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治水之策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丰九年八月,开封城内人山人海。大清自从咸丰继位以来,还未动用过像凌迟这样的酷刑呢。但是一听说是要迟凌那些贪没了治河银两的贪官,无论是来自如里的百姓或者灾,当天都蜂拥到了开封城,去看看这些间接害死了自己亲人或同胞的会子手,是个什么下场。有些人甚至都准备了钱,准备买一些贪官们的肉回家去喂狗。
  肃顺亲临开封城的茶市口,看着无数的百姓冲着一百多缓缓由国防军士兵着的贪官污吏,丢茶叶,砸臭鸡蛋。他觉得这些人实在可恶了,虽然这些人里面就有曾经他肃顺门下的门客,但是当看灾区难民盈野,失去亲人的百姓喊冲着无情的大水哭喊着亲人的名字的时候,肃顺就恨不得吃了这些人的肉。
  陆军总长石达开的动作很迅速。咸丰的命令才刚刚下达不到一天的时间里,他便回到军部通告天津军区与苏州军区的大军迅行动。这些贪官还不知就里,便被如狼虎一般的国防军士兵冲进家门,一一带走。
  皇帝的命令是不允许这些人死掉一个。因为咸丰要看着这些人在数百万灾民面前,被一刀一刀凌迟而死,他才觉得解气,才觉得对不起得起死去的百姓与抗洪将士。总共一百八十九人,一个都没有能逃脱。没有人敢给他们通风报信,也没有人敢出言求情。这些人被抓之后,便被严历看押,既使想一死了之,也是不能。
  抄家之后,这一百八十九人的家产竟高达吓人听闻的数亿两银子。肃顺不得不感叹,咸丰这一抄之下,又从大清抄出了几个蛀国贪官--和申来。还有十几个人的家产也相当于半个和申。
  看到那些从贪官家中抄没出来的家产都快堆成小山的时候,肃顺的脸都涨红了。这些银子都是用来治理黄河河道的,现在变依旧是一堆黄白之物,堆在这些无耻之人的家中,而那些因水灾而丧生的无数灾民,连个尸体都找不到了。
  杀,一定要杀。这群害虫若非这些年来,社稷复兴,国力增涨,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好了许多,就凭着这数百万灾民,大清国的社稷就要再次面临崩蹋的危险。他终于明白咸丰为什么再次要动用酷刑,一定要将这一百八十九人,凌迟处死了。这些人罪孽之巨大,不杀难以服民众,不杀难以安天下。
  一百多人的队伍,被何枪实弹的士兵押到了菜市口的刑台之上。凌迟之刑,咸丰这一朝已经没落了,但是肃顺还是千里迢迢从北京请来了当年专门为朝廷行凌迟之刑的老会子手张大千。
  这位张大千早年便是宫中御用的行刑会子手,手下的徒子徒孙不下数十人。当听说肃顺要请他来凌迟这些贪污治河银子的贪官的时候,老先生,不顾自己的已年过六十,千千迢迢从北京应邀赶到了开封。
  同时他还带来的他所有的徒子徒孙。之中有好些人都已经改行不再吃会子手这碗饭了,但是他们的心情就如自己的师傅一样,对贪污这治河银子的官员,恨之入骨。
  肃顺亲自将张大千扶到了自己的坐位旁边,看了一眼天空,见太阳还差些时候才到行刑的时刻,他便与张大千说道:“老先生,您这些弟子们还有当年的功夫吗?皇上可是说了,这些人怎么着也得从每个人身人割下数百块肉来。“
  老迈便精神爽砾地的张大千,听了肃顺的话,大感不悦地摇了摇头,摸了一把发白的胡子道:“肃大人,您就放心好了。待会儿,小老儿亲自操刀,别说是数百块肉。到时候,大人您要三千刀,小老儿绝不少一刀。“
  “好,好,好!“肃顺扬起拇指,连道三声“好“接道,“过几天皇上大婚,迎娶新皇后,皇上说了,你老要是把事办好了,这就是送给皇上最好的礼物。数百万灾民都会感谢你的。“
  张大千愕了一下,从没听过还有人拿着血淋淋的人肉当贺礼了。不过他虽然早就不是宫里当差了,但是咸丰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张大千还是很知道。他知道如今这位天子,行事不拘一格,拿着犯人的血肉当贺礼的事还不出太出人意料了。
  当下,张大千便捕着胸脯对肃顺表示,绝不会让肃顺失望,更不会令皇上失望。
  肃顺抬头,再次看了一下天色,此时时当正午。强烈的阳光照着开封因受水灾,而变得有些泥泞的街道,发出一股腐烂的气息。仅管如此,还是没有挡住观刑的灾民,见证贪被凌迟的下场的热情。刑台四周挤满的前来观望的灾民,四周一片嘈杂。看着刑台上因为害怕而全身发抖的一百多位贪官,肃顺冷冷地哼了一声,冲一名传令兵示意了一下。
