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八方支援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国和谈终于有了眉目了,英法俄三国由于大清的再次对俄战争的胜利,对大清的都很顾忌。因此,对于和谈,三国都在尽时退让。尤其是俄国,在和谈之中完全处于被动地位,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英法顾及大清的军威,不敢过于帮俄国人说话,现在咸丰基本上解除了国外势力对大清的威胁,可是用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改革之中去了。
  只是面对着漫天的大雨,咸丰的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自从黄河决口之后,河南河南一带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好几天大雨了。水灾不但没有随着振灾的力度加大而减小,反而有渐渐扩大的趋势。
  现在的黄河两岸,大水不但淹没了河南与山东大片土地,就连两淮地区以及苏北大片土区,都受到了洪水的威胁。整整三个月了,由于雨季的到来,受灾的地区的百姓,无不托家带口,流离失所。从黄河决口到如今,被大水淹死或者被大不冲走的百姓就达到了惊人的数十万之众。就连前往救灾的兵官,也损失了一千多人。
  看着满桌因为水家加大而发来的紧急公文,咸丰的心在不停的留血。数十万百姓啊,这些百姓没有因为战争而死去,却因为治水工程的不完善而成为洪水的祭品。那些抗灾的官兵,没有倒在战场之上,却倒在洪水之中。
  整整看了一个上午,咸丰越看越愤怒,他狠狠地将手中的公文全部甩到地上,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大殿之上,除了老太监图先敢去捡拾咸丰甩掉的公文,其作的宫女侍卫都被咸丰她似要吃人的眼神吓得不敢乱动。
  “皇上,您休息会儿吧。事情已经发生,您再急也没有用啊。还是保重龙体要紧!“图先小心地将咸丰甩掉的公文放回御案之上,轻声安慰道。
  咸丰理都不理图先,恨恨地“哼“了一声,走出御案道:“这不是天灾,这是人祸,是名副其实的人祸。你看看.“咸丰从衣袖之中拿出一张纸条来。这上面满满地写着许多朝廷官员的名字。他望了一眼图先接道,“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吗?这些人都是是贪污治河款的人。“
  他将纸条丢弃到地上,狠不能那张纸条上的人名,马上变成真人站在他的面前,好让他命令侍卫统统押下去,然后凌尺处死。图先怔了下,小心地捡起地的纸条,他看地那上面除了有朝廷里的官员之外,还有地方从直隶到河南、山东等地的地方官员。满满地写满整张白纸。就连这些人这几年从治河款之中贪污的数目都写得一清二楚。
  图先看着这些数目与人名,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些资料都是来自天机处的。他释然,怪不得自从黄河决口之后,皇上一直没有追究各方官员的责任,何是一心扑在对俄战争与救灾之上。原来,皇上早就在暗中派出了天机处的成员到寺主去打探收集证据了。
  “皇上,那朝廷决定怎么样做了吗?是不是马上令人将这伙朝廷的蛀虫都抓起来再说!“图先目光阴冷地做了一个横刀的姿势,把目光投向咸丰。
  “不!“咸丰面无表情地否决道,“现在正是紧要时期,等王爱卿谈判完毕,回京之后再做决定。让安丰暗中监视这群人的动向,千万不可打草惊蛇。这次朕就让那些蛀虫们看看,不是什么钱都能拿的!“
  天空阴沉着,突然一声响亮而冗长的惊雷在大殿外响起。势如奔腾的骏马,却又好似带血的战刀,划破了天际。咸丰冷冷地声音,夹杂在这声惊雷之中,令人格外得感觉寒冷。图先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躬身低声应道:“是,老奴这就去让安统领去办。“
  咸丰挥了下手,让图先去了。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除了偶尔响起的惊雷之声和划破天际的闪电,便只有沙沙的雨声。他在大殿里转了几圈,看着瓢也似的大雨,心里越发的烦燥不安起来
  “报!“一外士兵顶着大雨跑进了御书房立正在咸丰的面前,殿开一份文件道,“副总理大臣肃大人今天从开封发来急电!“
  听到这个消息,咸丰的心又一惊,立马关怀地道:“什么事,是不是水灾又有扩大?“
  肃顺曾给便是振灾的钦差,这次黄河大水,咸丰再次启用了肃顺,让他带着振灾款前往开封振灾。整整三个月里,肃顺不断将不好的消息从水灾的前沿发回北京,这让咸丰一听到当时顺的急电,就不由自主的担心。
