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略者的下场1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阳光慢慢将大地覆盖,将黑夜驱走。对于阿古柏来说,每一次太阳的升起,都对他产生出难以想像的困难。时间又去过一天了,他根据探子回报,大清的官兵最多还有两天便可以到达吐鲁番城了,而现在吐鲁番仍旧在大清官兵与吐兵的控制之下。
  虽然官兵莫名其妙的丢下了城墙,退到了城内,但是阿古柏总一总说不出的害怕。叛军在天明时分再次对吐鲁番城时行了连翻的炮火打击。结果却是浪费了无数炮弹却,得到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吐鲁番城墙。
  冲上城楼的叛军,欢呼雀跃,潮水般地涌进吐鲁番城。可是时到城里,他们却发现面对他们的根本就是那些当官的对他们承诺的所谓美女财宝,而是吐兵与大清的官兵东一枪,西一枪的冷枪,暗箭。
  面对陌生的城市与街道,叛军被城里不知道突然从如里打过来的冷箭,搞得晕头转向,叛军的人数优势瞬间化为乌有。仅仅入城还不一个小时,叛军就因为城里打出来的冷枪,伤亡了不少人。
  仅管如此,心急如焚的阿古柏还是不停地命令大军,一步也不能后退地朝前冲,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占领吐鲁番阿拉提的宫殿。叛军每前进一步都被会冷枪冷箭打死打伤许多人,付出怪重的代价之后,才能最终发现偷袭他们的人与地方。
  吐鲁番守军,就像是发疯了一般。就算被敌人包围在一座小楼内,就算敌人将他们活活烧死,他们也没有人出来向敌人投降,哪怕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们也会拉上几个叛军去地狱做垫背的。
  阿古柏没有第一时间冲进城去,他依旧稳稳地坐在他心爱的战马上,遥望着战场上所发生的一切。大军攻进吐鲁番城已经半天了,可是到了下午,他仍没有收到大军攻占了阿拉提的宫殿,彻底占领了吐鲁番的好消息。阿古柏在马上,脸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难看起来。
  “报--!“一骑快马,绝尘从吐鲁番城里赶出了来,叛军的一个探子,在离站阿古柏很远的地方便跳下马来,小跑到阿古柏的身边道,“报告大汗,敌军在城内抵死顽抗,我军伤亡巨大.“
  “我不要听这些没用的东西!“阿古柏没有心思听这名探子的大军伤亡报告,他粗暴地打断了探子的话,说道,“我只想听到,我们还要用多久才能把阿古提这个没用的老东西从吐鲁番城里赶出来?“
  探子愕然,看着阿古柏难看的脸色,迟疑着接道:“回告大汗,我军现在距离吐鲁番宫殿还有两百多米,可是在这里我军遭到了敌军的顽强抵抗,所有通向宫殿的道路都被敌军堵死了。我军的人数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冲上去只是送死而已!“
  还有两百米,很早以前事带着大军冲城的白彦虎就派人来通告过阿古柏他离阿拉提的宫殿就只有两百多米了。现在几个小时过去了,他居然只向前前进了几十米的距!阿古柏愤怒地一挥手中的马鞭,向后一指道:“命令炮兵,给我轰,把吐鲁番给我轰平了,我就不信阿拉提这个胆小鬼还能在吐鲁番城内躲着不出来?“
  “大汗不可!“一名阿古柏的亲信急忙走出来阻止道,“大炮一轰,吐鲁番就要变成一片废虚了,那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大汗?“
  阿古柏怒气冲冲,根本不理会这名亲信的劝阻,目光阴毒地道:“我要的只是一个能够阻挡大清官兵进入新疆的堡垒,其他的,对本大汗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如果我们不能在大清的官兵增援到来之前拿下吐鲁番,洪福汗国就要完蛋了!“
  他最后还是没有听信亲信的劝言,执意让炮兵对着吐鲁番城无差别的轰击。瞬间小小的吐鲁番城便被叛军密集的炮火所覆盖,城里的平民房屋都是土丕房,根本经不起大炮的强烈轰击。
  马福禄再也无法使用他的巷战计策了。他想不到阿古柏居然会丧心病狂到不顾一切向吐鲁番城进行炮击。面对着部下的巨大伤亡,他不得不将散落在城里各个地方的士兵招集到一处来,最后集中全力防守阿拉提的宫殿一带。
