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339 萨摩藩的覆灭2

339 萨摩藩的覆灭2


  西乡隆盛狼狈不堪地逃回了萨摩城,岛津久光的期希与奢望都一一破灭了。他无力地倒在低矮的城墙上,双眼木然地望着天空。一切都完了,听着外面渐渐变得平静的战场,他知道萨摩藩从这一刻起真的完了。
  虽然不知道援军被清军消灭了多少,但从清军干净利落地就将西乡隆盛的一万多人打得落花流水一般,他知道就算援军就两万余人,能够逃掉的也不会太多。萨摩藩几代家主为了发展萨摩藩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就这样被清军一通枪炮,化成了灰尽。
  “齐彬呢?快把那个混蛋给我找出来!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岛津久光突然想起了给他出主意趁大清内乱攻打琉球的人,他的哥哥岛津齐兴。他从地上一下蹦了起来,大叫着让自己的幕僚去找岛津齐兴,“阴谋,这一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我从他手里抢过了萨摩藩当主位置,他却让我一无所有,我不会饶过他的,不会.“
  刚刚从振惊之中回过神来的萨摩藩的幕僚们,再次被岛津久光欲择人而食的目光吓坏了,慌慌张张地点头哈腰,纷纷跑下了城头,也不知道要去做什么。这些人都看到了萨摩藩的末日,萨摩藩已经没有兵力来防卫萨摩城了,仅管城内设计了无数用于防范外敌入侵的暗堡与箭楼,但是这些木制的东西怎么能与清军的机枪大炮来比。他们彻底绝望了,像无头苍蝇一般,不知所措。
  西乡隆盛同样感到了绝望。本来他以为只要日向与大隅的援兵到来,两方里外夹击,就算清军装备再好,也挡不住自己的人多势从。可是他却忘记了自己带着两万多人在海滩上阻击清军的时候,是怎么败下来的。西乡隆盛默然地与岛津久光回到了藩主的府宅内,
  “我们该怎么办,西乡君?“岛津久光无力地向西乡隆盛问道。他的目光仍仍呆呆地望着外面的天空,他知道既使自己问了这句话来,现在在一无所有的萨摩藩,就算西乡隆盛再文武双全,也无法改变萨摩藩覆灭的事实了。除了投降,他们别无选择。
  果然西乡隆盛面对岛津久光的问话,无言以对。他很自疚,总是觉得是自己一手将萨摩藩送进了末路。“主公,请赐西乡一死吧!“西乡隆盛悲愤的一低头,弯腰向岛津久光干跪地道,“是西乡辜负了主公的期望,是西乡将萨摩藩带到了穷途末路,西乡死不足惜。“
  说着西乡隆盛抽出长长的武士刀,一把拉开自己宽大的和服,正准备剖腹谢罪。岛津久光想去阻止现在唯一还在自己身边支持自己的家将,可是想到自己的前途不一片飘渺不知,也许等清军打进了萨摩城自己也会被清军杀死,而且可是能被清军砍头,连天照大婶都见不到了。西乡现在死了,总好过像自己那样被清军砍头了。
  他无力地挥了挥手道:“西乡君,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你先去吧,也许不用过多久,久光也要下来陪你了!“
  “站住--!“这时门外传来嘈的声音,当主府的卫兵大声地在阻止着什么人闯进当主府来。
  声音越来越嘈杂,其间还夹杂着一些人的惨呼声。岛津久光很容易便听出那些惨呼的声音都是自己的府内侍卫传来的,他惊疑了望着门外,怒斥道:“是什么人,混蛋,难道不知道我在和西乡君商量大事吗?“
  “亲爱的弟弟,你一手将岛津家的基业毁余一旦,现在你还有什么大事可以商量?“他刚刚骂完,门外传来一阵带着讽刺意味的笑声。岛津久光顿时惊吓在那里。他知道这是谁的声音,他对这声音的主人太熟悉了。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来人已经出现在了岛津久光的面前。与岛津久光一样,穿着白色的宽大和服,眉心处点着一点红色的志。这个人与岛津久光的面貌有七分相似,正是岛津久光的哥哥--岛津齐彬。
  只见岛津齐兴带着温和的笑容,静静地站在久光的面前,眼神之中满是不屑与嘲讽。他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了,当年久光为了萨摩藩家主的位置与他的母亲和谋,将萨摩藩的利益尽弃,放弃了萨摩藩维新的政策,毅然绝然地投向了德川幕府的旗下。后为井尹直弼当政,齐彬终于在幕府将军的威逼之下,退位让贤,将萨摩藩当主的位置让给了久光。
  他不服,他要将这一切都夺回来,于是他向久光提意攻打琉球,为的就是要让久光激起大清的愤怒,帮助自己重夺萨摩藩的当家宝座。他可以向大清投降,既然久光能够为了当主的宝座,出卖萨摩藩的利益,那么他为什么不能够?他可是暂时向大清臣服,慢慢恢复萨摩藩的实力,再摆脱大清的控制。
