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任性小皇后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九年八月十五日,中国由来已久的中秋佳节。大清紫禁城皇宫内一片结灯结彩的喜庆气氛。虽然要响应咸丰的从简办理的号召,但是皇帝的婚事,不比其他寻常人的婚事。再怎么节简,热闹喜庆的气氛还是要弄出来的。
  大清自咸丰四年之时,慈安皇后难产而逝,此后的几年,后宫再无真正的后宫之主。原本以前还有些大臣建议,让咸丰考虑新纳皇后,或者从后宫妃嫔之中选出一个新皇后来。但是咸丰一直都在推托着。在他的心里,永远都没人可以代替温柔善良的慈安,坐大清帝国皇后的宝座。
  现大清帝国终于又要有新皇后,虽然咸丰点名道姓,只请了内阁几位亲近大臣前往太和殿参加婚礼,但是所有的大臣都还是自发地上表致贺,并送上了各自的视贺礼。由于肃贪之事,此时的皇上新婚贺礼,颇费了各位大臣的一翻脑筋。
  这礼送重了,别到时候心愿没送到,倒招惹了皇上的猜忌,以为自己是个贪官,给拉到菜市口给剐了。但是皇上结婚,礼送轻了,又显得没有诚意。于是各位大臣各出奇招,有送名人字画的,有送极口茶叶的,甚至还有人上表称自己愿捐出自己半年的奉碌,以作朝廷振灾之用。
  看着这五花八门的贺礼,咸丰只能哭笑不得。王韬的担忧并无道理,经开封一事之后,许多大臣心里都有些害怕了,生怕自己一个不好,便小命不保。但是咸丰也觉得自己做错了。对于贪官,如果放任了,这种状况只越演越烈之势。后者看到前人无事,自然群起从之。反正朝廷害怕引起朝臣恐慌,不敢下重刑,他们怕什么?
  曾经咸丰以为,赫舍里其其格是个十分温顺而善良的姑娘,但是当她来到太和殿的时候,咸丰彻底傻眼了。这位小姑娘不但倔强,强逼着要做自己的皇后,居然还是位任性的小皇后。吉时到时,赫舍里其其格的侍女敦密儿便牵着穿着一身鲜艳蒙古旗服的赫舍里其其格走进了太和殿。
  此时太和殿上宾客满堂,五国公使纷纷向咸丰至以最高的祝贺与问候,同时各国的政府还从遥远的西方发来最报,向咸丰祝贺。当一身鲜艳蒙古旗服的小皇后踏进大殿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到惊艳。
  为了今天,小姑娘精心打扮了好久。没有如汉人一样,一身大红喜服,而是穿上了自己最喜爱的蒙古旗服,蹬着小马靴,头上戴着一顶珠链制成的头饰,几串珠链垂到脸上,将她粉脸含春的样子隐隐庶住,却越发令人痴迷。
  这是一场中西合并的婚礼,敦密儿牵着巧笑倩然的赫舍里其其格踏着红红的地毯,走到咸丰的面前。主婚人王韬随即让咸丰与赫舍里其其格行拜天地之礼,之后咸丰与新皇后,双双接受中西方西代表的祝贺。
  事情一直都很顺利,但到了后来,却出了状况。当俄国公使彼得洛夫陪同俄国亚历山德公主出现在咸丰与其其格面前的时候,小姑娘居然先一步,拦在了咸丰与亚历山德的面前,一手撑着小蛮腰,一脸不悦地望着金发碧眼的亚历山德公主道:“公主殿下此次前来,是来祝贺本宫与皇上的大婚之喜的,还是别有目的?“
  她话一出口,顿时令嘈杂的婚礼现场安静了下来。对于赫舍里其其格而言,亚历山德公主的事情,虽然咸丰与各侠大臣瞒得很好,但她还从自己的阿玛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此时亚历山德又出现在自己与夫君的婚礼现场。虽然她是以俄国代表的身份出席的,但是她看到亚历山德望着咸丰那双迷离的蓝色眼睛的时候,小皇后知道自己的最大敌人出现了。
  在场的各位大清臣子与各界代表,五国公使没有想到大清国的新皇后居然这么大的醋劲。俄国人想用联姻的方式拉拢大清政府,这已然是公开的秘密了,只是咸丰一直没有表态,因此所有的都没有当面向咸丰提起。
  此起赫舍里其其格突然向亚历山德公主发难,很多西方代表都带着看好戏的心思,淡笑着望着满脸不悦之色的大清帝国小皇后,与俄国亚历山德公主对峙着。对此,咸丰只得哭笑不得。
  他轻轻将挡在自己面的赫舍里其其格拉开,苦笑道:“其其格,不要胡闹,亚历山德公主是俄国代表,你现在是大清帝国的皇后了,今后要注意皇后的礼仪。“
  赫舍里其其格嘟着小嘴,不情不愿地走到一边,但是眼神却还带着怒气,恨恨地望着亚历山德,不肯移开注意力。这时亚历山德终于走到咸丰的面前,款款地向咸丰蹲了蹲,然伸出她那晶莹如玉的小手,边向咸丰嫣然地道:“很高兴能来参加您的婚礼尊敬的陛下!“
  “我来!“咸丰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走到一边的赫舍里其其格却突然闪到咸丰的面前,一把抓住亚历山德的玉手,不怀好意地笑笑道,“公主殿下,这礼数还是由本宫代劳吧。我大清有句话叫‘男女授受不清‘,皇上怎么怎能轻意亲吻公主殿下的玉手呢?“
