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322 铁血肃贪2

  黄河大水暂时稳定住的消息刚刚传回北京城,咸丰便下令招集所有的内阁大臣在太和殿进行朝会。他这个大清国的皇帝,已经很久没有招集大臣开朝会了。自从开始实行新的改革政策之后,咸丰便把所有的政务都几乎一手交给了王韬去处理。除了用来保证皇权的绝对统治力而保留的军事统制权之外,咸丰便只在手中紧紧握着大清大臣们从无人知道的天机处了。
  关于惩治河不力的朝内朝外的贪污问题,咸丰早已经找到王韬谈过了。三天之后,也就是肃顺传回消息的当天下午,咸丰便下令招集群臣议事了。王韬怀着有些坎坷的心情率领着一班内阁大臣,以及督察院的议员等官员走上了巍峨的太和殿。
  这个时候,咸丰还没有到来,群臣们根本不知道皇上突然招集大臣们议会是为了什么,于是整个太殿里,群臣都在谈论着皇上招集大臣议事的真正目的。只有王韬一人,心神不属地站在大殿的中央,默默沉思着。
  “王大人,可知道皇上招集群臣到底为了何事?您一向受皇上信任,可否暂时透露些?“过去了半个小时,咸丰依旧还没有到来,这时一位督察议员,走到王韬身边问道。
  王韬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望一眼询问他的官员,淡笑一下道:“此事,皇上并未向韬提起过,我也不知道皇上到底了什么招集大家议事的。“
  那名官员“哦“了一声,见王韬似有隐瞒,知道无法从他这里得到什么消息,只得回过身去,再寻其他同僚猜测去了。
  咸丰这次要下狠手整治大清朝贪污武弊案。王韬从咸丰那里听到的消息非常令人振惊,他不得不为咸丰此次所做出的行动感到担忧。谁都知道大清吏腐败已久,若非咸丰力挽狂澜于将倒,大清迟早要被一群朝臣蛀虫,蛀得社稷崩溃。可是对于咸丰想利用铁血手段来清除贪污舞弊,王韬觉得仅能治标,而无法治本。可是他却一时无法想到切实可行的办法,可以根治大清朝的腐败吏治。
  贪污!说白了就是人性贪欲的现实体现。华夏从夏到清,如一朝哪一代没有出现过贪污官员。从前,那些书生们一个个不惜十年寒窗苦读八股、贤文,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一朝中榜,从此走上仕途。然而这其中又有多少人真的是想当官为民作主的?大部分也只不过是奔着“升官发财“的美梦而去的。
  大殿内一片喧哗,除了王韬之外,都在猜测多日不招集大臣议事的咸丰皇帝此次到底为何事?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了。大殿外突然传来了长呼之声,咸丰皇帝终于到来了。大臣们赶忙安静了下来,接班站好,各自列队,静静侍立着,等待咸丰的到来。
  “皇上架到--!“一声宏的长呼在殿门外响起。
  接着,咸丰便带着图先,快步地走进了太和殿。今日,他难得地穿上了许久都不曾穿过的龙袍,一脸严肃地从群臣中间走过。
  “臣等参见皇上!“咸丰刚刚在龙椅上坐下,群臣便发出了山呼般的声音。
  “大家都坐下吧!“咸丰面无表情地道,冲着群臣旁的坐位指了指。这是在改革之时,咸丰所做一项改革之一。太和殿上设着坐椅长桌,专为朝臣定制。规格效仿后世的各国内阁机构一样。成半圆形摆放。朝廷有重大朝会,群臣便在此商议处理。
  群臣们谢了恩,纷纷在各自坐位上坐下来。此时咸丰便冲王韬一点头道:“此次朕招集各位大臣朝会,是为近日黄河水灾之故。朝廷连年来,拔银不下亿两白银,用于治理黄河水道,为何还会出现如此重大的决口事件?王爱卿跟各位大臣们说说吧?“
  “是。“王韬走出坐位,起身躬身道,“皇上,各位大人。我大清以来,黄河水患不绝。当今圣上仁慈。每年都拔银一千余万两银子用于黄河治理。其重点便是如今决口处的兰考地区。此次黄河决口,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洪水过于汹涌,乃百年之难遇。而更重要的原因却在于,河防工程偷工减料,至始堤防松动不稳所致。“
  他刚说完这些,大殿里便再次响了群臣谈论之声。王韬在那里略微等了一下,便出言阻止群臣再谈论,出言接道:“据查实,朝廷每年从国库所拔银两,一百万两银子从北京出去,到了兰考之后,仅余下了十万两银子不到。各地方官府层层克扣,如捞鱼之网一般,一层一层往下捞。此事,实在是令人气愤。如今黄河大水,已夺去大清数十万百姓的生命。这数十万枉死的大清百姓,便这群大清的蛀虫,一手造成的。这些人简直罪恶滔天,十恶不赦!“
