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337 打倒再踩3

  “冲啊.“日军炮台彻底崩溃,刘永福亲自率领着陆战队冲上海难。隔着海滩还有老大一段路途,刘永福便一纵身跳入齐腰深的冰凉海水之中,举手中的左轮短枪冲着自己的士兵大声呼喊道。
  顿时数十艘清军登陆艇中的黑旗军将士,呼啦啦地都跳入海水之中,狂啸着冲上海滩,并开始建立坚固的滩头阵地。这时候,日军的阴陆部队也开始出现在黑旗军将士的视线里。穿着丑陋而宽大的和服的萨摩藩武士高举着武士刀,高声用日语叫喊着“冲峰“,迅带地向刘永福他们靠拢过来。
  不用刘永福下命令,架设在登陆艇上的数址挺重机枪首先开火。“突突突“的机枪声顿时响彻了整片海滩。李鸿章与余永航悠闲地在威远号的甲板之上,双手拿着望远镜注视着滩头上发生的一切。看到大片的日本武士出现在滩头上的时候,李鸿章冷峻地命令道:“命令所有战列般依次清除残余的日军炮台,命令所有小型战舰开炮,开始拦截日军阻击部队的后继部队。天黑之前,所有登陆部队要全部登陆成功!“
  传令兵应是,转身离去,不久鹿儿岛的日军炮台之上又响起了清军的巨炮开炮的声音。为了确保登陆部队的不受到己方炮火的伤害,舰队在登陆部队冲上滩头的时候,中间停止了半刻钟的炮击。
  这时候日军的炮台的反击已经非常弱小了,北洋舰队的战舰队的战舰开始纷纷向近海靠拢,对日军时行精确打击。李鸿章从日本西海道,九州岛的南部开始向萨摩藩发动进攻,这里正好就是萨摩藩,萨摩国的领地。日本萨摩藩的居城萨摩城便建立在这里。
  萨摩藩领主十分注重自身的发展,自美国人打进日本之后,历代岛津家的藩主便开始在萨摩藩进行行政改革以及工业改革。萨摩藩在萨摩国建立了集成馆,着力钻研与发展萨摩藩的工业经济。
  半个小时之后,日军炮台彻底被清除,萨摩国炮台上唯一能对北洋舰队产生威胁的据点被拔除了。李鸿章随即命令舰队自由进攻,重点照顾鹿儿岛上集结了岛津家几代人心血的工业区--萨摩藩集成馆。
  这时候刘永福已经带着黑旗军将一波又一波拼死冲上滩头岂图阻止清军登陆的萨摩藩武士部队击退了。萨摩藩家主岛津久光的亲信扈从西乡隆盛亲自带着两万余萨摩藩武士冲上滩头,岂图阻击刘永福的进攻。
  但是无论日本多么地不怕死,多么的疯狂,依然无法在数十挺重机枪编织成的火力网下得进半寸。刘永福在滩头阵地彻底稳固之后,开始率部全力冲击西乡隆盛的阵脚。日本人的冲峰毫无章程可言,只是一味地仗着人多势众,拼死地冲峰。
  在被数十挺重机枪一排又一排的收割了近万人的人手之后,西乡隆盛面对如狼似虎的清军冲峰不知所措的,疯狂冲峰的日军,这个时候才清楚地认识到自己与敌人的差距有多么的大。当清军端着步枪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日军终于开始出现溃逃的场面。日军纷纷丢弃手中看似锋利的武士刀,转身向自己唯一的藏身之地--萨摩城逃去。
  面对此种场面,任西乡隆盛如何才华横溢,也无法挡住失去信息,彻底崩溃的日军溃兵。他挥刀杀死了几个带头逃跑的头目,疯狂叫喊着,希望士兵们能回过头去与清军对战。但是这一切都没有用。刘永福的时攻很有讲究,虽然冲到了日本人的面前,却总不与日军近身对战,而是总隔着一段距离,让士兵们用步枪集团射击,大量杀伤日军。
  西乡隆盛很无奈地被溃军裹挟着一起向萨摩城逃去。可是日军的逃亡去没有减小自己的伤亡,而且由于日本的混乱败逃,刘永福立马命令陆战队的劝型迫击对日军进行炮火拦截,而没有了顾虑的北洋舰队的战舰,也开始用副炮对一窝蜂般败逃的日军开炮。
  一时之间,鹿儿岛的炮台之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无数日本人的尸体,而萨摩藩费尽几代人才刚刚有些起色的集成馆早已一片火海。没有丝毫防御措施可方的集成馆,被威远等几艘大型战舰几轮炮火轰炸之后,便限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西乡隆盛看着被誉为萨摩藩之希望的集成馆上空冲天而起的浓烟的时候,悲愤欲死。一边哭泣着,一边被溃军裹挟着向后逃去。
