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九州平定5

  桑格一把揪起那名与活佛十分相似的喇嘛,恨声问道:“快说,活佛在哪里?“
  喇嘛笑笑,不置一词。此时喇嘛庙外的人声已经越来越近了,无数的那曲藏民义愤堪膺地想要赶到喇嘛庙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也在活佛休息的地方开枪,惊扰活佛的休息。又桑格不敢怡慢,一刀将手中的喇嘛砍倒之后,随即便对身后的藏兵大喝一声道:“快退,给我四处搜,不找到丹珠老秃驴,不许回来!“
  那木赞布的卫队,趁着藏们还没有造近喇嘛庙,一阵风似地迅速消失在夜色里。当赶到了藏民看到血腥的一幕的时候,几乎都惊呆了。他咆哮着,四处寻找杀害活佛的凶手,自发前来保护活佛的藏兵从那木赞布的士兵那里得知活佛不在庙里,让他们安心了不少。对藏民们的一阵解释,才使他们不致遭至愤怒的藏的拳脚。
  但是,大土司竟然敢派卫队谋杀活佛,这让藏们简直要疯了。杀害活佛,就是破灭藏民们的希望,他们怎么能够允许那木赞布这么做。没有找到凶手的藏民们如潮水一般地开始涌向那木赞布的土堡。
  与此同时,冯子才与康乐急急忙忙赶到了后院。刚刚喇嘛庙的枪声他们早已经听到了。冯子才知道那木赞布果然还是背叛了活佛,投靠了****。那曲已经不安全了,他必马上组织部下,将活佛安全送离那曲。只有活佛在自己的手上,朝廷平定西藏才能事半功倍。
  冯子才再也管不了活佛那名看起身手了得的随从是不是会对自己不利了,他先于康乐一步,一脚将活佛的房门给踢开了,在桑巴还没来得及做反应之前便大声道:“活佛,情况紧急,您必需跟我们一起撤出那曲。那木赞布已经役靠了****,背叛了您了。此时再不走,我们就都走不了了!“
  事关活佛的生死,恢复了藏装,一身魁梧的桑巴,顿时对于冯子才对活佛的无礼冒犯停住了手中的动作,了惊了一惊,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冯子才带来的消息太突然了,他没有想到平日里对活佛最为敬重的大土司之一,那木赞布居然也投靠了****,要来害活佛。
  平日里,活佛不知道帮过这个忘负义的小人多少次了。这次,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居然为了一己之私,要想杀家他的恩人,所有藏民们的活佛。桑巴恨不能一个闯到那木赞布的土堡里将这个小人行刀万剐。可是没有活佛的命令,他又不能如此轻举妄动,一时之间,他竟开始左右为难起来。
  最为重要的是,现在的情况比他和活佛料想的还要紧急。起先他们最多以为那木赞布会慑于****与四大葛伦的威胁,对活佛的生死置之不理,却没有想到,那木赞布直接投靠了****,要将活佛置之死地。
  现在已经不是他能不能去找那木赞布麻烦的问题,而是怎么去避免被那木赞布先找到活佛的问题了。依冯子才的意思,活佛最好是趁着现在城内一片混乱的时候,趁机突然围出去,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从长计议。
  桑巴犹豫不决地望了一眼仍然古井不波的丹珠活佛,恭声道:“活佛,我们就听冯将军的话,马上突然围吧。藏民们还需要您为他们指点明灯呢?“
  冯子才见桑巴赞成自己的方法,心中一喜。他就怕桑巴唯活佛马首是詹,没活佛的意思,他什么都不会理的,现在有了他的赞同,事情就成功了一半了。他迫近了活佛一步,急切地道:“是啊,活佛,就跟我们走吧。只有您安全了,西藏的百姓才能不被****迷惑,才能避免战火啊!“
  没有想到丹珠活佛却仍是纹丝不动,闭目养神般地盘在小床上,轻宣了一声佛号,慈声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是不会走的,我要用精深的佛法去化解那木赞布这头迷途的糕羊。桑巴,你和冯将军走吧,将的意思以及****的野心告诉所有的藏民,让藏们不要上了****的当,与朝廷为敌!“
  “活佛.“桑巴为难地道。
  此时焦急地冯子才突然一个箭步上前,单掌一掌切在活佛的胫中。没有提防的丹珠活佛顿时歪倒在小床上。桑巴一愣,有些不悦地望着冯子才,怒道:“你干什么?“
  “没有时间了,桑巴兄弟。没有活佛,我们什么事都办不成。现在活佛心意如此坚决,迟早要被那木赞布那个小人陷害的。与其如此,我们只能这样了。你带上活佛,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冲出城去!“冯子才一面解释,一面将晕厥的活佛扶起,靠到桑巴的身边。
