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九州平定3

  店上二愕了一下,细细打量了白发商贩几眼,最后眼中闪现出一股与他身份绝然不同的神色,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凑过头去对那白发商贩低语道:“客官可是四川成都来的,不知道客官做的是什么买卖?这年头世道有些乱,客官千里迢迢来这西藏可多防着点,免得得不偿失呀!“
  白发商贩淡淡笑了一下道:“本人一道在中原地区跑买卖,只听说这西藏盐生意好做,所以就带来了一批盐货。咱们四处跑买卖的,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些许小事,自然难不倒我们。不知道贵东家可打听到这西藏哪里比较好做买卖,这那曲今儿个可真热闹啊,看样子本人是来对了。“
  “嘿嘿.“小二低声嘿嘿笑了两声,转身领着白发商贩进了店里,他指着客店的内堂入口的大门说道,“是不是来对了,还得看客官的手段。我们家掌柜的就在内头,客官要见他,便请里头请吧!“
  点了点头,他便率先进入了客店的内堂。白发商贩随在身后,让几个跟随在他左右片刻不离的伙计自己找张桌子坐下等人,随即便也进入了客店的内堂里。
  他随着那小二穿过了一条过道,来到一间房门紧闭的小屋前。小二再次谨慎地四面看了一下,小心地在房门上敲出三长一短的声音来。片刻之后,房门“吱呀“一声被一个畜着三条长须,身着长衫绸缎的汉子打开。
  汉子看了看小二,又看了看小二身后的白发商贩,没有做声,只对着白发商贩微笑着点了点头,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力,便快速地消失在门内。
  小二领会,对白发商贩道:“客官,鄙东家就在里面等着您了,您请自便,小的先下去了。有什么吩咐,您只管交待,小的一定照办!“
  白发商贩答应了一声,令小二好好照顾自己带来的伙计之后,便随着那长衫绸缎的汉子消失在门内。
  屋里很黑,方圆十几个平方的小屋里,只有一只火焰跳跃的蜡烛在“嘶嘶“的燃烧着。白发商贩缓步走了进来,见小屋里除了刚刚那个出来开门的大汉之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以及一个身着袈裟的和尚。
  见到白发商贩进来,那位四十多岁的男子忙迎了上去,与白发商贩握了一下手,笑着道:“冯将军果然准时赶来了,鄙人与活佛在这里恭候大架已经多时了。“男子伸出手,指向正坐在一张小床上,闭目念经的和尚接道,“这位佛爷便是藏民心中的活佛,丹珠活佛。“
  白发商贩并不是别人,正是化妆成商贩的四川军区司令冯子才。一路之上,他都留收到由朝廷早年派到西藏活动的探子们留下来的信号,一直指引着他来到了那曲这家客店里。这家客店也是朝廷探子们的一个据点。老板康乐便是那曲地区的总负责人。这家客店是他掩人耳目而开设的。
  丹珠活佛要来那曲的消息传后,康乐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大的异样。活佛常年在外讲经传法,这次来那曲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不同的是,这次一向崇倘低调的活佛却大肆宣扬,一路护法随从如云,高调进入那曲。这让康乐感到一丝的异样。
  果然不多日之后,康乐的客店里突然来了两上陌生人,虽然穿着与中原百姓一样的服饰,但是康乐从他们的行为以及口音上还是发现了他们并不是在原百姓,而是西藏本地人。那名留着三条长须,一脸漠然的汉子与康乐道中了他们其中的隐情。
  丹珠活佛其实早就知道****在他离开拉萨之后,一定会害他。于是他一面想办法与四川军区取得联系,一面易容改装,私底下脱离大队,先一步来到了那曲,找到了那曲这里的朝廷探子的据点。
  得到这一消息之后,康乐大惊,连夜将丹珠活佛安排在自己的内堂里。为了不让四川来的人暴露了活佛的行踪,他让手下的探子们四下活动,在路上给冯子才他们留下的暗号,指此他们找到活佛。
  听了康乐的话,冯子才对丹珠活佛肃然起敬,他迈着正步,郑重地向仍闭目念经的丹珠活佛敬了一个礼道:“活佛仁慈为怀,识重认轻,为我大清的统一大业做了巨大的贡献,也为西藏成千上万的藏民不受战火的荼毒做出这样大的牺牲,冯子才代表朝廷感谢活佛。“