  说着,她不由份地便拉着亚历山德的玉手放到自己的小嘴边上,一口狠狠在亲下去。咸丰此时真地无语了,他都能看见站在亚历山德身后的英法德美四国大使,艰难地隐忍着笑意,满脸涨得通红。
  亚历山德促不及防,被赫舍里其其格啃了一口,小手触电般地收了回去,双眼幽怨地望了一眼尴尬地咸丰,再次款款施了一礼,走了开去。咸丰无奈,只得任由亚历山德离开。赫舍里其其格的突然发难,令婚礼短暂地停滞了一下,见亚历山德已经走远了,咸丰才挥手,示意众人道:“今日朕大婚,各位都是贵宾,就请随意吧!“
  众人顿时散了开去,笑着谈论着刚刚大清帝国新皇的事情,很显然,赫舍里其其格的任性表现,不久之后便会传回西方各国,成为国际名人!咸丰苦笑着望了一眼仍自不解气地赫舍里其其格道:“其其格,你已经是皇后,怎么还这么任性?“
  赫舍里其其格“哼“了一声,嘟着小嘴不理咸丰。那个金发碧眼的洋女人,她看了觉得很漂亮。但是她是来跟自己抢丈夫的,虽然大清从没来没有规定过,大清的男从只能有一个妻子,而且作为大清帝国的皇帝,他本身就有很多女人了,就算真地娶了那个俄国女人,她也无话可说。但她总觉得很别扭,也很委屈。
  小姑娘第一次动情,她在大草原上自由自在的长大,倍受父亲的疼爱。还没有结婚,就听说有个俄国女人来跟自己抢丈夫,想起来她就觉得很委屈。可是她知道,与俄国人的联姻对大清有莫大的好处,但是小女儿的心思,又怎么会是那么容易看透的。
  “你不喜欢我!“虽然能明白亚历山德来大清的目的,与咸丰的心思,但是她还是无法克制自己一个女孩子的心思,秋眸泛红,幽怨地望着咸丰道。
  三条黑线!咸丰强烈在觉得赫舍里其其格是跟自己一样,从后世穿过来的。因为后世的女人成天挂在嘴边的就是她这样一句话。他苦笑一下道:“朕若不喜欢你怎么会娶你!“咸丰心下暗想,不管怎么样,先稳住小姑娘要紧。
  “你娶我是为了稳住我阿玛,和草原上的部落!“赫舍里其其格不依不饶地道。
  对于这件事情,咸丰曾经也想过许多。自己决定娶赫舍里其其格为皇后,到底自己对她的情意有几分。他从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的鬼话,但是自己与其其格相识不过两三天,就决意娶她,若没借此稳定外蒙,他自己都不相信。
  咸丰神色郑重起来,他扶着赫舍里其其格娇弱的香肩,望着她泛红的明眸正色地道:“也许曾经,朕有这么想过。但是从答应娶你的那天起,朕就决定再不考任何别的因素。哪怕第二天你的阿玛就带着外蒙各部攻打大清,朕也一样会娶你!“
  “真的吗?“小姑娘的俏脸上,轻轻荡开一圈迷醉的笑容易。
  这是她心中最放不下的。曾经她就是用草原上的各部向朝廷归顺来向咸丰提出娶自己的要求的。她心中一直都觉得咸丰并不是真的想娶自己,只是逼于无奈而已。她虽然不后悔,但是芳心深处总有些淡淡的忧伤。听着咸丰的情话,她终于释然了,原来眼前的这个带着淡淡哀伤,淡淡疲倦的男人,大清帝国的皇帝,在心里还是有喜欢自己的。
  咸丰重重一点了点头。小姑娘流转的在眼眶之中的泪珠儿,终于轻轻的趟下,她带着满足的幸福微笑,深深地将自己的头埋在咸丰的怀中,久久不愿离去,即使大殿里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他们,她也不想离去。蒙古的女子,性格里原本就很奔放热情,何况在自己的丈夫面前。
  终于在咸丰好说歹说,带哄带骗的方势之下,将这个既善良倔强,还很任性的小姑娘稳定住了。宴会还在继续,咸丰与赫舍里其其格分开,由她去陪女宾,自己则与五国大使,代表谈论。
  当咸丰正被俄国新的驻华大使彼得洛夫就两国联姻的问题纠缠着的时候,总理大臣王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咸丰的身边。他向彼得洛夫歉意地笑了一下,然后神神秘秘地将咸丰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神色匆忙地道:“皇上,琉球国王世子尚礼刚刚赶到了北京,现在下在御书房内,等着皇上招见!“
  “琉球世子?“咸丰的神色也凝重起来,琉球向来是在国的属国,一直如此,不论哪个朝代,他来到大清已经几年了,一直忙着国内的事情,几乎都快将这块挨近日本的小国家给忘了。想到后世成为了日本冲绳的琉球国,咸丰马上就坐不住了。
  自大清暗弱以来,琉球已经很久没有派人来大清进贡,甚至都快到了音信全无的地步。这个时候琉球世子突然到北京,咸丰感觉到琉球可能出事了。也许就是日本开始向琉球动手了。咸丰猛然转身道:“这里由你主持,好好照看皇后,朕去去就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