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99 相煎何太急1

299 相煎何太急1


  丽妃与容妃回宫,使得原本因为咸丰南巡而变有些冷清的紫禁城后宫又变得热闹起来。两位咸丰最宠爱的妃子一回到永和宫之中,便招集了后宫的众姐妹坐到一起,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与咸丰南巡所到之处的人物景色,各地的风土人情。尤其是咸丰于苏州遇险,血腥平流痞的事情,更是令各宫中妃嫔对于丽妃与容两人能与咸丰一同南巡而羡慕不已。
  如此谈笑嬉闹了一阵子,突然闻咸丰遇刺之事时,丽妃与容妃两人吓得香魂不附体一般,当场便晕死过去。此时一向言行不太出众的玫妃得以主理后宫诸事,安排后宫一切事宜。到得咸丰回朝,安然不无恙的消息传来,这些女人们才稍稍有所平复。只是咸丰一回朝便招集了总理大臣与陆军总长在御书房商议大事,并没有首先回后宫来看望各位妃子,令期盼了很久的女人们感到一阵失落。
  永和宫同顺斋内,玫妃自从被封为玫妃以来便与丽妃同住在永和宫内。不同的是丽妃住在正殿前院,而她则住于后院同顺斋。玫妃进宫,本身份低微,较之容妃起身于宫女儿尚好些,但是那时慈安皇后还在,众进选的秀女当中便属她身分最为低微了。
  因此上,玫妃徐佳氏进宫之后,一开始便被封为常在,不像兰贵人,丽贵人一般,进宫没多久便从秀女升为贵人了。但是她姿容较之兰贵人不让半分,且她不像兰贵人一般横行跋扈,得了宠幸便不把其他后宫妃嫔们放在眼中。徐佳侍奉咸丰,一向来都是采取温柔态度,对咸丰的要求千依百顺,极力讨好。
  自咸丰穿越而来之后,被慈安后安排了一次大被同眠的荒唐事情之后,也逐渐觉得这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温柔女人,确实极为可人儿。平常除了在慈安处去的最多外,便是玫常在处去得多了。因此当年众位后宫妃子之中,她才有幸第一个受孕,为咸丰生了长子载承。
  之后徐佳氏母凭子贵,一下子从常在的身份,容升为妃。身份倍增之下,她却行事越发低调起来。事事都沉默不语,任由容妃与丽两人作主。她这样的和顺态度也受到了后宫之中相当一部分的妃嫔的爱戴。
  可是自从敦郡王来过皇宫一次,与她长谈了半天之后,她的生活便从此开始改变。咸丰传出遇刺消息,整北京城都振动了。朝臣亲贵们开始浮出水面,极力叫嚷着要立大阿哥载承为储君,以备万全之策。这一天,玫妃再也不能静静在后宫之中等待咸丰的到来那般悠闲自在了。她一夜之间走到了整个大清帝国的风口浪尖之上,
  十一朋的冷风吹拂着同顺斋的前院的几株树,干枯的树叶被风吹得在地上翻滚着,打着转,发出“沙啦啦.“的声响。玫独自一人,心不在焉地托着年轻俊美的脸颊,一只玉手无力地抚弄着室内的几盆盆景。
  皇上回宫了,几个宫里的妃子们都望欲穿地走到后宫花园,或是皇上经常去的几个地方装作欣赏景致的样子,期盼着皇上一回后宫便可以第一个看到她们,然后夜宿在她们的宫中。玫妃也想去,可是现在她不能去。她害怕见到咸丰,害怕敦郡王与她之间私底下的交易会被咸丰看穿。她害怕,可是当敦郡来找她的时候,她的心却是不争气地动了起来。
  她还记得当天敦郡王神神秘秘地来到后宫求见她的时候所说的话:只要娘娘答应,臣弟保证娘娘的儿子能成为这大清的的皇帝,而娘娘更能顺理成章,成为这后宫之主,母仪天下,统掌六宫!这是何等的荣宠。
  当时她刚刚听说的时候,几乎吓得花容失色,浑身颤抖不已。可是细细想来,她却不得不说敦郡所说的非常令她心动。后宫之主,她不在乎。一个没有男人的后宫之主她要来做什么?她还年轻,只不过才二十出头而已。何况她花容月貌,对于皇上,她对自己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她在乎的是自己的将来。自圣祖康熙经历了九王夺位之变之后,从此大清一朝再没有立过太子的事情。每一代帝王的继任者,没到最后时刻谁都无法从皇上的眼中看出来。咸丰现在只有她一个儿子,但并不能说明皇上从此之后便不再会有儿子了。皇上还年轻,精力旺盛,后宫的女人们又多。皇上想要几个儿子还是举手之劳?
