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响彻欧洲的枪声

响彻欧洲的枪声


  听了载国的话,咸丰有些无奈地在心中暗暗叹息了一声。他走下了御案,来到载国的身前,轻轻拍抚了一下载的肩膀,轻声说道:“我知你性情稳重,但却锋芒难露。国家之是,岂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生在帝王家,当为天下忧啊?“
  “儿臣知道了!“载国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自己向来不喜欢争斗,对于战争更是厌倦。本来,他以为自己的长姐念慈公主会得阿玛器重,传之以国器。自打出生,他便听着宫里的人议论过的。可是没有想到的却是,阿玛会突然将自己立为皇储。这让载国原本平静的生活突然多出无数变数来。
  咸丰点了点头说道:“我虽从小将你送入军营,是为了煅练的你的意志与勇敢,更为了煅练你的血性。但是你要知道你不仅仅只是一个军人,更多的时候,你是大清帝国的皇储。而且,阿玛迟早要去的,我大清的江山与百姓终究要由你来的继承与发扬的。“
  听了咸丰的话,载国嘴角轻轻动了动。虽然咸丰的身体早就有人传言很虚弱了,但是到底是怎么样个,却还只有少数人知道,就连身儿皇储的载国也不能知道。可是现在载国听着咸丰的话,感觉咸丰像是在向自己移交身后事。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他却没有问出心中的伤感。
  见载国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应承着自己,他很想再说些什么,却不防突然殿外传来总理大臣王韬请见的呼声。咸丰怔了怔,示意载国退到一旁,便让人领了王韬进来。
  殿外王韬有些气喘,显然是出了什么大事,咸丰心中一急,连忙迎了上去,也不让王韬见礼了,连声问道:“怎么了王卿,是出什么大事了吗?“
  “启禀皇上,殿下,奥匈与塞尔维亚今天早上终于矛盾激化了,战争开始了!“王韬稍稍调匀了一下气息便急切地道。
  “啊.“咸丰与载国同时大声啊了一下。
  咸丰是没有想到战争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爆发。按照道理,现在还没有到春天呢,奥匈再急着找塞尔维亚麻烦,也不应该选在这个时候。欧洲现在的气温不高,冰雪还没有完全化掉,现在开战,无疑会给部队带来给养上的困难。
  而且,这样突然发生的战争并没有按照大清内阁与咸丰所设定的路线走下去。其中到底出了什么突然事件,也是大清所没有料到的。德现在有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庞大的施里芬计划事否还是按照原来的历史那样去走,这都是令咸丰感到捉摸不到的地方。
  而载国之所以感到惊讶的是,他刚刚还对战争抱着反对的态度,现在战争却在他眼前真实地发生了。有些难以置信,却又无可奈何。
  咸丰迈出一大步,跨到王韬的面前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么战争突然爆发了?“
  差点被咸丰的举动吓了一跳的王韬,此时才缓缓将事情的起因讲出来。咸丰二十七年一月,奥匈帝国与塞尔维亚政府和谈进入最紧张的时段。英法两国几乎在双方之间跑断了腿,却没能说动任何一方让步,而两国又非常不愿意看到战争出现,因此为了平抚奥匈帝国的怒气,英法两国一改常态,向塞尔维亚政府施加了些许压力。这使得原本强硬的塞尔维亚政府不得在谈判桌上做了一些让步。
  然而,奥匈帝国却仍就不肯放手,逼着塞尔维亚政府用国家关税来抵压其无法立即偿还赔款的保证。这无疑是在变向将塞尔维亚的命运控制在奥匈帝国的手中。因此之下,因内民愤四起,对于奥匈帝国的威逼,许多塞尔维亚民众都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奥匈的野蛮行径。
  一月二十一日,奥匈帝国大使奥里曼高调地坐着马车巡视了一下萨拉热窝的治安。他自以为现在奥匈帝国胜利在握,为了向萨拉热窝的民众展示奥匈帝国的“友善“,他特意带了很少的警卫,甚至站在马车上站起身向四周围将道路围得水泄不通的萨拉热窝民众挥手示意。
