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琉球求援2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八年,当大清处于中俄交战,黄河大水,外蒙不安稳的紧急状态之下,日本人突然借机会袭击了琉球国原山北国的北部国境。矮小的倭奴人又一次展现出了他们阴暗的一面。五千余日本萨摩所谓武士武装,在琉球北部地区烧抢掠,无恶不做。似乎这些人天生就有剖开孕妇肚子,猜测孕妇肚中胎儿是男是女鄙贱噬好。
  日本人侵入琉球之后,这样的事情仍旧没有少干。说到这一幕的时候,尚礼的目光突然变得可怕起来,双目赤红,就像狠不得自己的眼前就来一两个矮小的倭国矮子,好让自己一出多日来的怨气。
  琉球自统一以来,便是中国的属国。日本人自然知道这个事情,而且他们到了1609年的时候,明朝衰之后才敢侵犯琉球也是害怕中国人会因此对日本人产生敌意。然而明朝的无力顾及,使得萨摩藩信心大增。
  1609年,当时还处于战国时代的日本,侵入琉琉大岛,并俘获了琉球王尚宁与其王子官吏一百余人,并押送回萨摩藩属地。此时的萨摩藩虽然冒天下之大不违,公然侵入琉球,但仍对大明王朝感到害怕,于是当时的萨摩藩当主岛津家久,编一个令人笑掉大牙的借口,声称其入侵琉球是因为,琉球国没有负担起日本丰臣秀吉入侵朝献之时所交的军费,而是由萨摩藩坠付的。而琉球王又不愿意偿还,因此他们要入侵琉球,以此来或得被偿。
  虽然这个借口如此的可笑,但是当时的大明王朝并没有因此对萨摩藩动武。大明的软弱助长了萨摩藩的胆量。他为了支持起日本战国战争的费用,大肆在琉球抢掠,并要求琉球向其纳贡。不但如此,岛津家久还强迫琉球王尚宁,将琉球以北的大岛、鬼界、度姑、永良部、由论五岛让给萨摩藩管理。从此,北方领土开始形式共管,日本占领的独特局面。
  咸丰曾经将日本天皇暗中派来大清,向大清称臣的使节团的消息告诉了德川幕府,日本“尊王攘夷“派与倒幕份子因此大受打击。不但如此,咸丰还杀了萨摩藩的使臣大久保利通等两名使节,萨摩藩的上任当主岛津齐淋非常仇恨大清。
  虽然此后他的家主位置被弟弟岛津久光所夺,但是为了自己的爱将,他趁大清内忧外患不断的时候,向弟弟建议,出兵琉球,占领琉球国,以此来增长萨摩藩的实力。岛津久光是个忠实的幕府派。虽然他很看起自己的这个哥哥,但是能够扩张萨摩藩的实力,对于他这个刚刚继位,急于想获得藩内大家族与自己的族人们认同萨摩藩家主来说,确实是个很大的诱惑。
  于是当清军正与俄国交战的时候,岛津久光公然派出了五千藩内武士,战船一百余艘,向琉球再次发动了战争。
  琉球本来就是一个小国,若非一直依附在中国的保护之下,他早就被狼子野心的日本吞并了。琉球虽然有十几万国民,但是其真正的保卫力量却只有可怜的三千陆兵不到。尤其是当年大朝禁海之后,琉球被迫放弃了其传承了数百年的造船工艺,从此水其水师再没强大过。
  萨摩藩再次来袭,尚忠王率部极力反击,但是琉球在中国的护卫之下,早已过惯了安稳日子,当时岛内的大部分居民都自认为琉球在大清的护卫之下,整个亚洲都没有什么力量敢来欺压琉球。因此琉球虽有十几万百姓,却只有三千兵力,且战力低下,根本就不是萨摩藩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武士的对手。
  尚忠王率部仅仅抵挡了萨摩藩武士的进攻两天,琉球王宫就失守了。最后的紧要关头,世子尚礼带着仅存的五百多名王宫护卫精锐,带着身受重伤的琉球王尚忠,突然出重围,流亡海上。
  尚忠王伤重难治,其在临终之时仍对儿子谆谆告诫,叫他无论如何都要逃到大清,请求大清出兵,救琉球万民于水火。说完之后,尚忠王并瞌然而逝。两天之后,尚的船只被萨摩藩的水军追上,在誓死抵抗了半天之后,尚礼终于再次杀出重围。只是如此之下,琉球王宫卫队的士兵也算是全军覆灭了,尚礼仅带着十几名部下,狼狈不堪不堪的逃到了江苏。
  到达江苏之后,尚礼才知道那场声势浩大的反清起义,早已经被英明神武的大清咸丰皇帝陛下,消灭于无形。并且,大清还在皇帝陛下的带领之下,打退了西方列强三国联军,此时正与俄国交战,以图夺回大清曾经失过的贝加尔大草原。
  望着商贾如云,繁荣无比的苏州城,尚礼心里百感交加。琉球自太平天国起义之后,便开始有意无意地与大清朝廷暂断联系。不为的别的,只为当时的大清王朝已经到了覆灭的边缘。琉球只是一个小小的岛国,他必须依付在中国强大的力量之后才能生存,因此琉球王室必须认真考虑,这次能否站对队伍,保住琉球国。