  当太阳还离着海平很高的时候,刘永福已经彻底的占领了日军的炮台以及建立起了数个稳固的滩头阵地。李鸿章很高兴地带着余永航快速地登陆了鹿儿岛。
  日军太不经打,刘永福本来觉得日本有两万多人,怎么也有好一场大战,谁料到最后关头日军居然临阵退缩,全线溃败了。他远远地望着逃走的日本人,恨恨地吐口唾沫,见李鸿章与余永航笑盈盈地上了岸,连忙迎了上去。
  “李大人,我说这日本人就只有这两下子?我的部队都还没打过瘾呢,要不我再带着部队直接追到萨摩城下,将日本人一锅端了?“刘永福讪讪地对李鸿章道。
  “不打了!“李鸿章笑着一口回绝了刘永福的请战道,“萨摩藩辖三国,我们现在登陆的地方是其主要的政权所在地。皇上的意思是彻底让萨摩藩没有从日本版图上消失,所以我们要尽量的清除萨摩藩的武装力量。现在萨摩国有兵力三万左右。刚刚被我们消灭了大约一万来人,还有一万多残兵退回了萨摩城。其余大隅国与日向国还有兵力约两万多人。咱们打得这么急,怎么让日本人去求援?“
  “是呀,我可不想跟着你刘大指挥整天在这小岛上跟倭奴人捉迷藏!“余永航轻笑着打趣着急性子的刘永福道。
  被余永航打趣一把,刘永福不满得瞪了他一眼,笑骂着跑回自己的部队安排驻防的事情去了。没有仗打了,日本人就那么不经打,自己五千人硬是把日本人两万多人打得落花流水,整个登陆过程之中,陆战队都出现极小的伤亡情况,据说有一个战死的北兄是因为战斗太过顺利了,太过激动之下,心脏出现了问题才倒毙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李鸿间刘永福留下一个营人的手驻防滩头阵地,保护大军后方,自己带着四千余陆战队向萨摩城出发了。日本自幕府时代开始之后,每一代的幕府家族都害怕地方藩国实力过大,不受幕府的约束,因此发布了一藩一城令。因此整个萨摩藩虽然算得上是日本屈指可数的实力派,但是却仍只有萨摩城,一个像样点的城池。
  仅管如此,实力强大的萨摩藩仍没有对萨摩城发费太多的心力去建造,整个萨摩城的城墙都远比不上大清的一个小县城的墙城来得坚实巩固。岛津家的人曾经狂妄地宣萨摩藩不需要城墙,因为人民就是他们坚不可推的坚固城墙。
  但是等到清军将萨摩城包围起来之后,萨摩藩的家主与幕僚终于知道太过狂妄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了。虽然萨摩藩还有一万多人的守备部队,但就昨天与清军的对战情况来看,这一万多人,根本经不过清军的冲峰,出城突围无异于痴人说梦。可是光等在城里也不见得就有多好了。
  岛津久光看着低矮的城墙外人数仅为自己一半不到的清军部队,却大模大样地在离城不足一里的地方扎营所寨,根本不将萨摩城城墙上严阵以待的日军当回事,又气又恨之下,当场吐血,倒地不起了。
  幕僚武士们一通大乱之后,才将晕倒的岛津久光扶回了藩主府内。经过医生的一翻救治,岛津久光才从晕厥之中回过神来,只是他仍是一副忧心冲冲地样子,无力地打量了一眼身边的亲信武士官员们,低声对西乡隆盛道:“西乡君,萨摩藩就这么完了吗?我们是不是要向软弱的中国人投降了?“
  “不,主公!“西乡隆盛随口否决道,“中国人远途而来,必定没有带多少补给物资。我已经让人向大隅以及日向两国求援了,相信不用两天两国的援便可增援而来,到时候我们与他们里外夹击,必定能打败中国人的。请主公放心,我等愿为主公死战!“
  听到还有希望,岛津久欣慰地点了点头,转向其他人再次重复道:“诸卿都如西乡君一样,愿意为萨摩藩死战吗?“
  “我等愿为主公死战!“众倭人一致大声答复道。
  可这个时候李鸿章却给了众人当头一棒,岛津久光的门外,一名武士慌张地走了时来,颤抖着道:“主公,中国人派人送来劝降书了,说如果我们不在日落之前投降,他们便要炮轰萨摩城了。“(正宗好凉茶,中国好声音)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