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俾斯麦访华1

  咸丰二十六年十月,当全欧洲都在为了奥、塞两国的冲突而奔走担忧的时候,德国布莱梅港却有一支上型的舰队正要扬帆起航,随同这支小舰队一起起航的还有几艘巨大的客轮,每一艘客轮之上全部都载满了大清留洋的人员。当奥、塞冲突刚起的时候,大清政府便已经开始向大清留洋欧洲的华地人发出招回令,要求所有的在洋华人立即返回大清,以免遭到战争的损伤。
  而这支德国的小型舰队则是为了保护德国普鲁士王妃前往大清的舰队。全舰队由一艘排水量三万两千吨的战列舰护航,其余护卫舰队十一艘,浩浩荡荡从德国的布莱梅港出发,前往亚洲。
  奥匈帝国正在与塞尔维亚政府互相扯皮,当俄国不情不愿地将边境大军撤离了五十里之后,塞尔维亚政府终于迎来的奥匈帝国的和谈大使,但是奥匈帝国和谈大使一开始谈判所开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无法令塞尔维亚政府接受。这样一来,双方在一个小小的问题上纠结不休,彼此对于对方的诚意也不信任。
  往往奥匈帝国提出一个难题的时候,塞尔维亚政府代表便会甩袖而去,和谈因此而终断十几天,甚至一个多月,再等到塞尔维亚代表回到谈判桌给出答复的时候,奥匈帝国的大使又有样学样的甩袖而去。和谈又要终止十几、二十天才能继续谈判。
  英法两对于这种情况只得徒叹奈何,只得在双方之间游劝服,希望和谈能够早日达成,恢复一下欧洲的平静。但是奥匈帝国早就得到了德国的暗示,为的就是要拖延时间,等待给予塞尔维亚的致命一击的机会。
  平静的海面,一群海鸟围绕着一艘巨大的战舰不停得飞舞着。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金发中年女人矗立在战舰的塔桥之上,注视着蓝蓝的大海想着心事。她便是普鲁士国王腓特烈的王妃,英国维多利亚长公主殿下。
  长年的皇家教育,让这位年过四十的女人,保持着心无旁物的平和心态。皇家的精细的保养,令她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已过四旬的中年女人,而像是一个花开正浓的妙龄少妇。虽然他一直在与丈夫讲叙着英国自由主义思想以英国立宪制度的优秀,而且她也成功地让自己的丈夫喜欢英国的制度与思想。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打动她那骄傲而英明的父亲--威廉一世大帝。欧洲的局势越来越动荡了。虽然她内心深处对于这场动荡的推导者一清二楚,但是做为一个妻子,一个女人,他不便对德国的政治局势说上些什么。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德国不要与英国为敌,欧洲不要出现战争。
  然而她却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的想法。此次前往中国,明面上是以她想念迈的理由,对外公布,而实际上,却是德国为了在战争前与中国一些协议,能够让德国在战争之中,减少许多后顾之忧的协议。
  维多利亚王妃呆呆地看了一会大海,轻轻地在塔桥上叹息了一口气,突然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她的身后,有些策秃的头顶,圆圆的小脑袋,却有着一双锐利地能够洞穿一切的眼睛。他走到维多利亚王妃的身后,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地道:“殿下,起风了,还是请您回到船仓里去休息吧!“
  惊了惊,维多利亚王妃转身来,深深打量了一眼眼见的这个男人,轻轻地微笑道:“首相先生,劳您担心了。船仓里太闷了,我只是想出来换口气而已!“
  这个男人就是德国以铁血著称的德意志帝国的宰相--俾斯麦。维多利亚对他有些反感,因为就是这个人,一直在德国鼓吹着大民族主义思想,将整个德国都带入了令人恐惧的疯狂之中。
  曾经的威廉一世大帝并不太赞成俾斯麦的主张,但是在一次谈话的时候,威廉一世大帝担忧地对俾斯麦说道:“我完全能够预见得这一切的结果.在歌剧院的广场前,我的窗子下面,他们将会砍下你的头,过些时候再砍下我的头。“威廉一世这些话的时候,想到了被推上断头台的英国国王查理一世,而把俾斯麦比作了斯特拉神伯爵。
  但是俾斯麦并不害怕,他微笑着对威廉一世说:“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只好奋斗.我们能不能死得列体面一些.我自己是在为我的国王的事业和陛下奋斗。“在这个时候,俾斯麦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战争狂人。