  王韬越说越气怒,到了最后,他竟跳脚大骂起来。他越想越气,一千余万两银子的治河工程款,到了地方,居然只能余下一百万两银子。试问这河如何治?数十万百姓的生命就这样被无情的洪水吞噬。这是自咸丰改革以来最大的败笔。无怪乎,咸丰会为了些事,在御书房内大发雷霆,扬言要将这群贪污官吏,凌迟处死。
  大殿里顿时大哗,不少官员已经开始怒目巡视着在坐的各位大臣与议员,不知道王韬口所说的贪污官吏到底是他们其中的哪一位。更有大臣已经开始随同王韬一起大骂起来。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皇上会这么急着招见大虑议事了,原来是要开始整治贪污官员了。
  “都给朕安静!“咸丰“嘭“地一声,狠狠地拍在御案上,怒目望着大殿上嘈杂的群臣,他的又手几乎都快因为用力在过,关节开始发白了。咸丰示意了一下王韬退下去,然后指着殿中群臣恨恨地接道,“你们谁都不用猜测是什么人了!朕今天就告诉你们,这些蛀虫,一个都别想跑,朕要当着河南、山东、江淮等地的数百万灾民,将这群畜牧凌迟处死!“
  群臣打了寒颤,顿时不敢再望咸丰一眼。那双怨毒的眼睛,似要将所有人的心都看穿,将在场的群臣都生吞活拨了一样。王韬低声叹息了一下。咸丰终于还是决定拿那群贪污了朝廷治河工程工款的蛀虫开刀了。这样以杀止贪的事情,明朝洪武皇帝与大清慷正帝做得最多。两代皇帝几乎都快将朝内与地方的官员杀光了,贪污却总是杀不尽。怎么能杀得尽?那是人的贪念啊!王韬无奈,他无法这个时候,向咸丰进谏什么。咸丰正在气头上,自己进谏,不但没有好处,反而会激起咸丰的浓烈的杀念。
  大殿暂时恢复了平静,只是这时是死静而已。所有人都不敢再出声了。因为这时咸丰拿出一张写满人名的白纸,让图先展开在群臣的面前。凡是上面有名字的大臣无不吓得心胆俱裂,当场便晕死过去。
  咸丰冷笑着看着大殿上当场晕倒过去的几位议员与大臣,走到石达开的身边阴冷地道:“石爱卿看到了吗?“咸丰指了指图先手里的白纸,说道,“这些都是朕暗中派人查访得来的。五位朝中大臣,从通州到河南、山东、苏北、两淮等地,总共一百八十九人。你马上让军总下令,将这纸上有名的人给朕统统抓起来。朕要让天下的百姓看看,这些拿百姓血汗钱,终饱私禳的混蛋,有什么下场!“
  “是!“石达开郑重地应道,“来人,将这几个托下去!“
  不多时,殿外,便冲进一群实枪何弹地卫兵,将晕倒在地的几个大臣托死狗一般拖到了大殿之外。有几个晕倒的人,刚醒了过来,便被托了下去,顿时发出一连患杀猪般凄惨的叫声。
  群臣噤若寒蝉,不也出一声。咸丰恶狠狠地看着几个大臣被拖了下去,又对石达开道:“石达开你给朕听好了,纸上的人,朕一定要活拔了他们。他这次前去抓捕,要是在行刑前死了一个,你自己就先砍自己一刀再说。明白了吗!“
  石达开再次肃声应是。整肃了一下军装,他便向咸丰告辞离去。
  咸丰冷冷地看着满大殿,对自己噤若寒蝉的大臣们,来回地在大殿在走了几步,用目光扫过一个个大臣紧绷着脸,道:“事情如有泄露,与他们同罪!“
  现在虽然到了夏日,可是此时大殿里的温度,却让群臣感到如寒冬一般。都知道咸丰那张白纸上所写下的人名,意味着什么。
  黄河河运总长胜保、通州市长怡良、河南河运部长李怀章等等一大批河运高官,这次都将要落马。这次咸丰扬起了冰冷的血刀,不给这些人任何机会。这会儿,这群人估计都还在为朝廷没有追究水灾突发的事情而感到高兴呢。他们可能再也不会知道皇上是怎么从中查出他们暗中贪污治河工程款的了。
  大殿里群臣,虽然有些曾经想过要暗中通知这些人。但是咸丰最后的一句话,令这些人立马将这种妄贪抛到九宵云外去了。交情归交情,保命最要紧。
  咸丰看着大臣们都不再说话。怒气渐渐消去,他挥了挥手对王韬道:“内阁马上拟旨,免去受灾地区百姓的三年钱粮。等石达开抓完了人,就让他在开封,将这群人凌迟。另外各地方缺掉了官员,从去年公务员考核的人员之中拟派。“
  没等王韬答应,咸丰便自顾的走了。他有些心力焦悴,人的欲念真的太可怕。他能杀一批贪官,却无法根除中国的贪污。想想后世里贪官横行,不管政策多清明,也断绝不了。王韬的担忧他是明白了。他怕自己重蹈洪武与慵正之祸。贪官是杀了不少,但是朝廷也陷于瘫痪。可是他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了,除了以杀上贪,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咸丰不知道,他只道,今后不管出了多少贪,他也只有一个字去应对,那就是--杀!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