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309 承德春狩4

  朝廷与外蒙各部的会面,在咸丰的一歌当中,悄悄的谢下维幕。各部王公首领随即回到自己的军营当中去商议咸丰所给的谈判条款了。咸丰不知道那个最后在场中央随着他的歌声轻舞飞扬的蒙古姑娘,是哪位外蒙王公的小姐。能到承德的外蒙各部代表之中,身份都不一般。
  红裳少女在大家仍沉静在咸丰的歌声中的时候,悄悄地离去了。咸丰望着她飘然而逝的身影,觉得有些仿忽。
  接下来的几天里,外蒙各部的代表都在营帐里举行会面,商谈接下来的对策。是接受朝廷的谈判条件,还是继续回到外蒙,齐举大军与朝廷一较长短。不过在见识过国防军的威严之后,各部之前的信心都多少受到了一些打击。
  蒙古随行而来的护卫军,可谓都是各部的精锐之师了。但是他们仍还如以前的旧军一般,衣着凌乱,既使背上背着的都是俄国人送的新式快枪,但是与军装齐整,训练有素的国防军比起来,这些护卫军倒像是一群马贼,而不是蒙古的精锐了。
  各部都很犹豫。朝廷所给的条件虽然听上去不错,但是各部一旦答应了朝廷的条件,那么他们各部的王公贵族就将失去很权力。这让他们觉得他们不但没有得到更好的待遇,而且还不如以前了。
  之前,各部王公至少还都是一方霸主,可以在外蒙草原称王称霸。可是朝廷所给的条例里面,外蒙王公将失去所有的特权,蒙古的牧民将成为朝廷的子民,而非他们的子民。那外蒙各部举兵叛乱,为的是什么?各部在营帐之内,一争就是好几天,谁都无法给出更好的答案来。
  这几天里,咸丰一直无事地承德行宫自顾自的游玩观赏。他时而会望着外蒙各部的护卫巡逻队,沉思不已。这些高大的蒙古汉子,如今背上背着的是俄国的步枪,腰上跨着的是明亮的马刀。若非这些人都是刚刚从牧民跳上马背,成为战士的话,咸丰会觉得这支军队绝对是一支难以战胜的铁军。
  三天过去了,外蒙各部在营帐里,一直没有露面,商谈了整整三天,咸丰静静地走出自己的营帐,望着外面刚刚好从自己面前不远处巡查而过的外蒙护卫骑兵。他负手而立,手指着那些高昂着头,傲立于战马之上的蒙古骑兵背上的步枪对图先笑道:“图先,你看。俄国人为了对付我大清,还真舍得下本钱呀。“
  图先在他身后应了声是,躬身回道:“皇上,各部首领王公们,都商议了三天了,还没有个结果出来。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事故呀。“
  “不会!“咸丰摇了摇头道,“他们虽然有俄国人在背后撑腰。但是俄国人这么帮他们,为的是什么?各部都不是傻子,不会不明白俄国人心里打得的什么主意的。再等等吧,实在不行的话,朕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咸丰实在不想开那区域自治的先例。想想后世里,虽然说中国勉强实现了全民族的统一,西南西北以及北方的内蒙,偶尔还是会有一些不明黑白的人,受他国的挑拨,在各地进行暴乱,危害当地的百姓与政府。
  说好了,区域自治是团结少数民族,尊重少数民,实现全国大统一。但是往不好的说法上看,区域自治,也是政府的无奈之举。这些地方同样也成了一些挤兑中国的国家,用来攻击中国的空隙。咸丰不想给将来的大清留下太多这样的空隙。
  缓缓地出了军营,一队近卫游骑从咸丰的身边走过。看着精锐的近卫军,咸丰的心里顿时感到一种无比的踏实感。他满意地点了头点,安慰地道:“图先,聂士成发来的电报已经几天了?“
  “回皇上,聂大人的电报发来已经两天了。您看是不是准聂大人所请,大军马上开赴恰地克图?“图先亦步亦趋随在咸丰后面道。
  外蒙各部集结了大军,却没有动静。现在已经是春天了,外蒙大军仍还是呆在乌苏里台,一步也没有前进。而大清的官军也好像没有看到外蒙的反叛行为一样,不但没有派兵时剿,反而将而本到达了乌兰布通的大军,撤了回去。虽然大清仍然还在向尼布地区源源不断地增兵(聂士成所做的假像,为了欺骗俄军,让俄军以为清军源源不断向边境增兵,其实只不过是原班人马,来了又回,回了又来),但是也没有踏进漠北一步的迹像。
  倒是清军不断在边境增兵,让俄国人很不好受,生怕清军因为外蒙的****,连累到俄罗斯的边境。咸丰九年三月的时候,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将东西伯利亚的俄军,全部都调往了清俄边境上。尼布楚一带的俄军兵力,瞬间增长到了二十万左右。
