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九州平定12

  此次叛军的进攻规令冯子才也感到咂舌不已。三万人,几乎整整三万人的冲峰规模。叛军如潮水一般地涌过了小小的古纳子河,向守军阵地冲了过来。而此时冯子才手上仅令只有一百不到的官兵以及一千多人的林芝土兵。面对三万人的进攻,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抵抗的,就算叛军再没用,以三万人正面对战一千人的也是胜算在握了。
  而此时最令冯子才担忧的是官兵们的弹药已经所余不多了,能不能支持到将活佛转移出林芝还是一个问题,何况与如此大规模的叛军作战。冯子才毫不犹豫地唤来了自己的警员,厉声命令道:“快去,让冬不勒土司大人,用尽一切办法将活佛转移去城。让他在半个小时之内做到,不然一切都晚了!“
  看着警卫员应命而去的身影消失之后,冯子才唤过了官兵里面唯一的一名军官,中蔚连长张子才道:“命令部队,死守每一寸防线,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后撤,一定要等到活佛安全转移出城之后,我们才能撤。听到了没有?“
  “是--!“张子才扬着包扎着绷带的手,干净俐落地应道。
  随即他便下到了部队里面。叛军的喊杀之声越来越近了,冯子才知道最后的时刻即将来临,他沉静地迈出了他的临时指挥部,操起了自己心爱的勃朗宁打枪。那是咸丰在他五十岁大寿的时候,亲自派图先送给他的,他一直都似为珍宝一般,舍不得轻意拿出来。
  这次林芝保卫战,他不知道自己是生还是死,但是看到这把珍贵的手枪,冯子才的心情便平静了下来。他双眼泛着精光,示意了一下一名留守下来,保卫自己的卫兵道:“跟着我,跟叛军拼了!“
  卫兵沉默地敬了个礼,静静地而又坚定地跟在冯子才的身后,加入到了阻击叛军的行列之中。虽然守军的兵力严重不足了。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任谁都知道,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因此不管是土兵还是官兵们,都一个个舍生忘死,与叛军展开着激烈的对战。
  虽然叛军占尽了优势,但是仍无法在半个小时之内将冯子才他们打垮。激战了半个小时,守军的弹药告急。正当冯子才打算将自己的这把老骨头连同自己心爱的心手一起丢在古纳子河阵地上的时候,叛军的阵营之中突然响起了他熟悉的迫击炮的响声。随即,守军的身后,枪声大作。
  叛军促不及防,没有想到守军最后还有援军。一时进攻的势头受挫,阵形混乱起来。而来的援军的火力之强,还在他们之上,叛军误以为是朝廷在的大军到来了,惊慌之下,没等到冲上守军的阵地便一窝蜂般地纷纷抱头逃蹿。
  刚刚站起身的冯子才此时心知道朝廷的援军到了,心中一松,几乎倒了下去。若非一旁的士兵眼疾手快将他扶住,他早已倒在了战壕里。几天来的激战令冯子才身心俱疲,但是他仍旧顽强地眼着双眼,看着一个个国防军士兵从他们的身后,越过自己,冲向叛军的溃兵。
  深黄色的木柄,比一般步枪短一半,独特的构造,强猛的火力。冯子才见识过这种武器的强横。这一次他彻底安心了。整个大清能够第一时间装备在这种被叫做“AK-47“的自动步他的部队,队了皇上的近卫军第一团,全世界还找不到第二个。
  这说明此时到来的朝廷援军至少有一个团之多,配合着这种新式,强横的武器,冯子才相信就算叛军再来十万人,也休想越过古纳子河阵地一步的。虚弱的冯子才被卫兵扶回了临时指挥部内。
  此时大清皇家近卫军第一团的团长马四宝正在指挥部里微笑着等待着他的到来。看到冯子灰头土脸的样子,马四宝有些夸张地一把将他扶住,轻笑着道:“哇,老冯,我说,你不是吧,堂堂成都军区的司令长官,怎么搞得跟个伙夫似的?“
  冯子才没好气地一把打开马四宝,这个富家公子出身的近卫军团长,平时除了爱恶搞,其他都还不错,因此部队里的人都还算喜欢他。当然,他能当上这个近卫军第一团的团长也不是没有能耐的。从最开始时的大清重炮旅旅长,到后来的近卫军团长,马四宝可是下过一翻苦功夫的。连他老爷子的家产他都放弃了,坚决留在部队里当兵,也不回去做他的富家少爷。
  “你小子,怎么来得这么快。我老头子还以为这次要把这把老骨头报达给皇上呢?“冯子抹了一把脸上的尘烟,笑骂道。
  马四宝才不怕冯子才这一套呢,他整了整军装备道:“这事说起来了那就话长了,等平定了叛乱咱再细细的说。“说完之后,马四宝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对冯子才道,“成都军区司令官冯子才听令.“
  说着他顿了顿,看了一下冯子才的反应。冯子才一听,立马知道马四宝这小子可能带来的军部的命令,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处罚令。他还不知道咸丰继他之后,也到了成都。冯子才不敢怠慢,回了个军礼,等着军部的处罚命令。