  将来等皇上儿子多了起来,自己的儿子载承后有什么样的下场?皇子夺位,明争暗斗,自己的家世低微,怎么能跟其他妃嫔的儿子们斗?她不得不为自己的儿子的将来做打算。何况自从慈安皇后去逝之后,皇上就很少来她这同顺斋了。经常窝在容妃与丽妃那里。日益被冷落的她,经不住敦郡王的再三诱惑终于同意了他的惊天计划--刺杀咸丰。
  敦郡王奕宗(旁有言字旁),道光帝第五子。自小奕宗便被道光帝过继给嘉庆皇帝的第三子敦恪亲王绵恺为嗣。之后咸丰继皇帝位,奕宗也顺利继成了敦恪亲王的爵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得罪了当年的咸丰皇帝,被削为郡王爵。
  道光帝喜爱四子奕宁与六子奕忻,常在皇位继成人上徘徊于两人之间。后来咸丰继位,奕忻谋位被咸丰抄家问斩。一向安于本份的敦郡王奕宗却没有受到牵连。原因是他根本没有理会奕忻的邀请,本本份份得做着他的安乐王爷。
  然而这个表面上看上去本本份份的王爷,其内心对于皇位的觊觎并不比奕忻小。当年道光帝生有九子,三个儿子早夭。到道光帝晚年的时候,仅只有四子奕宁年过十四岁,六子奕忻年过十三岁,奕宗被过继过了自己的兄弟。皇位只有这两个皇子有资格与能力继成。奕宗被道光乎视了,他很气愤,但是事实已成定局,他也无力回天。
  起初的时候也与曾与咸丰不对付,事事跟咸丰过不去。在被咸丰皇帝找了个借口征治了一回,削了他的亲王爵之后,他终于明白自己并不是咸丰的对手了。于是他也开始学起了奕忻的保命之策,安安份份地当他的王爷。奕忻想谋夺大位的时候,他只是冷眼旁观。对于他来说,不论皇位是咸丰保住了,还是奕忻夺取了,对他都没有什么好处。既然如此,他又何苦冒这个险,参和到奕忻的事情之中去。
  最后的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奕忻事败被杀了,而他却好好得活着,他还有机会。他相信机会一定会来到他的身边的。过了几年安宁的日子,奕宗的锐气都快磨光的时候,他终于到了一个机会--南京要出事了,咸丰秘密出巡江南了。
  正在此时,他还得到了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人的帮助。这个人就是奕忻侥幸逃出大难的独女--明月格格。奕忻被的那年,正好他将自己的爱女明月格格送到了国外念书,因此不论禁卫军们怎么搜索恭亲王府,也没有找到她的下落。
  四年之后,明月格格提前归国。回到家中的她一眼望去。曾经的家早已经满目苍凉,人去楼空。经过暗中打听之下,她才惊讶地知道自己的阿玛被自己的伯伯给杀了,全家都被抄了。死的死,流放的流放,仇入心中的她找到了奕宗,希望为父报仇。
  奕宗觉得这是个机会,无论明月能不能成功,这事情到头都不能与他扯上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当时他已经从朝堂的多方猜测之中知道了咸丰不在皇宫中的苗头。于是他答应了明月,并找到了渐渐被冷落的玫妃。
