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给我一个孩子

  葛厦政府的倒台以及****的外逃,令西藏的混乱局势快速地平息下来。大清国防军五万正规军,以及用来为大军运送给养的后勤部队,共十万人,总共仅仅花费了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便轻松拿下了西藏的首府拉萨,平定了叛乱。
  四川成都,咸丰听到西藏大捷的时候,紧绷了多日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十几年来的牵挂与担忧,在拉萨被大军攻克的那一刻,终于都结束了。现在留给咸丰的只有如何稳定西藏后的局势,以及如何在西藏进行改革彻底平静中国的西南天然屏障。
  在咸丰想来,西藏的事情起初的时候,仍然只有以自治的方试继续管理。仅管有丹珠活佛的帮助,但是要想让西藏大大小小的各地封建土司们一下子接受朝廷的改革,显然是不明智的。但是有几点,是咸丰非做不可的。那就是西藏的农奴制度必须废除,西藏的百姓必须得到解放。只有在西藏彻底拥有了藏民的心,朝廷在西藏的统治才能长治久安。
  另一方面,西藏的之前作为一个几乎绝对自治的地方,除外交方面的事情,西藏的事情几乎都一手由各地的土司各自为政。这是咸丰不能接受的事情,西藏彻底平定之后,那里的军事大权必须交由朝廷管理,军队不再由各地的土司自行招募。在朝廷在西藏实行缓步改革期间,西藏的自治只限于西藏的经济、文化以及宗教信仰。
  西藏的各项涉外事件都必须绝对交由朝廷处理,各地土司不能私自会见国外使者,更不能与国外势力私自签定任何协议。这是保证西藏在自治了多年之后,缓步收回西藏政府以及藏们的“放飞的心“所必须要的步骤。
  咸丰二十四年十二月,西藏的一切事情都在趋于稳定。在成都暂代军区司令员一职已经快两三个月的咸丰决定回到北京。所有的事情他都一手交由冯子才与色愣额去处理了。好在****的叛乱,让西藏的大部分反动势力或者损失惨重,已经没有了与朝廷讨价还价的实力,或者干脆在这次叛乱之中被官兵彻底消灭。
  经过丹珠活佛的劝导以及解释,咸丰相信朝廷的改革很快便能在西藏实行起来。这里已经没有他多少事情了。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如何让稳定下来的大清帝国在欧洲甚至于世界风云变幻的局势之下,获得最大的利益。
  十二月十七日,大清第一条完全由自己设计修建设的铁路--京成铁路,正式宣布通车。从此难于上青天的蜀中变成一马平川。这条当时世界上长度最长,修建难度最大的铁路,令全世界都感到兴叹。
  咸丰决定等到京成铁路通车之后,便动身起程回北京。到了四川几个月了,咸丰一直都坐在作战指挥部内,注视着西藏的局势变化,他都没有机会去参观一下,美丽的成都平原。因此在动身之前,咸丰决定先在成都好好游玩一阵再说。
  虽然天气很冷,十二的冷风吹在人的脸上如刀割一般,但是咸丰的游兴仍是不减。他只带了一个警卫便装随在自己身后。成都作为中国历史有名的“天府之国“,不但因为其地理复杂,道路艰险,极少受到战火而如此,更重要的是,这里有一个著名的水利工程,令曾经也同样多灾多难的四川能今天的富足。
  都江堰!这个两千年前由大秦帝国蜀郡太守李冰设计建造的水利设施,经过了数千年的风雨侵袭,仍然如持着钢枪保护中国国土的战士一般,屹立在成都平原的岷江之上。淘淘地岷江江水,拍打着两岸,站在江边的咸丰仿佛能看到两千年前那个雄壮的身影,正在岸边指挥着成千上万的军民,在这里修建大水坝。
  不禁他的歪诗性大发,大声冲在淘淘江水吟颂了起来:“岷江天难谁能敌,古今千年唯李冰.“
  “啪啪.“不知道什么时候,咸丰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掌声。随在咸丰身后的警卫顿时警觉,返身警惕地注视着后方。他没有想到,来人的身手竟能令他这个由天机处精挑细选出来的顶极特种兵的耳目都逃过了。
  咸丰也同样感到愕然,不由得全身冷汗直冒出来。现在西藏的局势刚刚稳定,若说没有叛贼会在四川对他利,那是谁都没有把握的事情。他如此轻率地只带着一个警卫跑到这“荒郊野外来,如果来人真的是要对他不利的话,那么就在刚刚,他与他的那个警卫早就死在敌人的枪口下了。
  有些心怯地咸丰随着警卫的动作,也慢慢回过头来,他尽理装作一副风雨不惊的要样子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来人。
  来的是个女子,一身的红装,一头如瀑布般的青随意披散在身后,身姿傲人,面目清秀。咸丰打量着这个女人,觉得有些面熟,却又总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是他心里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悸动。
  咸丰低眼往女人的下面看到,只见女子的玉手之中,正握着一把银色剑鞘,一尽来长的小短剑,这时候咸丰的目光变得有些玩味起来。他微笑着轻轻推开如临大敌般挡在自己身前的警卫,朝那女子作了一揖,说道:“我还以为是哪路神仙,突然跳出来吓我。没想到却是多年不见的老友了!周姑娘,你我又在四川相遇了,不知道是缘份呢,还是巧合?“
