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侵略者的下场3

侵略者的下场3


  没有人知道阿古柏是怎么从官兵的重重围击之中逃出生天的。黑夜的冷风吹拂着艾丁湖,淡淡地生出一股凉意。有些丧魂若失的阿古柏沉默地驮伏在战马之上,随行的一百多随从便是他此次率领东征吐鲁番的十万大军仅存下来的人手。
  阿古柏完了,彻底地完蛋了。他将自己的所有实力都拿出来攻打吐鲁番,结果却是这样一翻惨败。白彦虎趁着官兵的围兵还没有围靠近前的时候,瞅着一个空当,狼狈不堪地带着数十名亲信随在阿古柏的败军之后,一路逃了出来。
  看着眼前死气沉沉的叛军残部,白彦虎暗暗地叹了口气。离大军惨败在吐鲁番城下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来,白彦虎跟随着阿古柏的残部东躲西藏,几乎比自己当初当马贼的时候还要惨上许多。
  为了不被四处寻找阿古柏的官兵遇到,白彦虎跟着阿古柏三天里一直在离吐鲁番城不远处的艾丁湖,四处的游走,躲避风声。叛军残部里,现在就只有白彦虎与阿古柏的一百多人了,其中白彦虎的亲信部下还占了多数。
  眼看着就要离阿古柏的人马越来越远了,白彦虎恨恨地抽了一下自己的战马,加快了步伐准备赶上去。这时候,黑狼也打马快速地奔到白彦虎的身边,他有些神秘地向前看了一下阿古柏的人马,靠近白彦虎的耳边低声地道:“大帅,我们还要跟着这个败军之将走到什么时候?“
  白彦虎怔了一下,他一直还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现在被黑狼一言惊醒,他绷着脸四处看了下,见围在自己身边的人都自己的亲信部下,他才放心地道对黑狼轻声叹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们还能怎么样,走一步是一步吧!“
  他很不情愿就这样跟着阿古柏茫茫如丧家之犬地在大漠在流浪。乌鲁木齐被俄国占了,阿古柏的退路都没有了,而前路上就是士气如虹的大清官兵,自己这个咸丰初期的朝廷叛匪,到了现在可以说是前途一片黑暗。
  白彦虎暗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投靠阿古柏这个侵略者,如果没有投靠阿古柏,他至少现在也不用四处逃蹿,见了官兵如惊弓之鸟一般,无地自容。
  黑狼心里有其他的想法,他见白彦对前途毫无主见的样子,一挥手,让身边围随在他们两个人身边的侍从退后几步,然后目光阴冷地对白彦虎道:“大帅,不是黑狼不道义。现在阿古柏根基全毁,后路又被俄国人绝了,在新疆只有一个死。可是我们不同啊。我们是大清的人。虽然咱们是叛军,但是说到底咱们都跟阿古柏他们不同啊。“
  “你是什么意思?“白彦虎惊了一下,疑惑地问道,“你是不是想让我跟阿古柏分道扬彪?“他说着,自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接道,“我何其不想跟阿古柏分道扬彪?只是现在的情势之下,咱们前无去路,后追兵,你让我们去哪里?“
  黑狼嘿嘿笑了一下,恶恨恨地道:“不是我黑狼心黑。阿古柏没了根基,到底是要逃回浩罕国的。咱们却无法去,到了那里,咱们人生地不熟的,又没了实力,迟早要被阿古柏吃掉,与其如此,咱们不如.“
  说到这里,黑狼顿住,以手作掌,做了一个下切的姿势。他的意思很明白了。他无非就是让白彦虎在半路上将阿古柏给宰了。白彦虎吓了一跳,左右担心地看了看,这才一把拉住黑狼的手。
  “黑狼,你疯了吗?阿古柏虽然现在没有根基了,但不代表他以后不能东山再起,要是让这个屠夫知道咱们私底下意图害他,白虎军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白彦虎气愤地一甩黑狼的手,低声斥道,“再说了,就算咱们把阿古柏宰了,又能怎么样。你还希望咱们能凭着阿古柏的人头去向官兵求情?“
  阿古柏的残酷手段,在新疆都是有目共睹的,因此就算凶残如白彦虎也要忌惮三分。没牙的老虎还有三霸气,何况是阿古柏这个屠夫呢?白彦虎不赞同黑狼的建议,他觉得现在杀了阿古柏根本无法改变白虎军的现况,还不如等等看,如果阿古柏真能逃回到浩罕去,那么洪福汗国还有一丝希望,换句话说,他白彦虎同样还有希望!
