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硝烟3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马福禄轻轻地将满桌的灰尘与沙土人地图上弹开。自从白彦虎被自己促不及防地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之后,叛军便不再对吐鲁番城发动进攻了。可是这并没有给骑兵团带来多少好处,反而更加难办了。白彦虎下达了炮兵任意开炮的命令。
  那个下午,整个吐鲁番的城池便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叛军像是自己的炮弹不要钱一般,疯狂地往城里城外打炮。马福禄不敢轻意将城墙上的兵力撤下来,他怕这是白彦的计谋,要利用城内的骑兵团忙于应付叛军的大炮的时候,突然发动攻城。
  于是就在那一个直午里,骑兵团的兄弟们便这样无辜的被叛军的大炮打倒了数百人,而且城内的居民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炮火波及,死伤比骑兵团的士兵还要高。有几次骑兵团的几个部将都忍不住要向马福禄请战,出城与叛军决一死战。
  但是马福禄坚绝地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现在这个是刻他们不能出战,虽然白彦虎的叛军看上去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但是正是基于这一点,骑兵团不能轻出战。他知道这几个月来,为什么左宗棠对于阿古柏的侵略以及白彦虎的叛军一点都不动心。
  并不是左宗棠要放弃新疆了,而是他想要在最好的时机,给予叛军最大的杀伤,他要让叛军一战之下,再不余力占据新疆,从而彻底地将叛军与侵略者赶出大清的版图。马福禄知道也许吐鲁番就是这个最好的时机。
  阿古柏这次倾尽全力,带着十万大军来攻打吐鲁番,就是想要实现其一统新疆的痴想。这十万人是阿古柏所有的实力,只要能在吐鲁番将阿古的大军消灭,新疆之战将很快结束。侵略者都将大清的军队彻底赶出新疆,同时也可以趁着这次新疆****之后,实力受创,一并解决新疆多年来的混乱局面。
  天色终于要黑下来了,马福禄转身望了一眼如鲜血般艳丽的太阳,轻轻叹了口气。直到现在,派出去与托克逊联系的人都还没有回来,他不知道托克逊的马家对于吐鲁番的局势到底持着什么样的态度。如果马家见到阿古柏势大,而彻底倒向叛军,那么吐鲁番与官兵的前途便堪忧了。
  他现已经不奢望托克逊马家能够来吐鲁番帮助阿拉提了,他只希望在战斗最危险的时候,马家能够一直保持中立,那就是对官兵最好的局面。
  当天夜里,阿古柏带着中路的八万大军终于赶到了战场。听白彦虎说他在吐鲁番遭到了官兵的强力阻击,阿古柏对于攻破吐鲁番的心思越发的急切。在经过白彦虎分析说城里的官兵兵力并不多的时候,阿古柏决定连夜集结全力攻打吐鲁番城。
  阿古柏越来越感到危机的临近,但是新疆的大片疆土令他欲罢不能。他现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快的拿下吐鲁番,将大清的官兵阻挡在哈密一带。给他与俄国人联系争时间,只要争取到俄军的帮助,他相信自己在新疆立足还是没有多大困难的。
  夜战,是马福禄最不愿意看到的。在夜里,骑兵团原本就不多的人手会显得更加紧,而由于能见度的降低,骑兵团本来就带得不多的弹药要比白天阻击敌人多消耗一倍不止。但是看着叛军的营地里火把游走的情势,马福禄知道夜战在所难免。
  叛军的主力终于到来了,这让他既高兴又为自己带来的三千多骑兵团的弟兄感到担忧。毕竟叛军有十万大军。马福禄亲自上的城楼,临阵指挥战斗。天天刚刚黑下来,叛军的炮火便有如雨点般地落在了吐鲁番的城墙上。
  在拒绝了侍卫长要求自己到城楼下去躲避炮火的要求之后,马福禄看到了无数的为把密密麻麻地冲向了吐鲁番城。太多了,马福禄几乎都感到自己好像处到一处火海之中,叛军无数的火把将整个夜空照得跟白天一般光亮。
  马福禄很高兴,叛军的火耙就是自己的士兵最好的耙子。他在叛军的炮火刚刚停下来的时候,终于搬了出自己的杀手锏。十二门六零口径的轻迫击炮划着悠美的弧线,在叛军的阵形里爆开,将一堆堆地叛军送上半空之中。
  一时间叛军密集的阵形遭到了骑兵团的炮火致命的打击。他们根本懂得如何去躲避从天而降的炮火,只是本能地嘶喊着冲峰前进。阿古柏在骑兵团的炮火响起的时候,愕了一下,随后便命令自己的炮兵对骑兵团的炮兵阵,进行毁灭打击。
