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302 美梦难成1

  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带着无美妙的梦想,坐在圣彼得堡的华丽皇宫之中等待着大清的混乱。只是他一直都忽略了一个事实,一个致命的事实。那就是天气,外蒙古集结大军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冷了下来,不用过多久,寒冷的北疆便会开始下雪。试问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如何作战。
  蒙古人不是傻子,相反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俄国人之所以极力鼓动********,脱离大清的统治,无疑是想外蒙失去大清这座强大的靠山,让蒙古人成为屈服在其淫威之下的一个傀儡而已。
  他们不想这样,他们只想自己的部落过得好一点,不用再像奴隶一样生活着了。大清对他们不好,但至少大清在见到他们受到欺侮的时候还会挺身出来帮助他们,但是俄国人呢?他们都是一群洋鬼子,不像大清人一样,与自己是一样的亚洲人。一样的皮肤,一样的眼睛,一样的头发。
  俄国人绝不是什么好人,这是所有的蒙古人都知道的。要不然当年因为准葛尔叛乱,而逃到俄国的土尔扈特部也不会千里迢迢,不计伤亡地再次逃回大清了。当年土尔扈特部冒着举族灭的亡的危险都要从俄国人的魔掌之中逃回大清,可见俄国对待蒙古是怎么样坷克。要比满族人更狠吧?
  外蒙诸部除了土谢图汗部与札萨克图先汗部内心里是真的很恨大清之外,其余的各部蒙古部落还是心向着大清的。他们这次跟随土谢图汗部与札萨克图汗部起兵判乱,顶多也只是想借这次机会向朝廷提要求,希望大清能看在大清疆域统一的情面上,解除其对外蒙的残酷统治。他们只想过得好一点而已。
  因为这个原因,既使听到大清皇帝遇刺重伤的消息,蒙古大军还是没有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大举南下,进逼北京城。他们内部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分歧,土谢图汗部与札萨克图汗部坚决要趁这个好机,举兵难下,正式与大清绝裂,外蒙各部统一成立蒙古人自己的国家--大蒙古国。
  但是其余的几家部落却认同他们的做法,他们认为如果这次大清真的因为蒙古的叛乱而导致兵败的话,俄国人就会趁着大清战败的空间,将势力伸入蒙古来,那样一来,蒙古人与其说是独立了,不如说是从米缸跳进了糠箩里--得不偿失。
  他们认为蒙古人只要集结大军,做出一副欲兴兵南下的架势就可以了。趁着朝廷皇帝重伤不能理事,朝政****的时刻,以武力威胁朝廷,让他们答应蒙古的要求,收回对蒙古的严酷政策,这样就好了。
  蒙古人终究都是亚洲人,只有大清才是自己真正的家人,而白皮红毛绿眼的俄国人是不可能真的拿蒙古人当自己人看待的。这从当年的土尔扈特部的东返就能看出来的。如果外蒙要想独立,以大清现在的实力,虽然一时被蒙古人打得措手不及,但等到他们安定下来,蒙古人是讨不到好处去的。
  那样下来,只有血腥的战争可以解决问题。蒙古人已失去得够多了,何必再为了一个外人,伤筋动骨,生灵涂炭呢?
  这些部落的意见得到了蒙古人心目中一个重要人物的支持,因此这些实力弱小的部落才能与土谢图与札萨克图这两个强大的部落相抗衡,至使蒙古大军迟迟无法兵发南下,一直托到了对蒙古大军最为不利的冬季。
  就在蒙古大军集结的时候,蒙古人心目中的活佛--蒙古十世活佛那巴勒活佛,出现在蒙古大军集结的乌苏里台。自十三纪以来,藏传佛教传入蒙古,受到蒙古牧民的信仰,又经过大清的刻意发扬,藏传佛教在蒙古人心中,已经深深地扎下了根。
  特别是在那些苦难的岁月里,蒙古人生活痛苦不堪,只得用佛祖来做为心中的寄托。蒙古活佛在蒙古牧民与军队之中都有无比伦比的地位。那巴勒的出现令这些为即将做出叛乱,而心中不安的蒙古干兵心中安宁了不少。
  那巴勒也是为了蒙古****而来的。他不愿见到蒙古草原上再起血雨腥风,在几位反对独立的部落大汗的支持之下,那巴勒向土谢图汗与札萨克图汗做了一翻劝解,并从天气以及情势的事实上讲叙了蒙古不宜独立的道理。
  那巴勒活佛的出现稳定住了燥动不安的军心,他更极力劝阻了牧民不可跟随大军一起反叛朝廷,并且以佛祖的名义发誓,他会亲自去北京向咸丰皇帝调解这次蒙古的****,为牧民们争取福祉。这让所有的蒙古牧民看到了希望,在他们看来,有了活佛的亲自出手,再加上大军做后盾,也许这次真的能够令自己的生活好起来。
