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屌丝重生咸丰帝 > 296 节外又生枝2

296 节外又生枝2


  咸丰还决定不再动曾国荃了,因为蒙古的突然意外,他已经没有时间再跟南京的湘军耗在长江一带了。外蒙,那片远比台湾大了四十多倍的土地,若再不给予足够的重视,他将如咸丰后世之中看到那样,成为一个与中华民族毫无瓜葛的存在。
  “南京?“刘铭传达室有些大惑不解地望着咸丰,他不知道为什么咸丰突然要令苏州与上海两大军区的十几万大军,三面合围,将南京城死死围住。虽然年初的时候,他也从曾国荃进京时的表现,看出了其中的一点端底,但他仍无法相信,湘军真的如自己所想像的那样,成为大清帝国的判逆。
  咸丰的布置,何止令刘铭传感到诧异,就是所有在场的军政界的大员也同样感到不可思意。大清帝国刚刚才平静了一年之久,居然又要打仗了。这次如果开战,凭着国防军的强大武器,再也不会像往常一样,仅仅只是讲求人数的多少了,而是真正的血肉之躯与钢铁之间的较量。
  蒙古刚好趁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异动,若与湘军南北呼应,大清得之不易在安宁,又将一去不复返了。所有在场的军政大员都振惊了,一个个愣在当呆,不所该说些什么。咸丰苦笑了一下,向刘铭传道:“南京曾国荃率部欲拥兵自重,若非如此,朕岂要用这诈称遇刺之事,还集结大军?“
  众人皆释然,终于知道咸丰为什么突然遇刺了,还重伤不治,可是朝廷却好像根本没有多大的紧张一样,不但隐瞒咸丰的伤势,还大动干戈,招集了十几万大军齐集扬州的原因了。刘铭传恭声应是,带着上海军区的将领大步离开的咸丰所在的客栈,准备连夜度江,进驻镇江。
  而苏州军区的几万大军则即日起分两部,一部驻扎扬州,一部赶赴滁州,与上海军区的大军分三个方向严密监视南京军区的湘军的动向。其余江苏州政界官员,咸丰令他们该做什么的,还去做什么,一切都交由军队去处理了。
  一众江苏的官员退去之后,咸丰突然发现那夜突然掩面而去的明月不知道何时又出现在客栈的门口处,几天不见,她似乎又消瘦了许多,只是那双秋眸依旧令咸丰心动。她在门口痴痴地矗望着咸丰,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怎么,还想来找朕报仇吗?“咸丰将跨回房门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望着明月淡然地道。
  明月凄美地一笑,似如春天百花绽放一般,倚着门框道:“我好希望,不是你的侄女儿--!“
  咸丰顿时动容,分不表她这句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明月仿如没有看见咸丰的神情一般,自顾自倚门低语着:“这样,我就不用找你报仇了。这样,我就可以不用活得这么累了。这样,我就可以.是你的女人吧!“
  她再次无比凄苦地注视着咸丰,细细地打量了他一会儿才缓缓道:“我要走了,再也不回大清了!“
  “保重--!“咸丰郑重其事的回道。只是他不知道为何,再听到明月要走了的时候,内心深却好像被深深刺痛了一般。一句“保重“竟有如千斤之重,令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清清楚楚地说出来。
  为什么命运总是将两条原本看似平行着线条,猛然的拉近。交结了,虽然可是享受那片刻的溶合,可是溶合过后呢?将是永无尽头的分别。与其如此,还不如曾经的毫不相干。这样我至少可以,这样静静地注视着你,一直到永远。
  “保重--!“明月轻轻地,温柔而又漠然地吐出这两上字。随即便如她的突然出现一般,又飘然而逝,消失在咸丰的视线里。
  咸丰八年十一月,大清帝国皇帝陛下结束了他的微服之巡,由扬州向北,迅速地回到北京城的皇宫之中。咸丰离开扬州的那一刻,上海军区刘铭传将咸丰的命令通告给了南京的曾国藩。十一月的时候,湘军再次出现大动的变动。驻守南京城的三万湘军一夜之间全部消失。曾经湘军的主帅,曾国藩重掌湘军大权,将自己的弟弟曾国荃拿下,亲自押解时京请罪。
  与此同时,南京军区的掌制大权交由军区司令彭玉麟得新掌握。十几万湘军大军再次归于平静。开始划分新的各部防区。一场无形的灾难,由于咸丰的到来,最终消弥于无形之中。将所有的军务安排妥当之后,军区司令彭玉麟主动向内阁上表,以自己能力不足,难以服众的理由,自请调离南京军区总司令的位置。
  南京的萧杀气氛刚刚解除,上海军区与苏州军区的大军迅速分批次撤离三地,回到各自的原本岗位上。彭玉麟的请辞最报得到了内阁的允准备,准其辞去南京军区司令的职位,恢复其曾经的湘军一师之长的职位。
