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储访欧2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漫漫的海上旅程,大清访问舰队在近乎一个月的长途航行之后,终于到达了欧洲地中海沿岸。大清帝国的到访令所有的欧洲帝国感到惊讶与欣喜。他们惊讶的是,大清帝国首先选择访问的国家是德国,而他们感到欣喜的是,所幸大清帝国并不只仅仅访问德一家,而是会先后到达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国。
  从此看来,大清帝国应该不会在世界局明朗以前,作自己的明确表态。这对于欧洲两大军事集团来说,可谓是几个欣喜,几人忧。欣喜的自然是英法为首的协约国集团,大清不明确表态加入同盟国方面,这对将来的战争很利。而忧郁的就是同盟国了,眼看着自己面前有一个实力超级巨大的“朋友“在面,却无法将她拉入自己的阵营,实在是有些郁闷不已。
  但不管怎么说,大清帝国的到访,还是令原本局势动荡不安的欧洲得到了一些缓和的机会。在大清帝国访问欧洲各国的期间里,各国的政府以及民众都会睁大双眼看着大清帝国与该国政府是否私下里会签定什么条约或者是协议。
  对于大清帝国的到访,德国人表示得最为热情。大清的舰队还在离德国数十海里的地方,就已经能够远远地看到一队规模实力巨大的战舰队伍排着友好的队形,向大清的舰队缓缓驶了过来。
  德国威廉一世大帝为了表示德国对于大清这个好朋友的重视,威廉一世特意让自己的儿子,德的皇储亲自率领德国地中海舰队出海迎接大清帝国皇储的到来。
  腓特烈·威廉·尼克劳斯·卡尔是德国皇帝威廉一世的唯一儿子。由于他长期在英国,受到开明派与立宪派了强烈影响,对于父亲与首相俾斯麦的铁政策实分不喜欢。他从来都不喜欢首相俾斯麦,这导致了两人之间的不和。
  但是同时,腓特烈又是一位优秀的军事指挥官,他曾指挥过1866年的德奥战争,以及1871年的普法战争。威廉一世对他这位儿子很是喜爱。但是这位未来的德国皇帝的一生却是悲苦的。
  当的父亲威廉一世去世之后,他顺利的继承的德意志帝国的皇位以及普鲁士的王位,但是这位倒霉的德国皇帝,却在他继位的那一年患上了喉癌,这还不是最坏的事情。原本腓特烈的癌症是有可能治好的,但是由医生的误诊,导致了他的治疗被延误了,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的病情开始极端的恶化,出现了窒息的情况。
  历史上,腓特烈在一八八八年三月九号继承皇位,但仅仅九十九天之后,这位可怜的德国皇帝因病去世。之后他的长子弗里德里希·威廉·维克托·艾伯特·冯·霍亨索伦继承的德意志帝国的皇位,也就是历史上的威廉二世大帝。
  这一些载国都曾从阿玛那里了解到了一些,他不知道自己的父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或者说他是一个神也不一定。因为在他看来,一脸温和的微笑出现在自己面前,四十多岁的德国皇储,并没有出现他想像中瘦弱样子。反而他看到的腓特烈个子很高,而且也很强壮,一身的军装,让他看上一眼都觉得他绝对不是一个短命的人。
  可是咸丰去告诉他,十几年之后,他就会因为癌症,只做了九十九天皇帝之后,便因病去世了。而对于载国仅仅十几岁的年龄,腓特烈也很感到意外,他怔了一下之后,才微笑着走到载国的面前,伸出右手与载国握手道:“欢迎您尊敬的大清皇储殿下。我是普鲁士国王,德意志帝国的皇储腓特烈。“
  “谢谢您来迎接我们,腓特烈皇储。“载国很友好地回了一句。他打量了一下腓特烈的身后,发现并没有阿玛描述之中的德国首相先生。暗中肯定地想道:“阿玛果然没有说错,这位皇储殿下,与他们的首相先生根本不和!“
  众人在“守土“号上各自介绍了一翻。这次德国不但派出了皇储腓特烈,更有许多德国国会的议员,内阁的从多大臣,但他们的首相先生却没有露面。问候了一翻之后,两国的舰队合并为一,缓缓向德的不来莱梅港驶去。
  德国对大清帝国的到来,重视又重视。当载国一行人到达德国不来莱港的时候,码头上几乎站满了手捧着两国皇帝陛下头像的德国居民。人们拥挤在码头之上,对到来的大清帝国访问团一行,发出了热烈的欢呼。
  在码头上,载国终于,见到了德国的首相,被咸丰称之为铁血宰相的俾斯麦。首相先生有些秃顶,嘴边的小胡子很短,却很精神。一双淡蓝的眼睛,无处不秀着他那无情的铁血热情以及他对于政治外交方面的锐智。