  看到牧民与军队都被活佛说动了,土谢图汗与札萨克图汗,内心再怎么不愿意,也无法出什么来。事情这样一托之下,蒙古的十三万大军仍然驻留在原地,没有任何意项。咸丰八年十一月,那巴勒活佛起身,带着几名亲信弟子,在安抚好了蒙古各部王公之后,起程赶往北京,为蒙古牧民的美满生活,决意向咸丰皇帝为蒙古的牧民与信徒们争取利益。
  同月,聂士成率领四万余东北骑兵部队进驻尼布楚地区。他很庆幸自己来的很是时候,因为当他率部抵达尼布地区的时候,据当地的牧民上报,起先因为和谈而后撤的俄军又开始出现在尼布楚地区的外围。蒙古的****果然与俄国人有关,这是聂士成最先想到的。
  那木错再一看到了大清英勇无敌的铁骑驻进了尼布楚草原上。这次他比第一次看到大清的铁骑出现在尼布草原上的时候更加激动。上次他仅令只看到了一万不到的大清铁骑,但是这次,却是整整的近五万骑兵驻进了尼布楚草原。
  俄军刚刚在尼布楚地区出现的时候,他有些惊慌,他害怕朝廷这次为了稳定国势,又会再次放弃尼布楚,放弃他们这些牧民。尼布楚的牧民们刚刚才回到祖国的怀抱,生活才刚刚好起来,这么快就要面对那么残酷的现实,这令那木错感到万分沮丧。
  不过还好,没过多久,朝廷的大批骑兵就出现在了尼布楚地区。看着雄壮的战马,看着高高傲立在战马之上的大清将士,那木错心里就感到无比的踏实。为了迎接这些来自祖国的将士们,那木错再一次将他那小小的帐蓬贡献了出来,作为聂士成的指挥部。
  现在那木错整天都笑呵呵地望着草原上飞奔而过的骑兵部队傻傻地发上一会儿呆。他不知道朝廷那生了什么事情,沈阳军区的司令大人至从来了尼布楚之后,便整个有些忧虑,时不时地就招集部下,在帐蓬里一谈就是一整天。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不会往大清怕了老毛子那方面去想。他甚至有些期望,司令大人这次会不会受到了皇上的指示,要借次机会收回贝尔加湖畔的那片丰美草原。一想到那片丰美的草原,那木错心里就忍不住要激动起来。
  他是原蒙古茂民安部落的牧民,自从尼布楚地区被分割给了俄国之后,茂民安部落就渐渐消亡了。他们原本就是生活在贝尔加湖东面的草原,那木错是多希望有生之年能再次回到那片丰美的草原尽情地歌唱呀。
  他甩了甩自己胡思乱想的脑袋,自嘲地笑了笑,端着刚刚做好的马奶茶走进了帐蓬。此时聂士成正独自一人从在中间,呆呆地看着地图,不知道在想什么。那木错地心动了动,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心中的期望:“大人,朝廷次大举而来,会不会.会不会收回贝尔加湖?“
  他有些坎坷不安,这些都是军事机密吧。他一个普通的牧民怎么能随便乱问这些呢。于是他的话刚刚出口便急急忙忙收了回去,吞吞吐吐地道:“那个,大人,小的只是随便问问,大人要是不方便的话,也不用在意小的的问题。“
  说着那木错放下手中的马奶茶,欲转出去。不料沉思中的聂士成却突然大声叫住了他道:“那木错兄弟,你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我分神了没有听清楚,请你再说一遍吧!“
  聂士成自从得到命令进军尼布楚之后,便一直在关心俄军的动向。他对于集结在乌苏里台的十万蒙古大军丝毫不放在心中。现在天气转冷了,北疆随时都会下大雪,道路艰难之下,蒙古大军是不可能这个时候发动叛乱的。
  他心里最担心的还是俄国人。曾经在他被授命为沈阳军区司令的时候,咸丰就命令之中一再嘱咐过他,俄国人就是挨着大清的一头穷凶极恶的北极熊,如果不一下将他打疼了,打得他不敢对大清起丝毫轻视之心了,俄国始终都是大清最大的威胁之一。
  可是上次对外大战的时候,大清由于消耗太大,已经无法再支撑大军对俄国的用兵了,若非如此,那次针对俄国的突击,是最好的时机。现在俄国人果不其然地又一次对大清虎视眈眈了。这些日子以来,聂士成一直都在苦恼怎么样才能借此机会,再重重地打击一下俄国人,保得大清东北几十年的安宁。
  那木错不经意的一句话,令聂士成突然想到了一个想法。如今俄军在尼布楚地区布下了五万大军,国防军想要从尼布楚地区空破俄军的防线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但是贝尔加地区呢?那里有蒙古的叛乱,任谁都不无法想到,清军会不顾路途,千里迢迢突袭贝尔湖的。通过贝尔加湖,就是俄国防御空虚的西伯利亚地区。
  只要清军突然出现在俄国的西伯利亚,俄国人一定会惊失措的。不过这个计划必须在蒙古****得以解决的前提之下,才能实施。那木错将话小心地重复了一遍。聂士成却早已想通了,他大笑着拍了拍那木错那厚实的肩膀道:“那木错兄弟,以后再也不要口口声声自称‘小的‘了。现在的大清与以前不同了,大家都是一家兄弟。“
  随即聂士成不管那木错惊愕的神情,大声冲帐外的亲兵道:“马上发报北京,就说我军打算如此这般。请陛下指示!“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