  “肃大人电告说,振灾用的银钱都快用尽了,昨天黄河河堤又出现险情,一处堤坝夜里决了口,现在连开封府都受到洪水的威胁了,灾民遍地,肃大人让内阁尽快运一批振灾物资和银粮过去。“士兵道。
  咸丰一怔,慢慢地回到御案后。这三个月来,朝廷整整发去近千万两银子用来振灾了。除了一开始王韬从国库里拔去了五百万两银子之外,其他的几个月里,咸丰几乎将从直隶等到就近运送来的税赋都投到了灾区。现在国库也没钱了,可是振灾的事情又刻不容缓。如果一个不好,再次出现了灾民爆动,大清又要限入硝烟之中。
  这时,图先刚好回到大殿,看到咸丰疲惫的样子,又看了看大殿之中的士兵手捧着一文电报,他走近咸丰的身边道:“皇上,事情都吩咐好了。呃.是不是,灾区又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了?“
  咸丰无力地点了点头道:“肃顺说没银子了。可是现在国库里也没银子了,直隶的税款早在上个月都提前调拔入京,送到开封去了。江南的税赋又被又不阻隔,无法北运。朕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缓缓地望向大雨滂沱地殿门外,挥了挥手让那名士兵先退,然后对图先道:“现在朕的内库里还有多少银子,先拿出来垫上吧。朕看这雨再下几天就快停了!“
  图先愕住,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他小心翼翼地向咸丰道:“皇上,这笔银子可是留着给您筹办婚事的。赫舍里公主已经准备下个月入宫与皇上完婚。到时候没银子,这纳后大典可怎么办?“
  “凡事从简办吧。朕总不能拿着数百万灾民的生命不管,朕却在这北京城内大肆铺张浪费,迎取皇后吧!“咸丰苦笑着摇了摇头,坚决地道。
  赫舍里其其格自从被外蒙各总选定为咸丰的皇后之后,便一直留在承德准备入宫的事情,只是由于咸丰一直被北方战事与黄河水灾的事情烦劳着,一直托到了七月仍还没有迎娶赫舍里其其格。
  皇上纳皇后,天下大事。自来都要花费世额的钱粮来筹办。本来咸丰看在外蒙安定的份上,也不想让赫舍里其其格的婚事办得太简单了,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无可奈何。比起黄河两岸的数百万灾区来,一场婚事算得了什么?
  图先无奈,只得答应了。咸丰首先将内库之中的一百万两银子拿出来支应聂士成的北方战事,现在又要拿出余下的银子去为朝廷振灾。自从咸丰将朝廷的税赋还给了内阁,咸丰的内库银两都是咸丰自己的生意得来,一丝一毫都没有从朝廷拿过。
  他觉得咸丰这个皇帝做得有些不像样了。自古皇帝的内库,哪个不是从朝廷的税赋之中抽取。咸丰倒好,不但将所有的抽取部分全部交还给朝廷了,还要自己拿钱出来为朝廷办事。这皇宫之中的开销虽然没有以前巨大了,可是还有上千口人,要养活呢。图先迟疑着,希望咸丰能改口。不然他这个********就难办了。内库的银子全拿出去了,后宫里的女主子们和宫女宫人们这个月吃什么呀?
  可是直到他走出了大殿,咸丰都没有叫住他。图先叹了口气,跺脚径直走了出去。没办法了,实在不行,他也只好找洪仁轩的银行去借点银子先渡过难关了。谁叫这天下是皇上的,谁叫皇上是个仁慈之君呢!
  咸丰九年,黄河大水,绵延三月不休。洪所至,汪洋一片。遭难百姓数以百万计。尽管朝廷派出副总理大臣肃顺赶往灾区振,但是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黄河决口月之后,原本快要平复的灾情又因雨季地提前到来,再度复燃,情势比之之前还要严重。
  内税于六月再次从直隶抽调资金运往灾区振灾,但是由于受灾面积过于巨大,仍是无法满足灾区百姓的安置,以及抗洪救灾的需要。咸丰九年七月,大国皇帝再次从个人的内库之中拔银二百三十余万两银子。此事一出,全国大哗,北京城的百姓首先响应咸丰的号召,纷纷到官府捐款捐物,资助朝廷振灾。
  这一场面,是咸丰所没有想到的。他没有想到,百姓们会因为自己以一国之主的身分拿出银子救灾,而感动了百姓。而百姓也没有想到皇上为了百姓,竟然连自己的私房钱都拿出来了。皇上都如此爱民,作为百姓,怎么样袖手旁观?
  京城百姓涌跃救灾,此事经大清宣传部报道,传遍大清。所有未受灾的地方百姓都开始自发组织黄河水灾捐助活动。江浙在商会会长胡雪岩的带头之下,号召了江浙地区所有的商户捐银五百万两,送往开封。江南各地百姓也由官府带头,组织民众自发捐款捐物,援助灾区。
  一时之间,黄河地受灾,而八方来援。咸丰被这感人一幕泪流满面。他成功了,他终于唤醒了中华儿女的团结意识。从这一刻,中国将真正走上威振四方的复兴之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