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相煎何太急2  屌丝重生咸丰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皇上架到--!“一连患传呼的声音从同顺斋的外面一路传了进来。
  这令刚刚还有些失落的冰儿心中一了欢畅。没想到那么多女主子都在前面等着皇上到来,皇上却唯独选中了没有去迎接的玫妃娘娘。这说明皇上心里对自己的主子还是记得的,这次江南出巡回来,皇上第一个就来看自己的主子,看来自己日后的地位还是不会有多少变动的。
  她本想快点去通知自己的主子,却没有想咸丰来得非常匆忙,几乎没有等到同顺斋的宫女们到齐出迎,就已经到了门口了。冰儿看见咸丰的大步向自己走来,身边带着随身的老太监图公公,连忙委身福在那里,柔声请安道:“奴婢冰儿,参见皇上,皇上吉祥!“
  “嗯,你们都先下去吧!“咸丰嗯了一声,像是没有看到冰儿一样,快步从他身边走过,随口丢下一句话,便消失在冰儿的视线里,进了玫妃的寝宫之中。
  冰儿起身,疑惑地望了一眼远去的咸丰,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今日这么急着见自己的主子,但一想到主子从今日起,又要得到皇上的宠爱了,她小小的心里还是没来由地一阵喜悦,欢快一笑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咸丰确实很急。从安丰那里得到的消息,所有的一切矛头好像都指像了玫妃。咸丰死了受益最大的是谁?是玫妃,因为她有自己唯一的一个儿子。在这个刚刚才开始妇女解放的进代,虽然自己储心积虑想要培养念慈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但是如果自己突然死了,继任大清皇位的一定是自己的长子--大阿哥载承。
  可是从平日里玫妃的表现来看,他死也无法相信这个平时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女人,突然之间变成一个为了皇位,为了自己的儿子,居心叵测要将自己置于死的女人。他不相信,于是他急急忙忙地挥退了安丰,带着图先来后宫质问玫妃。一路之上,连满心欢喜,站在永和宫门口迎着自己的丽妃等一众佳他都没来得及理会,就直接来到了同顺斋来见玫妃了。
  “爱妃身体不舒服吗?“刚一进门,咸丰便看到玫妃心不在焉地端起一碗药要喝。背对着他的玫妃似乎在沉思什么,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看着这个平日里柔顺如丝的女人,咸丰来时满腔的怒火都变成了点点关怀。
  “啊--!“咸丰的突然到来,令陷入沉思的玫妃措手不及。他惊讶地全身一抖,手上的碗“砰“的一声,从手中掉落。一碗药全部泼到了地上。
  她有些惊慌失措地望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咸丰,一只玉手轻轻捂着红唇,秋眸睁得老大。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来。良久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失礼了,急急忙忙走到咸丰的面前福了一礼道:“皇上圣架到来,臣妾未及迎架,请皇上责罚!“
  佳人惊慌失措的样子,令咸丰顿起怜惜之心。他轻轻将玫妃轻微低下的头抬起,一张姿容秀丽的容颜出现在咸丰的眼前。他似乎还从玫妃的眼中看出了汪汪的泪珠,正极力隐忍着,在她人的秋眸之中,晶莹地打着转。
  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双手扶起玫妃娇柔的身子道:“是朕对爱妃的关怀太少了。朕都忘了是什么时候来过爱妃这里了。你受委屈了!“
  “皇上.“隐忍多时的泪珠终于还是从玫妃的秋眸之中点点滴落下来。她抬起头,静望着咸丰英气的脸,轻颤着,再也说不下去。
  玫妃的内心默默地责骂着自己,为何自己会一时贪念顿起,竟起了杀害自己夫君的念头。眼前的咸丰,对自己满脸的关怀之色。若是在平日里,自己大概要高兴地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吧。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咸丰越是对自己关怀,自己内心越是不安与自责。
  死了吧,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念。哪怕死了,自己也无法报达皇上的厚爱于万一吧。她只希望皇上看在夫妻的情份之上,不可责怪才几岁的载承,这就够了。
  “爱妃没有话对朕说吗?“咸丰迟疑着,还是将心中的猜疑说了出来。他希望玫妃能当着自己的面承认自己的过错。也许这样,在他心里,还有一丝为为玫求情的借口。
