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304 美梦难成3

  经过一夜的大雪,整个北京城都变成一个银色的世界。咸丰静静的矗立在雪,他身上的金色大披风,在雪地里随着呼啸的北风,轻轻的摇摆着。紫禁城的御花园,各种树木,亭台楼阁,都在雪中呈现出与平日里不一样的美丽。
  然而此时的咸丰心中却又是另一翻景像。自众玫妃事件之后,咸丰看在她平日的温顺以及大阿哥载承年小的份上,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责难于她。玫妃仍旧当着她的玫妃。对外,咸丰也没有将玫妃对与过敦郡王奕宗的谋刺说出来。现在的后宫里,仍是一片安宁祥和的味道。
  反倒是因为南巡期间,丽妃与容妃久随在他的身边,日夕承欢,两人回北京不久之后,便个个都传出身怀有孕的消息。若没有玫妃的事件,若没有外蒙的****,也许咸丰会认为这个年将在一片美丽与幸福之中度过。
  咸丰久久地呆立在雪中,一个多时辰过去了,他都没有动过一下。图先被咸丰命令远远地站在远处。可是看到咸丰的那矗立在寒风之中的单溥身子,他还是忍不住缓缓走了过去。他自幼习武,虽然如今年满七十多了,但仍身体健烁。相反咸丰虽然才不过二十出头,却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皇上.皇上.“图先在咸丰身边细细地喊了两声,却没有得到咸丰的反应,他心里一慌,以来咸丰呆在寒风中太久了,身子受不住,出了什么问题了,于是连忙又加大音量,喊道,“皇上,外边天气凉,您还是先回宫吧!“
  咸丰静静地摇了摇头,目光仍凝望着花园里的雪景,沉吟了数声道:“图先,你说朕这次能够顺利解决外蒙问题吗?若是双方交战,大清就更难稳固对外蒙的治理了。这场雪下得好大啊!僧格林沁有没有新的消息发回来?“
  他左一句,又一句地说着,图先根本不知道先回答咸丰的哪一句话。其实图先知道,他不用回答的。咸丰根本就没有在认真听他的话。刚刚咸丰的数语,与其是在对他,不如说是咸丰自己在自言自语罢了。
  于是图先只得含糊其辞地道:“皇上圣明无比,大清自是能够所向无敌的。皇上还是不要为此事操心了。僧王是我大清的勇将,必能为皇上妥当处理外蒙的事情的。“
  咸丰回过了神,他苦笑着看了图先一眼道:“希望如此吧。前几天聂士成来电报说在尼布楚的边境上发现了大批俄军。看来俄国人对我大清的贼心还没有死啊!“他抬首望天,负手而立接道,“聂士成想借蒙古****之机,兵进恰克图。趁俄国人得兵集结尼布楚之时,中西伯利亚防御空虚之机,突然俄国纵深,收回我大清曾经失去的贝尔加湖。“
  说完话,咸丰好像心里舒服了许多,开始往回走,图先亦步亦趋跟随咸丰的身后,缓缓地说道:“大清威服四海,岂是那些杂毛野人可以比拟的。皇上身担大清命运,还是多注意自己的龙体要紧。“
  听了一向不擅长奉诚曲迎的图先今天居然拍起了马屁,咸丰不由得开心地大笑了起来,他回首向图先道:“图先啊,朕可是从来没听你拍过马比,今日听来,与大臣们的马屁绝然不同呀!哈哈.唉,朕怎么能不操心呢。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明白的!“
  说到这里咸丰又想起了后世里那个几乎被所有中国都遗忘了在国家--蒙古。无论是新闻里,还是报纸上,咸丰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有听过关于蒙古国的任何消息。有时时候咸丰都会误以为在中国与俄国之间并没有一个蒙古国存在,内蒙古自治区过去,便就是俄国了,蒙古国在他的印像是几乎都等于无。
  他也是偶尔从一些小说里边看到蒙古,那个时候,咸丰看着那么大片的土地就那样轻而易举了成了一个与中国毫不相关的地方,心里常常会觉得畅然若失。他不想这样的事情再在自己的面前发生。
  可是聂士成的提意很有诱惑力。俄国人居然还想对大清动手,可见上次的战争并没有打疼俄国人。若这次不借着大军都开动的机会上,再狠狠地打一下俄国人,再想灭了俄国的那股贼心,怕是又要等到许多年之后了。
  再者若是大清这次真的能从俄国人手上拿回大片的贝尔湖以及旁边的草原,再将这片原本属于外蒙的丰美草原还给他们,那么也许今后,便可以顺利解除大清与外蒙之间的长年怨恨,再不用担心蒙古的叛乱了。
  但要完成聂士成的这一设想,咸丰还是要先将这次的外蒙****尽快解决才行。他不可能在大清还在与外蒙交对峙的时候,两面开战。这样会同时令大清面对俄国与外蒙的大军的,如果搞不好,大清不但不能收回贝加湖,能不能保证顺利保住外蒙的统治都还两说。
  因此,咸丰这些日子来,一直很苦恼。现在老天又给他送来一场大雪,对外蒙的事情又要等到明年的春天才能够解决了。咸丰长长地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目光精神都比自己还好的老图先道:“朕近日越发感到身体沉重起来,不知道在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大清的强大了!“
  咸丰说得郑重,令图先惊慌失措,连忙躬身走到咸丰的面前道:“皇上还年轻,精力旺盛,定能带领我大清走向强大,令万国来朝的。“
  可是咸丰并不觉得如此。这些年来咸丰不是忙战事,就是忙于政事。连一直以来的运动时间都被他省下来了。也不知道是这个身体原本就是个体弱亏虚的壳子,还是因为他的精力花费了太多的缘故。近一年来,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做什么事情都开始很容易疲惫。
  按照历史的走向,咸丰皇帝将在咸丰十一年的时候病亡的。想想令咸丰觉得可怕,若真按历史的走向,自己岂不是只有两年的命好活了。只有两年的时间,怎么能够令大清真正走向富强呢。?