  历史是何其的一致,就当奥里曼的车队就快要进入总督府的时候,突然从人群之中冲出来的个塞尔维亚的小孩子手捧着炸药冲向了奥里曼的马车。见况之下,人群立时骚乱了起来,有些激进一些塞尔维亚民众,纷纷故意挤向闻讯赶过来的奥匈帝国的士兵,不让他们接近小孩。
  奥里曼也被吓了一大跳,他大声命令着车夫快跳冲出人群,一面紧张得掏出腰间的手枪,连连向冲向他的小孩连开了三枪。小孩中枪,身子重心不稳,在临近奥里曼马车几步远的地方扑倒了,但是他却在临死之前抛出了手中的炸药。
  冒着轻烟的炸药飞向奥里曼的马车,却由于准头不够,又是小孩的拼力抛出,炸药在奥里曼马车的前方爆炸,将奥里曼的车夫当场爆。见的早的奥里曼趁势滚下了飞速行驶的马车,才逃过了这一劫。
  惊魂未定的奥里曼以为危险已经过去,待稍稍整肃了下心情之后,他并没有马上离开现场,而是再一次笑着挥起手来,向骚乱的民众示意。他要以这样的心态彻令萨拉热窝的民众明白,奥匈帝国是不可战胜的,塞尔维亚完蛋了。
  可是他却不知道真正的危险正飞速地向他冲来。人群见奥里曼并没有被炸药炸死,反而好好地站在那里笑着挥手示威。顿时有人一阵长吁短叹。但是没过多久,人群里却突然又冲出了三个塞尔维亚轻年。他们出来得太突然,就连阻拦人群靠近的士兵都没有看见。
  由于他们出来的地方,正好是奥里曼的身后,正一门心思向民众挥手示意的奥里曼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他听到士兵的警告的时候,那三名轻年已经冲到了他的身边,并快速得拨出了短枪,冲着一脸惊愕的奥里曼连开数枪。
  奥里曼促不急防,身子都没有动一动,便如遭雷击一般,剧烈地振动了几下。向股鲜血瞬间便将他那干净的礼服染红了。有一枪直接命中了奥里曼的胸口,奥里曼在地上扭动了几下便睁大了双眼,一命乌呼。
  人群顿时发出一声欢呼,全部冲破了奥匈帝国士兵的阻拦,将三名塞尔维亚轻年护在中间,以便他们能够安全的逃脱。等到奥匈帝国士兵将人群推开,挤到奥里曼身前的时候,他已经死去多时。
  消息传回奥匈帝国国内,奥匈帝国政府彻底愤怒了。咸丰二十七年一月底,三十万奥帝国大军越过奥、塞边境,向塞尔维亚政府正式宣战。塞尔维亚军起起先并没有料到奥匈帝国会先斩后凑,未经宣战,便开进了塞尔维亚。一时之间被奥匈帝国大军击退了数十几里,并且还没有能够称住战线的能力。
  一时间欧洲大哗。英法两国一面全力与两国调停,一方面利用施压力,希望能够迫使奥匈帝国斩减缓进攻的速度。但是奥匈帝国再也没有耐性与塞尔维亚磨牙了,根本不听英法两国的调停建议。
  此时俄国才反应过来,见奥匈帝国都快兵临塞尔维亚的首都,大惊之下,立马将驻防在俄塞边境内的五十万大军开进塞尔维亚,并强烈要求奥匈帝国政府马下停止战争。俄国人同样觊觎塞尔维亚,奥匈帝国怎么会听他们的臭屁,自然无视之了。
  俄国一出动,早已经做好准备的德国政府马上就跳了出来,他们一面指责俄国人无端介入奥、塞冲突,一面强烈要求俄军马上撤出塞尔维亚境内。并且德军也开始利用德国国内发达的铁路线路,将大批的军队运往两国的边境之上。
  不过德军的去向却并未全部是奔着俄军去的,相反的是,德军一百多万人,只有两个集团军的兵力开赴了东线,其余的八个集团军都被德国运送到了普法边境。德国的动向目的很明确,他们这一次是来真的了。
  俄军同样将德国政府的警告视若无物,不断得将大军运往塞尔维亚境内。塞尔维亚政府得到了俄军的帮助,才得以将战线稳定在了离首都一百公里的地带。奥军长驱直入,到达这里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因此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突破塞俄两国大军构恐的坚固防线。双方的战势陷入胶着。
  奥匈帝国见状立马向德国政府求助。根据同盟条约,在奥匈帝国受到俄军攻击的情况之下,德国方面是有义务帮助奥匈帝国共同对抗俄国的。因此德国在收到奥匈帝请求之后,立马将二十多万大军向塞尔维亚方向开进。同时德国政府也以俄国拒不撤军的借口,向俄国宣战。
  战争一发不可收拾,法国人见德国不但参加了战争,而且已经露出了爪牙,指枪口直指法国,便跳出来在力为俄国说话,要求德国撤军。德国早就看法国不爽了,哪里会听法国佬的,鸟都不鸟他一下,一副就等着你来的架势,继续向塞尔维亚方面开进。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