  但是黑狼却不喜欢如此胆小怕事的大帅,他愤愤地哼了下,又手抱胸地坐在马上轻蔑地道:“大帅这一年来怕是跟着阿古柏吃好吃多了吧,现在如此前怕狼后怕虎的。官兵怎么就不能放咱们一马了?想当初马福祥兄弟不也是跟咱们一样造朝廷的反吗?现在他们怎么样了?还不是被朝廷招降了,成了官军。看看有家那装备,比阿古柏强多了!“
  他的翻话顿时让白彦虎左右摇摆起来。看着开始有些心动的大帅,黑狼紧接着说道:“大帅,阿古柏是没有翻身之日了。洋人为什么要帮助他,还不是看他有能力扰乱大清。现在阿古柏虎落平阳,洋人不对他落井下石已经是不错了。咱要是再跟着阿古柏走,迟早还是一个死,与其这亲,不如咱们先下手为强。拿着阿古柏的人头去跟官兵条件,总比过跟着阿古柏去浩罕,寄人篱下要好多了吧?“
  白彦虎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他目光迥迥地望向阿古柏的队伍里,沉思了半刻之后,终于被黑狼的话打动。白彦虎在马上轻轻地击掌,目光定定地对黑狼道:“要做就要趁快,免得夜长梦多。黑狼,你马上派人偷偷去跟官兵联系,咱们拿到了阿古柏的人头之后,再看看官兵对咱们是什么态度,再决定去留。“
  “好--!“黑狼兴奋地道。说完他便招过来一名侍从伏过头去,对他轻语了几句。那名侍从听了之后,连连点头,之后趁着夜色,一打马消失在黑暗里。
  此时神情落迫的阿古柏发现了白彦虎落后了很多,下意识地回头向白彦虎他们打了个招呼,让他们快点赶上来。心怀鬼胎的白彦虎与黑狼两个,在马上彼此对望了一眼,敷衍着回了阿古柏一声,带着数十部下打马向阿古柏靠了过去。
  “白彦虎伯克,现在本汗才知道中国人所说的那句‘患难见真情‘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你放心,只要本汗回到了浩罕,咱们还是能够卷土重来的,到时候本汗必定不会亏待你和低估的部下!“阿古柏不知道白彦虎他们已决心杀他向大清投降了,对于白彦虎一直跟随在自己的身后,他感到十分感激,向白彦虎承诺着道。
  白彦虎与黑狼两人嘿嘿地心不在焉地应承着阿古柏的许若,而此时他们却让部下有意无意地往中间靠拢,将阿古柏的数十名亲信部下挤到了最外面。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白彦虎嘿嘿冷笑了几声,向毫不知情的阿古柏道:“本帅多谢大汗,只是本帅只怕大汗没有那个机会了.“
  他“机会“两个字还在口中,便已经迅速地抽了自己腰中的战刀,一刀挥向没有丝毫提防的阿古柏,同时他对着黑狼与一众部下大喝一声:“给我杀--!“
  顿时随着阿古柏那颗长满卷曲胡须的人头落地,叛军队伍里传来一阵阵惨呼之声。阿古柏的数十名亲信部下,在没有任何防备之下,几乎没有做任何的抵抗,便被白彦虎一众人砍倒在地。
  看着阿古柏无头的尸体鲜血狂奔地缓缓倒下马去,白彦虎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嘿嘿阴笑着跳下马去,一把抓起阿古柏双目圆的人头,哈哈大笑,仰天狂叫道:“阿古柏啊阿古柏,妄你自称洪福无量之人,却还是落得今天如此下场!“
  吐鲁番,残破的城墙下,官兵们正在忙碌着处理战死的尸体。叛军大溃败,连着吐鲁番方圆数里之内,到处都有横七竖八,战死的叛军士兵的尸体。
  左宗棠是听说马福祥的吐鲁番告急电报之后,才带着七万大军日夜行军,三天之内赶到吐鲁番的。但是他还是迟来了一步,回回旅骑兵团几乎全军覆灭了,在战后清理战场之时,左宗棠清楚地听到骑兵团的士兵报上来的幸存人数--一百二十七人。
  一百二十七人,整个骑兵团三千多人,到了最后只余下了连带马福禄在内人人带伤的一百二十七人。而就是那些躺倒在战场上的三千骑兵团的战士,用生命与热血保卫了大清的疆域。
  阿古柏的溃败并没有让左宗棠放松多少,反而更加麻恼起来。随后由探子从乌鲁木齐传回来的情报上,他知道俄国人再次对大清下手了。这个被大清两度击败的国家,沉默了整整十年,终于还是好了伤疤忘疼,出兵占领了乌鲁木齐。
  吐鲁番城内,左宗棠的临时指挥所内,一众兰州军区的将领全部到齐,气色不好看的左宗棠围绕着一个巨大的沙盘,走了已经有好几圈了,可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大门外,一名士兵迈步走进了悄无声息的指挥所,立正道:“报告司令,我们刚刚在离城一里地的地方抓获了一名叛军探子。正在押往指挥部。“
  左宗棠回过神来,“哦“了一声,望向那名士兵道:“抓到的这名探子有什么情报吗?有没有打探到阿古柏的去向?“
  “是--!“士兵放下手中的文件夹回道,“据那名探子自称,他是叛军白彦虎的部下,这三天里,阿古柏带着残部一直流蹿在艾丁湖一带。而据那名探子的话讲,白彦虎已经决定将功补过,杀死阿古柏,向朝廷投降。我们具体要怎么做,请司令员指示!“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