  随即他不再多说什么,自顾自地与康乐一起走出了房间。桑巴为难地望了一眼晕厥的活佛,左思右想之下,只得一闭眼一咬牙,背起活佛大步迈出了房门,随在冯子才他们的身后,一起来到了康乐客店的后门外。
  此时的那曲城内正是人潮涌动,人声嘈之,形势最乱的时候。康乐客店的后门外,一队人马早已经等在那里了,他们一脸的严肃,人手一马,静静地等着冯子才他们的到来。
  一到后门外,冯子才便放眼望了一眼自己带过来的一百余名部下,又望了一眼背着活佛的桑巴,微微一笑,对着严阵以待的士兵们一声令下道:“出发--!“
  顿时,一百余人齐身上马,挥手一鞭。一行人浩浩荡荡直接冲着城门处奔了去过。城门处的藏兵正被愤怒的藏民们的冲击,搞得头疼不已,不及防此时正有一大队骑士打马奔来。不及防之下,只得急向两边躲藏开去,眼睁睁任由冯子才他们打马扬长而去。
  冯子才与康乐等人,一行打马狂奔,马不停蹄向东而去。他们必需要抢在那木赞布彻氐封锁了那曲周边之前,那活佛送出危地,城东不无的地方是那曲设置的哨卡,驻护着大约三百来人的那曲藏兵,冯子才不敢犹豫,一行人狂奔了一个多时辰,奔出了十多里路才敢停下来。
  从桑巴那里了解到,南成的林芝土司冬不勒是活佛最忠诚的信徒,绝对没有背叛活佛的可能,而且林芝地区的实力也是西藏除四大葛伦之外,实力最为强大的一个大土司,因此冯子才他们一出城便直向南面而去。
  此时被冯子才打晕的活佛已经清醒了过来。见到自己早已经被桑巴等人带出了那曲,活佛也只能听冯子才他们的安排,安心跟随他们去往林芝。
  冯子才他们的前面一里处的地方,出现了两座小山,中间只有一条上山道通往外面。这里是冲出那曲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那木赞布丰置在这里最为严密的关卡。一路急驰,一行人都有些气喘,但是冯子才知道他们不能有片刻的停留,追兵也许就在身后的不远处。
  他打马走到活佛的身边敬了个礼道:“适才多有得罪,还请活佛原谅。南干也是情急之举。现在我们就要冲卡了,还请活佛跟紧我们,莫被敌人冲散了!“
  丹珠活佛无奈地笑了笑道:“冯将军一心为了西藏百姓,老纳又怎么能怪罪将军。事情已经如此,将军不需金言,冬不勒一心拥护朝廷,只要我们到了林芝,那就没有什么事了。将军放心去吧!“
  冯子才终于放了心,他打马回身,对部下下令道:“全体都有,手榴弹准备。速战速决,不可恋战,小心保护活佛。明白了吗!?“
  “是--!“众将士轰然应诺。
  黑夜里,守护在关卡上的那曲藏兵们有些疲惫,一个一个精神不振的歪倒在关卡道路的两旁。突然,不远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醒了他们。一些机灵的藏兵立马站起身来,握紧手中的火绳枪以及打火石。守卫关卡的藏兵头目,心里一紧,听着蹄声,知道来的人,为数不少,不敢怡慢,长身走到关卫的路中。
  人影越来越近,头目打起火把,把手一伸,大声询问道:“什么人,深夜闯关,再不停下,我们就要开枪了!“
  没有人答话,奔马依旧如故,如狂风般地卷了过来。头目觉得有此不对劲,正想命令士兵们开枪,却见不知什么时间,人顶上飞过一片小黑点,落在地上,在火把的照映之下,正冒出轻轻的烟雾。
  众藏兵一阵愕然,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轰轰轰“接二连三的爆炸之声在藏兵的人群中间爆开,守关藏兵促不及防,顿时被爆倒一片,其余的人也惊恐万状,四处乱撞。
  狂奔的马群却并没有减速的意思,反而如风一般从守关的藏兵们身边飞过,同时密集的枪声响起,将还在挡在道路中间的藏民一个个打倒。等到关卡上的藏兵明白过来的时候,冯子才他们一行人早已经打马狂奔去得远了。
  一个被布置地严密的关卡,就这样被冯子才以及他的部下,仅仅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便轻易的冲了过去,自己丝毫没有伤亡,而对方去死伤惨重。如此的效率与武力,令活佛与桑巴认识到****欲图与朝廷为敌,最衷是没有好下场的,同时活佛也开始为投靠的****的藏民们担忧起来。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