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外蒙自治1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望着女儿倔强的身影快速向着咸丰的大营奔了过去,古勒脱欢心里一股子恼怒,却又实在没法拿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怎么样。同时他的心里却生出了另一个想法,当今咸丰皇帝的皇后去逝多年,皇帝一直没有再新纳皇后,或者从后宫当中新封皇后。如果自己的女儿真能成为咸丰的新皇后,那么外蒙与朝廷的关系就能圆满得到解决了。
  只是这些事情还必须与其他各部商议一下。当年满族人为了拉拢内蒙,不惜与内蒙数代结亲。满清一朝,就有数位皇后,来自内蒙古。如果这一代的皇帝的皇后是来自外蒙的话,那么,说不定,外蒙古也同得如同内蒙古一样的对待。
  古勒脱欢若有所思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营帐,他吩咐的护卫亲兵,将其余各部王公都请到自己的营帐来商议与朝廷结亲的事情。他不想让外蒙的其余各部认为自己的土谢图部想借着和亲的幌子,与朝廷私下里达成什么秘密协议。这会让其余各部敌视土谢图汗部的。
  回到大帐的咸丰一直在想着刚刚赫舍里其其格随风起舞的一幕。说句实话,他觉得其其格很美。二八芳龄,清秀俏丽的脸蛋,还有与蒙古女人的高大不同的是,她的娇躯很小巧玲珑,散发着一种青春与阳光之美。
  沉思之中,咸丰突然被一名士兵从帐外走近来,打断了思绪。那名近卫军的士兵侍立在口处,敬礼报道:“启禀皇上,帐外有土谢图汗的女儿,凝香格格求见!“
  “哦!“咸丰好奇地哦了一声,既而他淡然笑道,“请凝香公主进来吧!“
  士兵应了声是,躬身退下。不一会,咸丰便看到一身酒红色旗装的小姑娘匆匆地走了进来。他有些吃惊地望着撞入营帐的小姑娘。头上的珠链头饰衫托着她的青丝,随意地披散在胸前,肩头与后背上。一双小马鞋,像是走得太匆忙,并注意到草场上的泥土一般,沾了不少草泥。
  赫舍里小脸通红,一双秋水明眸此时正带着泪珠晶莹地在眼眶之中打着转。小胸脯轻轻起伏着,一冲到咸丰的大帐之后,她便停住了脚步,呆呆地望了咸丰一会儿,默默地什么都不说,双眼幽幽地就那么一直望着咸丰。
  “这是谁惹了咱们的蒙古格格生气了,居然还将你弄哭了。告诉朕,朕跟你阿玛帮你作主!“看着炫然欲泣的小姑娘。咸丰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还在草场上与自己欢声谈笑的小姑娘,怎么一转眼间便一副痴情少女被负心汉抛弃了一般的幽怨呢?咸丰不知所措,一急之下拿出了分平时哄小念慈开心的话语,直接就用到了赫舍里其其格身上。
  可是这回咸丰的招没有见效,其其格仍然幽幽地站着那里,一动不动地望着他。反而因为咸丰的宠腻话语,那原本还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情不自禁地流尚了下来。只是她倔强地一把将其抹去,强笑着道:“皇上,明天你们就要达成和议了吗。我们后天是不是就要回大草原了?“
  咸丰一愕,不知道小姑娘这时候大老远跑到自己的营帐里来,问自己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是为了什么?不过看着小姑娘梨花带泪的娇俏样子,咸丰的心又动了一下,微笑着道:“是呀,如果能与外你们达成和议,大家就又是一家人。你们便可以早点到美丽的大草原上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赫舍里其其格格打断了咸丰的话道,“是不是如果朝廷无法答应我们那些部落的要求的话,朝廷便要跟我们打仗了?“
  “嗯!“咸丰无奈地点了点头神情低落地道,“朕不想跟你们打仗,外蒙各部也是大清的子民,朕不想对自己的臣民下手。可是大清也需要一个统一的大清,而不是一个四分五裂的大清。你知道吗?“
  “我知道!“赫舍里其其格也有些失落,她低低地念着道,“外蒙的部落也不想打仗,我们打不起仗。去年冬天,草原上下了一场大雪,牲畜冻死了好多,好多部族都饿死了。皇上.“赫舍里其其幽怨地望向咸丰,用力一擦去俏脸上的泪水,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神色坚定地接道,“如果我嫁给你,是不是一切都可以解决了?“
  赫舍里其其格没头没脑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顿时咸丰哭笑了不得。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实在太可爱了。她以为现在还像以前的时代一般吗?双方之间的纠纷,可以通过部落联姻来解决。
  咸丰想要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一个完整,毫无破碇的大清。并不是靠着那脆弱的双方联姻就能达成与长久维系的。更何况,咸丰不想用一场政治婚姻,让这个可爱而善良的蒙古小格格,痛苦一生。
  “傻丫头,你还小,这些事你还不懂。快回去,不然你阿玛生担心你的。“咸丰轻笑着走近赫舍里其其格,拍了拍她的小肩膀道。
  “我十六岁了!“赫舍里其其格倔强地一甩香肩,大声地冲咸丰喊着。