  可是战场之上,不是谁的武器好谁就能绝对占优势的。阿古柏的炮兵虽然受过英国人的训练,去根本没法与骑兵团训练有素的士兵抗衡。虽然阿古柏的炮火很犀利,但是城里的骑兵团的大炮却仍是叫得欢,像是在嘲笑阿古柏一样。
  炮兵的对战在这场兵力相差巨大的战斗之中,仅仅只是一个不足轻重的光点。仅管马福禄镇定自若的情操让所有的士兵都感受到了巨大的鼓励,但是叛军的人数实在太多了。阿古柏为了尽快拿下吐鲁番,几乎一次便投入自己的三分之一的兵力。
  城头上骑兵团的重机枪已婚经有两挺在敌人的炮火之中损毁了,还搭上了十几名机枪手。其余的三挺重机枪不管怎么冲着城下怒吼,仍无法阻止叛军的靠近。叛军没有像白天一样,直接让士兵抬着攻城云梯往城下冲峰,而是有组织地将一部分士兵安排在步枪距离城城一百步远的地方,与城头上的骑兵团对射。
  官兵开始出现重大的伤亡情况,四处飞射而来的敌人弹雨,几乎将城上的骑兵团的士兵打得连头都抬不起来。这时候叛军的登城部队还快速地抬着云梯冲出阵营,占据了火力死角,向上攀爬着。
  骑兵团兵力太少,长长的城墙让骑兵团的士兵防不甚防。仅管马福禄拿着马刀连连将快要爬上城头的叛军砍下城去,但是登上城墙的叛军还是越来越多。眼看着骑兵团的士兵们就快要抵挡不住叛军的强攻了,马福禄又急又怒,亲自带着警地形连,手拿着马刀,到各处去增援。
  突然原本就快要占据主动的叛军突然像是被什么冲击了一样,被赶鸭子一样,又被守军狼狈不堪的赶下了城去。马福禄心里一喜,以为是自己的援军到了。但是等他仔细一看之后,才发现冲上城头来给自己增援的人,全都是手拿着大刀长矛的吐兵。马福禄有些失望,又有些感动。
  阿凡提在最后的时刻带着三千名吐兵增援到了东城门上。见到满身浴血的马福禄,他激动万分,一把拉住马福禄的手,说道:“马团长,我来迟了!“
  “不迟,你们来得刚刚好,哈哈.“马福禄一把抹去脸上的血迹,哈哈大笑地道,他故做轻松地对阿凡提道,“叛军人数太多,我看城墙我们是守不住了。你马上带人将百姓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我们跟叛军打打巷战。这才是我们的长处!“
  阿凡提知道马福禄他们现在很难。他毫不犹豫地应了声是,带着一队吐兵退下了城墙。马福禄他们与一部分吐兵不断用手榴弹与传统的守城工具--石头,滚木,将叛军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死死地阻挡在城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叛军攻累,还是阿古柏到了什么其他的攻墙方法。夜战在坚持了六个小时之后,叛军终于放弃了占领吐鲁番城墙的目的,一片官兵与吐兵的欢呼之中,狼狈不堪地逃回了阵地里。这次攻城战,阿古柏投入了三万多人的兵力,最后吐鲁番的城墙却仍牢牢地握在守军的手里面。一寸都没有让阿古柏得到。
  马福禄趁着叛军退下去的空当,赶紧让人将伤员抬到后方,自己则带着一千多吐兵与一千多骑兵团的士兵,缓缓地退下了城墙。他知道叛军的溃退只是暂时的,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叛军比夜战之中更强十倍的强攻。他不然让自己的有生力就这样被叛军消耗在城墙上。
  他要凭借着自己人数的劣势,将其转变成自己的估势,与叛军在吐鲁番城内打巷战。这样一来,叛军的人数优势将不再,而有吐兵的带领下的骑兵团,却能够借助熟悉的地形给叛军以重大打击。
  清晨来临的时候,吐鲁番的百姓在阿凡提的劝说之下,连夜缓缓地从西门悄悄地撤出了吐鲁番城。而马福禄也带着吐兵与骑兵团的士兵分布在吐鲁番错踪复杂的大街小巷之内。
  当一线鱼肚白的阳光照到到大地的时候,躲在一处隐避的居民小楼里的马福禄又听到了叛军的炮火在城头上响起了。位随着叛军炮火的爆炸声里,是叛军比爆炸更加响亮的喊杀声。这次阿古柏彻底疯狂了,他将全部的兵力都投入到了攻城战里。
  马福禄摸出自己中袋里的一块怀表,看了看时间,他心中暗暗的祈求着,希望自己能够借助巷战的优势,再阻挡敌军一天。一天之后,将会是官兵与叛军的最后一场决战。新疆能不能在这战之后彻底被平定,外国势力能不能在这一战之后,从此不再对新疆生出欲望,就看他自己能不能为大军再赢取一天宝贵的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