  只要有命在,一切都会有可能了。而这一切,他的弟弟久光却没有希望看到了,因为他已经决定要杀了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就在久光怒发冲冠,要找自己的哥哥问罪的时候,齐彬早已经带着自己秘密招集的五百浪人武士,冲到了久光的母亲--由罗那里。将这个可恶的女人扒了个精光,尽情蹂虐一了翻。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尽出当年的耻辱一样。
  玩够了自己的异母,齐彬兴致不减地带着五百手下,就杀到了久光的宅院内。他太高兴了,多年的梦想,这一天终于就可以实现了。齐彬调笑着望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西乡隆盛道:“西乡君,你是萨摩藩的人才,怎么能够为这样一个废物去死?如果当初萨摩按着父亲的意愿一直支持天皇陛下,也许今天大日本产帝国就不用看中国人的脸色行事了,也不用被中国人打到家门口而毫无办法!“
  “西乡是萨摩藩的人,只会忠于藩主一人,齐彬少爷,西乡也请您放下的中的一武器,与主公一起对抗强敌,而不是带着人冲进您的主公屋里,污蔑您的主公,这要受到家规的严惩的!“西乡隆盛对于岛津齐彬的出现很愕然,但他仍不卑不抗议地向齐彬答道,语气带着十分的不屑。
  “混蛋!“齐彬身边冲出一人,一把武士刀威风凛凛地跨在腰间,他一深色的武士服,目光尖锐地望着地上的西乡隆盛怒道,“西乡君,难道你忘了当初本应该是齐彬少爷继承当主的吗?难道你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样为大日本的强大构想未来的吗?“
  西乡隆盛苦笑,无力地摇了摇头对来人道:“小松君,西乡对不起萨摩藩,也对不起齐兴当主,大日本想要强大除了精诚团结不可,而非是为了一个名字而互直争斗,那样只能被外人捡了便宜去。当初我们太年轻了,武力强国根本就是一条取死之道,小松君,难道你还不清醒吗?“
  小松带刀,曾经与大久保以及吉井友实、西乡隆盛、高崎五郎等一批萨摩藩的年轻人都是坚实的改革派。但后来,由罗发动政变,久光上位,改革派受到了巨大的打压。大久保与西乡隆盛改头换面,开始支持起久光来。而他们一直很要好的朋友小松带刀等人却被齐彬密秘心留在了府内。
  听到西乡隆盛极为顽固的话,齐彬不悦地一挥衣袖对小松带刀道:“算了小松君,就让这个无知的家伙跟随他的好主子一起下地狱吧!“说着齐彬根本不当久光存在一般对身边一位中年男子道,“高崎君,由你代表萨摩藩去向大清求和吧!“
  “求和?岛津齐彬,我要杀了你!“当听说齐彬要向大清投降的时候,一旁因为惊怒呆立很久的久光从地上一下跃起,抽出一把武士刀,怒骂着向齐彬砍去。
  小松带刀轻蔑地望了一眼愤怒的久光,也不见怎么动作,便有一股血光闪现。冲到半路上的久光,像中遭雷击一般,顿时停住了步伐,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胸前一条狰狞的血口,鲜血正从这里,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他的白色和服。
  “主公--!“这出人意料的一幕让西乡隆盛大惊,他大喊着扑上前去,一把扶住早已生机断绝的久光,悲愤欲死之下,他悍然拿起自己的武士刀,向腹部插去,随之一扭,剖开了自己的肚子。
  岛津齐彬并没有因为西乡隆盛与久光的死而感到一丝的悲伤,他冷冷地望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重重地哼了一声,带着小松带刀等人走了当主府。
  黄昏时分,高崎五郎带着由岛津齐彬亲自签署的投降书,进往清军大营求和。岛津齐彬答应大清的所有要求,除了保住他们岛津的地位之外,他愿意赔偿萨摩藩为琉球带来的所有损失,同时愿意听命******的调遣。
  李鸿章对于萨摩藩突如其来的软弱熟视无睹,对于他来说,萨摩藩无论是什么人主政,都无法改变大清将其变成分裂日本的第一个目标。他向前来求和的高崎五郎要求萨摩藩必须向琉球赔偿所有损失以及伤害,共计白银一千万两。如果萨摩藩无法偿还这笑赔款,他要求萨摩藩用藩内十三到三十周岁的女性作为抵偿,如果还不够,岛津齐彬还可拿藩内十到五十周岁的男性作为抵偿。
  同时李鸿章还强硬地要求萨摩藩必须从投降之日起,拆除萨摩城,并且从此之后萨摩藩可以有城镇,但所有的城镇都不得设制城墙,以及任何有武力作用的建筑。李鸿章还要求萨摩藩不得再制造长度超过十米,高度超过一米的船只。另外大清自萨摩藩投降之日起,将在萨摩藩驻军三千,以帮助萨摩藩“防御外敌“。
  大清的条件很苛克,但是岛津都一一答应了。他想着只要萨摩藩还在,总有摆脱大清制约的一天。大清虽然在萨摩藩驻扎了三千军队,但到大清总不可时时刻刻都盯着萨摩藩不放。不能有军队,他可以暗中招集武士训练,不准备造战舰,他可暗中向冰人购买,没有年轻的男人与女人,他可以向领近的藩国借。总之现在的一切都可以放弃,除了岛津家的地位。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