  聂士成见俄军果然中计,在边境大面积增兵。他便向咸丰以及军部上报,希望朝廷早日与外蒙各部达成和议,他好率两师骑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军北上,突入俄罗斯东西伯利来境内,与尼布楚地区的大军两面夹击,打俄军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外蒙各部对朝廷的谈判条例仍还持怀疑态度,双方仍还在承德行宫,僵持着。咸丰也只犹豫不决。如果聂士成时兵太早了,导致外蒙各部以为朝廷以谈判为由,暗中向他们的部落下手,到时候咸丰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再等等一天。“咸丰无奈地道,“你等下去外蒙的军营里向各部言明,明天朕与他们再次开启谈判。“
  决定完这件事情,咸丰突然无意中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酒红色的倩影,她的身边还有一位少女陪伴着,在空旷的草地,跨马奔跑。银铃般的笑声,一时响彻了整个草场上空。咸丰顿了顿,细细地看了几眼,发现那个酒红的倩影便是昨天那位随着自己的歌声起舞的姑娘。
  想想昨天她对自己略嘲笑的笑容,咸丰心中不觉一荡。他唤来一名近卫军的士兵,为自己牵过一匹战马,不顾图先的劝阻,跨上战马,朝着那名姑娘奔去。
  草场上,赤舍里其其格,与自己的侍好敦密儿一起纵马狂奔欢笑着。她很久以前便想来外面的世界看看了。去年的时候,听说自己的阿玛要来承德,他对着阿玛又是撒娇,又是威胁的,终于取得了阿玛的同意,随同大队一起来到了承德。
  她向往中原的生活。她的母亲是个汉人女子,很久以前被自己的阿玛从草原的敌对部落里抢了回去,做了她阿玛的侍姬。但是她的阿玛很宠爱她的母亲,有了她之后,阿玛更加宠爱她了。
  赤舍里其其格很小的时候就听着自己的母亲说着许多关于中原的有趣的事情,因此她小小的心灵里,一直期待着能到中原来玩一次。整天呆在茫茫的草原上,不是骑马打猎,就是看着部落的族人游牧放羊,她觉得这样的生活一点意思都没有。她向往母亲口中所说的繁华城市,向往中原汉人的琴棋书画。
  不知道奔跑了多远,赤舍里其其格,住马停了下来,向着蔚蓝的天空,尽情地欢呼起来。他张长双臂,欢笑着向侍女敦密儿道:“敦密儿,你说承德的草场美丽,还是我们部落的草原美丽?“
  “当然是我们的草原美丽!“敦密儿不假思索地回道,眼里颇有些责怪得向自己的主子望了一眼接道,“格格,这里有什么好看的,除了草场之外,连羊群都没有。哪里比得上我们的草原美丽?“
  赤舍里其其格嗔了敦密儿一眼,笑着道:“你知道什么。你看这那么漂亮的宫殿吗?“她指着不远处的承行宫向敦密儿反驳道,“你听过昨天那么好听的歌吗?“
  她想起了昨天咸丰所唱的歌,很悠扬,也很伤感。她差点也跟着咸丰起一哭了起来,只是当她看到那个痴痴的皇帝,一个大男人唱着歌流泪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想过去安慰他。
  敦密儿摇了摇头,不知所以。她从小长在大草原,从来没有接触关于中原的任何事情。在她的眼里,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草原更加美丽的地方了。这次格格跟着王爷,大老远地跑到承德,她觉得实在是受罪。若非这里也有大片丰美的绿草,也在广阔的草场,她觉得自己都要快闷死了。
  “你喜欢我唱的歌?“当两个小姑娘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突然她们的身后传来一声男子的声。
  两个小姑娘吓了一跳,像受惊的小兔子般,策马跑开一段距离,回头才发现,咸丰正微笑着望着她们。赤舍里其其格认识咸丰,看到咸丰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感到有些意外。昨天还是那个哭鼻子的皇帝,今天坐上战马,居然看起比部落里的勇士还要威武一样了。特别是他那身士兵没有什么两样的衣服,端正地骑在战马之上,让人觉得既亲切又威武。
  小姑娘偷偷多打量了几眼端坐在战马上微笑着的咸丰,心头微微颤动了一下,秀丽的俏脸浮起一片红霞。想起咸丰不声不响地出现在自己身后,吓了自己一大跳,她情不自禁嗔怪了咸丰一眼,策马走近咸丰,微微向咸丰躬了躬身子道:“赤舍里其其格见过大皇帝陛下!“
  “你叫什么?“咸丰惊讶地望着赤舍里其其格张大嘴巴问道。赤舍里这名字,他太熟悉了。一个能让大清威镇四方的皇帝念念不忘多年的皇后,康熙皇帝的皇后--赤舍里氏。虽然那个赤舍里是索尼的孙女,并不与这个小姑娘挂上什么关系。但是咸丰一听之下,还是很惊讶。
  赤舍里其其格好奇地打量了一眼咸丰惊讶的表情,不解地道:“赤舍里其其格呀,怎么了?我是古勒脱欢的女儿!“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