的大街小巷燃起了鞭炮,百姓的欢呼声连紫禁城都能够听到。在中和殿里,来自各国的公使、使臣汇聚在这里。大殿里的音乐欢快的凑响着,宴会还没有开始,大清帝国的外交新闻发言人唐绍仪还没有到场,大清帝国的皇储殿下夫妇也没有出现。大家都各自围成一圈,品着各式的酒水甜点,一边谈论着欧洲的那场战争。
  人群划分的很自觉。欧洲交战国的双方都各自围成一圈,谈论着各自对战场未来的看法。一些与战争无关的国家也各自围成一团,他们还讨论着大清帝国会对这场战争做出怎么样的反应。
  有收在这场战争之中捞取一份好处的国家也围成一个阵营,虽然嘴吧里说着对欧洲战争没有任何兴趣的话,但是心里却希望从别人的嘴里看到他们对于这场战争将会做出什么样的应对措施。
  全场只有美国人是最为清闲的一方。美国大使卫廉游走在各个阵营之间,时而与同盟国的官员阵营寒宣几句,时而又跑到协约国的官员阵营之中评论几句。无论他走到哪里,却只有几毫无营养的话,一点也没有透露出美国对于战争的看法。美国人其实最关心的同样是大清帝国对于战争的看法,因为大清帝国对战争的态度将会直接影响到美国国会对于战争将要做出的政策。
  做为亚洲联盟体系的各个大清帝国的附属国以及附雍国,这个群体的阵营最为强大。但是其中也分为一个个小小的群体。其中与大清关系最为近了日本、安南与朝鲜三国就自己走到了一起,互相吹捧着大清帝国,赞扬着大清帝国对于本国的帮助。
  “小岛先生,我听说贵国近来局势很动荡啊。大清帝国在贵国的利益受到了相当大的损失呢。不知道贵国打算怎么向大清帝国做解释?“发话的是安南的外交使臣阮小二。他虽说得不经意,但是眼光之中却露出一副看你小岛有什么话好的眼色。
  小岛为是德川幕府此次派来出席在大清帝国新年宴会的代表,他望了一眼阮小二,自然明白他话里有话,但他却不理睬阮小二的挑衅。日本虽然几乎沦为了大清的保护国,但是安南又能好到哪里去,还是事事都要看大清帝国的脸色行事?
  他鼻子里轻哼了一声道:“这就不劳阮先生费心了。我日本与大清帝国共处多年。大清对我日本的帮助,德川将军感铭于心,国内的小小动荡,自然能够好好解决,免除大清帝国的担忧。“
  “呵呵.小岛先生说的是。大清帝国对于我们这些亚洲小国家,帮助巨大,我等都应该对大清帝国感恩才是。“朝鲜代表金胜武不疼不痒的说道。阮小二拐弯抹角的说日本对大清帝国的霸权不满,金胜武自然也知道阮小二当着他的面那么说,自然也将朝鲜拐进去了。
  前些年,由于俄国人的势力渗入了朝鲜,朝鲜发生了东学党人的叛乱,朝鲜李氏王朝一度被叛乱推翻,若非大清帝国出动东北大军,现在的朝鲜没准已经成了俄国人的代表了。安南这些年一直与朝鲜争“宠“,想要获得大清帝国更多的抚助,金胜武怎么能让阮小的奸计得逞?
  三人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阵。此时大殿外终于传来了宴会主人到来的消息,大殿里顿时一片宁静,大家都一致盯着大殿的门口,等待着大清帝国皇储夫妇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