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承德春狩5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勒脱欢曾经受封为蒙古土谢图亲王,是蒙古八大铁帽子亲王之一。因此赤舍里其其格因其阿玛的原因,也有公主的封号。咸丰惊讶了一阵,与赤舍里其其格了解了一下,才知道这位蒙古小姑娘原来还是受有大清凝香公主的封号。
  满蒙会盟,古勒脱欢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带来了,可见其对自己的这位女儿有多么的宠爱了。这位凝香公主,好像对中原的事情非党感兴趣,刚刚才和咸丰认识,不到半天,就开始缠着咸丰为她讲叙关于北京,江南各地的风土人情。咸丰也不拒绝,虽然被她有时候很好的笑的问题给弄得哭笑不得,但他还是很耐心地为小姑娘讲解着。
  而且古勒脱欢很明显就是外蒙各部的带头人,各部对于他的意见很重视。这位凝香公主又如此受古勒脱欢的宠爱,如果能通过她来影响一下土谢图汗部的意念,对大清还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三骑马在草场悠闲地走着,赤舍里其其格完全被咸丰所说的江南美景,中原风情给迷住了。一脸俏脸片刻都不移地直盯着咸丰,一副无比向往的表情。就连一向对中原不以为意的侍女敦密儿都被咸丰口中的江南美景吸引住,不时惊讶而好奇地插,难以置信,江南居然有那么美丽的景色。
  好一阵,咸丰连绵不绝,说得口都快干,好容易换了口气,赤舍里其其格又目不转睛地望着咸丰道:“大皇帝陛下,你能再唱一下昨天的歌吗?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歌。还有,你为什么唱着唱着就哭了呀,呵呵.一个大男人,还哭鼻子,不害羞!“
  咸丰看着赤舍里其其格甜美的笑容,苦笑了一下道:“如果,你的父母亲人在离你很远的地方,你这辈子都回不去了。如果你的家,也是永远都回不去了,你会像我一样想家的。“他悠地答道。
  天空中的白云轻轻地飘过他们的上空,咸丰望着蓝天,长长地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沮丧。已经快十年了,他不知道父母是否还记得他这个不孝顺的儿子。也不知道家里的一切是否还好。他正在一百多年前的清朝,改变着中国的历史,父母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改变,而凭空消失,世界会不会因为这些改变,而天下大乱?
  他已经敢不了那么多了。他只想做好现在的事情。要自己眼睁睁地看着整个中国在列强的肆虐之下,苦苦挣扎数十几,他实在做不到。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咸丰振作了一下精神,向双眼盯着自己的赤舍里其其格道:“朕今天就为你唱一首歌,不过你也要为朕跳一支舞做交换,怎么样!“
  咸丰的目光与赤舍里其其格的双眸相碰,淡然地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咸丰失落的时候赤舍里其其格,就会有一种非常想靠近咸丰的冲动。她想借自己柔弱的肩膀给他靠靠。她想成为他的依靠。
  点了点头,赤舍里其其格跳下俊马,呼唤了一下自己的侍女敦密儿。她很情愿随着咸丰的歌声起舞,那是一种幸福。一种从没有感受过的满足的幸福感。敦密儿不情不愿地嘟着小嘴,站到了赤舍里其其格的身边。静静等待着咸丰的歌声响起。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
  悠扬的歌声再次响起,赤舍里歌声里偏偏起舞。她的舞姿依旧那么热情,那么奔放。在银玲般的笑声之中,她就像一只偏偏飞舞的彩蝶一般,自由自在的飞翔着。咸丰还是第一次觉得蒙古姑娘的舞,可以跳得如此悠美,动人心魄。
  一曲毕,赤舍里其其格的舞姿也停留在咸丰的脑海之中。她小胸脯轻轻地起伏着,轻轻笑着望着马上的咸丰,默默而深情地注视着他,良久都不语。
  不知道几时,图先静静地停在咸丰的身后。等到咸丰将歌唱完,他才轻轻地打马走到咸丰的身边,凑近他的耳朵道:“皇上,外蒙各部已经同意了明天开启谈判的约定。现在天不早了,我们是不是回去准备准备?“
  “嗯!“咸丰点了点头,却没有回头。他一直望着双目深情注视着自己的赤舍里其其格。小姑娘大概刚刚跳得太热情了,到了这时,小胸脯都还在起伏着。
  咸丰在战马上微微笑了笑,道:“时间不早了,快回去吧。不然你阿玛这么久没有见到你,会着急的。“说完,咸丰便打马带着图先与几名近卫军士兵飞奔而去。
  空地上,只有赤舍里其其格还依然定定地注视着咸丰远去的方向。悠悠地春风吹过,她的一头青丝迎着风儿飘舞着。也许春风同样,也打开了她少女的心扉。“敦密儿,你说他和部落的勇士们相比,谁更勇敢?“