  可是没有,玫妃凄美地笑了笑,以此来回答咸丰的头问话。他的心彻底地死了。刚刚看到玫妃还是一腔关爱的神色,瞬间变成了冷漠。他轻轻推开玫妃的身子,无力地走到桌边坐下,再次重复了一遍道:“真的没有话对朕说了吗?“
  “没有,陛下!“玫妃轻轻摇头,走近咸丰,玉手轻轻在咸丰的肩膀上捏着,好像自言自语地道,“臣妾罪孽深重,就让臣妾最后再侍候皇上一次吧!“
  屋子里迅时回复到平静,只有玫妃轻轻为咸丰捏着肩膀时轻微的声响。宫女儿冰儿这时端着茶水走了时来,突然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大叫一声,手中的茶水掉落在地,整个人都惊呆地站在门口处,说不出话来。
  “何事如此.这是什么?“被冰儿打破了宁静,咸丰有些恼怒。玫妃的绝决令他心痛,他刚想怒斥一下冰儿,却同样被眼前的一幕振惊了。
  一只浑身洁白的波斯猫,正七孔流血地躺在刚刚玫妃打破的药水上面。乌黑在血液,从它小小的眼眶、鼻孔之中流出来。
  又是同样的一幕。当年玫妃怀着大阿哥载承的时候,就被居心不良的兰贵人下过一次毒了。当时好像是被一只不幸添良了药水的猫救了她一命吧。这次又是如此,同出一辙。咸丰没来由的心里放松了。
  当年玫妃的那只猫被毒死之后,她感念小猫救了她母子一命,又在宫中养了一只,没想到这次,她又被小猫救了一命。既然有人要毒害玫妃,而玫妃又与谋刺自己的事情有着千丝万屡的关系,那么她的背后定还有真正的幕后指使者,玫妃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从犯吧。以咸丰二十一世纪的观念看来,只要玫妃不是直接暗害自己的主使者,他还是愿意留她一命的。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人到底是谁,你到现在都不愿意说出来吗?“咸丰振惊而又懊恼地向玫妃道。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令玫妃也是措手不及。她没有想到有人竟要置她于死地,现在这个情势之下,除了指便自己暗害皇上的敦郡王奕宗,还能有谁?她没有想到敦郡王竟然还要将自己杀人灭口。
  她痴痴地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添良了地上的散下的药水的小猫的尸体,苦笑着对咸丰道:“臣妾说,什么都说!只求皇上念在臣妾无知的份上,饶过咱们的儿子一命!“
  咸丰八年十一月,大清帝国敦郡王奕宗,被京城近卫军抓捕,以谋逆之罪打入天牵。整个北京城内又掀起一股针对满清亲贵的清洗。十几位与此事有关的满清亲贵被如狼似虎的京城近卫军冲进家宅。牵家带口,或被关押,或被押着游行示众。
  朝廷内阁对于此事说得很隐晦,仅仅只是公告出这些人参与了谋刺皇上的行动,却并没将整个事情的经过都一一表明出来。所有涉案的满清亲贵的家属都被第一时间流放到了宁古塔,而那些主事之人则都关在天牵之内,等待内阁进一步的审理。
  奕宗被抓的当天夜里,咸丰带着图先去到了天牵。看着披头散发,一身囚徒衣服的奕宗,咸丰百感交集。出了个奕忻还不够,又要出个奕宗。他真的不想为了这些狗屁争夺皇位的兄弟,再下杀手了。
  可是这些人,他不杀都不得。如果用铁血手段振慑住这些心怀异心的皇亲贵族,光为了防备这些人的谋反,咸丰就得整日提心吊胆,又怎么去专心处理政务?大清没有这么多精力去防这防那的。那就只有一个字--杀了。
  “老五啊老五,朕本来以为你会是个安安心心当王爷的人,没想到你跟老六一个德性。这皇位就真的那么诱人,能令你连身家性命都不顾,能令连手足之情都不顾了?“说到最后,咸丰几乎是吼出来的。
  奕宗嘿嘿笑着,面目却说不出得狰狞:“奕宗不怪谁,就怪明月那个小贱人办事不力。奕宁,如今我没话好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别忘了你的皇位是怎么来的!“
  看着奕宗坚定的眼神,咸丰无言以对。生在皇家,也许就像电视上所说的那样。这里不需要感情。除了利益与争斗,这个看似荣耀无比,至高无尚的家族便没有一丝的人间冷暖可言。咸丰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相煎何太急“这句古训,在皇位的诱惑面前也许永远都没有人去理会。只是如今这大清的皇位早已被自己的改革,削去了大半的皇权,为何仍令他们如此惦念。坐在那至高无尚的位子上,真是那么令人向往吗?他们可曾想过“高处不甚寒“这句话来。
  对与谋刺事件的数十位亲贵官员被咸丰一声令下,纷纷断头午门之下。血水凝结着一层浓重的腥味,久久都没有散开。之后咸丰再次削弱皇帝的权力,大踏步向着英国君主立宪制的方向迈进。


Ps:书友们,我是k猫,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