  本来,她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这时咸丰的亲侍帮监图先,突然神色慌张地跑走了大帐,他见到梨花带语的其其格突然出现在咸丰的大帐,脸色一顿,随既想到刚刚收到的紧急电报,顾不得还在外人在场,匆匆走到咸丰面前,凑近咸丰的耳旁,悄悄声道:“皇上,大事不好,黄河决口了!“
  “什么!“咸丰脸上一惊,难以置信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黄河怎么决口了。朕派出的河工大臣们都是干什么的,朕每年拔出去的上千万两白银,清修河道,都到哪里去的?“
  他几乎都快发疯了。好不容易可以和平解决外蒙问题的时候,眼看就快成功了,大清只要再重重创伤了野心勃勃地俄国人,便可以得到数十年的安稳环境,现在黄河居然又决口了,一想到黄河一决口,山东与河南等人便又是绵延数千里的受灾区,又要有数以百万计的灾民,流离失所。要想平息此次水灾,大清又不知道要发多少时间在这上面。
  “皇上.“图先小心地叫了咸丰一声,随即用眼神望了一下还矗立在大帐之中的赫舍里其其格,示意咸丰此时还有外人在场。如果让外蒙各部听到了这个消息,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乱子来。
  咸丰神色一紧,冷冷地用目光,扫视了一下其其格。随即望见她幽怨而坚定的目光,好似被咸丰的眼神深深地刺伤了一般,泪水又开始哗哗地流尚。咸丰心中不忍,一软之下,目光也变得温和了许多,淡然地对图先道:“水灾有几天了,王韬可曾作出应对措施?“
  “回皇上,王大人已经从国库当中拔银五百万两振济灾民,军部也下发命令,让天津与北京两大军区的十五万大军奔赴灾区,救灾了。到现在为止,水灾已经发生有三天了。这还多亏了皇上目光长远,大清到处通了电报,不然到朝廷得到消息,时间怕还要迟上十天半个月的。“见咸丰并没有在意其其格在场的意思,图先也不再迟疑,快速得回道。
  咸丰忍住心中的气愤,“嗯“了一声,面无表情地对图先快速道:“王韬做得好。你马上传朕的旨意,让各洲府,收容难民。尽一切力量,尽快平定水患。其他的事,等朕回到北京之后再说。“
  “是,“图先躬身应道,他迟疑了一下,又向咸丰接道,“这样一来,大清的国库又要被掏空了,聂大人那边,皇上是不是缓一缓再说!“
  “不缓!“咸丰不容置疑地打断了图先的话,说道,“国库没有钱,朕自己掏腰包。俄国人不把他打趴下了,大清边境上今后休想有安宁之日。何况现在的情势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马上去打一封军命令给军部,让他们通知道聂士成,不用再绕道恰克图了,直接从尼布楚杀过去。朕倒要看看,是我大清勇士厉害,还是他俄国老毛牛x?“
  说完话,咸丰打了一下手势,令图先下去,传令了。图先不敢迟疑,躬身退了下去。大帐瞬间便安静了下来。咸丰负手,在大帐内快步踱了几步,看到赫舍里其其格仍还站在当地,没有动一步。
  “其其格,你不要再胡闹了。快回去吧,朕现在很忙!“咸丰有些不耐地想打发小姑娘离开。他不介意其其格将水灾的事情回去告诉古勒脱欢,大不了,自己这次卑鄙一回,马上下令将外蒙古王公全部扣押在承德,然后再令僧格林沁,快速率军北上,打外蒙大军一个措手不及。
  “娶我!“赫舍里其其格好像没有听到咸丰的话一般,神色坚定地道,“娶了我,你就什么事都好办了!“
  看着小姑娘坚定的眼神,咸丰又气又是好笑,他一把拉住赫舍里其其格娇嫩的小手道:“这不是一场政治婚姻就可以轻意解决的事情,你还不明白吗?“
  “这不是政治婚姻!“小姑娘再次甩开咸丰的手,大声反驳着道,“我喜欢你!我想照顾你!“
  咸丰呆住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将这个倔强的小姑娘给吸引住了,才跟她相识不过几天的时间,她居然说喜欢自己,还有模有样地说要照顾自己。难道自己的样子就这么脆弱,需要一个小姑娘来照顾自己?咸丰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你?照顾朕?母性泛滥了不成?“
  他指着赫舍里其其格笑着,眼泪都快笑出来了。可是赫舍里其其格却是仍然坚定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咸丰停住笑,细细打量着小姑娘坚定的目光,没有一丝的玩笑意味在里。他惊讶了一下,不知道现在该怎么跟这个倔强而热情的小姑娘说。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很赞同赫舍里其其格的想法的。土谢图汗部现今是外蒙各部势力的实际首领,各部都以土谢图汗部马首是瞻。若能暂时与土谢图汗部结成联姻之势,对现下大清危急万分的情势非常有昨,至少可以暂时稳住土谢图汗部,既然稳住整个外蒙部落。
  可是要他将一场政治婚姻加之到一个善良的十六岁小姑娘的身上,他又十分地不忍心。他迟疑着,端正了一下自己的神情向赫舍里其其格道:“你不后悔吗,朕现在都还没有真正喜欢上你!“
  “不,只要我喜欢你就够了!“赫舍里其其格坚定而温柔地淡淡笑道,“第一天听你的歌之后,我就决定要照顾你了。所以我不后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