  一旦大清在起义之中被太平天国推翻,而琉球又一直以大清的臣属自居的话,那么今后太平天国得了大清天下,对琉球一直支持大清会不会有怨言,因此迁怒于琉球呢?这是琉球尚忠王一直担心的问题。因此,从此之后,琉球再不与大清朝廷联系,想想静静等待太平天国起义的最终结果,然后再次向新的中国政权称臣纳贡。
  可是尚忠王失算了,大清不但没有被太平天国灭亡,反而从此更加强大,连强大的洋人都被大清打跑了,而且现在更是打到了人家的地盘上。大清的强大是尚礼真实体会到的,他不得不为自己的父王的过于小心,而感到伤心。
  但不管如何,大清的强大对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琉球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好事。尚礼在苏州暗中了解了当今天子--咸丰皇帝的性格脾性之后,才敢前往北京,来向大清请求救兵。
  尚礼带着一些落莫,一些感动,向咸丰哭诉了整件事情的全部过程。他对于咸丰的和善感到自己的父王真的很不应该,在大清最需帮助的时候,对选择了退而观火,辜负了大清一直以来对琉球的帮助与保护。
  “陛下,小民父王有罪,但还请天朝看在琉球十数万姓,一直心向天朝的份上,发兵救援我琉球百姓于水火啊!“尚礼脸带愧色地道。
  咸丰默然,他现在才知道这其中还有这些为他所不知的事情,太平天国的起义,居然影响到了琉球的态度。琉球有今天的有不幸,虽然有尚忠王自己的自私自所引起,但琉球太弱了,在那个时候选择自保也是无可厚非的。
  他拍了拍尚礼的肩膀,微笑道:“过去的事情,世子就不用再提了。尚忠王虽然在大清需要支持的时候选择自保,但也是为琉球十几万百姓着想。朕并不怪他。单凭其至始至终都心向华夏,但可为其免罪了。“
  “陛下.“尚礼无言以对,感动地再次要下跪谢过咸丰的恩德。
  对于尚忠的选择,咸丰不会怪罪。在他来说,尚忠王无论选择大清还是太平天国,只要他心里一直想的都是向中国称臣,那这一切都可以忽略不计。他看着感动地涕泪横流的尚礼,微笑道:“世子放心,大清是琉球的宗主。现在琉球有难,大清必不会袖手旁观的。屈屈倭奴,朕还不放在眼里。“
  这时,御书门外传来宣传之声。事先便预料到琉球世子来大清,可能琉球出了大事的王韬一脸焦急地率先走在前头,他身后是一脸镇定的陆军总长石达开,发以及其余的几位内阁大臣。
  “臣等对见皇上!“来到大殿内,群臣轰然道。
  “不知道皇上急召臣等前来,有何要事商量?“王韬第一个站出来问道。
  他看了一眼仍自暗暗抽泣的琉球世子尚礼,心中又肯定了三分。听图先给他的传话是的口气,此次咸丰对于至琉球的事情很重视。虽然现在大清急需平静的环境休养生息,以图快速自强。但是他知道咸丰平时虽然平和,但是一旦他做了决定,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咸丰面对群臣,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他向王韬道:“倭奴想要覆亡我大清的属国琉球,如今琉球尚忠王已死于倭人之手,“他转头面对尚礼接道,“这位是琉球世子尚礼,这次前来大清,是来向大清求援,驱除倭人的。“
  他这一说,顿时令所有的内阁大臣轰然动容。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岛国,现在居然敢向大清动手了,难道是活的不耐烦了?或者另有阴谋?群臣交头接耳商议了起来。此时石达开愤然出列拱手向咸丰道:“皇上,末将觉得,倭奴虽小,对我大清之患却是甚大,此次倭奴兴起战端,我大清岂能袖手,末将坚决主张皇上兵讨伐,以振群宵!“
  他中气十足,一句话,振得整个在殿都安静了下来。咸丰赞赏地望了一眼石达开道:“石达开果然不愧为了大清的陆军总长。朕此次召诸位爱卿前来,也正有此议。只是琉球距大清远而距日本近。如今为患者只不过其一小小诸侯而已。若只是将其驱走,终是我大清之隐患,难以根台,因此朕召诸位前来,是要商讨一个对策,看如何能将此患,彻底根除!“
  说完,咸丰拳掌相击,目光阴冷地望向外面。原本咸丰还没打算立即对日本动后的,但是现在萨摩藩送上这样一个绝佳的借口来给他,他怎么能“辜负“岛津久光的“良苦用心“?“小鬼子啊小鬼子,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不要怪朕太心急哦--!“咸丰在心底暗自想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