  来人不是周秀英又是谁。只见她青丝抚肩,一把小剑随着伴在身侧,脸上有些微红地望了咸丰一眼。一双秋明眸之中闪过一丝欢喜,随之而来却是被一股淡淡的忧愁代替。咸丰的一句玩笑话,顿时令她有种说不出来的难过。但是面对咸丰之时,她却又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失自己的尊严。
  周秀英恨恨地瞪了咸丰一眼,没好气地回道:“本姑娘是追着您的皇室车架,一路来到四川的。不是巧合也不是缘份。皇上估计这些年贵人事忙,忘了十几前年在扬州答应过小女子什么来了?“
  咸丰被周秀英一顿抢白,说得顿时无语。他有些愕然地望着周秀英,心里暗自寻思着,这女人不会真是为了来找自己报仇的吧?当年在扬州自己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跟一个反贼来了个十年之约。现在虽然十年之期早已经过了。咸丰他还真没有把这个“十年之约“当回事了。
  再说了,当初在苏州城外,自己可是给这个小妮子狠狠捅了一剑的。没理由理由现在她又千里迢迢地追到成都来找自己报仇啊?但是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周秀英这次是不是真的一个想不开,隔了这么年还是要报那杀父之仇。她老子不是自己亲手杀死的,就这样被她杀了,好像有点冤。
  咸丰一面在肚子里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着,一面尴尬地朝周秀英笑了笑,一面还不忘偷眼望望身旁的警卫腰里别着的手枪。他估算着,就算周秀英身手再好,总逃不过手枪的速度快吧。想到这里咸丰心里稍稍放了一点心。
  他苦笑着,顾左右而言他的对周秀英道:“这个,周姑娘,你看这里风景独秀,正是出外踏春的好时节啊。那个,既然姑娘有那个雅兴,那小生就不便打扰姑娘了。这厢这就告辞了。“
  不管周秀英说的是不是真的,总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咸丰想使个“声东击西“什么的策略,引开周秀英的注意力,想着带着警卫逃之夭夭。不料,周秀英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秀眉轻皱,娇斥一声道:“奕宁,你给我站住!“
  刚刚摞动了一步的咸丰顿时被周秀英叫住了,不敢再迈一步。他的警卫也迅速拔出了自己的手枪描准备了周秀英,同时一把再次将咸丰挡在身后,目光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周秀英。他虽然看出咸丰与周秀英相识,但是为什么两人之间有如此敌意,就是不他一个小小的警卫所能清楚的了。
  看动咸丰的窘样,周秀英好像顽颇的孩子一般,心中的所有忧愁都瞬间随风而散了。他“哧“的一声,娇笑了起来,花枝乱擅地冲咸丰笑道:“堂堂大清帝国的皇上,曾让洋人不敢踏入大清一步的千古一帝,咸丰大帝竟被我一个小女子吓得如此这般,这要传出去,还不笑掉人的大牙?呵呵.“
  搞了半天,人家姑娘是吓吓自己的。咸丰顿觉被人给耍了,而且在是自己的警卫面前被一个姑娘耍了。他觉得自己刚才十在太没有面子了。咸丰恨恨地回瞪了一眼笑得快喘不过气来的周秀英,本想散发一下自己的“王八之气“的,但奈何,当了十几年的皇帝了,他压根没发现自己身上有什么YY小说明所说的“王八之气“。
  无奈之下,咸丰只得装作怒不可谒的样子,狠狠地说道:“大胆民妇,竟敢作弄朕,你可知罪?“
  “不知!“周秀勉强忍住笑意回道,“大清宪法上可没有说,作弄一下皇上,会有什么罪过的。这可是您亲自与大臣起草的律法,您不会忘了吧?“
  咸丰差点栽倒。这女人,十几年前还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江湖儿女呢,现在倒好,跟自己谈起律法来了。还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咸丰默然无语,很干棍地对周秀英再次询问道:“姑娘到底找我何事,不会又是像当初苏州城外一样,暗中保护自己吧?嘿嘿.“
  像是找到扳回面子的机会,咸丰嘿嘿笑了两声。果然周秀英被他说的俏脸一红,轻轻低下了头,喃昵着道:“秀英此来,有一事想与陛下单独谈!“
  这次咸丰疑心不再了,没理由刚刚大好机会,这女人不杀自己偏偏要耍这种花招的。他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侧目示意了一下仍如临大敌的警卫道:“你先下去,有事朕再叫你。“
  警卫有些为难,皇上的安危可是说着玩的。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虽然说跟皇上认识,但是让皇上与一个不明来历的女人单独相处,他做不了决定。但是咸丰的命令他又不敢不依。左右为难之下,又被咸丰狠狠地瞪了一眼,他才不情不愿地退后了十几步。
  见警卫仍离自己太近,咸丰干脆自己走到了周秀英的面前,笑着问道:“姑娘有什么事就请讲吧。如能帮得上姑娘,朕必不推迟!“
  “给我个孩子!“周秀英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