  新的南京军区司令官暂由湖北的胡林翼代理。而为了不再出现湘军****之类的事件,内阁拟定,除上海军区与兰州军区、成都军区,这三大军区的防御部队不用被调动防区之外,其余六大军区的大军都开始一一进行防区调动。本地军队再不在本地执行防御任务,而是转调其余地方守备。
  如此一来,南京军区的湘军部将被调往广州驻防,而广州军区的大军则调往南京驻防。苏州军区的大军调往天津军区,天津军区的大京调往沈阳军区,沈阳军区大军调防北京,北京军区调防苏州。
  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所有军区的调防任务非一时半会儿可以完成的。十一月底,咸丰马不停蹄回到北京,命令内阁,各大军区的调防行动,先从距离北京较近的地方开始,暂由沈阳军区率先调往北京驻防开始。待到沈阳军区的大军开拔之后,再由天津军区的大军开往沈阳。
  话说两头,单表一支。咸丰急急忙忙从扬州快马加鞭回到了首都北京。此时,由内阁传往扬州关于外蒙****的消息已经过去一个月有余了。到咸丰回到北京的时候,朝廷内阁已经由军部发下军令,命令回到科尔沁草原组建内蒙军区的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率其刚刚创立的两支蒙古骑兵师,开赴蒙古前线。
  紫禁城的御书房内,咸丰刚刚回到皇宫就急忙招见了总理大臣王韬,以及陆军总长石达开,询问外蒙****的缘原,以及当下的情况。在咸丰看来,外蒙在大清一朝,虽然屡有判乱,但终究不敢与实力强大的中原大地硬碰硬。
  外蒙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判乱,应该出现在清圣祖康熙年间。漠西蒙古准葛尔部的判乱。自清军平定准葛尔判乱之后,将准葛尔部数十万人一一屠尽,利用血腥的镇压,堪堪镇服了向来蠢蠢欲动的外蒙各总。
  咸丰没有想到外蒙居然选在这个时候,做出判离大清的行动。据他从王韬口中所知的是,漠北蒙古,以及漠西蒙古一部在咸丰南巡期间便有会盟之势,到十月的时候,漠北蒙古谢图汗总,车臣汗部,札萨克图汗部,三音诺颜汗部四部,组织了十万铁骑汇齐在乌苏里台,意向不明。而漠西的唐努乌梁海各旗,以及科布多各旗也汇齐了三万铁骑在科布多城,与乌苏里台的十万漠北蒙古骑兵,来往密切,不知所图。
  咸丰一边听着石达开的汇报,一边在御案上摊开一张军事地图,细细查看着蒙各部的势力分布情况。石达开刚刚说完,咸丰便恨恨地将一支毛笔摔在地主,大声道:“怎么会这样?我大清向来不曾亏待过蒙古各部,自来视满蒙为一家亲。他们难道还不满足,屡屡要背判我大清?“
  他在后世,清宫剧看多了。曾经听到的就是满清为了拉扰蒙古各部,时时将“满蒙一家“的口号拿出来讲讲。在他看来,大清朝廷如此看得蒙古各部,这些同女真人同样起缘于游牧民族的草原民族没理由,隔三差五的便要背返朝廷的。他不懂,实在是搞不懂。
  咸丰的一通大骂,令王韬与石达开有些尴尬,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又看了看气乎乎地咸丰,不知道这个一手将千穿万孔救回来的大清皇帝陛下,到底是在装白痴呢,还是真的天真的以为满族如口头上所说,一直优待着蒙古人。
  可是王韬望向咸丰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咸丰眼中有多少做作的神色,他的气愤,完全了自内心。他有些惊讶,难道这位英明的大清咸丰皇帝,真的不知道满蒙之间的多年来的纠葛吗?他与石达开疑惑地望着咸丰,不知道接下来的话是不是应该跟咸丰说明白。
  “怎么?朕说的有错吗?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朕?“还两位手下重臣望着得有些不自在了,咸丰才慢慢从气愤当中回过神来,仍自愤愤不平地问道。
  王石两人听到咸丰的问话,同时额头出现一丝细细的黑线,王韬上前一步,躬身回道:“回禀皇上,大清自开国以来,确实视满蒙为一家,但是这个‘满蒙一家‘.“他犹豫地望了一眼咸丰,才缓缓接道,“并非指所在的三部蒙古,而是指内蒙六部,即哲里木、昭乌达、卓索图等等六部内蒙部众。“
  咸丰闻言一怔,大惑不解。怎么蒙古与女真共同入关,一起打下的天下,还会将蒙古分成三部不成。难道这三部蒙古与女真人还有亲间疏远不成?他除知道外蒙古是在俄国人储心积虑之下,才悍然发动独立的之外,对于外蒙真正的独立原因,根本一无的知。他疑惑地望着王韬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解释。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