  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了,实在太需要时间了。看着图先因为紧张而焦急的神色,咸丰淡然地笑了笑,挥了挥手道:“你不用紧张,朕也只是说说。僧格林沁已经到了乌兰布通了,你马上令人电告僧格林沁,让他派人去跟外蒙那边取得联系,看看有没有和平解决冲突的可能?“
  应了声是,图先迟疑看了一眼咸丰,才慢慢退了下去。
  “报--!“图先刚刚走出御花园,咸丰便看到一名近卫军的士兵小跑了进来了,他在咸丰面前立定,敬礼道,“报皇上,蒙古活佛那巴勒,在宫门外求见,说有紧要事情与陛下商谈!“
  蒙古活佛?咸丰内心一阵悸动。蒙古活佛在蒙古人的心与西藏活佛在藏民的心中一样至高无尚。咸丰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蒙古的活佛突然出现在北京。他有些欢喜又有些担忧。他不知道蒙古活佛的到来,是因为外蒙已经叛乱了,活佛被迫逃离蒙古,到北京来避难,还是因为活佛为了能够和平解决朝廷与外蒙的冲突,而来北京代表外蒙与自己谈条件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有了蒙古活在手上,对于解决外蒙的事情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活佛就是蒙古牧民的精神领袖。只要活佛站在朝廷的一边,登高一呼,那么就算外蒙大军真的叛乱了,朝廷平定叛也是容易许多的。
  他神色一振,对那名士兵道:“快请活佛到御书房等候,朕马上就去。“
  那巴勒终于赶在大雪之前赶到了北京了。他在路上已经听说朝廷派出了大军开往乌兰布通了,若自己不能尽快调停朝廷与外蒙的冲突,那么大草原上就要上演血腥的一幕了。他在内里暗暗的念诵着经文,期望佛祖能够保诺蒙古的信徒们能够逃过这一劫难。
  那巴勒静静地坐在御书房的大殿上,双目微闭,双手结印,嘴里不停地念诵着经文。咸丰没有过多久就来到了御书房。他看到了三十都不到的年轻活佛,法像端严地正在默念着佛经。
  他不是个宗教徒,对于任何教派他都没有兴趣。在他的心里很难明白这些宗教的信徒对待自己信仰的神,是怎么样一种心理,竟然达到了能够舍弃一切的地步。像那巴勒这样年轻的男子,居然从一出生便能清灯伴古佛,绝弃了世间的俗念,他实在想不通。
  不过活佛的到来,却是他打破外蒙僵局的最关键的人物。他轻轻走进大殿,躬身向那巴勒行了一礼道:“活佛远道而来,不知是否是为了落蒙古上百万牧民而来?“
  此进那巴勒才缓缓地睁开双眼,笑容祥和地向咸丰行礼道:“英明的皇帝陛下,您说的不错。我是为佛祖的弟子们,以信大清无数无辜地生灵而来的。陛下,我佛慈悲,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生灵,倒在血波之中,还请陛下三思!“
  “朕也不想这样,可是为了大清江山的统一,朕不得不这样做。朕知道大清有太多对不起蒙古百姓了。只要活佛能说服蒙古大军止息干戈,朕愿意收回军队,更愿意从此真真正正的将蒙古百姓当作兄弟一般地看待。毕竟无论是满人、汉人、回族人、藏族人等等,都是朕的子民。“咸丰淡然地道。
  听到咸丰如此说,那巴勒高声喧了一声佛号,高兴地道:“陛下仁慈,那巴勒替数十万蒙古牧谢过陛下的隆恩了。那巴勒这次来就是受了蒙古百姓与各部大汗的期望来向陛下调停的。“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