  叛军的炮火在城内四处肆虐,为的就是要把所有的守军逼到明面上来,然后好毕其功于一役。当攻打宫殿的叛军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阻击的时候,他们非但没有感到退却,而是更加疯狂地进攻了。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守在宫殿一带的守军已经是这个城里所有的防御力量了。只要打通了守军的防线,叛军便可以彻底占领吐鲁番了。
  “杀--!“马福禄恨恨地朝着一群冲上来的叛军连开了三枪,将三名叛军击倒后,冲着身边顽强做战的士兵大吼了一声。
  三千名被派来增援吐鲁番的回回旅骑兵团的战士到这了一刻,马福禄悲伤地发现手里只剩下了五百名不到了,而扑上来的叛军却越来越多,像是根本打不完一样,如潮水一般朝着他们的阵地上扑来。
  马福禄刚刚吼完,他的身边便响起了一片剧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叛军冲上来的一百多名士兵,顷刻之间便被骑兵团的士兵消灭于无形之中,虽然这是骑兵团的士军以伤亡了十几名士兵的生命为代价换来的。
  马福禄忍着悲痛,唤来一名军医,军几名受伤的士兵拉抬了下去之后,便再次回到了第一线阵地之上,他刚刚准备带着部队发动一次反冲峰,将堵在阵地前的叛军打退些,但是阿凡提这个时候突然跑了过来。
  “马团长,不行了,敌人太多了,宫殿守不住了,我们的左路已经快顶不住了,我们还是准备一下,先撤出吐鲁番再说吧?“阿凡提焦急地来到马福禄的身边建议道。
  防线的左路,马福禄让战斗力比较弱的一千多名吐兵防守,其余的右路与中路,全都是五百多名骑兵团的士兵的防守着。可是就算这样,面对汹涌如潮的叛军,阿凡提的左路也已经到了无法防守的地步了。
  马福禄无奈地望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躲躲藏藏地向着阵地靠过来的叛军,刚想挥手让部队准备边打撤下去。正在这此时,他却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一片欢呼与喊杀之声。他激动地差点喊了出来。
  援军!这是马福禄第一个能想到的可能。来的确实是援军,却不是他所想像的自己的哥哥所带来的回回旅,而是托克逊的马家带着三千多马家军及时的赶到了战场。一个个高喊着口号的马家军士兵,纷纷从惊呆的了马福禄与阿凡提身边越过,直接扬着战刀,冲进了叛军的队形里面。
  来得是马家军,马福禄有些失望,但也很开心。至少他现在不要害怕自己的后路被堵死了,也不用害怕吐鲁番会遭到雪上加霜的困境了。有了这三千多马家军,他对再多守吐鲁番一天,充满信心。
  托克逊马家的家主马致怀亲自带着一队马家军精锐,面带歉意一走到呆呆地望着他的马福禄身边道:“鄙人马致怀,累两位大人受惊,致怀之过也!“
  马致怀三十来岁,嘴上有两捌小胡子,身着一身白色的长袍,整个人显得有些消瘦。马福禄回过神来,冲着马致怀一抱拳,感谢地道:“马大当家能在这个时候赶到支持朝廷,打击叛军,马福禄应该感谢当家才是。若非马大当家来得得时,我们就要撤出吐鲁番城了。“
  “致怀一时不该,险此筹成大错。只是托克逊百姓对我马家期望甚高,马某不得不为托克逊百姓三思一二,还望将军见谅!“马致怀说了他心中的顾虑。马家在托克逊声威高涨,所有的百姓对以马家之命是从。这让马致怀心中有种巨大的压力。
  见到马福禄派去的求援使者的时候,马致怀与家族长老以及城中有威望的长老们商谈了两天,最终还是马致怀拍板,投向大清,与阿古柏这个屠夫为敌。这是一步险棋,若是大清不能赶在阿古柏夺下吐鲁番城之前赶到,那么以阿古柏的屠夫手段,帮助过吐鲁番的托克逊就会成为其夺取吐鲁番城之后的第一个目标。
  马福禄理解握了握马致怀的手道:“大家都是一家人,马大当家心里有顾虑,马福禄心里都明白,现在大当家带着援兵赶到,福禄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守住吐鲁番,侵略者必将没有好下场的。“
  三人看着远处嘶喊声一片的战场,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候整个战场都因为马家军的突然加入,起了巨大的变化。原本信心满满意的叛军遭到了当头重创,好不容易靠近了吐鲁番的城心宫殿,却又被马军的一阵狂打,败退了几百米。回到了上午时的阶段。
  马福禄见好的就收,将叛军打得晕头转向地退了几百米之后,他再次将防线向前移动了一百多米,将左右两路都交给了阿凡提与马致怀,仅存的三百多骑兵团士兵则重点防守中路防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