  此时,丹珠活佛才慢慢睁开双眼,露出他慈爱的笑容对冯子才道:“将军不必客气,我佛慈悲,****喇嘛野心勃勃,欲陷西藏于危难之中,我不过只是代佛祖警戒一下他罢了,并没有将军说的那么伟大!“
  冯子才默然无语,只得再次郑重的敬礼。面对这个一心为民着想的老和尚,冯子才敬佩万分。若没有他提前冒死将消息传回四川,那么等到****喇嘛开始叛乱的时候,朝廷都将陷于被动之中。
  只是他突然想到,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杀害活佛,那么就连那曲都已经不安全了。他走近丹珠活佛,建议道:“活佛,现在西藏都不再安全了,我马上派人护送活佛离开西藏。只要活佛安全,那么****的阴谋便难以得逞。“
  不料丹珠活佛却笑着摇了摇头拒绝道:“我是西藏的活佛,西藏的所有百姓都是佛的信徒,我不能丢下我的信徒,独自一个人逃生。那曲的土司那木赞布也是我坚定的信徒,曾经我曾比次帮助他摆脱都昌土司的逼迫。我想在那曲,我还是安全的。“
  冯子才有些着急,他没有想到活佛会这自顽固不化。虽然那木赞布与活佛关系不错,但是谁又能保证,那木赞布不会在巨大的利益与强大的威胁面前屈服,将活佛出卖给葛厦政府。活佛留在西藏多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他有些急燥的快步逼近了丹珠活佛,想再劝劝他。却没有想到突然便看到活佛面前人影一闪,刚刚为他开门的那名大汉早已经挡在了活佛的面前,瞪着一双虎目盯着冯子才,像是生怕冯子才对活佛不利一样。
  “桑巴不用担心,冯将军不会对我不利的。“丹珠活佛微笑着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保护自己的桑巴,慈声道,“冯将军,老和尚心意已决,只望朝廷的大军快进入西藏,免让藏民陷入火海才是。“
  见丹珠活佛如此坚决,冯子才只得无奈地退了下来。此时客店外的人声更加嘈杂了,中间还杂带着悠扬的佛音与法号的声音。
  丹珠活佛微笑着点了点头,再次闭目轻轻地道:“我的大弟子已经来了,留给朝廷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冯将军还是快去准备吧,西藏的安定就靠将军了。“
  面对活佛的倔强,冯子才无计可施。他不能硬来,如果让藏民们知道他对他们心中神一样的活佛动了粗,那么你想走出那曲都很困难,但是把活佛留在那曲更加不恰当。那曲离拉萨实在太近了,只要葛厦政府得到了活佛的行踪,那么活佛便没有机会再逃离虎口了。
  他与康乐心思重重地走了小屋,冯子才犹豫不决地回头看了一眼将门轻轻关上的桑巴,叹了口气对康乐道:“活佛绝不能留在那曲。眼下朝廷刚刚得到消息,很难快速对西藏的事情作出反应。四川的大军想要快速集结,并开入西藏没有个把是根本办不到的。我们不能让活佛落入叛逆的手中,那样对朝廷平定西藏将增加无穷的阻力。“
  “将军说的是啊!“康光感同深会地点了点头道,“活佛的话便可以抵得上整个西藏百姓的话。只要活佛反对叛乱,那么朝廷平定西藏便可以省去无穷的麻烦。但问题是,活佛根本不愿出走四川,我们又不能对活佛动粗。“
  “不管了,“冯子才狠狠地摔手道,“先看看那木赞布的态度再说。如今活佛的法架已经到了那曲了,****不可不知道。他必定会威胁利诱那木赞布,让他扣压活佛,甚至干脆在那曲便秘密杀害活佛。若是那木赞布被****收买了,我们也只能对活佛动粗了,毕竟大事为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康乐深表赞同。与冯子才一道走出了内堂。这时候,那曲的街道上到处是激动万分的藏民在奔跑欢呼。活佛的到来,显然让这些不知就里的普实藏民们深到莫大的容幸。只是他们不知道就在那曲,在那曲土司那木赞布土堡的大厅里,一向胆小怕事的那木赞布正被告一群牛高马大的士兵围住,惊怕不已。
  活佛要到那曲的消息一传来,****与几位葛伦便立马通知了那周边的几个已被他们收买的大土司。这次他们绝不能让活佛再活着离开那曲了。都昌大土司的让他的弟弟克里日扎带着一队藏兵连夜赶到了那曲。活佛的法架进入的同一时间,克里日扎也同时带着士兵冲进了那木赞布的土堡内。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