  “午时已到!行刑--!“得到肃顺的示意,传令士兵二话不说,随即便发出了令一百八十九位贪官为之惊恐的号令。
  “皇上饶命啊--!“
  “肃大人饶命啊--!“
  命令刚刚一下达,刑台上的一百多位贪官便学身直拌起来,扯着嗓子,拼出老命地叫喊着“饶命“,好像便只是这片刻的迟滞,自己就可能还有活下来的希望一样。
  可是没有一个人理会他们的叫喊。张大千脱掉了身上的长衫,赤着上身,带着数十位自己的弟子,走到了犯人的前面。他细小的眼睛,冷冷地打量了一下台上的人犯,吐了口痰冲自己的弟子们大声道:“行刑!“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张大千一声大喊,台下的灾民与百姓顿时群情涌动了起来,无数灾民呼喊着自己亲人的名字,用力的扬着拳头,泣不成声地冲张大千叫喊着。
  张大千的大弟子听到师傅并不按当年的程序办事,怔了一下,疑惑地向张大千问道:“师傅,咱们不先祭告天地,再行刑吗!“
  “祭什么祭?“张大千大怒地道,“咱们剐了这些害民不浅的贪官污吏,是为民请命!是替天行道!难道老天还会怪罪我们不成?“
  原来,当初人闪由于觉得凌迟之刑太过于有伤天和,怕上天怪罪自己。因此每个会子手都会在行刑之前,先祭告天地,以向上天祷告自己的无奈,请求上天原谅自己。但是现在张大千不这么认为。这台上的一百八十九人,每一个人手中都害死过不下数万无辜百姓。
  如果自己处死这些人,老天都要怪罪自己的话,那么这老天爷,也不值得自己信仰了。张大千怒目瞪着自己的大弟,哼了一声,亲自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刀,带着一名助手,冲着贪污数目最巨大的胜保而去。
  那名大弟子不敢怠慢,赶忙自己也拿起小刀,带着助手随在师傅的身后而去。他们一动,台下的百姓更着狂热起来。叫喊着,恨不得自己也能冲上台来,将这些贪官的血肉都吃了才解气。
  “一刀.二刀.三刀.四刀.“刑台,会手子们每割一刀,计数的助手,便会高声报一次数目。而随着他们的报数,台下的百姓更是欢呼不已。与百姓们的欢呼不同的则是受刑的人犯们杀猪般的叫喊。但是无论他们如何叫喊求饶,台下台上,除了面无表情的士兵与会子手,便是满目怨恨的百姓。没有人因为他们受此酷刑而感到不忍。
  咸丰九年八月,从北京到山东等到的一百八十九名贪没治河银两的官员,在开封整整被剐了三天之久,才算完成咸丰的命令。张大千带着数十名弟子,足足奔心了三天,他连自己总共割了多少刀都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自己三天,一刀又一刀地割着哀嚎不已的人犯。
  此事一出,振动了整个大清甚至连国外的一些报纸的记者都到达了开封进行了报道。这些外国人,自己国家殖战争之时,对待弱国百姓所施爆行他们不记得,看着肃顺将一百八十九人,一刀一刀活剐了的时候,居然大声叫嚣着说大清的政府惨无人道。
  对于这些声音,咸丰只是冷冷地让王韬在《白话日报》上说了一句话:“中国人的事情,外国人给朕滚一边去!“
  而国内的反应却与外国记者不同。原本因为黄河水灾而感到情绪低落的百姓,再次对朝廷充满了信心。咸丰活剐了一百多名贪官的事情,让他们看到了咸丰治理贪污的决心。随着咸丰喧布将所有抄没的贪官家产用于灾后灾区的重建,以及黄河河道治理之后,灾区的百姓热情高呼着“皇上万岁“的口号,更加热情地投到到抗灾与灾后重建家园的行动之中。
  开封活剐了贪官之后,咸丰让王韬在《白话日报》上以《莫伸手,伸手必被抓》的标题,警告所有的大清官员:“朕虽然没有亲眼看着你们,但是百姓的眼睛是雪这的。朕每时每刻都有数万万双雪这的眼睛再看着你们,在你们伸手拿百姓血汗钱的时候,最想想,拿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开封城内的一百多具骨架就是你们的榜样!“
  咸丰九年八月十五,就在这样一片血腥之中,咸丰迎娶了他的第三位(从开原本的咸丰皇帝算起)皇后,赫舍里其其格。婚礼响应抗灾的号召,所有一切都从简办理,除了邀请了英法俄德美五国的驻华公使之外,就只有几位比较亲近的大臣,参加婚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