  他曾在德国的议会大声地道:“德意志看得起普鲁士,不是因为它的自由,而是它的实力.当前各种重大的问题的解决,不是靠演说和大多数人的决议.普鲁士必须积聚自己的力量,并将它掌握在手里以待有利时机.这种时机已被错过了好几次,维也纳条约所规定的普鲁士国界不是利于健全的国家生活的。当代的重大问题,不是通过演说与决议解决的--这正是1848年和1849年所犯的错误.而是要用铁血来解决。“
  只是当时他的演说并没有得到德国内阁的赞同,仅仅只有陆军大臣罗恩表地支持。但是随后而来的“普奥战争“、“普法战争“的胜利,彻底改变了这切。普鲁士通过战争彻底统一了分裂的德意志联邦,通过战争,德国从法国手里拿回了两块重镇之地。
  从此德国疯狂了,到处都是喧嚣着战争的人们。而德国政府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开始紧急筹划“施里芬“这个庞大的战争计划。只是在统一的过程之中,由于俾斯麦过度的统维护德国容克贵族的权利,而将民族主义这个极端的思想带入德国。在德国的一个庞大犹太家族几乎遭到了灭顶之灾。也为德国的失败埋下了隐患。
  维多利亚王妃对此事同样一清二楚。罗思柴尔德家族被德国赶出德国之后,便一直在暗中帮助法国人。当年的普法战争,德国要求法国赔偿的五十亿法郎之中,有一大半是由罗思柴尔德家族帮忙支付的。虽然明面上,法国称这笔赔款是从英国助的。但却瞒不了身为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长公主的她。
  同样,俄国在国内的改革所需的大量货款也是由罗思柴尔德家族以法国的名义借给俄国的。法国与俄国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原气,罗思柴尔德家族居功至伟。虽然如此,罗思柴尔德家族拿到了几乎整个欧的铁路利益。但却是无形之中为德国树立了两个强大的对头。
  俾斯麦很不喜欢这位英国长公主殿下,他也不喜欢腓特烈。他认为腓特烈夫妇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影响德国的强大,是在背叛整个德意志帝国。他的礼数做得很到,深深地向维多利亚王妃施礼之后,才道:“殿下的健康与安全,本人责任巨大,还是请殿下回仓休息去吧!“
  维多利亚王妃轻轻地摇了摇头,不经意地叹息了一声,心中默默地祈祷着,她希望自己的女儿不会像她一样,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随即他向俾斯麦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径直朝着自己的休息仓内去了。
  望着远去的维多利亚王妃,俾斯麦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他恨恨地轻声说道:“可恶的英国人。该死的叛国者。我绝不能让软弱的腓特列当上德意志的皇帝。“
  此时经过数十天的航行,舰队已经进放了印度洋。大洋上隐约可以看到有英国印度洋舰队的战舰,远远地跟在德国舰队的身后。俾斯麦轻笑着望了一眼远处隐约的影子,不屑地道:“无谓的挣扎。只要此行能够成功,德国的胜利就是不容置疑的!来吧,可怜的人们!“
  德国的施里芬计划堪完美之至,但却有一个小小的露洞,这是德国无法弥补的。当年德的“三皇同盟“的愿望,因为俄奥两国的仇恨,无法实行。而俄国倒向英法两国的一方,也是德国无可奈何的事情。与俄国的“友好条约“已经到期了,可是国内却没有意向再与俄国继续签定这份条约。
  这样一来,一旦战争开始,德国将受到法俄两面的夹击。虽然计划里,德国将在东线布置少量的军队,以有计划的阻击撤退的方法,延迟俄国人的进攻,从而为西线进攻法国人的大军争取时间。但是战场迅息万变,德国政府无法保证,东线的阻击能否经受得起俄国那群农夫的猛烈进攻。
  所以俾斯麦向德国政府提出拉拢大清政府的提议。有了夏洛克公主与载国的联姻,俾斯麦对此行充满期望。
  俾斯麦将目光投向远海,沉寂在未将令人热血沸腾的战争之中。几天之后,德国舰队与中国客轮相继进入了马六甲海峡。随着新加坡的遥遥在望,随在德军舰队后面的中国客轮上的华人显得无比兴奋起来。
  这些人都是早年进入欧洲各国学习的,离别祖国数载,当越来越接近自己日夜祈盼的祖国的时候,人们的心情变得热血沸腾起来。每一个有关大清帝国胜利的消息,都是这些人在异国他乡,刻苦学习的动力,他们深深为自己能够成为一名中国人而感到骄傲。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