  这时马四宝才咳了几声,缓缓道:“皇上亲令,成都军区司令官。以一军区之首,轻入险地,至使军区几近混乱,使西藏局势情报延误了数天才得以传报军部,滋给予冯子才降阶一级,暂理军司令职,以示惩戒。又,念其心念西藏局势,又保护活佛有功,故功过机抵,官复原职!“
  本来听到起先的话,冯子才还有些难过,毕竟这是皇上亲自下的召令。但是听到后来就不对劲了。他功过相抵了,又官复原职了。这一道命令之下,他又司令员队到了副司令,又从副司令回到了司令员的位置上。
  冯子才愕然。马四宝却不跟他多说什么,嘻嘻哈哈地拍了拍冯子才的肩膀,装作有些可惜地道:“我说老冯子,本来等西藏的事情一完,你便能大功一件,说不定能够入阁,过过陆军总长的瘾。现在好了,还是呆在原来的位置上,一动不动了!“
  没想到冯子才却哈哈大笑,回道:“我冯子才,一辈子打战打惯了,让我坐在京城里享清福,还不如呆在四川跟那些兵仔子们一起来得痛快呢。“
  两人相视大笑。此时,近卫军第一团已经冲过了古纳子河。叛军的冲峰部队大乱之后,被近卫军一路赶过了河对岸。近卫军火力强劲,近身做战,当今天下,举世无双。叛军的大规模溃退,直接导致了叛军大营的松动。叛军阵脚大乱,仅管皮埃尔极力想重组防线,但是都没有丝毫用处。
  虽然官兵只有看上去的两千来人,但他们的火力却丝毫不下于一个师的火力强度。叛军士兵连机枪都没有见识过,何况是近卫军手中的自动型步枪。近九万的叛军大军,就这样被一个团的近卫军打得丢盔弃甲,狼狈而逃。
  等到冯子才他们带着守军的残部打过河对岸的时候,仅仅只能看到地上到处是叛军丢弃的枪支与弹药,而那些笨重的大炮,更是没有人理会,一排排整齐完好的摆放在那里。见叛军彻底被击溃了,马四宝便想将部队招集起来,整军准备追击叛军,将战果扩大。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马四宝一招集之下,近卫军能够被招集起来的,不到五百来人,其余的士兵与将领,全部不见了。马四宝有些气愤,一问之下,才知道部下们早已经追在叛军的屁股后面杀过去了。他们丢给马四宝这位团长大人的话只有一句--弹药不多了,请马上补弃上来!
  听了这话,马四宝当场跳脚大骂。近卫军这群小王八蛋,打战的时候,只知道图自己爽,根本不想省着点用。冲峰用起来是爽了,但是子弹可就比冯子才他们的步枪大得多了。马四宝战没有捞到,一下从团长,变得了后勤部长了,怎么能不气。
  叛军来的时候,是有战马的,但是等到冯子才他们过河的时候,战场上除了一些受伤的战马,基本上看不到一匹战马了。马四宝这次不用问也知道那些被叛军丢下的战马哪里去了。除了被近卫军的那群败家子们抢去追叛军去了还能上哪去?
  叛军溃不成军,一路败退回到那曲。这时候,原本就中摇摆不定的那曲土司再次反戈,趁叛军军心不稳之时,将克里日扎杀害,投降了官兵,带着土兵一咱为官兵带头引路。叛军不敌,若非官兵们的弹药补给跟不上去,马四宝的一个团就要打到拉萨去了。
  随后,那木赞布“负荆请罪“将活佛迎回那曲。同时活佛开始向藏民们演讲,指出****的分裂野心,呼吁藏民们起来一起反对****,配合官兵,恢复西藏的平静。有了活佛的招牌,原本被****哄骗了的几个大土司立马宣布退出****的阵营,向官兵投诚。而仍就被****控制着的叛军士兵,开始感到迷茫。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却跟自己一向崇敬的活佛做对,叛军将士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又是为了谁而而战。拉萨开始出现大批的逃兵。
  为了恐固拉萨的防御,****不故四大葛伦的反对,在拉萨大肆征集轻年男子加入叛军。在官兵于那曲一带休整补给的时候,****再次在拉萨集结了十万大军,准备死守拉萨。咸丰二十四年十月底,朝廷十万大军开进那曲。因为有了活佛的支持,咸丰原本料想的后勤工补给的困难没有了。
  各地的藏民听说官兵是来保护活佛的,不但不阻拦,而且主动地加入大军的后勤部,帮助官兵运输给养弹药,极大地保障的前方部队的补给。十一月,清军开始对拉萨进攻,守卫拉萨的叛军大多都是****强拉来的。还没等到官兵打过来,守城的藏兵就一哄而散,跑得一个不见。
  十一月七日,拉萨被官兵彻底占领,****带着仅存的三千余死硬份子,死守布达拉宫。然而这时候叛军内部却出现的分裂。四大葛伦,希望能够通过投降,来消除朝廷对叛军的敌意,既而和平平息西藏事件,但是****却坚决死守布达拉宫。到了这时候,他仍幻想着洋人会为了他而对西藏进行武力干涉,将自己救出去。
  三天之后,在官兵劝降无效的之下,五万大军向********集团发动了最后的攻击。最后四大葛伦首先宣布投降,带着残部退出了布达拉宫。而****以及其残部拼死抵挡官兵的进攻,五百多名****的死党,拼死杀开一条血路,将****送出拉萨,逃走印度。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