  载国紧记着咸丰在他出来之时对他的一再交待,知道这个人仅仅用了不到三年的时候,让一个分散的德意志联邦,成为了现在欧洲大陆上一个顶尖的强大帝国。他的偏执成就了他的功勋,同样因为他的偏执,将德国拖入了战争的泥潭之中。
  由于咸丰对俾斯麦的崇敬,载国对于这位德首相先生也表现在很尊敬。他与俾斯握手之后,便大方对俾斯道:“首相先生,您的丰功伟绩,令我以及我的父皇都感到由衷的崇敬。今天能在德国与您见面,是我一生的荣幸!“
  “哦,天啊!“俾斯麦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可思意的感觉,他做了一夸张的手势大声地说道,“贵国的皇帝陛下也知道鄙人事情吗?对于贵国皇帝陛下来说,鄙人的所作所为,其实根本不值一提的。我真的希望有机会能够去伟大的大清,去拜见一下贵国的皇帝陛下。“
  “十分的欢迎您,尊敬的首相先生!“载国大方地道。
  一行人在俾斯麦的带领之下,穿过拥挤的人群,坐下了德国从大清帝国进口来的小汽车里向德的皇宫驶去。
  当天晚上,德国商层以及伯林的德贵族在德国皇宫里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对来自大清的访问团表示欢迎。宴会之上,载国无意之中认识一个非常活波而又美丽的德姑娘,他的名字叫做萨克逊-迈宁。
  小姑娘与载国的年纪十分的相似,一头呈波浪形的金色头发,宗色的眼睛,雪白的皮肤吹弹可破的样子,瓜子脸,一脸迷人的微笑。载国看到她的时候,也发现她正用好奇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当腓特烈牵着一身海蓝色欧式礼服衣裙的她来到载国面前向他介绍的时候,他终于知道这个小姑娘是什么样的一个身份了。德国皇储腓特烈的长女,未来的夏特洛公主。第一次与位异国他乡的小美女面对面的交流的载国,感到一丝莫名的羞涩,一向沉稳的他,居然感到脸上有些发烫。
  而小姑娘却好像要比他大方得多了,在自己的父亲将自己介绍给了载国之后,小姑娘很得体得向载国轻轻下蹲行了礼之后,很优雅地伸了自己仿若青芴的玉手,任由载国牵着,在嘴边轻轻亲吻了一下。
  载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感到心跳加速,但是他肯定迈宁很迷人,尤其是当她浅笑的时候,几乎令载国感到心情荡漾。他的一身笔挺的军装配合着沉稳的性格,同样也令小迈宁感到一丝心动。
  “尊敬的殿下,您能和我跳一支舞吗?“当晚宴进入高潮的时候,宴会的场地中央响起了欢快的音乐。小迈宁扑闪着一双迷人的宗色眼睛对载国说道。
  她的一句话,顿时领载国陷入困局。因为从懂事开始,他便被咸丰丢到了大清近卫军当中,可以说他的童年时代在是军中度过的。大清军纪严明,除了艰苦的军事训练之外,这些客套的东西根本就没有,既使他是大清帝国的亲王殿下,也不能例外。
  载国坚毅的性格在军队里得到了磨练,却从来不知道如何却误乐身心。他傻傻地望了一眼小迈宁,尴尬地说道:“很报歉公主殿下,在下不会.不会跳舞,令您感到失望了!“
  “扑哧“一声,小迈宁被载国的窘态逗东了,可是她却很有贵族风范地用一柄小习扇轻轻挡住红唇,同时苗的身子,因为笑而全身轻轻颤动着。载国被他一笑,更回感到有些不适了。他红着脸望着笑着身子都要歪了的迈宁,无言以对。
  “哦,这不要紧,我可教您啊!“好不容易止住笑意,迈宁主动地拉住载国的手说道,“作为一个贵族,您应该学会如何与人沟通,更应该学会如何去享受贵族的生活。您的成熟是令人着迷,但却是不应该出现在您的身上,尊敬的殿下。“
  刚想说些什么缓解一下自己突然被一个异国美女拉住而心慌情乱的载国,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被小迈宁拉到了起大厅的正中央。作为客人,而且是大清帝国的皇储殿下,这第一支舞曲无论如何都必须他来领舞的。这也是欧洲人的礼仪。
  载国被小迈要拉着在大厅里生硬地起舞。而在四周见到这一情景的行国各界人士纷纷发现了欢呼之声。大清帝国的皇储与德国的公主殿下正在起舞,这意味着什么?也许明天的欧洲各大报纸上就会将一消息传到欧洲的每一个角落。人们似乎看到了法国人、英国人以及所有与德国做对的欧洲各国惊慌失措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