  敦密儿不知道自己的主子最近是怎么了,这些天老是分神,一个人痴痴地发呆。听到赤舍里其其格的话,她更疑惑了。这个大皇帝陛下,一看上去京像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哪里能跟部落里的勇士们相比。但是她又不敢跟主子唱反调,只得含糊不清地道:“他是皇帝,部落里的勇士,是部落里的勇士,怎么好一块拿来比?“
  “你呀!“赫舍里其其格没好气地用手指轻轻敲了敲了敦密儿的小脑袋一下,道,“小姑娘一个,知道什么。哼,不跟你说了。我们回去吧!“
  小侍女委屈地“哦“了一声,无缘无故被主子打了一下,还不知道到底自己哪里说错。见赫舍里其其格,已经跳上俊马,开始往回走了,她才惊慌地跳上马,追了上去。这时,古勒脱欢的亲信侍卫,果然来找她们两个了。
  看着迎面而来的亲卫队长,赫舍里其其理都不理一下,勿自打马往营帐的方向而去。古勒脱欢这些天一直与外蒙各部的王公首领们商议着朝廷的招抚条例。说实话,对于咸丰的招抚条例,他很为难。几乎所有的王公与部落首领都不怎么认同朝廷,他们觉得朝廷亏待了自己。这其中札萨克图汗就是非常反对的一个人。
  各部落的王公以及首领都希望朝廷能答应外蒙的自治制度能像以前一样的前提之下,再废除朝廷对外蒙的限制性政策。这也是外蒙各部起兵的初始原因为之一。可是古勒脱欢觉得这样很难说服咸丰皇帝。于是他很烦恼,特别是见识过了国防军的精锐之后,他心里越来越没有底了。
  朝廷之所以一仗未打,便同意与外蒙各部谈判。这其中虽然也有活佛那巴勒的功劳,但是最大的原因,可能便是朝廷不愿意与外蒙关系闹疆,不想俄国人在背后得便宜。古勒脱欢今天又与各部商谈了一整天,到图先来通知各部明天得启谈判之后,各部最后达成一致的决定,那便是,无论如何朝廷必须答应外蒙拥有一定的自权,废除所有的残酷对蒙政策,给外蒙古各部一平等对待。
  当古勒脱欢走出自己的营帐的时候,赫舍里其其格已经率先骑着俊马,奔进了营里。看到自己的阿玛正站在外面等着自己,小姑娘开心地一下从飞奔的俊之上跳了下来,跑跳着跃进古勒脱欢的怀里,撒娇似地呼了一声阿玛。
  “又跑到哪里去野了。一个姑娘家的,这么没有规矩,将来看哪个部落的勇士会要你!“古勒脱欢话里虽然有些责怪的意思,但是从他脸上的满脸的宠爱笑容里,便知道他地这个女儿有多么的喜爱了。
  他拍了拍赫舍里其其格的头,轻抚着她的长发,宠腻一道:“再过一两天,部落就要回去了,你想你的娘吗?“
  “啊,这么快--!“赫舍里其其格情不自禁地低呼了一声,道,“父汗,各部都与朝廷谈好了吗?是不是不用打仗了?“
  她心里有些发慌,部落这么快就要回外蒙了。她不知道自己这一回去,这一辈子还有没有希望再见那个哭鼻子大皇帝陛下。只是少女的心思,她又怎么能这么明目张胆地跟自己的阿玛说起呢?小姑娘抬起头,望了望与外蒙各部相对而立的朝廷营地,有些失神。
  她突然想到,如果自己的部落可以不用跟朝廷打仗了,那么以后是不是还可以来承德跟他见面呢。想着那悠悠的歌声,想着咸丰歌唱时哀的神情。赫舍里其其格忍不住想要冲到对面的大营去。
  “不快了,我们都还这里十多天了。部落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还不知道。而且开春了,部落里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我们的勇士们不能总呆在乌苏里台的军营里,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古勒脱欢没有发现女儿的失落,自顾自的说着。
  他长长地出了口气,望着咸丰的大营道:“明天就会有结果了。但愿如你所说,我们不用再打仗了。“
  “父汗,我不回去!“赫舍里其其格好像没有听到古勒脱欢的话一样,没来由地说了一句,她定定望着古勒脱欢,好似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良久才道,“我要做他的女人!“
  小姑娘坚定地指着咸丰的大营。她没有理会古勒脱欢惊讶的眼神。
  听到自己的女儿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古勒脱欢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自己女儿才到承德这么些天,居然想要嫁给满清的皇帝做妃子。虽然过去,满族的皇室也有很多蒙古的皇后,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女儿的话要是给其他各部听去,指不定会不会怀疑土谢图部落是不是想借着和亲这件事情,与朝廷私下里达成了什么秘秘协定呢。
  他赶忙一把拉住赫舍里其其格,很气愤地道:“胡闹!做皇帝的妃子有什么好的?你知道皇帝有多少个妃子吗?快跟我回去!“
  “我不管!“赫舍里其其格用力挣开古勒脱欢的大手道,“我不管他有多少妃子,我就要做他的女人。父汗也有很多妃子,那你想过娘亲心里是怎么想的没有?“说着,小姑娘不顾父亲振怒的表情,头也不回地往咸丰的大营处奔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