  他需要一个借口,一个成功夺取皇位的借口。玫妃就是他的借口。所谓的让玫妃登上后宫之主的保座,所谓让玫妃的儿子成为大清帝国的皇帝,一切都只是他利用玫妃的借口。真要到了那天,他一定会揭穿玫妃母子弑君夺位的事情,然后拉拢大臣,推翻玫妃的儿子。到那个时候,咸丰无子,而道光皇帝的几个儿子,除了他之后,另外两个都在奕忻一案之中受到牵连,被抄家问斩。自己就可以外正言顺地坐上大清皇帝保座。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明月在与咸丰等人相处过后的一段时间之后,居然发生了不伦之恋,更没有想到咸丰早已看出了明月的身份不明。后来咸丰假传遇刺的消息,奕宗果然第一个跳出来,极主张册立大阿哥载承为储君。他满以为自己的计划就要天衣无缝地实现了,却没有想到咸丰突然回宫,而且还安然无恙。
  他觉得事败露了,现今之际,他唯一希望地就产咸丰不要从明月身上找到自己。于是咸丰从扬州开始回京的那天起,便开始悄悄淡出人们的视线,并让玫妃也淡出后宫众妃子的视线,静待咸丰的反应。
  “主子,药都凉了!“玫妃的亲侍宫女儿冰儿走近发呆地玫妃身旁,轻声地提醒道,“太医说了,这药凉了就没有那么好的效力了。主子还是趁热喝了吧!“
  被冰儿的轻声提醒打断思绪的玫妃缓缓回过神来,有些凄凉地望了一眼冰儿道:“本宫知道了!“她轻抚着药碗,若有所思地道,“皇上还没有回后宫来吗?“
  冰儿“嗯“了一声,小意翼翼地为玫妃端起药,颇有些怨意地对玫妃道:“主子,其他的几位主子都跟着丽妃娘和容妃娘娘到前头等皇上去了,您怎么.“她将药送到玫妃的嘴边,边说着话。却被玫妃轻轻地挡开了,于是将话头顿住。
  在这皇宫里头生存,各人看各人的主子。主子得意了,她们这些做宫女儿的,自然也跟着主子风光无限。虽然这些年来,后宫里头一片和睦气像,各宫之争都没有人敢摆着明面上来说,但是私底下,这些娘娘们,哪个不希望皇上能多到自己的宫里去坐。尤其是当今皇上只有一个阿哥,一个格格,各宫的娘娘们哪个不盼着能为皇上多开枝散叶,为皇室增添子嗣?
  可是玫妃自从生了大阿哥之后,往日的争宠之心偏偏却更加淡了。这让冰儿感到十万地不解。按理说,此时的主子更应该笼络住皇上的心,好为自己的儿子打算才是。玫妃日渐受冷落,她们这些侍候玫妃的宫女们也在后宫里变得没有了往日的地位了。
  玫妃想起敦郡跟她说起的事情,叫她这阵子都要低调些,免得引起皇上不必要的猜疑,到头来美梦不成,反倒丢了性命就得不偿失了。可她总觉得这事瞒不过皇上,近一个月来的满腹愁容,无处倾诉,竟伤了身子。她觉得这样也好了,一病不起了,什么事都可是放下了。竟似得过一日是一日的架势。
  她听了冰儿的话,淡然地笑笑,摇了摇头,将那碗药推开道:“本宫自己来就是了,你下去做自己的事去吧!“
  冰儿还想再劝劝自己的这位主子,可是看到玫妃又陷入了痴痴的思绪里,只得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乖巧地回身出去了。此时同顺斋外面突然响起一片嘈杂的人声,有太监的传呼声传到冰儿的耳中。皇上来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